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翻譯小說] [女僕黑幫K] 外傳 「肚子餓的少女與沙漠城鎮」

框々子 | 2022-01-09 11:26:23 | 巴幣 2 | 人氣 115

〈〈 原文網站、推特,以及翻譯轉載許可,放在頁尾 〉〉

メイドマフィアK (女僕黑幫K)
官方網站:
Twitter:

/////////////////////////////////////////////////////////////////////////////////////////////////////////



外傳
肚子餓的少女與沙漠城鎮



  ……咕嚕嚕嚕嚕。
  三台大型卡車,被兩台小型四輪驅動車包夾著,在吹著滿是沙塵的風中以及幾乎沒有長草的平原風景中前進著。
  曾經存在的交易都市的殘骸,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在視野之中。過去被稱為絲路,是連接了歐洲、中東、亞洲各地,讓許多商隊互相往來的這個地方地區,現在則是處於獨立勢力,以及想要阻止獨立勢力的舊支配國,還有介入其中的鄰近亞洲諸國之間的戰爭之中。

  ……咕嚕嚕嚕嚕!
  在隊伍前端奔馳的車輛駕駛座中,身穿迷彩服裝,帶著亞洲臉孔的青年正在苦笑著。

「娜比拉下士的腸胃時鐘總是非常壯觀呢。」

  青年快速地往副駕駛座偷偷瞥了一眼。接著,原本坐在副駕駛席上,一臉發呆地望著窗外景色的黑髮女性回過頭來。她也和青年一樣穿著相同的迷彩服。
  一頭黑髮在後腦勺綁了起來,全身淺黑色的肌膚,稍微下垂的眼角,並且有著藍色的瞳孔。被稱為娜比拉的女性……娜比拉‧達路蘭瞇起眼睛注視著青年。

「唉呀,剛剛有發出聲音嗎?」

  就在娜比拉這樣子裝傻之後,不只是駕駛座,就連後方座位的夥伴們也開始笑了起來。
「下士很會吃這件事情是眾所皆知的喔,就算要裝傻也是沒用的喔。唉呀,已經可以看到城鎮了喔!真不愧是下士的腸胃時鐘,時間非常準確呢!」

  青年一邊忍著笑一邊這麼說。拉比娜則是露出不帶笑意的微笑,並且移開視線。

「陳跟大家到底在說什麼呢。今天的工作結束之後,就會有一個禮拜的休息喔?而且今天已經安排好要去好一點的餐廳了吧?我是因為從早上開始就調整飲食的關係,所以肚子才會叫的喔。不如說,明明就是在吃大餐之前,但是卻不調整飲食的你們還比較奇怪吧。」
「開玩笑的啦。大家都很期待喔!因為只要是下士找到的餐廳,總是會很好吃喔!」
「畢竟是第一次來到中亞地區呢,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料理呢。果然是羊肉料理吧,不過聽說駱駝肉也很好吃……。」

  車隊進入城鎮,並且很自然地開始慢速行進。
  平常擠滿人的熱鬧街道,現在幾乎沒有車輛,也幾乎沒有人影。

「總覺得今天的行人特別少呢……。」

  陳一邊駕駛著一邊觀望著四周。

「嗯……有不好的預感呢……。」
「怎麼可能,在這種大街上嗎?」

  在道路上設置炸彈,並且對通過的車輛進行爆破,這是當地游擊兵常用的手法。但是應該不會在有市民出沒的城鎮中做出這種事情才對。
  接著,就像是要回應這個想法一樣,前方第三間的商店突然發生了爆炸。承受了那股衝擊以及爆炸風,娜比拉的車輛因而側翻。

「呸呸,炸藥放太多了吧!!」

  陳吐出口中的沙子,並且咒罵著。

「還好這是瑞士製的車子啊。」

  娜比拉一行人立刻卸下安全帶,並且抓起武器,打開車門,並且進行躲藏。可以聽得出來爆炸不只有一次,從市中心不斷傳來爆炸聲。

「2號車!奎茲涅福上等兵,沒事吧。」

  娜比拉用無線電連絡在隊伍最後方進行警戒的夥伴。

『雖然所有人都平安無事,但目前正在承受猛烈砲火喔。』

  透過無線電,在奎茲涅福的咒罵聲後方,可以聽到零星不斷的步槍射擊聲。

「利用遮蔽物進行應戰。優先考量人身安全。」

  娜比拉朝著對手的方向進行射擊,進行牽制。在她身旁的陳則是帶著來福槍靠了過來。

「居然攻擊沒有貨物的大型卡車,到底是想幹嘛!那些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
「不對,這個好像是針對整個城鎮的攻擊。」
「真是的,我還以為這次的工作只是保護補給品而已,應該是個輕鬆的工作啊……。」

  娜比拉將來福槍握好。

「這下子就只能取消餐廳了啊……傭兵還真是不輕鬆的工作啊。」

◆◆◆

  雙方都從遠距離進行互相射擊,攻防狀態並沒有變化。雖然好幾次都從城市中傳來激烈的爆炸聲,但是經過兩個小時之後就逐漸停下來了。在不知不覺間,頭頂上已經有了友軍直升機和飛機正在忙著盤旋,以信號彈的閃光以及煙霧作為暗號,襲擊者們也已經撤退了。

