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13

阿曦 | 2022-01-14 15:39:50 | 巴幣 2 | 人氣 83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2161年2月21日,下午一點,黑教堂,北棟


「……!?」

賴冰河嚇到愣在原地,檸檬竟然敲了他房間的門、主動來找他,手裡抱著一本書,是薩拉凱爾教的聖經。
為什麼對人冷漠、為什麼討厭與人打交道、為什麼喜歡待在房間……很簡單,因為賴冰河有社交恐懼症,厭惡人群與陌生人。賴霜原叫他照顧檸檬,賴冰河非常確信,他哥哥一定、絕對、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妳來幹什麼?」

賴冰河試圖用兇惡的外表嚇小孩,但檸檬完全不怕他,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有些地方看不懂,大舅舅說可以問你。」

檸檬一說,賴冰河腦中閃過哥哥的臉,發誓自己總有一天,要把那老頭的腰踹斷。

沒辦法,賴冰河讓女孩進入他的房間。檸檬第一眼看到的,是賴冰河設備齊全、高級、壯觀的電腦桌。看來,他的本業不是薩拉凱爾教副諮理,而是電競選手。

「妳想喝什麼?」賴冰河問檸檬。

「很甜很甜的飲料。」檸檬回答。

結果賴冰河給她無糖綠茶,檸檬很不高興。

「憑妳的程度,怎麼會看不懂?」

賴冰河坐在長沙發,檸檬坐在他旁邊。這個在神與畜長大的女孩,賴冰河不相信,書上會有她看不懂的字。

「我全部看完了,不知道理解得對不對,想找人確認。」檸檬將黑色硬書皮的聖經放在腿上,說。

「哪個部分?」賴冰河問。

「這個,」檸檬翻頁,指著書裡的插圖,「『沙利葉(Sariel)』的故事。」

賴冰河不說話,聽她說。


「『月之天使』沙利葉,又被稱為『Saraqael(薩拉凱爾)』,是薩拉凱爾教的信仰核心。」


檸檬說:「可是,故事的最後,沙利葉墮落了。」

「嗯。」賴冰河翹著腳,一隻手放在沙發椅背。他不用看書,閉著眼睛都會背這個故事。


「沙利葉被人類獻祭給海獸利維坦(Leviathan)。沙利葉沒有被利維坦吞食,而是應利維坦的邀請,雙雙沉入漆黑的深海。人們祈禱、懺悔、贖罪,期望沙利葉歸來。」


「為什麼?」

不是檸檬有閱讀障礙。整本厚厚的書,多在敘述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或是教條規矩,「月之天使」沙利葉的描寫只有這些,檸檬覺得很奇怪。

「利維坦是什麼?為什麼要獻祭?利維坦為什麼不殺沙利葉?人類為什麼希望沙利葉回來?」

檸檬提出一堆提問。其實,她可以善用蜘蛛糖的頻道,羅笙一定會給她解答,但檸檬覺得,這是和賴冰河說話的好機會。她想試探這位「小舅舅」,是什麼樣的人。

「妳沒有要受洗,問這麼多做什麼?」賴冰河問。

「好奇。」檸檬誠實回答:「我討厭一知半解。」

「……。」

賴冰河看著她。這女孩來自神與畜,有些事,她的父親和高宇維不想讓她知道。賴冰河思考要跟檸檬說多少,以免她惹上麻煩。


「上帝──或者說神,創造這個世界、創造一切。沙利葉來自於神,利維坦也來自於神。」


賴冰河謹慎挑選用詞、語句,告訴檸檬:


「最初,神創造利維坦,是為了『制衡』。一旦人間失衡,神可以透過利維坦的力量,讓世界恢復平衡。然而,利維坦冷酷無情、暴戾好殺,愛上了毀滅與狩獵。久而久之,利維坦不再服從神,也與人類為敵。」

「利維坦潛伏於漆黑的大海,帶給人類絕望、痛苦。這時,神和人類之王達成協議,將純潔的天使──沙利葉,獻祭給利維坦。利維坦沒有殺死沙利葉,沙利葉被利維坦帶到漆黑的海洋。世界也因此,失去象徵希望的月光。」


