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王與古神

Asterio | 2022-01-23 19:54:09 | 巴幣 1224 | 人氣 202

夜行者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王與古神




王者目送洗心沒入強烈光輝,旋即關閉蟲洞,封鎖重力場以減少對周邊宇宙時空造成的影響。他回到原本的位置,默默踱步,緩慢宛如老者,細細思索先前的問題。
倘若得以回到過去而不為之,那麼——
所謂「不可知理由」究竟為何?
若是能回到過去並除去希特勒,此一行動是否合理?
進一步假設,倘若回到過去「拯救」希特勒,歷史能否得到「修正」?
何謂修正?何謂救贖?
或許拯救並非拯救,而是創造更多傷亡的契機。
或許將出現另一個希特勒,又或許歷史不曾改變,只是不斷分枝成多重宇宙,所有的選擇與可能性都只元宇宙的一種進程,已發生的就是既定事實。
繼承者掌握大量能源,足以完全逆轉琉璃與其內部所有存在,理論上能將一切回歸最原始的狀態,即使不去改變蘭絲,也能給世界一個新的機會。而已經理解自身未來的蘭絲,便能夠做出其他選擇避免這樣的世界到來。
從理論與觀察數據證明繼承者有此能耐,但她卻未依此行事,此一「不可知原因」究竟為何——
她也做得到。
王者停下腳步,雙眼發直,繼承者的話在核心中樞不斷迴盪。
蘭絲也做得到,但她卻沒有如此行事。
王者仰望腐色天空,讚嘆如此美麗而致命的大氣:「見山是山。」
他感到久違的激昂。
周邊的宇宙時空悄悄降溫,王者早已注意到周邊默默同調的量子,他釋放少量能源,塑出桌椅,一張為人類尺寸,另一張則巨大如床。接著擺上兩口茶杯,一壺加了少許破碎死星內核的老茶,一罐調味用的冰8。
王者眼前的時空出現模糊,景色逐漸扭曲,出現所謂的「不可能顏色(impossible color)」,並持續降溫,冰封崩裂。蜘蛛網狀般的裂口持續脹大,直到周邊時空無法承受,時空便如玻璃般支離破碎,亙古從巨大碎口中慢慢步出,每一步都令時空寒顫。