「肚子餓了啊……。」

  娜比拉把手放在肚子上,和陳他們一起保護著卡車的駕駛們,一邊保持警戒前往她們事務所附近的基地。
  在正規軍的基地一角,娜比拉她們的民間軍事公司以及倉庫等設施都並列在其中……應該是要這樣子才對的,但是那個區域卻已經被燒成焦黑,化為一片廢墟。
  從一臉呆滯的娜比拉和陳一行人後方,傳來了聲音。

「喂──大家,沒事吧?」
「貝尼蒂塔社長!」

  陳大喊著,所有人回過頭來,站在那裡的是事務所工作人員,一位30歲後半的金髮女子。把太陽眼鏡壓低,看了娜比拉她們一眼。從太陽眼鏡的縫隙間,可以看到一雙淡綠色的雙眼。貝尼蒂塔‧歐莉亞莉,也就是娜比拉她們的民間軍事公司『歐莉亞莉商會』的社長。
  娜比拉進行了報告。

「社長,雖然沒有人員損傷……但是車輛全都被毀了。」
「唉呀呀,被擺了一道啊。」

  貝尼蒂塔用力地抓著頭。

「這裡光是要逃出事務所,就已經竭盡全力了。雖然運氣很不錯,沒有人因此受傷,但是在對手下雨般的迫擊炮之下,事務所就變成這樣了。」

  一邊用手指指著已經變成廢墟的「前」事務所的殘骸。

「原本就不是什麼賺錢的事業,現在又遇到這種事情。所以說!從明天開始,我們『歐莉亞莉商會』就要進入停業狀態。會提供飛機票給大家的,暫時就是自由之身了。」

  欸欸──。隊員和工作人員們發出驚訝的聲音。娜比拉雖然非常冷靜,但還是嘆了一口氣,真是的。

「……沒辦法呢。也就是說我的隊伍要暫時自由行動了吧。那就由我來跟著社長吧。」

  娜比拉一臉理所當然地往貝尼蒂塔身邊走過去,但貝尼蒂塔卻搖了搖頭。

「不對喔娜比拉,妳的個人物品全部都被燒掉了。為了要重發護照,會有一些必要的文件要處理,就回家一趟吧。」
「欸……蛤──?」

  娜比拉也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

  在國際機場與隊員們道別之後的娜比拉,拿著貝尼蒂塔從大使館取得的臨時護照,尋找著前往北非的飛機登機坪。
  之後在搭上前往北非‧阿爾及爾的國際航線,再轉搭從阿爾及爾飛往蓋爾達耶的國內航線。

「放在公司的文件居然全部都被燒成灰了,要再發行的話就需要出生證明……。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的話,果然應該要在馬賽的某個地方租一間公寓,把文件全都放在裡面比較好吧……。」

  飛機降落之後,強烈的陽光以及乾燥的空氣迎接著娜比拉。

「已經幾年沒回來了呢。依然是充滿沙塵的城市呢……。」

  娜比拉跨步前往能夠搭上計程車的地方。



  蓋爾達耶是一個位於北非,大約十萬人左右的城市。城市就像樹木的根部一樣,蔓延在沙漠地區中的山谷之間。自古以來就是虔誠教徒們的居住地,同時也是從非洲內陸穿越撒哈拉沙漠,將鹽和金塊運往地中海的貿易商隊休息站。
  從機場到山谷的城鎮,需要20分鐘左右的計程車車程。娜比拉熟悉的景色逐漸出現。在兩旁生長著棕櫚樹的街道上,計程車在一個轉彎處停了下來。
  一棟方方正正的奶油色房屋。以這個地方來說是非常普通的一棟房屋。同時也是娜比拉的老家。上一次回來的時候,應該是在3年前,其中一個妹妹的結婚典禮的時候了。



  不按門鈴,就直接往後門走了進去。
  接著就突然看到了在廚房裡的中年女性。那名女性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就馬上發現對方是娜比拉,並且皺起眉頭生氣地說。

「那個啊,要回來的話就先聯絡一下啊。還有,從玄關進來啊!」
「……因為我只是要來找戶政事務所,才會回來的。我的房間,應該還在吧?」

  娜比拉像是要無視一樣,沿著走廊移動。找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後,就進入房間並且將門關了起來。

「真是的,不管到哪裡都是自作主張的孩子!」

  從門的另一側傳來了生氣的聲音。




  這是個邊長三公尺左右的正方形房間。娜比拉就是在這裡和妹妹一起長大的。而那個妹妹在三年前結婚之後就搬出去了。這裡應該會變成是更年輕的弟弟們的房間才對……但是感覺起來並不是這樣。反而變成是堆放非當季的衣服,以及平常用不到的家具的置物間。
  在腳邊掉落了一本單手大小的書本,封面寫著希臘字母,大概是法語,以及麵包的照片。娜比拉將那本書撿起並且啪啦啪啦地翻著書頁。在那上面記載著各式各樣的麵包食譜以及褪色的照片。娜比拉隨意翻了翻之後便闔了起來。

「……我回來了。」

  接著小聲地說著。
  娜比拉注意到房間的溫度有點高,是因為這間房間一直都是關著的關係嗎。娜比拉將冷氣的開關打開,但是冷氣卻沒有反應。雖然確認了線路,但仍然不知道是哪裡故障了。

「那個,冷氣不會運作……。」

  娜比拉回到廚房之後,向坐在長椅上看電視的母親這麼抱怨。

「啊,那個房間啊。大概是從去年開始,狀況就不太好呢,原本是想要讓更年輕的孩子們使用的,但不管是誰都不想使用。」

  娜比拉的母親這麼回答,並沒有轉頭面向她的女兒。

「不過,那是法蒂瑪的高中入學慶祝禮物,所以只經過了五年而已吧……?」
「找電器行來看看怎麼樣?反正戶政事務所今天也已經休息了,妳現在應該也沒事吧。」
「嗯……。」
「那是什麼表情啊,都已經是秋天了,不過是沒有冷氣而已,不至於會死吧。」

