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番外篇 鹽見之章②

| 2022-01-17 11:46:47 | 巴幣 1202 | 人氣 140


  「唉⋯⋯」

  鹽見走在通往電梯的主長廊上,不斷與人擦身而過,思索著到底該怎麼解釋,卻始終沒有答案。

  總不能真的說他是總司令的私生子吧?感覺就會被宰了。

  「唉⋯⋯」

  鹽見再度嘆了口氣,腳步也沒停下來。

  這時候,他注意到一件事。

  他已經跟這麼多人擦身而過,怎麼沒有一個人問起身旁這孩子的事?

  於是鹽見停下腳步,開始觀望四周。

  「嗯?」

  結果發現應該走在他身後的孩子,竟然卻不見蹤影。

  「他不見⋯⋯」

  話還沒說完,狩刀剛才交代的話隨即在鹽見的腦中復甦:

  『他的特技就是把人跟丟。』

  「不會吧!我剛才走的是一直線耶!這樣也會跟丟?」

  察覺這件事實後,鹽見開始往回走,尋找祐。

  最後很快在後方不遠處找到他。他已經被幾個隊員包圍住了。

  「小朋友,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不能隨便進來喔。」

  「啊⋯⋯我是⋯⋯那個⋯⋯」

  「你從哪裡來的?我們帶你回去。」

  「啊⋯⋯我是從神——」

  「啊——!找到你了!原來你在這裡!」

  聽到祐似乎要脫口說出狩刀的名字,鹽見只好開口大吼,直接蓋過他的聲音,然後快步走過去,擋在他和隊員之間。

  「鹽見先生?你怎麼這麼慌?」

  「中隊長,你認識這個孩子嗎?」

  見所有人把視線和問題都往自己身上丟,鹽見這才知道所謂的受人矚目是什麼滋味。

  「呃⋯⋯他是走失的孩子,我正要帶他去找父母。沒事,沒事!」

  鹽見拚命揮手,想催促人潮散去,誰知卻是越來越引人注目。


  「呼⋯⋯」

  結果花了整整十分鐘才把所有人打發走。

  這是鹽見第一次知道,原來在這個七成都是男人的組織裡,也跟女人的小圈子一樣,對八卦趨之若鶩。

  「那個⋯⋯對不起。」

  見鹽見苦惱的模樣,祐為自己沒跟上而道歉。

  「我沒有先跟你說,其實我的腳受傷了,走不快。」

  祐說著,稍微拉起自己的短褲,露出大腿上的繃帶。

  「啊⋯⋯對不起,我沒注意到!」

  鹽見看了,也立刻跟他道歉,深切地反省自己走太快了。而且就算祐沒有受傷,自己剛才也確實沒有考慮到小孩子的步伐。

  「那你牽著我的手走吧。」

  「呃⋯⋯」

  當鹽見提出牽手,祐一瞬間露出錯愕的神情,只是盯著他的手看,沒有任何動作。

  那讓鹽見一時之間想不通是什麼意思?

  幾秒後——

  「啊,難道你的意思是你走不動了?對不起,我這個人實在不體貼⋯⋯!」

  鹽見一邊說著,一邊蹲下。

  「來,我揹你走吧。」

  「不、不用!我不是這個意思!」

  見鹽見二話不說蹲下,祐急忙否認他的猜測。

  「牽⋯⋯牽手就好了,謝謝你⋯⋯」

  祐說著,伸出百般躊躇的手,充滿顧慮地握住鹽見的手。

  鹽見見狀,第二度想不通這又是什麼意思?

  過了幾秒後,他才恍然大悟。

  對這個年紀的男孩子來說,還要大人牽著手走,根本羞恥至極。

  發現這點後,鹽見開始後悔自己說出這個提議,同時痛恨自己怎麼這麼呆。

  但他也不能就這麼甩開已經牽起的手,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尷尬地往電梯走去。

  進了電梯後,祐首先開口:

  「請問⋯⋯鹽見先生跟千封是同一個隊伍的人嗎?」

  「你認識千封?」

  「嗯,因為他也常在千世姊那邊。」

  「啊,對噢。」

  鹽見這才想起,剛才狩刀說祐經常待在醫療中心的事。

  「你怎麼知道我們在同一支隊伍?」

  「因為你們的臂章一樣。」

  「你居然認得這個東西,真厲害。」

  「是千封教我的喔!」

  祐咧嘴一笑,彷彿訴說著一件自豪的事。

  鹽見覺得祐是個愛笑的孩子,而且他的笑容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就像純淨的清水那樣,非常好看。

  彷彿只要看著他,內心的汙穢就會被洗乾淨,讓人期待他的臉上能無時無刻掛著笑容。

  「你和千封是朋友嗎?」

  「嗯!」

  「那麼你知道他⋯⋯」

  鹽見的這句話說到一半,便戛然停止。

  ——你知道他擁有奇怪的能力嗎?

