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遊戲王Anime 第五十章 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

丹雀 | 2021-08-01 15:24:27 | 巴幣 1122 | 人氣 128





  「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杜威在生命值即將歸零的瞬間,從牌堆中發動了這張速攻的魔法卡。

  「此卡發動時,不能連鎖其他的卡片效果。生命值低於4000分的雙方玩家,可以選擇恢復成4000分生命值;之後將所有的牌移除,以另一副牌組繼續進行決鬥。」

  「以另一副牌組進行決鬥?」我驚呼的喊了出來,難怪剛才我能用原本的牌組進行決鬥,因為「她們」早就知道會有接續決鬥的展開。

  「丹楓,小心一點!他的動漫牌非常的強大!」吳玖栖難得在觀眾席大聲的呼喊,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他如此不安的神情。

  「怎麼?」學生會長也受到吳玖栖緊張的氣氛影響,於是開口問道。

  只是回應她的是坐在一旁的米俐,米俐望著舞台上的班上同學說道:「他的動漫牌是我們E班裡最強的,就算是『未聞花名』也贏不了。」

  聽到此話的雲霞,緊緊抱著手中的娃娃,不敢多說什麼。

  「這不可能,動漫牌本身也是有平衡才對,除非他使用的系列……」一直沉默寡言的Lab也忍不住說道,不過他話說到一半,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事情,而停了下來。

  此時決鬥舞台上的少年輕笑了兩聲,然後說道:「看來已經有人發現了,你們至今所遇到的狩獵者都與我的動漫牌有所關聯。」

  聽到這話,我回憶起一開始遇到的那名假冒主任並且控制代表選手的狩獵者;然後是出沒在花壇社,只與「花」對戰的狩獵者,接著是天使團的性感女老師與直接發戰帖的慵懶男子和史無前例的雙打對戰。
  他們這些狩獵者之間的共通點,那就是各自擁有的稱號──七宗罪。
  不過以七宗罪為題材的作品並非少數,還是無法推敲出他使用的是哪一副動漫牌。

  「不愧是丹楓,明明只要等我把牌亮出來就知道了。」杜威見我若有所思的樣子,笑著說道:「我再給妳一個提示吧!」

  「剛才和妳對戰的『Sin』系列也是我的牌組之一,應該說那副牌更接近我所使用的動漫牌。」

  聽到這話的我、學生會長和Lab全愣住了。

  難怪他會是E班裡最強的學生,因為他使用的牌……
  「Sin」的怪獸彼此間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必須將本身的卡除外,才能夠進行特殊召喚,這樣的行為就好像是──等價交換。
  「既然已經知道我使用的牌,那就讓我好好享受吧!」杜威裂嘴一笑,將手中的永續魔法卡放到了決鬥盤上。

  由於剛才的卡片效果,我的回合被強制結束後,雙方重新抽取新的5張牌作為手牌,以杜威的回合繼續進行決鬥。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不死軍團』,這張卡在場上表側表示只能有一張,一回一次每當我方有成員送入墓地時,在該控制者的場上特殊召喚一名『量產的人造人 (闇/4星/不死族/ATK/DEF/1000)』。」

  「好了,接下來才是重點。我將手中兩名成員裏側表示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色慾─拉斯多 (ATK/3000)』。接著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因為「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的卡片效果,杜威的這回合不能進入戰鬥階段,也不能給予對方任何傷害,所以在佈完局面後,他輕鬆的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我從決鬥盤所設置的新牌堆中抽取一張牌,接著說道:「我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並發動成員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ATK/1600)』,接著將場上的4星協調成員與4星的『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

  此時「哭哭的日向夏帆」從場上送入墓地時,可以支付500分生命值,作為裝備卡給予同步成員「工作中的日向夏帆」使用。

  「接著發動『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一回一次將自身的裝備卡送入墓地,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名成員破壞。」我立刻選擇對方場上的「色慾─拉斯多」為效果對象。