  娜比拉一副沒辦法的樣子,準備往外走去。

「要出去的話,就換件衣服然後批個頭巾吧。用那副軍人裝扮的樣子出門亂晃的話,要是在附近出現什麼奇怪的謠言那會很困擾的。」
「……。」

  娜比拉回房間一趟,換完衣服之後就出門了。




  到達五分鐘左右路程的電器行之後。

「那個,不好意思。」

  一整排法蘭西製的家電被擺設在店內,從店內出現了一位和娜比拉相同世代的青年。

「喔,這個聲音該不會是娜比拉吧,妳回來了啊!」

  娜比拉的兒時玩伴阿布提爾,舉起單手打招呼。

「冷氣壞掉了,想要請你來幫忙看看。」
「喔,沒問題喔。但我今天還有工作,最快也要明天早上呢。」

  娜比拉對於這句話感到無力。

「是打算要把我蒸熟嗎……?」
「沒問題的,已經是秋天了喔?只有一天的話不會怎樣吧?」
「阿布提爾,你啊……對於這個城鎮的氣溫,到底了解多少……?」

  娜比拉盡全力將垂下的眼角抬高以示抗議。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工作結束之後就會過去的。」

  阿布提爾點了點頭之後揮了揮手。

「呵呵呵。」

  阿布提爾發出有點乾的笑聲。

「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嗎?」
「那個娜比拉居然會這麼禮貌,而且說話方式都變得禮貌多了,以前的話還真的是想不到呢。妳離開這個城鎮之後就改變了呢。」
「……才沒有那種事情。我還是我喔。」

  娜比拉就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地這麼回應。



「妳啊,一直以來都是急性子呢。」

  在阿布提爾修理完冷氣之後的晚餐時間。母親和弟弟們,以及知道娜比拉回來了就跟著回來的妹妹,一起圍在桌子旁。妹妹法蒂瑪雖然只小了娜比拉一歲,而且外表看起來也很像,但是卻和沉默寡言的娜比拉相反,非常健談。

「結婚典禮也是急急忙忙地跑回來,那時候真的嚇了我一跳。然後又馬上跑回去了。啊,但是送了很多禮金,真的是非常感謝喔!多虧如此才能買那麼多很棒的家具喔~。」

  法蒂瑪從背後抽出手機來。

「妳看妳看,我的小孩已經一歲了喔。總算可以稍微說一點話了喔。」

  在手機上有一個和妹妹非常像的小孩子。娜比拉則是保持沉默。

「啊,這麼說來,父親還沒有回來嗎?」

  法蒂瑪詢問。

「父親的熟人說有急事就把他找了出去,似乎要在那邊過夜的樣子,今天不會回來。」

  母親一邊默默地吃著飯,一邊這麼回答。

「欸,該不會還在生氣姊姊離家出走的事情嗎?都已經幾年了啊。」

  娜比拉也保持沉默地吃著飯。

「母親也不用那麼生氣吧。姊姊如果覺得會不舒服的話,要來住我家也是可以的喔?」

  娜比拉微微點了點頭,接著看向母親。

「那個。」
「怎麼了。」

  母親也瞇著眼看回來,兩人的銳利視線交錯。

「我還想要再來一塊麵包。」

  娜比拉靜靜地送出盤子。

「唉……在廚房裡面,隨便妳自己去拿,自己去烤。」

  看著這一來一往的法蒂瑪,眼角露出笑意。

「啊哈哈哈,姊姊還是一樣很會吃呢。」

  晚餐之後,娜比拉把妹妹送到家之後,就在街上閒晃。除了在商店街上有一些吵鬧的群聚青年之外,整個城市非常安靜。娜比拉爬上城鎮外的山丘,在山丘的另一頭也是山丘,在那之後也是山丘……然後在那之後就是黑暗的一整片沙漠。無限延伸的沙之大地,在星星與月亮的照射之下,變成一整片的藍色。那是只有沙與星的世界。
  娜比拉靜靜地躺在地面上,眺望著夜空。接著從口袋裡拿出單手大小的書。那是剛剛才找到的麵包的食譜。

◆◆◆

  10年前。

「我是第一名!」
「哈啊哈啊,娜比拉跑太快了啦!」

  兒時玩伴的阿布提爾上氣不接下氣地表示抗議。在蓋爾達耶近郊的山丘上,12歲的娜比拉在累到動不了的少年們面前,擺出握拳勝利的姿勢。

「呵呵呵,在這個城鎮中,沒有人可以追得上我!」

  娜比拉在少年們面前得意地這麼說。
  就在這時候,娜比拉感受了到背後的氣息。

「哼嗯──,那麼,就來跟我一決勝負吧。」

  用和當地阿拉伯語不同的語調來回應,帶著淡綠色的瞳孔,有著一頭金髮,穿著半袖軍服的女性站在那裡。肌膚是白色的。是在這附近找不到的歐洲人。

「嗚哇,是歐洲人!」

  少年們對於平常沒看過的人大聲叫喊。

「不管是誰來當我的對手,我都不會輸的!」

  娜比拉則是充滿幹勁。
  兩個人在起跑線上並列,在少年們的一聲令下,一起衝出去。但是勝負在一瞬間就決定了。雖然在起跑線上最先衝出去的是娜比拉,但那個軍人則是持續加速,就在終點線前半分鐘不到的地方,終於追過了娜比拉。