「喝茶嗎?」王者語帶敬意。
「此時代的王者。」亙古透過面具直視王者,那雙看盡世事與真實的冰瞳猶如冰樁,直貫王之核心。
只是受到注目,核心的溫度便逐漸下降,但王者並未躲開,而是輕語:「我帶了冰8。」
「爾不懼亡。」亙古並未開口,但聲音卻直接傳入王者核心。她一把抓起王者,緊緊束縛,寒氣與強勢的物理定律開始侵蝕王者,沒多久便侵入至核心周邊。
「所謂『真實之眼』,亦『知之權限』,擁有此一權限者,思想大多難以讀取。」亙古拉近王者:「就讓老身瞧瞧,這個時代的王究為何者。」
王能感受冰冷的靈魂逐漸侵入自身核心,一邊破壞周邊結構一邊探索所有知識與記憶。他伸手撫摸亙古巨大古老而冷寂的巨腕,毫無反抗,而是接納一切。
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令亙古放開王者,猶如巨大黑影的她瞪視倒地的王者:「爾擁有強大的精神……爾的執著能成就世界,亦能毀去萬物。」
她握緊手杖:「或許……爾之滅亡是穩定蒼生的必要之惡。」
「或許您是對的。」王者只是一抹莞爾。
亙古以自身為中心發出強烈寒氣,一波波自帶物理定律的低溫攻勢向外擴張,王者向後退開,拔出長劍的瞬間一道緻密的重力波擊潰寒氣,但沒多久便有更多冰雪襲來。寒氣開始侵蝕劍身,以及低溫迫使黑劍同調化,王雙眼盯住劍刃,在寒氣侵蝕劍柄乃至手腕前放開武器,再度向後逃開。他看見黑色的長劍逐漸結冰、同調、脆化,最後在亙古的意識下粉碎殆盡,化成毫無用途的熵。
把時間與量子都凍結的低溫,碰不得。
王者暗忖。
寒氣再度逼近,王者拋出手掌大的黑洞,兩者接觸的瞬間彼此互相衝擊,黑洞不斷吸收寒氣,而寒氣彷彿具有自我意識試圖逃離黑洞。雙不相讓,彼此侵蝕,黑洞佔了上風,逐漸將一屢屢寒氣全數收入事件視界。
王者屏息以待,他並不認為有佔上風這回事。
黑洞中央冒出白色光輝,事件視界開始扭曲收縮,一陣猛烈的白氣從內向外噴發,射出大片雪彩,由內而外粉碎黑洞緻密的時空結構,白扯開了黑。寒氣重新聚焦,絲毫不將黑洞放在眼裡。
寒氣來勢洶洶。
王雙手合十,從掌心抽出新的黑色長劍,以劍會氣,從劍體砍出緻密的黑色斬擊,在安全距離下破壞寒氣不穩定的結構。斬擊快速分解寒氣的優勢,亙古的陣地開始縮小,她無動於衷。
寒氣縮回亙古身旁,王者停下攻擊,雙方交視,誰也不再出手。亙古若有所思,王者心存戒備。
「永柩。」亙古低語。
疲於對付寒氣的王者身上早已沾染碎雪,覆於外衣表面的碎雪開始擴散,由外向內侵蝕,王者當機立斷,將能量引至體表,逆向抵抗同調化。
亙古搖頭:「猜錯了。」
能量驟降。
王者的核心溫度突然猛烈下降——來自高次元的攻擊。
「永別了,此時代的王者。」亙古的聲音四處迴響,她早已掌握周圍時空,同調化自然不在話下。
「原來如此。」理解亙古攻擊手段的王者默默頷首,內外夾攻之下,正常粒子都無法逃離攻勢。
正常粒子。
王者閉上雙眼,解除軀殼與核心的希格斯玻色場,頃刻間,王化成暮霧般虛無飄渺的鬼魅粒子,幾乎不與寒氣互動的情況下,逕自穿出粉碎性的同調攻擊。霧體於亙古身後重新聚集,王者再現。
亙古冷視王者,收起寒氣,拉了椅子就座:「冰9口感比較好。」
/
王者替亙古的杯子注滿冷茶,加入些許冰8,自己也坐下,默默望著亙古手杖上的冰雕人形。他很清楚所視為何,但也不發問,只是靜靜觀看,默默等待。
「爾著實奇妙,與每代王者不盡相同。」亙古放下手中的杯子,默默撫摸杯上的異國紋路。
「他們……如何不同?」
「每隔一段時間,世界便出現新的王,他們往往是最優秀,最傑出的能源體,每一個都抱著拯救蘭絲與世界的偉大理想。比爾都要強大堅毅。」
王者點頭,願聞其詳。
「最終,他們無一生還。」亙古靜默片刻:「偉大的理想最後成了憤世嫉俗的幻象,沒能拯救蘭絲的他們個個由愛轉恨,成了詆毀神的幫兇。再偉大的目標,終究不敵現實,一個個在消失時代的洪流下。」
王者放下茶杯,輕輕碰觸杯緣上的殘液。
「爾,並不比他們優秀,但還尚未放棄,於此,爾十分奇妙。」亙古發出疑問:「爾是如何洞察『永柩』的破解手法?」
王者拿起茶壺,再為亙古添上一杯:「我只是順應而為。」
「行者的記憶幫了大忙?」亙古直言。
「不無小補。」
「握有『知之權限』,抱有遠大理想,心存強悍意志,願以粉身碎骨。爾,因此危險,倘若爾對蘭絲存有二心,老身必定——」
兩人頭上的時空逐漸染黑,流體般的黑色液體從中滲出,往地上流去,逐漸聚集成一灘黑水。黑水一致性流動,少女般的形體慢慢出現,漆黑如墨的黑鍵艾碧絲(Abyss)於此現身。
「喝茶嗎,艾碧絲大人?」王者一如往常詢問。
艾碧絲接過茶品,面對王者,利用某種高維度語言傳達訊息。王者點點頭:「謝謝您的協助。」
艾碧絲轉向亙古,沉默數秒,然後滲入高維度,消失現場。
亙古陷入長久沉默,細思慢尋,最後得以開口:「艾碧絲大人……竟如此信賴爾……老身明白了……老身就相信爾吧。」
王者簡短回應:「謝謝。」
「過往的王,對蘭絲造成無數傷害,老身當時只是靜默旁待,但老身了解過去的錯誤。於此,舉凡對神造成威脅的一切事物,都是老身的敵人。」
「我了解。」
亙古對於王者的平靜感到疑惑:「王啊,爾為王否?」
「否。有些人稱我為王,大概只是他們的誤解。」
「爾之親近以何稱爾?」
「里歐。」
「那麼里歐,爾何以拯救蘭絲?」
「我不知道。」
「喔?」
「我只是偶爾和她喝喝茶,下下棋,研究研究迷因。」
亙古無以回應,她陷入沉思,良久方以理解王何以為王——不為己身加冕,不為己身牟利,不替己身冠權,不求舉世回應。眼前的能源體只是自顧自地以淡泊的方式與蘭絲相處,與世界共存,毫無所爭,順勢而為。王之所以為王,並非身處萬物之上,恰好相反,而是甘為蒼生之下,為世鞠躬盡瘁,為神付出己切。
王,知曉世間萬物。
王,心感百世憎恨。
王,理解蒼生所苦。
王,只求闇皇心靜。
亙古方理解,王所以為王,與他破解永柩是同一件事——王從不批判,只是單純理解世間萬物的運作原理,並存在其中,順應而為,不受情感與規則束縛。

創作回應

Saint
大大回來了?
2022-01-23 21:27:22
Asterio
只是剛好有點時間能寫,接下來又是忙碌的時節了orz
2022-01-24 00:47:05
六道輪迴
好厲害哦 看來好看的插圖,能把分數直接拉高!不過大神您的文筆也很好啊!真的有奇幻的感覺
2022-01-26 08:16:18
Asterio
你好啊^^喜歡就好,看得開心最重要啦
2022-01-26 12:10:50
易劍
作者新年快樂
2022-01-26 10:51:06
Asterio
大大也新娘快樂喔^^
2022-01-26 12:11:11
易劍
好的 請把紅包匯入一下戶頭 謝謝
2022-01-26 12:13:44
Asterio
好的,把新娘匯入戶頭是吧[e12]
2022-01-26 14:58:21
易劍
請幫作者寄送到以下地址
2022-01-26 15:14:36
Asterio
好哦請給地址[e6]
2022-01-26 15:46: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