  「真是厲害,就算我的成員攻擊力有3000分,也不受戰鬥破壞,沒想到妳竟然如此輕鬆的破解了。」杜威滿意的說道,彷彿已經知曉自己場上的成員會在下回合就被擊敗。

  「戰鬥階段,我用『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攻擊『量產的人造人 (DEF/1000)』,接著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4000分/手牌0蓋牌1‖丹楓 生命值3500分/手牌3蓋牌1
  「抽牌。發動魔法卡『內在的貪婪』,支付2000分生命值,從牌組將一名『強慾─古利德 (ATK/3000)』特殊召喚到場上。」杜威笑了一下,說道:「『強慾─古利德』不會被戰鬥和卡片效果破壞,也不能作為卡片效果指定的對象。」

  「什麼!這樣一來這張卡不就無敵了!」觀眾席的學院學生譁然一聲,面對如此強大的成員,丹楓該如何面對。

  「戰鬥階段,我用『強慾─古利德 (ATK/3000)』攻擊『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

  全身被「碳」所包覆,呈現黑色狀態的男性人造人,伸出強而有力的黑爪,朝向前方的金色雙馬尾女僕,用力地揮出了一擊。

  只是漆黑色的利爪還未觸及到對方水藍色的工作服,就被一名突然出現的嬌小少女攻擊了腹部而擊飛了出去。

  「什、什麼!」沒想到自己幾乎無敵的成員會被反殺回來,杜威趕緊看向對方場上亮開的蓋牌。

  「陷阱卡『麻冬的反擊』,當對方攻擊我方場上的『調教咖啡廳』成員時,將對方場上攻擊表示的成員全部除外。」丹楓解說著自己剛才所發動的卡片效果後,場上的金色雙馬尾少女用著傲驕的表情,對著杜威「哼」了一聲。

  「好啊!」底下的觀眾見到丹楓勢如破竹,不停地將對方強而有力的成員擊倒,不禁開心的讚嘆道。

  由於「強慾─古利德」被除外而不是送入墓地,所以沒辦法觸發永續魔法卡「不死軍團」的效果。

  只是場上只剩一張蓋牌,沒有任何手牌的杜威,依舊保持著從容的態度。

  「看來妳的動漫牌比起其他人要來的厲害,這樣一來,我只好……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死之獻祭』,支付一半的生命值,並將場上的『不死軍團』作為祭品使用。」

  見到此場面的吳玖栖、米俐和江玟霖,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響,因為他們知道對方終於要動真格了。

  「此效果視同『血之紋章』的發動,從牌組將『父親大人 (ATK/4000)』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到場上。」

  一名坐在石椅上,身上插滿著無數管線,穿著白色袈裟的金髮老人,緩緩地浮現在場上。

  「我發動『父親大人』的效果,一回一次從牌組將一張『七大原罪』的卡片加入手中。」杜威立即將剛加入手中的牌,放到了決鬥盤上,然後開口說道:「發動魔法卡『Lust─最強之矛』,選擇場上一名成員裏側除外。」

  一瞬間,原本還在場上的金色雙馬尾少女,立刻失去了身影,彷彿她只是曇花一現的虛構幻影。

  「我的回合結束了。」將對方場上的成員清除後,杜威滿意的點了頭。
  絕望吧!
  只要我將這張牌召喚到場上,就沒有人可以贏的過。

  「父親大人」不會成為對方的卡片效果對象,也不會被戰鬥和卡片效果破壞,一回一次還能檢索一張擁有究極效果的魔法或陷阱卡。

  面對這樣的對手,只能直接投降而已,別妄想能與「神」為敵!
  「輪到我了,抽牌!」

  「哦?還不打算放棄嗎?」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調教咖啡廳』,一回一次我方場上沒有成員時,從手牌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神崎日照 (DEF/0)』,接著召喚『秋月紅葉 (ATK/1600)』並發動效果,從牌組將『提諾 (ATK/DEF 1700/500)』加入手中。」

  「沒有用的,不管妳打算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

  「我將場上的2星協調與4星的成員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神崎日照 (ATK/18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攻擊『父親大人 (ATK/4000)』。」