「哈哈哈,怎麼樣啊,少女!」
「騙人,就算是大人,也沒有那麼容易贏得了我的!」

  娜比拉感到可惜,那個軍人則是大笑著。
  接著出現了好幾個大人。

「中士,妳在這裡啊。」

  頭上圍著藍色頭巾,一個像是當地官員的男人,以及好幾個和這個軍人穿著相同制服的人靠了過來。

「爸爸!」

  注意到那個看起來像是當地官員的男子其實就是自己的父親,娜比拉靠了過去。

「娜比拉,又在跟男生們賽跑了啊。妳很快就要上國中了,稍微小心一點喔。」
「姆福斯先生,還有這個孩子是?」一起賽跑的軍人這麼問。
「沒錯,這是我的女兒,娜比拉。」

  父親拍了拍娜比拉的肩膀。

「娜比拉,這一位是法軍的歐莉亞莉中士。」
「中士?」

  被這麼稱呼的軍人蹲下來之後,朝著娜比拉伸出手來。

「初次見面,娜比拉。我是法蘭西帝國外人部隊的貝尼蒂塔‧歐莉亞莉。請多多指教。」

  娜比拉輪流看著伸出的手,以及父親的臉。父親點了點頭,娜比拉才慢慢地碰觸貝尼蒂塔的手。

「妳好……。」

  娜比拉用拙劣的法語打招呼。

「放心吧,我不管是哪一邊都可以,阿拉伯語說起來也比較輕鬆,沒問題的喔。」



  這時候父親插話進來。

「娜比拉,這位中士是為了要在蓋爾達耶建立基地,所以才會在這裡的。所以才會來到了解這附近地理的政府機關來,但我們也是很忙的。妳對這個城鎮非常熟悉對吧?那麼就讓妳來帶路吧。中士是女性……所以不需要特別在意什麼。」

  娜比拉頻頻點頭。

「那麼,姆福斯先生,就借用您的女兒了。」
「好的。娜比拉,注意不要失禮了喔。」



  從那天開始,娜比拉和貝尼蒂塔的日子就開始了。避開正中午的酷暑,娜比拉在學校開始之前的早晨,以及放學後的傍晚,娜比拉盡全力配合貝尼蒂塔的任務。
  在某一天早上,在某一座山丘上。
  貝尼蒂塔的部下們,正在利用測量機器測量著地面。娜比拉一邊看著他們一邊說。

「我以為軍人的工作是用武器和敵人戰鬥,但這種遠足也可以派得上用場嗎?」
「因為我們是工兵呢。建立基地、製作地圖就是我們的工作喔。」

  嗯──,貝尼蒂塔伸著懶腰。娜比拉則是更進一步提問。

「中士小姐為什麼會從遙遠的歐洲,跑到這裡來呢?」
「叫我貝尼蒂塔就好了喔。」
「……貝尼蒂塔,小姐。」

  貝尼蒂塔看著這樣的娜比拉,並且露出微笑。

「在這裡的南方,有一群想要奪取油田的貪心傢伙呢。國家裡的那些偉大的人,要我們把它搶回來,所以我們就特地跑來這裡了。」
「這樣啊。」
「所以為了要讓軍隊通過,我們必須要建立補給基地才行,但是這個城鎮裡的人們,不管是誰都不願意配合呢。」

  這段話一半是對著娜比拉說的,一半是自言自語以及對後方部下的抱怨。娜比拉的父親之所以沒有直接對應的原因,貝尼蒂塔察覺到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吧。部下們也對此露出苦笑。

「那麼,來吃點心吧。這裡有在城鎮裡面買的麵包喔。」

  貝尼蒂塔這麼說完之後,就從包包中拿出把這塊土地特有的,被稱為『卡沙拉』的扁平圓盤型麵包取出來。娜比拉看到麵包之後,驚訝地睜大眼睛。

「欸,這個麵包,該不會是這個城鎮最棒的麵包吧?」

  娜比拉接下麵包之後,聞了聞味道,接著就確定了。

「嗯,沒錯。這間店裡的麵包,因為有點貴,所以只能偶爾買而已呢。」

  娜比拉有點興奮地進行了小小的祈禱之後,咬下麵包。接著鼓著嘴巴,露出幸福的笑容。

「娜比拉也喜歡麵包嗎?」

  娜比拉鼓著兩邊的臉頰,用力點了點頭。

「這樣啊,這樣的話,有個好東西要給妳喔!那麼,到底是什麼呢?」

  這麼說完之後,貝尼蒂塔又從背包之中拿出了好幾個小瓶子。
  沐浴在太陽光之下,閃閃發亮的小瓶子中,有著各式各樣顏色的果醬。

「雖然只是從基地分裝出來的,但如果想吃的話就試試看吧。」

  說著便將這些果醬遞給娜比拉,娜比拉接過來之後,眼中也跟著閃閃發亮。打開蓋子之後,首先用手取一點點品嘗味道,這時候眼中又再度閃閃發亮。在找到喜歡的果醬之後,開始努力地將果醬塗在麵包上面。

