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赤瞳殺機:12.異變徒生

慕容飛 | 2021-07-28 22:36:45 | 巴幣 0 | 人氣 34


我成為搖籃也一段時間了,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完全不會生病。

但是從早上開始,我就一直在打噴涕,而只要我打噴嚏,背後就有人竊竊私語…

終於在一個響涕來不及遮掩的同時,一把亮晃晃的劍同時也彈出我體外,直接扎進牆壁裡…

「終於彈出來了,打了幾次噴涕?」

「十三下,可惜沒人押中,不好意思組頭全收了。」


「你們是無聊到連我打噴嚏都能開賭盤啊?」我對著十二散仙集體吐槽道。


「打噴嚏是沒什麼,但是你每打一下噴涕,背後伸出來的劍就往上移動一點,所以才有趣啊。」白羊座,不,現在應該正式叫春雨仙子,她挖苦道:

「打噴嚏都能噴出把劍來,要不是什麼特殊過敏,不然就是會出大事…」


「所以你們都沒人關心我為啥背後有把劍嗎?」我嘆氣道。


「誰知道你在玩啥名堂…」金花仙子收著鈔票,點起一根煙,道:

「早餐的時候看你背上就冒出劍柄了,我們還以為你被誰捅了;沒想到隨著你不斷打噴涕,它就越伸越出來…,不是不關心你,是實在太有趣了。」


「你們這群沒良心的傢伙,我檢查一下就知道是誰…」當我伸手拔劍、手掌握在劍柄上的瞬間,腦海立刻飛速閃過一個個畫面。

台北、信義區、馬路、招牌、託兒所、幼童,還有一個熟悉至極的面容…

『唉,被發現啦!』面容是一張極度美麗、美到令人難以形容的臉龐,以及那雙終身難忘的眼睛!

紅眼女士!

在我震驚之餘,幻象中她竟然嘴對嘴的親吻一個女孩!

『動作快點的話也許還來的及喔,孩子。』紅眼女士微笑著,緊接手一揮,我不僅被轟出幻象,更被打到差點被腰斬,腸子、內臟流了一地…


「哈佛雙語托兒所、錢小妹,動作快…」我捂著傷口,用,用力說道:

「她被女士親吻了!快去!」

*   *   *

該死,這傷口癒合的真糟糕!

對我現在來說,這種腸穿肚爛的傷勢癒合速度是以秒計算的;但是現在的癒合速度快是快,但是完全不受我控制…

因為...,本體從傷口伸展出來了!

跟之前從裂口出來的不同,本體從傷口鑽出物質世界的觸手可不是之前的超敏感物體,而是極具破壞力、不會疼痛、生長再生速度驚人的怪物觸手。

我也不知道自己跟自己打了多久,無論我怎麼撕扯,觸手都會再生;而且不只會再生,還會衍生出拳頭揍我!


「我他媽竟然得用無垢神功打自己?不是吧、不是吧?」我咬牙堅持,滿嘴吐槽,強忍著劇痛硬生生發勁斬掉傷口生出的觸手,頓時痛到我在地上打滾…

那疼痛程度大概就跟霰彈槍轟在命根子上差不多,別問我怎麼知道,問就是打獵意外…

被斬掉的觸手不是斷掉就沒事了,那東西還能扭動,我忍著劇痛在地上爬行追逐,而觸手在地面蠕動比我爬行還快,一溜煙地功夫就竄到電梯。

然而電梯門此時緩緩打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剛處理完衍生物災害的十二刃。

她們算是用比較『溫和』的手段弄暈了衍生物,但是好死不死選在這時候回來!


咻的一聲,斷裂的觸手從衍生物的口中竄入到她體內,衍生物瞬間清醒,更是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轟飛她身邊的十二刃!

而且那股力道擴散的威力甚至撞歪了電梯廂,更讓基地陷入警戒狀態!

「沒必要這麼粗暴吧?」被附身的小女孩踏著滿是殺氣的步伐走出電梯,道:

「人家不過就是個想找媽媽的孩子而言,有必要動員十幾個阿姨來追砍嗎?」


「衍生物。」我站起身,道。


「稱呼不對,更正確的要叫做皮囊。」小女孩用這不正常的角度向後歪轉著脖子,用著那雙完全血紅的眼睛看著我,道:

「只有男人被吻吸取意識,才是衍生物那種低階奴隸;這麼可愛的小美人胚,怎麼捨得弄傷了?呵護都來不及了!

不過就是稍微給她動了點手腳,讓她具備了可以玩弄男人感情的能力罷了。

啊,還有稍微提升點生存力、戰鬥力、還有點超能力罷了。」


「那麼你現在又算是什麼?」我道。


「某種程度上,是巧合的產物喔!」小女孩發出邪魅的笑聲,道:

「一般來說,皮囊、衍生物、傀儡、奴隸,這些低等級的創造物,其實也沒多麼強韌;畢竟,能夠被我的孩子們製造出來的軍隊消滅,充其量也就是消耗品。

不過,這個小姑娘倒是吞了個有趣的東西呢!

我說過了,你會是很棒的搖籃。

我其他的孩子們都在搖籃裡沉眠著,唯獨你,我的孩子已經對這個世界開始睜開眼睛窺探,甚至開始探頭張望了…


就算只是一小塊的碎片,我的孩子確實已經來到這個世界,嚐受到這個宇宙的滋味,甚至扭曲了我的某些規則呢!