  「哦?竟然用數值如此低弱的成員,攻擊堪稱接近『神』存在的『父親大人』!」

  「此時發動『工作中的神崎日照』的效果,這張卡不會被戰鬥破壞,因戰鬥受到的傷害數值提高到此卡的攻擊力身上。」

  「原來如此,打算用彼此攻擊力的差異,造成生命值的傷害。」杜威的生命值僅剩下1000分,只要下回合丹楓抽到裝備卡「工作用白色大腿襪」就能贏得勝利。

  「我進入主階二,從手中發動永續魔法卡『咖啡廳餐點─意麵』,作為這張卡的效果處理從牌堆將『日向夏帆 (ATK/DEF 1600/1000)』加入手中。之後發動第二個卡片效果,一回一次回復500分的生命值。我結束這回合。」

  「不僅將能檢索裝備卡的成員加入手中,還順便回復失去的生命值,再加上場地卡的效果適時的補充手牌,看來妳的動漫牌已經有系統性了。」
  杜威 生命值100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1800分/手牌3蓋牌0
  「抽牌。發動『父親大人』的效果,將一張『七大原罪』的卡片加入手中。接著發動魔法卡『Envy─恐怖巨獸』,我方生命值恢復場上『父親大人』的攻擊力或守備力的數值,之後從牌組抽取2張牌。」

  「不僅能恢復生命值,還可以補充手牌,這張牌也太強了吧!」眾人驚呼的議論紛紛,不過這也能看出為什麼E班的學生會承認對方是最強的存在。

  「我的回合結束,好了,輪到妳了。」杜威自信滿滿地說道,因為決鬥的主導權一瞬間就回到了他的手中。

  「抽牌。我發動裝備魔法卡『工作用白色大腿襪』裝備在『工作中的神崎日照(ATK/4000)』身上,使其攻擊力提高1000分。」

  「哦?不愧是『狂熱者』立刻就抽到自己想要的卡片,比起召喚攻擊較低的成員成為標靶,不如直接抽到手中。」

  聽到這話的學生會長與吳玖栖互相使了眼色,看來連「能力者」的秘密,對方也已經知道了。

  「戰鬥階段,我用『工作中的神崎日照 (ATK/5000)』攻擊『父親大人 (ATK/4000)』。主階二,發動永續魔法卡『咖啡廳餐點─意麵』的效果,回復500分的生命值。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4000分/手牌2蓋牌0‖丹楓 生命值2300分/手牌3蓋牌0
  「抽牌。」杜威看了眼手中牌,笑著說道:「看來妳還不打算放棄呢!」
 
  不管怎麼做都是白費力氣的……
 
  「既然如此,我就讓妳陷入更深沉的黑暗中!」杜威先是發動「父親大人」的效果檢索了一張卡片,然後說道:「我將手中的兩名成員裏側除外,特殊召喚『暴食─庫拉多尼 (ATK/3000)』。」