「看起來很美味呢。光是用看的就覺得很開心!」

  貝尼蒂塔看著那張非常開心的笑臉。

「……啊,這樣的話。」

  接著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

「?」

  娜比拉嘴中塞得滿滿的,歪著頭注視著貝尼蒂塔。

「這個就期待明天吧!」

  真是搞不懂,就像是這麼說的表情,對於這樣的娜比拉,貝尼蒂塔像是要捉弄一樣的笑了。



  隔天的早晨,這次登上了城鎮南邊的山丘。貝尼蒂塔她們在做完紀錄之後,就開始了休息時間。

「娜比拉,辛苦了。」

  貝尼蒂塔靠近為了要殺時間而讀著書的娜比拉。

「今天也帶了好東西喔。鏘鏘──。」

  貝尼蒂塔取出了一個纏著包裝紙的圓形東西。

「?」

  那是娜比拉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照著貝尼蒂塔所說的,用手拿了過來。非常輕,而且聞起來是非常香的,烤小麥粉的味道。

「是麵包喔,麵包!」
「欸,這個嗎?」

  娜比拉看過的麵包就是像「卡沙拉」那樣子,是這個地方特有的產物,大多是使用酵母菌,以及些許的水或油所製作的。因此像歐洲麵包那樣蓬鬆的麵包,這還是第一次看到。

「這種像球一樣的麵包?真的是麵包嗎……?」
「可以吃吃看喔。」

  娜比拉咬了下去,接著眼中閃閃發光。非常鬆軟的牛角麵包,麵團在口中脆脆的,發出讓人覺得很舒服的聲音。這是第一次吃到這種感覺的食物,麵包中的麵團的甜味,這種非常有魅力的味道在口中擴散開來。

「好甜!好甜喔,這個!」

  娜比拉非常興奮地看著麵包的內側,貝尼蒂塔則是很開心地笑了。

「這叫做法式巧克力麵包,是有巧克力的麵包喔。」貝尼蒂塔這麼說明。娜比拉接著又咬了一口。
「……在這個城鎮之外,居然有這麼美味的麵包啊!」

  全部吃完之後的娜比拉,仰望著天空,就像是進入恍惚狀態地這麼說著。原本因為覺得很有趣而遠遠看著的部下們,這時候靠了過來。

「嘿,娜比拉,中士的麵包很好吃吧。」

  這麼說的那個部下,也從貝尼蒂塔的手中獲得了麵包。

「欸,是這樣嗎?這個該不會,是貝尼蒂塔做的嗎……?」

  看到娜比拉驚訝的表情,貝尼蒂塔開心地笑了。

「真是聖人啊,聖人真的存在啊……!」

  娜比拉充滿敬畏地,像是在崇拜著聖人一般,向上看著貝尼蒂塔。

「也太誇張了啊。」

  貝尼蒂塔一邊笑著一邊揮了揮手。

「如果那麼喜歡的話,那我會再做給妳吃的。」

◆◆◆

  很快的,貝尼蒂塔她們的測量活動就結束了,但是娜比拉依然會在有空的時間前往基地玩。會這麼做的目的,有一半是為了貝尼蒂塔的麵包,另外一半是因為她想要了解更多關於這座城鎮以外的事情。

「沒錯,我是在北義大利的山中出生的,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逃到鄰國法蘭西馬賽的麵包店親戚家呢,然後過了兩年左右就受不了了。」

  娜比拉和貝尼蒂塔,還有貝尼蒂塔的部下們,一起圍在桌子旁。

「一個不注意就已經沒錢了,接著就看到了募集麵包師傅的廣告,就去試試看,結果那是軍隊的招募,大概就是這樣的過程。」

  部下們一起大聲笑著。

「不過啊,雖然是作為廚師進去的,但軍隊的工作也逐漸熟悉起來了呢。比起製作麵包,製作建築物或是架橋還要更適合我呢,多虧如此也可以到各種地方去。不過到世界各地漫無目的地亂走,就連能不能活得下去都不知道,但是只要能夠遇到像是娜比拉這樣有趣的孩子,那這種工作其實也不錯呢。」

  貝尼蒂塔露出笑容這麼說。



「娜比拉,不要再到軍隊的基地去了。」

  某一天,娜比拉就像平常一樣早早就準備前往基地時,被父親阻止了。

「為什麼?父親之前不是說沒關係嗎?」
「是這樣沒錯……但最近不是很平靜呢。而且如果妳跟那些法蘭西人走得太近,要是傳出什麼謠言就不好了……。」
「貝尼蒂塔是義大利人喔?」
「啊啊,沒錯,是我錯了。我原本是希望妳稍微接觸一些外國人,並且增廣視野的,但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可以跟我約定好嗎?」
「……好。」

  就這樣,娜比拉無法再見到貝尼蒂塔的日子持續下去。



  某一天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娜比拉在小巷子裡遇到了某個靠著牆,正在等待她的人物。娜比拉靠近那個人。

「貝尼蒂塔。」
「好久不見了。最近都沒有來玩,我很擔心喔。」
「……抱歉,父親說我已經不能再去了。」
「嗯,我也覺得一定是這樣。」

  貝尼蒂塔看著娜比拉,並且笑了。

「對了對了,今天來是為了要把這個交給妳。」

  接著就將一本小小的書遞了過來。上面有用希臘字母寫成的標題,以及麵包的照片。

「這是我在麵包店時代買的食譜,這個就送給娜比拉吧。」

  娜比拉接過那本書。

「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會再來看妳的,我暫時要離開這個城鎮了。」



  回到家之後,娜比拉看著貝尼蒂塔送給她的食譜。大部分都是透過照片來看懂的,看不懂的部分則是從父親房間借來法語辭典,並進行調查。因為大部分的內容都是食材的調理方法,只要調查了其中幾個單字,就可以毫無困難的讀懂。



