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九章 災難開始

丹雀 | 2021-07-25 12:09:05 | 巴幣 1126 | 人氣 96





  決鬥的舞台上,站著兩名年輕的男女,他們分別舉著一白一黑的決鬥盤,眼神堅定地望著彼此。這場決鬥不是練習賽、也不是友誼賽,更不是普通的決鬥。

  戰鬥學院的所有師生坐在觀眾席的位子上,屏氣凝神的看著場上的他們,此時沒有人敢發出一絲的聲響,因為這一場決鬥的勝敗,攸關於他們所有人的未來。

  先有動作的是那名披著漆黑色斗篷的黑髮少年,他將手中的一張魔法卡放到了決鬥盤額外的插槽內,如此說道。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Sin World』,接著將牌組中的『究極寶玉神彩虹龍』從遊戲中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Sin 彩虹龍 (ATK/4000)』。」杜威一瞬間就召喚出攻擊力超過3000分的怪獸到場上,試圖以下馬威的方式,搶下決鬥的主導權。

  「Sin?」丹楓望著對方場上的怪獸,頗為生氣地說:「杜威,你打算放棄自己的原則嗎?」

  除了「狂戰士之魂」外,不使用任何的魔法和陷阱卡,單純用拳頭全力以赴的你,如今卻使用這副牌組?

  對方並沒有理會丹楓的話,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如果你不打算說的話,那麼我只能用盡全力打倒你,然後把你給帶回來!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迅速的從手中將一張牌放到決鬥盤上,說道:「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光子斬者 (ATK/2100)』。」

  「咦?」

  上一回合杜威使用出不屬於他風格的「Sin」系列,在場的所有人並沒有感到吃驚,但是當丹楓召喚出她原本牌組裡的怪獸時,眾人卻感到訝異。

  「是因為對方的身分所以才變回原本的牌組,還是說……」吳玖栖對於自己的學生再度發生變化感到困惑。

  一旁的學生會長則是接著他的話說下去:「還是說『動漫牌』認定自己贏不過對方,所以才進行切換。」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和猜測,但是對於決鬥舞台上的丹楓來說,這時候變回原本的牌組並沒有讓她感到錯愕。

  「我召喚4星協調怪獸『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1000)』,接著將場上的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2100)』。」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死神之通告 (自創卡)』,支付1500分生命值,對方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

  「這樣的話,我再次發動手中第二張『光子斬者 (ATK/2100)』的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發動速攻魔法卡『月之書』,將對方場上的『Sin 彩虹龍』變成裏側守備表示。」

  「這招厲害,『光子斬者』本身沒有一回一次效果的限制,只要自己場上沒有怪獸就能特殊召喚,再加上『Sin 彩虹龍』的守備力為0,丹楓可以打破這樣的局勢。」米俐開心的喊道,不過吳玖栖反而皺起了眉頭。

  「戰鬥階段,我用『光子斬者 (ATK/2100)』攻擊裏側守備表示的『Sin 彩虹龍 (DEF/0)』。」丹楓一聲令下,對方守備表示的怪獸立刻被破壞送入了墓地。

  「此時我要發動陷阱卡『Sin Tune』,我方場上的『Sin』怪獸被破壞時,可以從牌組抽取2張牌。」
  「主階二,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6500分/手牌3蓋牌0‖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1
 
  「那麼輪到我了!我發動『Sin World』的效果,取代通常抽牌將『Sin 電子終焉龍 (ATK/DEF 4000/2800)』加入手中。」杜威立刻將攻擊力超過3000分的第二種怪獸加入了手牌,然後繼續說道:「我將額外牌組中的融合怪獸『電子終焉龍』從遊戲中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Sin 電子終焉龍 (ATK/4000)』。」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對方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丹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擋下了對方的特殊召喚。

  「哈哈哈哈──」對於丹楓的行為,杜威突然大笑了起來,開口說道:「很好,看來我不用手下留情了。」

  手下留情?

  聽到這句話的江玟霖和雲霞同時望向了丹楓,臉上那擔憂的神情再明顯不過。

  「我召喚『Sin 悖論齒輪 (ATK/0)』並將此卡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協調怪獸『Sin平行齒輪 (ATK/0)』,然後從牌組將『Sin 青眼白龍 (ATK/DEF 3000/2500)』加入手中。」杜威立刻將手中的牌亮出來說道:「我將『Sin平行齒輪』與手中的8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冥界濁龍冥河龍 (ATK/4000)』。」

  「冥界濁龍冥河龍」不會被戰鬥破壞,戰鬥破壞對方怪獸後可以再次進行一次對怪獸的攻擊;在自己準備階段的時候,還能選擇對方場上一體表側表示怪獸,其攻擊力的一半給對方傷害。