  他原本想這麼問。但在那一瞬間,他突然覺得自己不該隨便干涉這件事。

  如果祐不知道,難道鹽見要像講八卦一樣,毫不忌諱地對他說出千封擁有常人沒有的能力,讓他的內心產生疙瘩嗎?

  要是因此害千封失去一個朋友——⋯⋯

  一想到這件事,鹽見的臉色稍稍轉白。

  只見祐靜靜地看著鹽見,就像在解讀他的心思一樣。

  幾秒後,祐淡淡地笑著說:

  「我知道喔。他是炎帝。」

  這時候電梯剛好來到指定樓層,兩人都走出電梯。

  「⋯⋯⋯⋯」

  但他們沒有馬上移動。

  因為鹽見覺得無地自容。被一個這麼小的孩子看穿心思,他瞬間沒了繼續往前走的力氣。

  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差勁透頂。

  「放心吧,鹽見先生。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

  祐開口說出這句話,打破雙方許久的靜默,也否定鹽見的自我厭惡。

  「你是擔心我可能會害千封傷心吧?關於這點你可以放心。我知道千封的工作,知道他的能力。就算以後再知道什麼,我還是會跟他當好朋友。」

  說完這些,祐再度咧嘴笑了。

  他明確地告訴鹽見——他不會放棄千封這個朋友。

  這讓鹽見鬆了一口氣。

  「⋯⋯這樣啊,你不會怕他傷害你嗎?」

  「就像你不會隨便傷害我一樣,千封也不會做那種事。」

  這句話彷彿訴說著即使千封是炎帝,也像普通人一樣。

  那讓鹽見驚覺,祐看人的眼光和組織裡大部分的人都不一樣。

  他用了一句非常簡單的話語,告訴鹽見:三帝並沒有奇異之處。

  這是孩子特有的膽量,還是出自他本身的善良呢?

  但接下來的這句話,卻讓鹽見的心瞬間蒙上一層陰影。

  「所以啊,我長大了也要加入月影,我要保護大家!」

  「⋯⋯志向這麼遠大啊?」

  鹽見勉強自己露出微笑。

  「不過你還小,以後想做什麼,可以慢慢考慮吧?說不定以後會出現你更想做的事喔。」

  鹽見這麼說著,同時牽著祐繼續往前走。

  他不喜歡小孩子說這種話。

  年紀還這麼小,就想加入軍隊,這件事讓鹽見感到莫名焦躁。

  就像他看著千封亂來的時候一樣,那會讓他覺得——為什麼他們這種年紀的小孩子,都要迫不及待把自己丟進這種殘酷的世界,讓自己原本純潔的心靈染黑呢?

  鹽見希望他們能懷抱一個更美好的願景,因此不著痕跡地勸祐打消念頭。

  然而——

  「或許吧⋯⋯可能真的如鹽見先生說的,我以後會找到更想做的事。」

  祐說著,握緊了鹽見的手。

  然後他停下腳步,抬頭看著鹽見,認真地說出這句話:

  「可是就算這樣,我還是會加入月影。」

  當鹽見看見那張表情的瞬間,他內心所有的想法都被那堅定的意志和毫無迷惘的微笑帶走,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你——⋯⋯」

  連原本想反駁的話都不見蹤影,等到他回過神來,嘴巴已經擅自動作,對祐拋出這個問題:

  「你為什麼想加入月影?」

  只見祐不假思索回答:

  「因為我想在這裡幫助人。」

  那一瞬間,真的只是一瞬之間,鹽見看見祐的表情流露出非常細微的悲傷和緬懷。當下,祐在他的眼裡頓時不像個小孩,反而是個已經有故事的大人。

  祐就這樣握著鹽見的手,彷彿害怕再失去什麼似的,緊緊握著。

  「祐——!」

  這時候,一道呼喊打斷了他們雙方的交談,也搗毀了他們之間靜默的氣氛。

  只見千封迎面跑來,舉起拿著炎獄的手,揮手呼喊祐。

  祐看了,也舉起手。

  「啊,千封!」

  他臉上的表情一變,已經沒了剛才的惆悵,而是用滿臉的笑容迎接千封。

  但千封的表情可就沒這麼從容了。他一看到鹽見,便扳起臉孔,不悅地介入祐和鹽見之間,伸手護著祐,彷彿禁止鹽見靠近一樣。

  他這個舉動給了祐滿腹的疑問。

  「千封?」

  「祐怎麼會和你在一起?狩刀人呢?」

  但千封沒有理會祐的疑惑,劈頭第一句話就毫不客氣地質問鹽見。

  這下不只祐,連鹽見也一陣錯愕。

  「呃⋯⋯總司令說要去開會,所以吩咐我把祐送到醫療中心⋯⋯」

  「少跟我胡扯,狩刀不會把祐丟給我們以外的人。你想對他做什麼?」

  聽了鹽見的回答,千封的戒心瞬間提高,兇狠地瞪著鹽見。

  祐的身分畢竟是機密。去年祐剛加入月影時,所有知情的人說好,只會讓他待在醫療中心,移動時也要有個人陪在身邊。因此千封難以想像狩刀會自己破壞當初說好的事。

  但千封這樣的反應,卻讓鹽見完全像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為什麼只是跟一個小男孩走在一起,也要被兇呢?鹽見完全不懂。

  祐見狀,跳出來幫鹽見解釋。

  「千封,是真的喔。鹽見先生只是照神野先生說的,要帶我去千世姊那邊而已。」

  「啊?那個王八蛋搞什麼鬼⋯⋯」

  千封聽見祐的聲音,一邊說著,一邊轉頭,本想繼續數落狩刀,卻在看見祐的臉的瞬間——

  「你——!」

  又回過頭對著鹽見發出怒吼。

  「你對祐說了什麼!」

  「咦?」

  「說啊!你說了什麼!」

  「呃⋯⋯咦?我什麼都⋯⋯」

  「別想裝蒜!你竟敢——!」

  吼聲隨著千封的怒氣上升而擴大,就連他握在手裡的炎獄也發出一絲火光。

  鹽見見狀,驚覺事情不妙。

  但當他還來不及思索對策時,站在千封身後的祐眼明手快地握拳,不由分說就往千封的後腦杓捶過去,也一併打散了現場一觸即發的氣氛。

  那讓鹽見瞬間愣住。

  「咦⋯⋯」

  「好痛!你幹嘛打我!」

  千封回頭怒吼,炎獄上的火光也隨之消失。

  「你冷靜一點啦,在設施裡用能力的話,會被神野先生處罰喔。」

  「還不是因為他——」

  「千封!」

  見千封還想繼續針對鹽見,祐也提高音量,直接蓋過他想說的話。

  「好好聽我說的話。我沒事,我們剛才只是在聊天。」

  「⋯⋯⋯⋯⋯⋯真的沒事?」

  「真的。」

  「⋯⋯那⋯⋯好吧。」

  千封猶豫了半晌,決定接受祐的說詞。

  接著他抓住祐的手,不等祐反應過來,就把他拉走。

  「走了,我帶你去姊姊那邊。」

  「哇⋯⋯!你等一下,慢一點啦!」

  祐踉蹌地跟著千封離開,同時不忘回頭對鹽見說:

  「鹽見先生,下次再見!」

  沒想到這個舉動再度惹來千封一陣怒吼:

  「沒有下次!你不准再接近祐了!」

  「啊⋯⋯喔。」

  最後鹽見就這麼被留在原地,錯愕地揮著手。




【待續】

後記:
先跟大家預告一下,本傳本週會繼續休息。
雖然是寫完要更新的部分了,可是還沒完全修改好,所以先用番外篇擋一下XD

創作回應

葉悠慕
鹽見:我好難啊
2022-01-17 13:45:50
相信我,他這樣還不是最衰的人XDDD
2022-01-17 13:55:32
緬因吉
這番外好長!真香!
2022-01-17 15:35:57
我也很訝異我怎麼一下子寫出兩萬七千字(所以說寫本篇啊混帳
總之還可以更新好一陣子!XD
2022-01-17 15:51:33
緬因吉
能寫作就是開心
2022-01-17 16:16:12
沒綽~
2022-01-17 16:49:39
悠閒紅茶
當時的鹽見: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未來的鹽見:我當時到底做錯了什麼?
2022-05-10 23:03:39
他真的是無辜的代表XDDDD
2022-05-10 23:25: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