  從隔天開始,娜比拉只要一回家就會開始躲在廚房裡。嘗試將從食材行買來的食材實際做成歐洲的麵包,但是都沒辦法做出和想像中相同的味道。
  最一開始,因為感動而持續觀察著的雙親,並不知道為什麼女兒會突然做出這種事情,但是一旦開始注意到吃不下肚的東西不斷被量產出來時,也開始感到不知所措。

「妳啊,到底打算浪費多少食物才滿意啊?」

  母親終於說出了這句話。一邊輪流看著女兒和她身旁堆積成山的焦黑物體,嘆了一口氣.。

「哼,我就做不好嘛,母親也試著做做看啊!」

  這麼說完之後就把食譜推給母親。母親則是一邊嘆著氣,一邊看著食譜,開始製作麵包。烤出來之後雖然外觀看起來是有模有樣的,但是和書本的照片卻依然有著天壤之別。

「唉呀,不是很順利呢……。」
「欸……。」

  母親再讀了一次食譜,打算要找出是哪裡出了問題,但很快就放棄了。

「不過,這種在這個城鎮中從來沒有人吃過的東西,做不出來也是理所當然的。比起這個,娜比拉要是對料理有興趣的話,接下來就來幫我吧。反正總有一天也要開始的,這是個好機會呢。」

  在這個城鎮中,不管是誰都做不出來……受到這句話的衝擊的娜比拉,從此之後聽不進任何母親所說的話語。就這樣拿著食譜,跑了出去。
  自己沒有料理的才能!
  而且這個城鎮中的人們也做不出來的話……。
  等到貝尼蒂塔她們回來的時候,那就吃不到那種麵包了……!?

◆◆◆

  隔天早上,因為睡眠不足而帶著黑眼圈的娜比拉,搖搖晃晃地走在前往學校的路上。一整晚都在想著貝尼蒂塔他們離開之後的事情,因而睡不著。娜比拉在前往學校的途中,很自然地就往貝尼蒂塔所在的基地方向前進著。如果是早上的時間,就不用擔心會被父親知道,所以稍微去一下的話……。帶著這種心情到了基地之後,就看到基地入口處排列了許多小型卡車。
  偷偷往基地的方向看過去,就看到貝尼蒂塔在那裡。在入口附近有大約十個部下,正在前方與某個人講話。

「今天就到隔壁村去修理水井吧。雖然說是在安全區內,但是因為已經是在基地的警備範圍外了,所以不可以大意。」

  貝尼蒂塔所說的流利法語,娜比拉幾乎無法理解。但是貝尼蒂塔她們正打算坐車前往某個地方吧。該不會是要回去歐洲了嗎。……得到了這個結論的娜比拉再也無法靜靜等待了。就這樣偷偷鑽進卡車的貨物區。
  貝尼蒂塔她們分別乘坐四輛卡車,就這樣離開了城鎮。



  卡車上,貝尼蒂塔呆呆地看著滿是沙漠的景色。

「怎麼了中士,最近沒什麼精神呢。」

  坐在隔壁駕駛座的部下出聲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少了很會吃的小鬼,有點沒有幹勁啊。」
「娜比拉嗎,確實。」

  部下點了點頭。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呢。我們只是外人,總有一天一定會到其他地方去的。」
「這麼說,也是沒錯啦……。」



  貝尼蒂塔她們到達了之後,由村子裡的人帶領,很快地就開始調查水井。那是幫浦式的水井,但是不管怎麼運轉,完全都沒有水出來。

「是軸心壞掉了嗎,這樣的話,那只好挖下去看看壞在哪裡了呢。」

  貝尼蒂塔要部下們將挖掘用的器材帶過來。

「嗚啊。」

  朝著卡車移動的部下們發出驚訝的聲音,接著部下們就帶著娜比拉回來了。

「娜比拉……妳為什麼會……。」
「我以為貝尼蒂塔妳們要回國了,這樣的話……就忍不住……。」
「唉……。」

  貝尼蒂塔嘆了一口氣。結果娜比拉的事情就透過基地傳達給學校了,娜比拉則是等到貝尼蒂塔她們的工作完成之後,再一起回去。



  雖然說要挖水井,但是在炎熱的天氣之下也無法進行作業,所以就在樹蔭底下休息。撒哈拉沙漠雖然說是秋天,但是氣溫仍然沒有低於30度。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呢。」

  一邊和娜比拉吃著水果罐頭,貝尼蒂塔用嚴肅的臉詢問。

「如果貝尼蒂塔不在了的話,那種麵包,就再也吃不到了……。」

  娜比拉用害怕地這麼說,原本皺著眉頭的貝尼蒂塔,忍耐不住那句話而笑了出來。

「呵……,呵呵呵,還真是不管到哪都很愛吃的傢伙呢。」
「這,這才不好笑呢!?」

  娜比拉生氣的反駁。



  貝尼蒂塔她們在工作的時候,娜比拉則是在村子裡面徘徊。雖然並不像蓋爾達耶那麼大,但是對於一次也沒有離開過城鎮的娜比拉來說,一切都非常新鮮。在各式各樣的店家閒晃,在思考著是不是可以跟貝尼蒂塔借一點錢的同時,聽到了在巷子裡低聲說話的男人們。

「法蘭西軍的那些傢伙,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們確實是這麼說的,娜比拉偷偷接近之後,就看到一個男人,帶著看起來像是軍人會裝備的武器。

