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赤瞳殺機:40.公審(1)

慕容飛 | 2021-08-21 03:42:11 | 巴幣 0 | 人氣 92


非常難得的,12+1刃這次都到場,不過這次她們匯聚的理由,為了公審…

「你們這是在鬧個什麼勁?」我吐槽道。


「聲張我們的交配自由權啊!」雷霆仙子道。


「我有阻止你們戀愛嗎?我也沒妨礙你們進出、上網自由,我也沒設門禁時間,我哪裡妨礙你們交配自由?

我他媽都沒限制你們自由了!」我吐槽道。


「跟你交配的自由!」春雨仙子拍桌道。


「你們這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啦!去下載約炮app啦!」我拍桌反吐槽道:

「多出門走走啦,我那麼醜,還想著跟我交配咧!是想被觸手玩弄是吧?到時候畫面會多嚇人你知道嗎?

而且你們還有兩個國中生、一個高中生,別再那邊嚷嚷這種少兒不宜的話題吧?」


「你說觸手嗎?那個還請示範…」逆天仙子舔舌道。


「你們發起這場公審的主要意義到底又是玩啥花招啊?」我道。


「試圖阻止你跟你妹交配啊!」春雨仙子道:

「你又不是說身邊沒有其他異性,身為一個健康的男人,絕對不可以對自己的親妹妹下手!」


「我他媽還知道道德倫理啦!」我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道德倫理僅只限『人類』這複雜又低等的物種遵守,畢竟近親繁殖高機率產生畸形後代、謠傳缺陷等等問題…」默默不語的風斬仙子放下手裡的神話故事,道:

「可是在神話故事裡面,開天闢地的故事起源中,幾乎都是兄妹、姐弟近親繁殖。

我是不知道你們打算生出怎樣的一個新世界,但是我們先來的,就算你用觸手敷衍,你也必須把我們都弄過一遍,才輪的你妹妹,這樣合理吧?」


「你這腹黑的傢伙,平常無口屬性都在憋腹黑台詞就對啦!?」我吐槽道:

「為什麼你們對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情特別認真啊?

好好好,我知道你們在報復我不讓你們去海邊玩水,我把鯊魚撤走總可以了?」


「呵!你是真裝傻還是假裝傻?」金花仙子大笑著,道:

「你真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企圖啊!

你會對我們那麼關心,很大一部分是『移情作用』,很大的目的,是因為你缺乏家庭的愛,所以才用如此扭曲的方式變相照顧我們這些陌生人。

但是相處至今,你還是把我們當作陌生人,但是卻無微不緻的照顧著,這種不對稱的關係,無論什麼形式都不對吧?

這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不安,也是一種虧欠,而你什麼都不要求、什麼都不希冀、還保持男女授受不親的距離,你在畏懼什麼?怕被嘲笑吻技不好?還是下面太短?

坦白說了吧,就算是最頑固的舔狗工具人,最終目的也是想跟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搞上,我們雖然不至於達到女神水準,還沒醜到像女鬼吧?

你說有四個未成年就算了,這裡有九個成年人想跟發生點關係,回報你的付出,這樣也不可以嗎?」


「就是啊,還是你擔心自己搞不定我們?」雷霆仙子道。


『你們這群不知死活的笨蛋…』我雙眼翻紅,當場掰斷自己的手指,鮮血噴到桌面上,不鏽鋼的桌子瞬間被我的沸血燒穿融化…


『你們真以為我是柳下惠這種懷中抱美女不會勃起的君子,還是佛祖那種超脫世俗的無慾無求聖賢?

我是個正常功能的男性,我當然也有慾望…

但是,我只要稍微激動一下,血液溫度是直接千度起跳!

有誰交配的時候不會激動啊?我光血液就千度了,其他體液我他他媽可不敢保證燙不燙!

你們都還是凡人,至少不再握劍的時候,都只是普通正常人,跟我交配會死的!所以不要拿這種無聊事情開玩笑了!

我老實說,我很喜歡你們、很喜歡大家,我也曾幻想左擁右抱、大群美女服侍的場景,只可惜,真的辦不到…』


「其實我可以承受喔。」小妹妹舉手道。


『我他媽跟你做還不如打手槍,至少我的左手還不會吐槽我咧!』我吐槽道:

『你們啊,說真的,接受一個在一起沒有其他企圖的人很難嗎?

還是說『男女平權』這個概念你們還弄不明白啊!我尊重你們的身體自主權,麻煩也尊重一下我的個人自主權吧?