  一名流著口水、走路蹣跚的肥胖男子,用著嬌小的眼睛看著前方那緊張萬分的可愛女(男)僕。

  「好了,體驗吧!最深的黑暗!發動『暴食─庫拉多尼』的效果,除此卡以外,將場上所有的卡片裏側除外。」

  「將場上所有的卡片裏側除外?」

  沒有想到對方成員的效果會是如此可怕,不、應該是夢魘級的效果,不僅是場上的成員,連魔法、陷阱卡也一並抹除,毫無保留。

  「不過你場上的成員,也會因為這個效果而被除外。」

  此時杜威輕笑了一下,說:「我發動速攻魔法卡『Greed─最強之盾』,我方場上的『父親大人』這回合不會受到卡片效果的影響。」

  「什麼!」

  「庫拉多尼」肥胖的肚子緩緩地打了開來,裏頭除了無盡的黑暗外,還有一隻炯炯有神的眼眸,注視著所有的一切。

  除了他自己與受到保護的「父親大人」外,場上那緊張地抖著雙腳的女僕和他手裡的意麵,以及整個咖啡廳建築物都被吸了進去。

  「發動此效果的回合,我方不能進入戰鬥階段。好了,接下來妳該怎麼辦呢?還是乖乖的投降吧!」

  杜威的場上除了有攻擊力4000分的「父親大人」外,還有攻擊力3000分的「人造人」。

  彼此的生命值雖然差距不大,但是面對效果如此暴力的成員,以及強大的魔法和陷阱卡,根本沒有任何勝算可言。

  一般人在這時早已放棄決鬥,選擇投降一路。

  但是對於丹楓來說……

  「輪、輪到我了,抽牌……」她用盡全力從決鬥盤裡抽了一張牌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還不願意放棄?」

  杜威無法理解對方為何還不放棄決鬥,在以往面對「父親大人」強大的效果下,不管是米俐還是江玟霖,甚至是方証岳都選擇覆牌。

  他們每個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勝算可言,只能選擇最正確的方式,那就是自己結束決鬥,避免受到更多的刺激與不好的回憶。


  「等價交換」是最理想的狀態,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就算付出了辛勞、所有的一切,所獲得的回報、價值,不一定是等價的。

  沒有經歷過黑暗的人,是不可能體會我們所遇到的痛苦和折磨;沒有墜入過深淵的人,是不可能理解我們所遇到的災難和百般的無奈與忍耐。

  我不是因為熱愛「它們」才被挑選上,而是極度渴望「等價」的到來,那強烈的慾望就如同狂熱於動漫的你們,所以我在無意間也被帶到這個世界。

  既然來到了這個異世界,也獲得強大的力量,那麼我就要將自己的理念,灌輸到這個世界。

  「等價交換」的原則是必須的,如果這裡的世界沒有這樣的規定,那麼我就將所有的一切破壞殆盡,然後重新塑造成最為理想的世界。
  「我從手牌召喚『提諾 (ATK/170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DEF/1600)』。」

  「打算進行同步召喚嗎?」杜威輕笑道。

  「不對、丹楓的動漫牌與我們最不同的地方,在於她的牌僅有一張。」吳玖栖否定了對方的猜測,不過隱約知道她接下來的打算。

  「我將場上兩名4星的『調教咖啡廳』成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4『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

  「超量成員!」杜威訝異的望著那散發出怨氣的黑紫色長髮的少女,隨後笑著說:「很好、很好,看來當時的『反轉』,反而讓妳的實力提升了不少。」

  「我發動裝備魔法卡『工作用黑色女用皮鞋』,提高超量成員800分的攻擊力。戰鬥階段,我用『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800)』攻擊『暴食─庫拉多尼 (ATK/3000)』,此時發動成員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將對方成員的攻擊力減半,這張卡上升減半的數值。」
  杜威 生命值120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2300分/手牌2蓋牌0
  「攻擊力4300分?」

  超量成員的出現瞬間讓局勢受到了改變,雖然「暴食─庫拉多尼」不會被戰鬥破壞,但是攻擊力僅剩下1500分,完全不能成為戰力。

  不過杜威一派輕鬆的從牌組抽了一張牌,完全不把對方的超量成員當作威脅看待。

  畢竟他的場上可是有著「最強」的存在。

  「我發動『父親大人』的效果,從牌堆將一張『七大原罪』的卡片加入手中。接著發動第三個效果──」

  「第三個效果?」聽到這話的所有人全楞住了,沒想到對方竟然還保留了實力還未發揮。

  「經由『等價交換』原則,我將場上的人造人『暴食─庫拉多尼』送回牌堆,從手牌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憤怒─拉斯 (ATK/3300)』。這張卡不會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一回一次以此卡為對象的卡片效果無效並破壞。」

  「就算如此,只要丹楓不發動效果,直接用攻擊力4300分的『惡的櫻之宮莓香』攻擊,給予戰鬥損傷的話,不就好了?」

  不知道是誰進行的戰況分析,雖然理論上是成立,也是最為安全的作法,但是真的會照這樣的方式,順利的進行下去嗎?