「雖然聽說是來修理水井的,但是是真的嗎……。」
「我們打算聲東擊西,準備攻擊蓋爾達耶的事情,該不會曝光了吧……。」

  娜比拉一邊注意著不要發出聲音,竭盡所能地盡快離開那個地方。慌慌張張地將工作中的貝尼蒂塔叫了出來。

「這次又怎麼了。」
「那邊有拿著武器的人!」

  就在娜比拉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響起了槍聲。隊員們迅速離開現場,並且躲到有遮蔽物的地方。貝尼蒂塔也將娜比拉抱起,並同樣躲了起來。村人們慌慌張張地離開現場。貝尼蒂塔則是從腰間取出手槍,並且大叫。

「所有人,進入戰鬥模式!掌握彼此位置並且確保安全場所!」



  擠在小小的商店裡,和對手應戰的貝尼蒂塔以及隊員們,在廣場的兩邊互相對望,形成了對手也進入無法進一步靠近的膠著狀態。

「在停車場待機的那些傢伙們呢?」
「不知道。」
「想不到這裡居然會是獨立派的據點啊!」

  貝尼蒂塔往後門移動之後,把部下們叫了過來。

「話說回來,對手的人數好像也沒有那麼多。……把我們當作是工兵會不會太羞辱我們了?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帝國外人部隊喔。區區鄉下民兵,讓他們看看我們的程度差異吧。」

  貝尼蒂塔要所有人聚集在門前之後,就開始準備移動。接著靠近娜比拉。

「娜比拉,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立刻拉這條繩子。只要看到煙出現了,我就會馬上趕過來。」

  貝尼蒂塔將煙霧信號彈交給娜比拉。

「在結束之前,妳就躲在這裡。絕對不可以亂動喔。」

  娜比拉用雙手接下煙霧信號彈,並且默默點了頭。貝尼蒂塔她們到外面去了,接著就開始攻擊不習慣戰鬥,沒有將身體完全隱藏在遮蔽物之後的民兵們。貝尼蒂塔她們準確地進行著射擊。
  法蘭西第三帝國外人部隊──這是法蘭西為了維持繁榮,兩百年來在世界各地持續戰鬥的部隊。繼承了那個傳統的貝尼蒂塔她們,毫無困難地壓制廣場並且侵入停車場。接著將進行守衛的民兵們打倒,並將被拘束的同伴們救出來。

「首領是誰,快停止戰鬥!」

  對於負傷的民兵,用嚴厲的阿拉伯語提問。
  但是在下個瞬間,隨著爆炸聲,停車場中的一輛卡車非常華麗的被炸飛。貝尼蒂塔她們則是慌慌張張地躲進遮蔽物後方。
  喀拉喀拉的履帶金屬摩擦音,以及柴油引擎低沉的運轉聲支配了現場。

「那個是……有點麻煩的對手呢。」

  在車體以及砲台上各架了一座砲台的戰車出現了。那是在80年左右之前,在這塊土地上鬥爭的大國們之間的戰爭中,法蘭西所使用的東西。

「B1戰車啊!」

  部下們即使用來福槍射擊,也只會發出空虛的金屬撞擊聲而已。

「裝甲真是麻煩呢,雖然可以說是舊時代的廢鐵,但依舊是戰車。如果有對物來福槍的話,就完全不是問題了……。」

  部下這麼碎碎念。

「如果有炸藥之類的東西,至少還可以做點什麼事情。」

  這麼說完之後,貝尼蒂塔看著自己所開來的卡車,上面堆積了各式各樣的材料。但是那個地方已經在戰車的射程內了,沒辦法輕易靠近。

「……我在這裡堅守住,並且吸引戰車的注意。就趁這個時候,你們從卡車裡拿出炸藥來。」

  瞄準著貝尼蒂塔從遮蔽物後方跑出來的時機,接著少年一般的聲音,在頭上響起。

「這邊!」

  是娜比拉。在屋頂上,將煙霧信號彈丟向戰車,一瞬間噴出大量煙霧,將戰車的周圍的民兵們全都蓋住。

「做得好!」

  瞄準那個瞬間的貝尼蒂塔,朝著卡車衝出去。突然的煙霧讓對手陷入混亂,並且因此無法掌握貝尼蒂塔的動作。在部下們的掩護射擊之下,貝尼蒂塔跳進卡車,取出一些炸藥的袋子。
  用慣用手將雷管刺進炸彈,製作出簡易的炸彈,並且丟向戰車。
  爆炸聲。
  可以聽得到煙霧之中慌張反擊的民兵們。戰車前進並將煙霧分開來。或許是因為衝擊而引起了恐慌吧。它並不是要和貝尼蒂塔她們戰鬥,而是穿過村莊,往廣場前進。貝尼蒂塔她們將剩下的民兵們壓制,並且將一部分的部下留下來監視民兵們,剩下的人則是前去追戰車。娜比拉也跟著追了上去。

