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二季特別篇〕當鐧賣馬小阿蛇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3-11-12 19:08:52 | 巴幣 20 | 人氣 131

完結明夢啟示錄: 寰宇 (新版)
資料夾簡介
這裡面沒有什麼暗喻人類社會(或文明)演變過程的雄厚野心,有的只是對構成社會的基本單元之間互動的詮釋。


    一髮梢微捲且參差幾根金毛的纖瘦身影,被仿皮草披著肩帶來幽香的娉婷閨秀給抬在腰前,遠看是個麗人,眉目相映,宛如兩朵清雅的木芙蓉花。閨秀千金唯恐遲了,大喇喇衝進裝飾風格老旅館的迎賓廳室,直達空空蕩蕩的自助餐吧座位區。

    中間的瘦子最急忙,伸出他有力的臂膀協助接過昏迷的豔俏軀體。這個黑瘦又乾巴巴的是肯伊拉.尤吉里斯坦,三四天前才剛升做結社滲透小隊的隊長,他檢視被送進來的這傢伙包得不成形狀的臉蛋,而且纏敷著臉的繃帶紗布顯露出陣陣猩紅,便詫異道:「怎麼搞的!他勾引肥婆勾到差點沒命?」

    摩耶脫去雪白仿皮草大衣,將傷患頭部搬挪向援手多的那一側。

    「他中了計,被綁去民兵頭子的面前接受公審,民兵隨行的支持者發瘋起來,直接往他臉上刺字。」

    肯伊拉斜側面探頭探腦關切著傷員阿蛇的時任水利局設計師--安柏.密利挽,嘖聲道:「傷得太慘了吧!唉!」

    天冷夜深,對摩耶他們這群反政府份子而言,所在的旅店相對安全,店老闆為人厚道,借出空房給有需求者躲避當局的耳目。這小棧是他們最後的據點了,風波平息之前,會不會有其他住客洩露行蹤也不得而知,能走一步算一步。

    安柏和肯伊拉正交頭接耳商量著如何安置這個通緝犯時,阿蛇的眼睛開開闔闔的,意識徘徊在清醒跟模糊之間。

    肯搔搔頭:「搜遍了包袱,找得到的盤纏也就幾百來塊左右,真寒酸。腦袋要是夠靈活,早趁著跟黨主席老大姐出雙入對,多撈點碎銀子花用了。」

    「阿肯......錢的事......不必你擔心......」阿蛇瞬間驚醒,兩目圓睜,氣若游絲地吞吐著說:「我這兩隻義腿是當世罕見的精品,你把它們拆卸下來,拿到鋪子典當,或者你不信的話,大可先讓師傅鑑定。我自己的食宿,自己付清......快呀,呃--你快點兒!」

    許是說話的力道令傷口結的痂裂掉了,阿蛇疼痛難禁,血紅奔流,斷斷續續地呻吟、尖叫,簡直一佛出世,二佛涅槃,淒厲之狀誰與爭鋒。

    「不行,你本來已經是沒有腿的殘障了,我若再抱著你的義肢去換錢,不就顯得好像我在欺負人嗎?」

    「我窮途末路了,阿肯你好心點,大發慈悲幫我這個忙吧!」

    阿蛇阿肯這兩個異姓兄弟互相推託,爭執可謂難分難解,場面亂到摩耶不忍卒睹,要不是她跟她爸鬧僵導致附卡被鎖,出手拯救情郎絲毫不成問題。

    救星剛巧走出電梯,迎面向大廳而來。他氣宇不凡、神采飛揚,是阿肯的岳父,多摩。多摩怎麼說也是個敢愛敢恨的王孫,從戎路上沾染了豪俠氣骨,路見不平,忍不下去了,直截了當地用一大疊鈔票砸櫃台,道:「夥計,你聽著,以後這位小兄弟的帳,都來找我結。」

    「爸!您叫我們開源節流,結果自己替他做功德?」阿肯疑惑不解。

    多摩不理會女婿的抗議,仔細摸了摸蛇的義腿,眼珠子東飄飄西飄飄,思量片刻後,道:「可能還是得暫時拆掉腿,假裝成老人家蒙混過關,不然金閃閃的太明顯了,他走路姿勢也有別於人,容易被抓。」

    「那這頭髮......」摩耶隨手捧起一把青絲,長度及胸,阿蛇似乎留了很久。

    「改個造型好,做就做徹底吧。」安柏天外飛來一筆,開口打破僵局。

    「我同意。不過具體的方法......」

    「喔,簡單,交給我。」阿肯重返討論圈子,運使異力熟練地鍛造出一把剪刀。眼前阿蛇有些弧度的齊瀏海,搭配離子燙的小波浪捲長髮雖豔麗迷人,款式終究過於俗濫。肯大手一揮,整束柔髮以他選的高度為界,高度線以下的當即掉落,宛如炊煙散逸般解鬆、消失,經由他的指揮,摩耶的髮尾竟憑空接上了阿蛇方才的斷髮,不可思議。

    肯伊拉發揮創意,把剪好的短髮染成淡綠色。一直到他們的秘密結社變成政黨,再到政黨執政,阿蛇都沒換過髮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