檸檬聽著詳細版的故事,越聽越不明白。

「利維坦不是消失了嗎?」檸檬問:「聽起來,利維坦消失後,世界變得更不好。」

「小鬼,妳忘記我最一開始說的──『沙利葉來自於神,利維坦也來自於神。』」

賴冰河反問檸檬:「回想一下,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妳覺得是誰?」

「……!」


不是利維坦,不是人類。

是擁有力量,足以創造一切,也能毀滅一切的──神。


「人類向漆黑的大海祈禱、懺悔、贖罪,只求沙利葉回來,因為他們知道──只有從深海回來的沙利葉,才能把這個神殺死。」

「說穿了,薩拉凱爾教信的不是神,是名為『沙利葉』的救世主。」


賴冰河低頭,看著檸檬呆掉的臉,「這樣解釋,聽懂了嗎?」

「嗯……」

雖然得到解答,不知為何,檸檬心裡的疑問變得更多,但她不知道這些疑問具體是什麼,只能點點頭,表示聽懂。

「小舅舅。」檸檬突然叫他。

「怎麼?」

「你會討厭,水果塔嗎?」

賴冰河有些震驚,冷靜想,檸檬應該是知道賴梓綾的事,才會問這個。

「妳所謂『討厭』,是反對水果塔,還是單純厭惡?」

檸檬很聰明,賴冰河這個問句,他相信女孩聽得懂。

「你不可能不反對。」檸檬果然知道,她表示:「我問的是厭惡。」

賴冰河沉默五秒,「……還好。」

「還好?」

「稱不上喜歡,也沒有理由厭惡。」賴冰河告訴她:「宗教的目的是勸人向善,不是排擠和自己理念不同的人。我副諮理的身份來自血緣,不是因為我很偉大,或很虔誠。」

檸檬睜大眼睛。賴冰河沒有說謊,蜘蛛糖的系統顯示:賴冰河是黑教堂的刑事偵查官,除非發生嚴重的犯罪行為、他會出面調查,否則,賴冰河都待在房間,沒在管事。

小舅舅不是敵人──意識到這點,檸檬鬆了口氣,竟然把桌上的無糖綠茶一口乾掉。賴冰河嚇一跳,看到檸檬「這什麼鬼東西噁心死了」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這女孩,真的和雪檸很像。


◇◆       ◆◇


2161年2月21日,下午三點,仙境大樓,十層


「神……?」

聽到派翠克的描述,李晴煬非常震驚,回想這幾年發生的事。

「難怪她身上的水果塔不只一種。」李晴煬思索,「她對每個水果塔瞭若指掌、殺死第一代、制定《羅琳娜條約》,還能把水果塔移來移去。」

確實,白絃的所作所為,早就超出一名水果塔的範圍。她的強大,不只來自水果塔「獅鷲」,還有創造這一切的「羅琳娜」。

江云格翻開筆記本,看到第二章的第一行字「羅琳娜創造艾莉絲」,得出結論:「現在這個艾莉絲,是她做出來的。」

江云格用手機查,發現在原版《愛麗絲夢遊仙境》中,跟愛麗絲說故事的姊姊,名字就是「羅琳娜」。沒有姊姊坐在河畔、念故事給愛麗絲聽,愛麗絲就不會睡著,進入荒誕的仙境。


「沒有『羅琳娜』,就不會有『艾莉絲』和『水果塔』。羅琳娜是說故事的人,『仙境』裡有什麼、艾莉絲會發生什麼,決定權都在羅琳娜手上。她是這個故事的神。」


謝綠做出結論,同時,她也感到困惑。他們現在看到的,都是羅琳娜用自己的力量,製造出的「結果」。她是神,具體有什麼能力?過程到底發生什麼?那才是歷史的真相。

派翠克搖頭,「在我奶奶的記憶,沒有關於『羅琳娜』的詳細解釋,我也不清楚。」

「媽媽和獅鷲是好朋友。」MIO說:「媽媽她,很早就知道獅鷲是羅琳娜,只知道她很強;其它的,媽媽說她來不及看到,那時候她已經死了。」

公爵夫人和假海龜的記憶都沒有,眾人看向尼可拉斯。他一直在跟體內的三月兔對話,最後也是搖頭,沒有答案。

「我叔叔也不知道,但他說,比『白絃是羅琳娜』更重要的,是白絃正在衰弱。」尼可拉斯表示。

「衰弱?」李博洋心寒,「她在謝氏把我們打成那樣,還叫衰弱?」

尼可拉斯解釋:「衰弱指的,是她作為『羅琳娜』的力量在不斷流失。她的實力正從神明『羅琳娜』,掉回第一代水果塔『獅鷲』。你那時沒有假海龜,當然會被她打爆。」

聽到尼可拉斯的話,江云格點出關鍵:「衰弱後的白絃,贏不了現在的紅鶴,是這樣嗎?」

「沒錯。」尼可拉斯回憶:「在仙境,獅鷲曾跟我叔叔說『不用擔心』,她本人似乎不在乎這件事。」

「或者,」派翠克補充:「她知道恢復的方法,只是不想去做。」

眾人又陷入沉默。好不容易解開一個謎團,疑問卻越來越多,他們的頭好痛。

「除了獅鷲本人,」謝綠問:「現今世上,有誰能解答我們的疑惑?」

「宇維少爺、里奧大哥、葛蕾絲姊、赫密士。」李博洋秒達:「我賭上我下個月的薪水──他們絕對不會說,還會把筆記本拿走。」

江云格思索,「尼可的爸爸呢?第一代水果塔『書蟲』,他或許也知道。」

「別,比起我爸,有更好的人選。」尼可拉斯想到一個人:「艾莉絲。」

所有人張大眼睛。確實,現在的艾莉絲有夏悠的記憶,知道的事情不比白絃少,是很好的諮詢對象。

「艾莉絲人在夏家。」尼可拉斯說:「四年前,我剛認識派翠克時,我故意套話,我媽給了我夏家的座標,位置在B區,離這裡不遠。」

聽到夏家,默默翻閱筆記本的李晴煬抬頭,露出的眼神讓李博洋嚇了一跳──他彷彿看見十一塔的小少爺。李晴煬只有想起李央,才會出現這個眼神。

「我贊成。」李晴煬微笑,「我一直想去夏家,算我一份。」

尼可拉斯看向賴梓綾,「宇維少爺禁止你外出,別說你忘了。」

「里奧大哥他們這幾天不在。梓綾跟我一起去,不會有事。」李晴煬將筆記本攤開,翻到最後一章,「而且,我們得跟艾莉絲問清楚:『沙利葉』究竟是什麼。」

所有人探頭。筆記本第五章〈沙利葉〉,比前幾章都短,只有一行字:


羅琳娜死於沙利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