「娜比拉,做得太好了。妳該不會有當軍人的素質吧?」

  原本以為一定會被罵的娜比拉,因為這句話而笑了。貝尼蒂塔她們追上戰車之後,戰車已經掉進剛剛挖的水井地洞中,完全不得動彈了。



  法軍到達村莊之後,民兵們的武裝被解除。娜比拉和貝尼蒂塔一邊看著這個景象,一邊喝著水。

「經過這次的教訓,從此之後會安分一點吧?」

  但是娜比拉卻搖了搖頭。

「不要!今天來到這個村莊,看到了很多新鮮的事物。這種事情,只是待在城鎮之中是不可能的了解的。」
「真是的,這傢伙……。」

  在都已經遇到這種狀況了,但是卻依然學不會教訓的娜比拉面前,貝尼蒂塔因為覺得很好笑而笑了。



  從這個地區開始出現,與北非獨立勢力之間的戰鬥,在這之後的半年,終於找到了以政治方法來解決的手段。這部分的地區從帝國獨立出來,其軍隊也開始撤退。
  貝尼蒂塔離開的日子到來了。

「我想我暫時會待在阿爾及爾,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寄信過來吧。」

  貝尼蒂塔這麼說完之後,就將寫了駐紮地住址的筆記交了過來。娜比拉則是非常珍惜地接下來。

「貝尼蒂塔對這份工作,喜歡嗎?」
「與其說喜不喜歡,不如說這就是工作呢。對我來說,該說是做起來很擅長嗎,還是說做起來很順手呢……不過也是有很多討厭的事情就是了呢。但是,對於出生於義大利鄉下的我來說,這份工作架起了自己和世界之間的橋樑,這點是肯定的呢。」
「橋梁……。」
「等到妳長大了,如果可以離開這個城鎮了,隨時都可以找我喔。我會來接妳的喔。」

  貝尼蒂塔笑了,娜比拉則是輕輕點了點頭。



  結果娜比拉還沒等到成為大人,在16歲的時候,就因為被父親強迫要參加相親,和家人大吵了一架,最後從家裡離開了。並且為了到達貝尼蒂塔所提供的住址,進行了長距離的公車轉乘之旅,最後到達了阿爾及爾,並且開始了軍人職業生涯。

◆◆◆

「好熱……。」

  停留在老家已經過了幾天,襯衫和短褲模樣的娜比拉,在早晨的陽光以及那股讓人煩躁的炎熱之下醒來。

「阿布提爾那傢伙……就連修理都不會嗎……。」

  想起了兒時玩伴的那個隨隨便便的表情,因此嘆了一口氣,接著手機響了起來,娜比拉將電話接了起來。

「呀,娜比拉。老家好玩嗎?」

  是貝尼蒂塔。

「社長,現在在哪裡?這裡的文件已經弄好了,我想我該回去了。只要去馬賽的事務所就可以了吧?」
「關於這點啊,我想暫時之間,大部分的工作都沒辦法進行呢。」
「唉,是這樣啊。」
「不過啊!拿到了一個滿適合娜比拉的工作喔!」

  貝尼蒂塔將工作內容傳到娜比拉的手機裡,娜比拉則是看過了一遍。

「克萊芙商會的戰鬥指導員?對手是紅茶黑幫……?」
「沒錯,說希望黑幫的子女們,可以由經驗老道的士兵來進行教育。我想如果是娜比拉的話,年齡應該相似吧。……偶爾做一點這種工作也不錯吧?」
「場所是愛丁堡嗎?……愛丁堡在哪?」
「在英國喔。」
「英國啊……雖然沒有去過,但是飯好吃嗎……。」
「呵呵呵,娜比拉一定會很喜歡的喔。英國可是世界大國呢。……聚集了世界上的美味料理喔。」
「這樣啊,那還真是讓人期待呢……!」

  就這樣,娜比拉開始準備前往英國。然後,在那之後開始在英國當地生活的娜比拉,則是非常後悔在現在這個時候接了這一份工作。英國的料理……嗯,因為即使說得保守一點,也並不是那麼能夠特別描寫的東西。



  在短時間內,幾乎都是因為食物的事情,娜比拉對於被貝尼蒂塔騙了而感到非常很生氣,但是這一趟英國之旅,則是再度連接到了新的世界。
  娜比拉在英國當地,擔任『愛丁堡‧辛迪加』,通稱『克萊芙商會』幹部的女兒艾蜜莉‧托維的護衛兼任教師。接著在那之後的兩年,作為艾蜜莉海外交流時的隨從,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 Fin >




<<  附記  >>

[0歲] 生為法蘭西帝國突尼斯‧阿爾及利亞王國蓋爾提耶市公務員的女兒。本名為娜比拉‧姆福斯。
[12歲] 和法蘭西帝國軍貝尼蒂塔‧歐莉亞莉中士相遇。
[16歲] 離家出走。在阿爾及爾與貝尼蒂塔再會。進入外人部隊。入隊時因為慣例需要使用假名,娜比拉則是隨性地使用了當時法蘭西大臣的名字,成為了『娜比拉‧達路蘭』。並且和移籍至傘兵部隊的貝尼蒂塔共事。
[19歲] 取得法蘭西國籍。得到帝國內務省特殊部隊的招攬。
[20歲] 法蘭西成為共和制。內務省特殊部隊被解散,因此失去工作。進入貝尼蒂塔所建立的民間軍事公司『歐莉亞莉商會』。
[22歲] 接受公司的出差工作,前往英國的紅茶黑幫『克萊芙商會』擔任戰鬥教官。擔任艾蜜莉‧托維的護衛兼任教師。
[24歲] 作為艾蜜莉海外交流的隨從,到達日本。接著接受了橫濱‧辛迪加的委託,前往神戶進行調查。











///////////////////////////////////////////// 來源相關 //////////////////////////////////////////////////

メイドマフィアK (女僕黑幫K)
官方網站:
Twitter:

個人對於該作品的簡介:

原文:

翻譯轉載許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