  戰鬥分析師蓓雅說明著對方場上那10星同步怪獸的能力,讓原本擔憂的兩人更加手足無措。

  「戰鬥階段,我用『冥界濁龍冥河龍 (ATK/4000)』攻擊『光子斬者 (ATK/2100)』,結束這回合。」

  「抽牌!我從手中發動『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DEF/200)』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等級4的『焰聖騎士─奧利佛』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且自身等級變成除外怪獸的等級。」

  「接著再召喚『焰聖騎士─奧吉爾 (ATK/15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堆將一張炎屬性戰士族或『聖劍』之名的卡片送入墓地。」丹楓將「焰聖騎士─羅蘭 (ATK/DEF 500/500)」送入墓地後,繼續說道:「我將場上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勵輝士 入魔蠅王 (ATK/1900)』。」

  丹楓場上只有一體超量怪獸,沒有任何的手牌,對方場上則是有一體同步怪獸和場地卡,手上還有2張牌,完全符合超量怪獸的效果發動條件。

  「我方手牌和場上的卡片數量比對方少時才能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超量素材,將場上除此卡外的卡片全部破壞。」

  回合結束時,「焰聖騎士─羅蘭」的效果也發動了,丹楓從牌組將第二張「焰聖騎士─奧吉爾」加入了手中。
 
  杜威 生命值6500分/手牌2蓋牌0‖丹楓 生命值4600分/手牌1蓋牌0
 
  就算自己場上的卡片被清空,杜威也不以為意,彷彿一切都在計算之中。

  「抽牌,發動永續魔法卡『Sin Territory』,作為這張卡的效果處理從牌組將場地魔法卡『Sin World』發動。」原本被破壞的場地卡再度回到了場上,此時杜威將第二張魔法卡放入決鬥盤的插槽內說道:「發動魔法卡『上級交易』,將手中等級8的『青眼白龍 (ATK/DEF 3000/2500)』送入墓地,抽取2張牌。」

  他看了眼手中的牌,無奈地笑說道:「看來命運之神也是站在我這邊的。我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

  一道無情的紅色閃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丹楓場上的怪獸一掃而空。

  「我將額外牌組中的同步怪獸『星塵龍 (ATK/DEF 2500/2000)』從遊戲中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Sin 星塵龍 (ATK/25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將上回合檢索而來的「焰聖騎士─奧吉爾(ATK/1500)」召喚到了場上,並說道:「這張卡召喚成功時,我將牌堆的『焰聖騎士─莫吉斯』送入墓地並觸發後者的效果,將墓地的『焰聖騎士─羅蘭』、『焰聖騎士─奧吉爾』與除外區的『焰聖騎士─奧利佛』送回牌堆,抽取1張牌。」

  「接著將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裝備在『焰聖騎士─奧吉爾』身上,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等級1的『焰聖騎士─里納爾多』加入手中,該裝備卡破壞。

  丹楓將剛加入手中的牌亮了出來,說道:「場上存在炎屬性戰士族的場合,『焰聖騎士─里納爾多 (DEF/200)』可以當作協調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我將場上的1星協調怪獸與4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

  見到丹楓召喚出同步怪獸後,吳玖栖宛如鬆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了下來。

  「怎麼?因為對手擅長同步怪獸且有那張額外怪獸的關係,所以擔心她不敢使用同步怪獸,而失去平常該有的實力嗎?」

  學生會長一語道破E班導師所擔心的事物,讓他啞口無言的騷了搔頭想試圖化解尷尬。

  決鬥尚在進行中,丹楓經由「焰聖騎士─里納爾多」的第二個效果,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墓地或除外區選擇一張炎屬性戰士族或「聖劍」裝備卡加入手牌,而把墓地的「焰聖騎士─里納爾多」加入手中。

  「我將墓地的『焰聖騎士─莫吉斯』給場上的戰士族同步怪獸裝備,然後進入戰鬥階段,『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有裝備卡裝備時進行攻擊宣言時,可以破壞場上一張卡片,我選擇『Sin 星塵龍 (ATK/2500)』。」

  「此時發動墓地的陷阱卡『Sin Tune』,場上的『Sin』怪獸被戰鬥以外的方式破壞時,可以將此卡除外從牌堆將一張『Sin』怪獸加入手中。」

  「因為對方場上的怪獸不存在而戰鬥捲回,『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直接攻擊玩家。」

  原本一面倒的戰局,終於有了一點起色,讓擔心不已的江玟霖和雲霞,眼角不再泛出盈盈淚光。

  「主階二,我覆蓋一張牌並將墓地的『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除外,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450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2100分/手牌1蓋牌1
 