  見我一臉慎重的樣子,杜威微笑的說道:「看來妳已經知道了,我會選擇『憤怒』的原因。」

  「大總統」在「鋼之鍊金術師」這部動漫中,是唯一一位以人類之姿存在的人造人,不僅體能超越一般人類、擁有高超的劍術,在人造人的實力排行中,甚至是佼佼者的存在。

  杜威將剛才檢索的卡片,放入決鬥盤的插槽後,說道:「發動魔法卡『最強的劍技』,場上存在原卡名為『憤怒─拉斯』才能發動,對方場上的成員效果全部無效化,之後全部送入墓地。」

  「這、這張卡也太強了吧!」就算是擁有抗性的成員,也會因為效果無效化,而被送入墓地,幾乎沒辦法抵擋。

  丹楓場上的超量成員,除了超高的攻擊力外,根本沒有任何的抗性,一瞬間就被對方的劍技斬殺,送入了墓地。

  「此效果發動後,我方不能進入戰鬥階段,所以我結束這回合。」

  每當看到一絲曙光的時候,很快就被一抹的黑暗所遮掩。

  「輪到我了,抽牌……」

  吳玖栖見我一臉凝重地望著手中的牌,擔心的說:「再這樣下去,丹楓有可能會輸了這一場決鬥。」

  聽到這觸霉頭的話,米俐和蓓雅等人並沒有反駁,因為他們都知道我的動漫牌最致命的弱點──持久戰。

  上一回合吳玖栖已經表明,我的動漫牌都是僅有的一張,所以一些好用的牌,沒辦法添加到第二或第三張,只能自己用其他的卡片效果,想辦法再次使用。

  再加上對方場上可是有兩名攻擊力高於3000分,而且不會受到戰鬥和卡片效果破壞的成員。

  面對這樣的逆境,到底該如何反擊才是。
  「我發動魔法卡『強制上班』,對方場上有成員而我方場上沒有時,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一名『調教咖啡廳』成員,但是此回合我方不能作同步成員以外的特殊召喚。」

  我將「星川麻冬 (DEF/1500)」特殊召喚到場上後,經由她的效果從墓地將兩名「調教咖啡廳」的成員,加入了手中。

  「我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星川麻冬 (ATK/1400)』,接著將場上兩名4星成員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星川麻冬 (DEF/2800)』,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1200分/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2300分/手牌3蓋牌0
  「哈哈,開始進行防守了嗎?」杜威開心的笑道:「我從牌組抽一張牌,發動『父親大人』的效果檢索一張『七大原罪』的卡片。」

  「就算進行防禦也是沒有用的,我發動魔法卡『Sloth─最快速度』,選擇我方場上的『怠惰─斯洛烏斯』或『父親大人』才能發動,選擇對方場上一名表側表示的成員破壞,並給予其攻擊力或防禦力的效果傷害。此卡發動後,該成員不能進行攻擊宣言。」

  「竟然是效果傷害!」米俐錯愕的看著對方所發動的卡片,看來當時與杜威決鬥時,對方明顯手下留情了。

  「我要連鎖發動墓地的成員效果,將『哭哭的神崎日照』從墓地移出遊戲,代替場上一名『調教咖啡廳』成員的效果破壞。」

  「既然如此,進入戰鬥階段,我用『憤怒─拉斯 (ATK/3300)』攻擊『工作中的星川麻冬 (DEF/2800)』,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

  此時的所有人全望向了場上那突然沉默的紅色長髮的少女。

  從一開始的決鬥到現在丹楓已經使用了13張牌、4張額外成員,扣除手中檢索而來的「日向夏帆」,她只剩下10張牌及1張額外成員還未使用。

  剩餘的牌,不管是丹楓自己還是吳玖栖、米俐、江玟霖或是眼前的對手杜威都心知肚明,丹楓已經沒有反敗為勝的方法了。
  結束了嗎?
  就算我用盡所有的全力,果然還是打不贏擁有「七宗罪」的對手。
  一切都結束了。
  我的決鬥已經結束了……
 
 
 
 
 
 
  決鬥結束了?是誰說的呢?
 