還是真的要我能力全開對你們發號施令才行?』


「看來敷衍你說『這只是玩笑』,那就有點瞧不起你了。」春雨仙子道:

「你有仔細看過你的領域空間嗎?」


『你覺得我有那個空閒嗎?』我拍臉道:

『而且這到底有啥關係,有啥邏輯、你說,給你說。』


「那你現在花個時間自己好好看看吧。

等你繞一圈之後,我們再來談結論。」春雨仙子道。


看就看,有什麼…咦、咦、咦?

我飛到最頂端,才發現我自己竟然看不到自己領域的盡頭,一片蒼茫的大海中生出了許多無人島嶼、無人陸地;天空上面足足有六個類似地球規模的宜居星球、一個獨立的太陽;遙遠的地方還有許多東西正在碰撞、運行,像是星系誕生前的節奏…


我默默的坐回座位上,道:

『…別在意,那是因為消滅太多巨人的後遺症。』


「我們怕你是想直接消滅原本的世界,把你的領域的備份直接替換過去…」春雨仙子道:

「倘若你真有這個打算的話,最起碼我們可以在新世界優先討個生存權…

畢竟大多數的神話裡面,創世神的孩子都是世界最初統治者。」



『你還真的想太多了,如果你要其中一個,自己選一顆中意的,我幫妳在上面刻名字好不好?』我吐槽道:

『別人說摘下天上星星送給你是鬼扯,我他媽說道做到。

就算那裡宜居好了,你他媽還得從石器時代起步!

沒有自來水、沒有電、沒有瓦斯,還沒有wifi,還沒有冷氣跟水床,沒有無線充電跟蘋果手機!更沒有熊貓外送以及吳柏毅,你真的要,我送給你也沒關係,真心不騙…』


「好吧,既然這樣大家就沒啥好擔心了,解散。」金花仙子道。


「蛤…所以你們真的沒打算跟他做嗎?」龍泉仙子用她滿是割腕疤痕的雙手托著腦袋,隨口說道:

「我還真想體驗那種在最歡愉的瞬間,突然被活生生射死是什麼滋味…」


『我嚴重警告你這自殺慣犯,你有膽再給我在公共澡堂割腕一次、害我他媽要用漂白水刷三個小時,我他媽保證讓你連死的資格都沒有…,我沒開玩笑喔,我真的辦到的喔!』


「我們覺得我們想提個要求,可以嗎?」雙子仙子道:

「我們不想要星球,也不想要做愛,但是我們希望有獨立肉體,可以嗎?

現在你已經是神了,連星辰大海都能製造,那麼我們這個小小心願可以達成吧?」


『你是想讓多重人格變成獨立個體?這想法太瘋狂了吧?』我道:

『那你要怎麼個切法?對半還是橫切?』


「你別真的跟人討論這個問題吧?」春雨仙子吐槽道。


『你們可以檢討我的交配問題,我怎麼不能把多重人格獨立出來的問題拿來討論啊?』我道:

『你剛才還想跟我討個行星咧!』


「等一下,那我要變女人!」逆天仙子道:

「順便長幾根觸手…」


『哇靠,我盡我最大可能讓你們保持人類;結果現在是每個人都想大喊『我不當人類啦!JOJO!』。

我他媽我部落本名拼音沒有J也沒有O阿啊!』我嘆氣道:

『也可以,以後就別找我抱怨求復原,因為我可不保證能不能弄回來…』

*   *   *

…唉,頭痛死了。

我一廂情願的要保護十二刃,結果他媽的幾乎每個都不想當人類,是怎樣,怪物有比較好嗎?


「嗨,大哥,在想心事啊?」姆咪突然出現在我背後,跟小時候一樣,故意趁我坐著的時候彎腰,用她頭髮蓋我的臉…

『都幾歲了還玩這把戲…』我無奈道。

「年紀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吧?」姆咪道:

「當沒有上限限制的時候,用來計算的數字單位就沒有意義了,這可是你說過的唷!」


『我也說過,當一無所有的時候,零就是零,比方說存款…』我嘆氣道。


「我們現在確實是一無所有了啊!」姆咪道:

「阿公、阿婆、阿爸、阿媽、大姐、二哥、三哥、四哥、二姐…

老家、老田地、阿爸的穀倉教會、獵場,我們確實身而為人的事物都一無所有了。

更糟糕的是,我連靈魂都破破爛爛的,像被卡車輾過似的…」


『放心,我也是這種感覺…』我躺在沙灘上,看著天上那些跟地球類似的行星,道:

『對不起,我真的盡力了…

我原本以為只要繼續超越自己、繼續成為更強的存在,總有一天老天都得畏懼、都得下跪、都得流血,或許我們一家就能團聚。

結果,是我自己太天真,我就算真的見到了人類的造物主,甚至有能力殺死他,卻啥也喚不回…,對不起、對不起…』


「時間是個上升或者下降的螺旋,看似循環,仍舊朝某個方向前進。」姆咪躺在我身旁,道:

「所以未來虛無縹緲,過去無法證明,現在才是重點。

大哥,你總是會懊悔一些事情,然後一直鑽牛角尖。

所有東西最終都會死,這是有型事物的宿命。

與其忙著修修補補那些註定會走向毀滅的東西,還不如重新製作…


大哥,我雖然還是姆咪,但是曾經的我早已經破破爛爛;而你也是如此。

那麼又何必思考著該怎麼回到過去呢?過去無法修改,未來無法確定,那麼,何不從現在開始試著新的開始?」


『重新開始什麼?』我嘆氣道。


「世界。」姆咪指著天上的行星,道:

「你有這麼多的材料,為什麼不乾脆重新設計一個新的世界?

還記得小時候,阿公一把火燒掉老木屋說的故事嗎?」


『房子老了,到了極限,那裡不再是適合人的居所,是蟲子、霉菌以及不好的東西的聚集場,不用感到可惜…』我用著外公的口吻複述了一次,道:

『但是我當時會哭慘,那是因為我畫的漫畫還沒拿出來啊!』


「那麼,大哥,你有多久沒有畫畫了?十年?二十年?」姆咪牽著我的手,指向天空,悠悠地說道:

「創作吧,大哥。

你的手不單單是用來復仇、殺戮、破壞、鬥爭的手,但是請你別忘記了,你的手曾經也是充滿才華與創造力的手。

畫畫、雕塑、音樂、編織,你曾經是個有著藝術靈魂的人,只是現在給你的材料不同了而已,但是你的手仍舊充斥著那些力量…

創作吧,用你的手再次擁抱著曾經的美好,然後把想法賦予成現實。

而我就是你的畫筆…」

然後所有的事情都只剩下空白,真的,就是剩下空白…


*   *   *

「拿去。」春雨仙子一大早拿了一個掛號信,挖苦道:

「你這妹控死變態要被傳喚到聯合國聽證會了。」


『什麼妹控死變態?』我吐槽道:

『有人要求把自己變成怪物才是變態吧?』


「你就承認吧,你根本不喜歡人類。」春雨仙子撩著她的頭髮,撥弄著她耳際跟綿羊犄角間的髮絲,道:

「你難道對我一點都沒有邪念,完全沒有嗎?」


『第一話的時候我看到我還背著二十年房貸,看到我家毀了,我確實曾有那麼一瞬間想把你插到哭出來…』我道:

『別誤會,我說用你的槍…

我怎麼可能會沒有邪念?別傻了,你們要求的樣子全都是我按照我自己的想法設計的,當然會夾帶點私心…』


「但是你還是照我們奇怪的要求了。」春雨仙子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翹著腳,彷彿炫耀似的秀著她傲人的大長腿,以及那已經不是人類,卻還精心彩繪過的蹄子。


『…你們都有嚴重的社交障礙。』我道:

『就像現在的我一樣,無論怎麼偽裝自己,試圖融入其中。

但是終究覺得哪裡跟人們格格不入,彷彿自己從來不屬於社會。

但是自己又是人類,跳脫不出社會的框架,而格格不入成為一種恐懼感…

我只是按照你們自己的想法以及設計,把你們跟『人類』樣貌區分開來了。

最起碼你們可以透過外在的特徵,內心上獲得平衡,可以覺得『我他媽沒有義務非得跟你們一樣』的安心感…

更何況是你們要挑戰我的創作欲,我也警告過了,這種變形是不可逆的,以後後悔別來找我。』


「謝謝你的溫柔。」春雨仙子話鋒一轉,道:

「但是這還是改變不了你是妹控變態的事實。

昨天、沙灘、你幹了什麼我們全都看見了…」


『別說了,你越描越黑!』我趕緊反駁道:

『每次你聊到腥羶話題我都得開年齡限制,別害我PG13變R18!』


「放心吧,伏羲跟女媧都載入史冊,伊邪那岐跟伊邪娜美都還是歷史記載的正經神話。」春雨仙子安慰道:

「但是你還是妹控變態,這點你跳進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不跟你聊了啦,氣死人,一群沒良心的傢伙。』我拆開掛號信,一臉無奈的看著上面制式的官方文件,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情緒…


我被聯合國傳喚,要被世界各國代表諮詢以及公審,同時不只是我,連耶穌、阿拉、佛祖都在列被審…

人類現在是怎樣?迫切想知道真理,還是他媽膨脹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