  「我發動『Sin World』的效果,取代通常抽牌將『Sin Selector』加入手牌。」杜威立刻把剛加入手中的牌放入決鬥盤的插槽內,「發動魔法卡『Sin Selector』,將墓地的『Sin 青眼白龍』與『Sin 彩虹龍』除外,從牌組將第二張『Sin 悖論齒輪』與速攻魔法卡『Sin Cross』加入手中。」

  杜威不停地替換手中的牌,嘴角忽然上揚了起來,他一臉滿意的對著丹楓說道:「真不愧是我觀察許久的決鬥者,果然有與我一戰的價值。」

  「觀察許久?意思是打從我加入E班之前,你已經受到反轉了嗎?」

  「重複的話題只會有相同的答案,就如同你們不管決鬥多少次,終究是贏不了我。」杜威話一完,立刻將手中的怪獸召喚到場上。

  「我召喚『Sin 悖論齒輪 (ATK/0)』並將此卡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協調怪獸『Sin平行齒輪 (ATK/0)』,然後從牌組將『Sin 星塵龍』加入手中。」杜威立刻將手中的牌亮出來說道:「我將『Sin平行齒輪』與手中的8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Sin悖論龍 (ATK/4000)』。」

  「發動『Sin 悖論龍』的怪獸效果,將墓地一體同步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我特殊召喚『冥界濁龍冥河龍 (ATK/4000)』。」

  「一瞬間召喚出兩體攻擊力4000分的怪獸!」觀眾席的學生們驚呼了起來,畢竟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

  「戰鬥階段,我用『冥界濁龍冥河龍 (ATK/4000)』攻擊『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就算有『焰聖騎士─莫吉斯』裝備而不會戰鬥破壞,但是戰鬥傷害還是要承受的!」

  丹楓的生命值只剩下2100分,一旦受到對方兩體怪獸的攻擊,必定會輸了決鬥。

  場外的學生緊張的握緊拳頭,面對這樣強大的威脅,她該怎麼化解危機?

  只見丹楓莞爾一笑,堅定地說道。

  「身為E班的學生,就要有E班的樣子和覺悟!」丹楓打開了覆蓋在場上的卡片,然後說道:「發動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

  一道無形的障壁擋下了對方怪獸的強力攻擊,並且回饋給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

  「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他望著那張卡片,回想起以前所發生的事。
 
  「『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為什麼要給我這張牌?」

  「因為這是我們E班的代表牌呀!」

  「是嗎?但是我除了『那張牌』外,我也只會當作備牌。」

  「就算當備牌也沒關係,因為那是班上的代表牌。」

  「代表牌有這麼……重要?」

  「是阿!因為它是E班的象徵。」
 
  「E班的象徵……是嘛?」杜威喃喃自語後,低聲說道:「你們所經歷的事情與我是不能相比的。」

  「發動速攻魔法卡『Sin Cross』,從墓地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Sin 彩虹龍 (ATK/4000)』,由於還是戰鬥階段,所以繼續攻擊『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

  回合結束時,因為「Sin Cross」的副作用,「Sin 彩虹龍」從場上被移出遊戲。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看了眼手中的牌後,立刻進入戰鬥階段,利用同步怪獸「焰聖騎士將─奧利佛」的效果將對方場上的永續魔法卡破壞,並且直擊對方玩家。

  「主階二,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2500分/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100分/手牌1蓋牌1
 
  「抽牌!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杜威再度從手中發動了另一張魔法卡,「『Sin Selector』,將墓地的魔法卡『Sin Selector』與場地魔法卡『Sin World』除外,從牌組將第二張速攻魔法卡『Sin Cross』與第二張永續魔法卡『Sin Territory』加入手中。」

  「生命值僅剩下100分的妳,能夠擋的下這一擊嗎?」杜威笑笑地說道:「發動永續魔法卡『Sin Territory』,接著將墓地的『Sin 悖論齒輪』除外,代替『Sin』怪獸所需的代價,從手中特殊召喚『Sin 範式龍 (ATK/4000)』;再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Sin Cross』,無視召喚條件從墓地特殊召喚同步怪獸『Sin 悖論龍 (ATK/4000)』。」

  由於永續魔法卡「Sin Territory」的效果,『Sin』怪獸的效果變成每種類可以在場上各存在一體,並且在戰鬥階段時,『Sin』怪獸的效果無效化。

  「戰鬥階段,我用『Sin 範式龍 (ATK/4000)』攻擊『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000)』。」