 
 
 
 
 
  這一句話我曾經聽過,她不是我在這裡所認識的任何人,不過這個聲音真的非常熟悉,如同……

  我望向旁觀的蓓雅、米俐、江玟霖,還有吳玖栖、Lab和學生會長以及天使團的成員們,他們全都擔心的看著我。
  「捏捏、妳在逃避嗎?妳不是說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嗎?」

  「妳可是我們一直在找的『那個人』,那位能夠改變我們命運的人。成為我們的依靠、用著認真的心情看待每一場決鬥,讓我們拾回了原本心的妳,是不可能在這時候放棄的。」
 
  「我相信我的學生,相信他們可以戰勝一切,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改變。」

  「我成立『不該存在的班級』的理由,是打算將所有尚未覺醒的學生聚集在一起,彼此激勵、鼓勵,然後成長茁壯變成不可或缺的決鬥者。所以妳願意來到這個班級,帶領著他們嗎?」
 
  「丹楓,我們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這場決鬥也是如此,所以……不要輕言放棄」
  「輪到我的回合了,抽牌──」

  我從牌組抽取了一張牌,一張原本沒有任何卡名、卡圖,邊框也是灰色的卡片。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調教咖啡廳的女僕們』,此決鬥中以同步召喚的方式召喚出不同卡名的同步成員有三名以上時,才能夠發動。從手牌、牌堆或墓地,將此決鬥中尚未同步召喚的「調教咖啡廳」同步成員的素材除外,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到場上。」

  「尚未出現的同步成員,莫非是?」不僅是杜威,連觀眾席的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盯著眼前即將發生的一切。

  「我在此決鬥中,同步召喚過『工作中的日向夏帆』、『工作中的神崎日照』和『工作中的星川麻冬』,所以我將牌堆中的協調成員『哭哭的櫻之宮莓香』和『櫻之宮莓香』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300)』。」

  「經由此效果所召喚的同步成員該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成功同步召喚的場合,我可以從牌組抽取一張牌。」

  「抽牌!我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接著發動魔法卡『被親吻的提諾』,以場上一名『櫻之宮莓香』為對象發動,該對象的攻擊力加到『提諾』身上,直到回合結束為止,但是此回合只能用此效果提升攻擊力的成員進行攻擊。」

  由於「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的效果,依照墓地的「調教咖啡廳」的成員數量,每有一名就提高100分的攻擊力數值。目前丹楓的墓地共有6名成員,所以攻擊力提高600分。

  「戰鬥階段,我用『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4700)』攻擊『憤怒─拉斯 (ATK/3300)』!」

  「真想不到、完全沒有想到!」杜威大聲的吶喊著,然後望向眼前那紅色長髮的少女。

  此時的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那樣的髮色,在現實的世界是如此的顯眼,是如此的受人厭惡,但是她卻堅持了下來,不僅如此,她竟然還能流露出燦爛的笑容。」

  杜威想到這,便將手中的黑色決鬥盤放了下來,緩緩地走到對方的身旁說:「這一場決鬥,是妳贏了!」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竟然是用調教咖啡廳?真有趣。有沒有興趣與我設計的卡片及共鳴卡決鬥??
2021-08-01 17:13:09
丹雀
是呀!
暫時先不用,謝謝!
2021-08-01 18:01:27
夜梓的臨殃
先卡的下午看//
2021-08-02 02:40:33
丹雀
好的!這是本篇章的最後一戰,希望讓妳滿意~
2021-08-02 19:47:33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8-02 15:20:40
丹雀
感謝您的賞識與二度拜訪!
2021-08-02 19:51:50
夜梓的臨殃
這場真的打得好精采><
看的一直希望奇蹟的現身><
2021-08-03 20:22:58
丹雀
謝謝妳的感想,這場決鬥就是想讓人感受到絕望,然後在最後獲得「希望、救贖」的喜悅。
2021-08-03 20:31: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