真是叛逆的孩子,現在正在努力的把我從意識中擠出去,真不愧是你啊!」


「關我屁事啊?」我吐槽道。


「你的一小塊,終究還是你…」小女孩話一說完,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媽的咧,還來!?」我忍不住大聲吐槽著:

「又是全員暈眩,然後我收拾爛攤子?媽的我受夠了…」

*    *    *

「…身體沒有異常,也沒有衍生物的殘留跡象,甚至連抽血用的針頭都能輕易刺入肌膚。」一個醫生打扮的人認真的對我報告著。


「首先,我很想吐槽你到底哪來的,其次,我也想吐槽,你他媽真的是醫生嗎?

李奧納多.達文西,文西村兒的李奧納多。」


「什麼話啊?現在外科手術以及人體器官解剖的鼻祖可是我啊!我還有包治百病的賢者之石,醫術不過是我諸多技能的一項興趣罷了。」達文西道:

「是你嚷嚷著叫醫生,所以我就來了,難道不對嗎?」


「…開著鑽頭從地面冒出來?」我指著不遠處的交誼廳,地面插出一具有著一組螺旋巨鑽的奇怪交通工具,大聲吐槽道。


「我接到訊息的時候,剛好在地涵大冒險,直線距離最快。」達文西道:

「況且我可是距離最近的鍊金術師,我支援你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有種白來一趟的感覺。」


「啥意思?」我道。


「我的賢者之石派不上用場,因為她已經服用過更強大的物質了。」達文西嘆了口氣,道:

「好吧,畢竟你是年輕人,無論是人類還是族類,都還是年輕人,有些事情你不清楚很正常。


衍生物這類東西,是靈魂以及慾望被吸食後,自我執念引爆,破壞現實世界規則的怪物。

但是殺掉不是唯一的解法,其實可以利用賢者之石嘗試驅除紅眼女士在他們身上植入的小碎塊,年紀越小越容易成功。

通常小孩子的慾望都很單純,執念也不會很扭曲,只要在他的執念被『引爆』以前,都還大概率救的回來,後遺症大概就跟感冒發燒差不多,嚴重點就是丟失記憶、忘記爹娘長怎樣。

而賢者之石這種破壞現實世界規則、點石成金、延年益壽的功效,剝去神秘的玄學外殼,其實就是我們從本體帶出來的某些物質罷了!


我的賢者之石是取自我本體的血液結晶,通過複雜的煉金手段帶入現實世界;牛頓的賢者之石則是他的頭皮煉成,不要問我原理。

但是不管怎樣,那女孩的體內有著比賢者之石更鮮活的族類物質,活性非常強大,而且已經跟她細胞融合了。

所以不用擔心,她已經跟紅眼女士切斷聯繫,而且殘留的物質都已經排除乾淨了,只是有個隱患就是了。」


「什麼隱患。」我道。


「賢者之石雖然取自本體,但是在物質世界、現實世界而言,其實算是沒有活性的死物。」達文西道:

「但是那孩子體內的物質活性很強,並且適應了現實世界,雖然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後續影響,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

她會受到物質原屬的本體影響,被這個世界給抹除,不是字面意義上的消失,而是屬於她的時間、她的相關記憶、她在這個世界的『設定』都會被清除。

沒有人記得她,沒有人認識她,她甚至不存在任何書面、影音、文字記錄,個體僅僅存在著,但是屬於她的一切紀錄跟記憶軌跡都會消失。」


「天啊!」我震驚的跌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平復。


我就一個大意疏忽,直接毀了一個人…,不,直接讓一個小女孩自始不存,我他媽到底造了什麼孽啊………


「看你這麼愧疚,該不會是你的本體吧?」達文西道。


「不然咧!我就只是疏忽了,讓傷口長出本體的一小塊…」我愧疚道。


「傷口可以長出本體的部分?那問題就棘手了。」達文西道:

「理論上來說,搖籃就是隔絕本體跟現實世界的外殼屏障,就算本體可以探出到這個世界,很快也會迅速凋零壞死。

我們要製作賢者之石,都還得費盡苦心的在帶出來的物質裡加工,避免消散殆盡;但是你的本體可以探出到現實世界,還能存活一段時間、進入人體,那麼你的本體本身可能就與其他搖籃有所不同,甚至有可能是紅眼女士故意而為的某種實驗也說不定,畢竟你可是搖籃群體近五十年來的第一個新生者,任何情況都有可能。


雖然只是假說,但是我們就有些人推測,紅眼女士很可能是造物者級別的物種,只是不屬於這個宇宙。

而她或許也只是試探如何在這個世界中創造自己的物種,繁衍後代罷了。

但是不管真相如何,一旦她成功的結果,恐怕就是這個世界萬物俱滅。

而我們每一個搖籃都是隱患、每一個都是世界壞絕的元兇,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我們可以選擇積極應對,也能消極觀望,或者更厲害的自我消失。

沒人知道怎麼辦到的,但是確實有幾位搖籃可以自然死亡。

又或者,產生出可以在那末日來臨時可以倖存的物種,其實也是一個解法也說不定。

凡事不要只從人類的眼光思考,換一個角度想,或許未必全然都是壞事。」


「沒想到你除了畫畫以外還挺會安慰人的。」我道。


「放心,那只是小說台詞而已。」達文西頑皮的吐舌,趁我還沒反應過來要揍他,他就已經一溜煙地逃進他的鑽頭裡,直接開溜…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