  「沒有用的,我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生命屏障』,丟棄一張手牌,此回合我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自從那次與狩獵者一戰,因為自己的疏失而差點受到反轉控制,讓丹楓決定要不時地微調牌組,不讓自己的戰術一成不變。

  「什麼!」杜威萬萬沒想到丹楓會有這一張牌,只好進入主階二重振旗鼓。

  「既然如此,我將場上兩體10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超巨大空中宮殿剛加里底亞 (ATK/34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破壞對方場上一體怪獸,並給予1000分的傷害。」

  在「神聖生命屏障」的保護下,丹楓躲過了一次致命的效果傷害,讓她覺得這些日子的努力是值得的。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從牌組抽取一張牌後,開口說道:「此時發動除外區的『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DF/200)』的怪獸效果,將此卡與墓地的『焰聖騎士─里納爾多 (DEF/2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焰聖騎士─里納爾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墓地將一體炎屬性戰士族或『聖劍』之名的卡片加入手中。

  丹楓將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加入手中後,立刻裝備在「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身上,並且發動裝備卡的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炎屬性戰士族怪獸加入手牌。

  「我召喚4星的協調怪獸『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1500)』,接著與場上1星怪獸『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進行調星同步召喚『焰聖騎士導─羅蘭 (ATK/2000)』。」

  杜威,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理由而受到反轉,但是同為E班的學生、身為朋友,以及都是從現實世界穿越而來的夥伴,我一定要把你帶回來!

  「我發動墓地同步怪獸『焰聖騎士將─奧利佛』的效果,將場上的『焰聖騎士─里納爾多』當作上升500攻擊力的裝備卡特殊召喚到場上。」

  「丹楓……」

  所有人望著丹楓場上最具代表性的兩體同步怪獸,此刻的心情不管是E班的同學,還是各班的代表選手、學生會成員和班導師,或者是未曾見過面、擦肩而過的學院學生。

  每個人都知道她是真心想要將對方帶回來。

  「戰鬥階段,我用『焰聖騎士將─奧利佛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杜威的生命值剛好剩餘2500分,若這一擊成功命中給予傷害,那麼丹楓就贏得了這一場勝利。

  「妳知道嗎?」杜威冷笑的說道:「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會順著妳的意。」

  「我從手中發動『彩虹的栗子球』的怪獸效果,將此卡當作裝備卡給予『焰聖騎士將─奧利佛』裝備,此時裝備怪獸不能進行攻擊。」

  「我用『焰聖騎士導─羅蘭 (ATK/2000)』直接攻擊玩家!」

  「沒有用的,這一回合是妳最後的機會,只要……」杜威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他發現對方正在笑,不是因為打不贏而笑,也不是因為自認為自己贏得這場決鬥而笑。

  只是非常的單純,單純地享受這場比賽而笑。

  「我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瞬間融合』!」

  融合?

  「哈哈──沒想到最後竟然是融合!」杜威大笑了起來。

  丹楓對著他點頭說道:「我將場上兩體5星戰士族怪獸作為融合素材,融合召喚『霸勝星韋馱天 (ATK/3000)』,繼續攻擊對方玩家!」
 





  「看來我真的太小看妳了!」






  「什麼!」除了當事人外,所有人全被眼前的景象愣住無法動彈,就連處變不驚的吳玖栖、Lab和學生會長,此刻也瞪大了雙眼。

  在丹楓的融合怪獸即將攻擊對方玩家時,杜威突然舉起手中的黑色決鬥盤,此時他的牌組泛出了漆黑無比的光芒。

  「我們的決鬥可還沒有結束。」披著漆黑斗篷的杜威從牌組將一張卡片抽了出來,然後開口說道:「我從牌組發動速攻魔法卡『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 (自創卡)』。」
 
  「雙方玩家的生命值可以選擇恢復到4000分,接著將所有的卡片移除,以另一副牌組繼續進行決鬥。」

  「以另一副牌組繼續進行決鬥?莫非?」

  「沒有錯,我們就用『動漫牌』來決一死戰!」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標題不妙哇><
這次的戰鬥真的好難QAQ
2021-07-25 20:37:10
丹雀
是呀!因為該篇章要進入尾聲了~
2021-07-25 20:52:53
RockUser
焰聖騎士將─奧利佛最後怎直接攻擊? 杜威場上應該還有"超巨大空中宮殿剛加里底亞",是用效果破壞了嗎?
2021-07-26 01:27:36
丹雀
是的!我不小心省略了@@
改天會把文章全部翻修過,到時會再補上,謝謝!
2021-07-26 19:32:50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7-26 13:57:22
丹雀
謝謝!有點受寵若驚呢! >W<
2021-07-26 19:33: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