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自殺失敗就能撿到妹妹喔 3. 合格的妹妹就是要半夜爬上哥哥的床

走路跌跤 | 2021-07-28 20:44:21 | 巴幣 2380 | 人氣 422


蚱蜢的頭部從正面看的話有點狹長。

複眼在頂端,兩眼中間是幾乎和自己手臂一樣長的觸角,像竹子一樣一節一節的,幾丁質外殼上的纖毛充斥著難聞的鐵銹味……羅伊正看著在昆蟲複眼裡微笑的自己,太陽穴上方卻突然傳來劇烈的痛楚。

他被啃了。

被蚱蜢的口器狠狠撕了一塊肉下來。

鮮血溫熱的觸感和冰冷的地板形成了強烈反差,羅伊頓時從差點被淹沒的狂喜裡恢復了理智……就算這非日常的現實讓他情緒無比高漲,他也不想被比自己還大的蚱蜢一口口分屍吃掉。

想死沒錯,但請換個不會痛的死法吧。

右手撐地後一個翻滾,年輕人勉強拉開了與巨大蚱蜢的距離,他很快站起身來和那隻蟲子對視……也許是因為高度相同了,蚱蜢也沒有做出更過激的攻擊舉動,只是微微搧翅,不知道是不是在發出警告。

而就在此時,那個電子合成音再度響起--

「歡迎來到冰山旅店,請客人放鬆心情,迎接您的第一次死亡。」

羅伊微微皺起眉頭,他開始環顧四周,正要尋找聲音的來源,可就在合成音結束的瞬間,蚱蜢的複眼瞬間從黃褐色變成了微微的粉色,然後粗壯的後腿迅速夾起。

朝羅伊跳了過來。

現實中,蚱蜢一個跳躍可以達到自己身長的十倍,而在這詭異的「冰山旅店」裡,身長兩米的蚱蜢一次全力跳躍。

可以達到兩公里。

不到一秒兩公里的加速度,再加上蚱蜢本身的重量,瞬間將羅伊輾成了一攤分不清任何部位的血肉。

快到來不及感受疼痛和驚嚇,快到來不及享受瀕臨死亡的……喜悅。




--




此時,羅伊的家中。

躺在客房床上的女孩揉揉再也看不見光明的眼睛,晃悠悠的坐了起來。

愛麗絲.巴茲利亞檀口微張,小小打了個呵欠,接著用手慢慢撫摸床上純棉的被子,一點一點的摸到了床緣。

小巧的手掌輕輕握住,愛麗絲緩緩挪動身子,最後成功坐到了床邊。

由於身材嬌小,她的兩腳只能勉強碰到地面,白皙的腳趾壓到有些泛紅,只見她像是深呼吸了一下,「嘿呦」一聲站了起來。

微弱的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打在她人偶一樣精緻的臉上,愛麗絲抿了抿唇,兩手試探性地向前摸索……就如同盲人一般。

她也確實成了盲人。

一步接著一步,大約一分鐘後,女孩終於摸到房門的邊緣,她接著小心探索,纖弱的手指碰到了冰冷的金屬門把。

「……不用擔心,哥哥。」

她小聲自言自語,「就算你不再是你了,咱還是會陪在你身邊的,因為就像你只有愛麗絲一樣,咱也只有哥哥你一個啊。」

「所以,從眼睛開始。」

「……愛麗絲的一切都屬於哥哥。」

跌跌撞撞。

穿著校服的愛麗絲摸著牆,一步步往她的目的地前進。

她看不見眼前黑暗的一切,但她知道自己的終點無比清晰。

終於,在接近一個小時的摸索後,愛麗絲又一次碰到了有點相似的金屬門把。

輕輕,輕輕一扭。

門一開,就聽見了一個人輕緩穩定的呼吸聲。

那是愛麗絲的哥哥,愛麗絲的一切。

羅伊.巴茲利亞。

女孩白皙的雙頰瞬間變得有些暈紅,她兩手輕輕掩住自己的唇,平坦的胸口開始有了起伏。

似乎是留意到自己貪婪呼吸這房間裡空氣的舉動有些不合禮儀,愛麗絲輕咳一聲,有些急躁的往前踏了一步……可惜沒踩好,她頓時失去平衡,跌了一跤。

但無所謂,這都無所謂的,愛麗絲很快將兩隻手也加入輔助,以近乎是家貓一樣的姿態向著面前的那張床爬去。

最後,女孩摸到了柔軟的床緣。

她輕輕伸手,閉緊雙目的臉上寫滿了愛憐的情緒,稍稍撐起身子,感受著眼前熟睡之人的鼻息,攀上了床。

床上,名為羅伊的年輕人同樣閉著雙眼,那在同齡人中有些稚嫩清秀的臉蛋沒有任何動靜,彷若沉眠在一場不願醒來的美夢裡。

直到此刻,愛麗絲再也無法忍住唇邊溢出的,近乎是狂喜的讚嘆聲,她迫不急待的俯身,兩手捧著年輕人的臉,顫抖著,用舌頭慢慢濕潤櫻色的雙唇,然後往年輕人的額頭輕輕一壓。

一次、兩次、無數次……

從與瀏海接鄰的耳朵上緣,再到最後的眼角,遍佈了年輕人的上半張臉……女孩金色的長髮不停上下波動,帶著一股莫名的韻律。

而在細微的吸吮和舔拭聲之間,隱隱約約能拼湊出一段充滿喜悅的話語……

「哥哥,屬於咱的哥哥,沒關係,沒關係的,忘掉一切不重要的東西吧,就像咱只有哥哥一樣,哥哥也只需要記得咱就夠了……」

「……哥哥看不見的,就用愛麗絲的眼睛去看吧,想讓哥哥看見的一切,都會透過咱的眼睛……直到那一天,直到最後……」

「……哥哥的眼裡只會剩下愛麗絲,因為哥哥唯一剩下的,就是愛麗絲的眼睛。」




--





冰冷的電子合成音再度響起。

「……歡迎來到冰山旅店,請客人放鬆心情,迎接自己的第二次死亡。」

「由於首次退房客人並未支付費用,故本店已自行從客人的記憶中收取款項。」

「友情提醒,款項的金額將會越來越高昂,直到客人失去一切,只剩下最重要的記憶為止。」

「……那麼,再度歡迎客人來到冰山旅店,請客人放鬆心情,迎接自己的第二次死亡。」

羅伊又一次睜開眼睛。

那無比迅速的死亡幾乎沒有帶給他任何實感……只是一陣強烈短促的疼痛,然後很快他又恢復了意識。

向死而生。

他確實死過,但又活了。

依然是熟悉的冰冷地板,耳邊也再度傳來一跳一跳……不,這次可以確定了,那是蚱蜢跳躍的聲音。

只是那隻蟲實在太大了,容易讓人誤會成詭異的腳步聲。

羅伊很快爬起身,他這次甚至頗有餘裕的摸了下地板--墨綠色的片狀大理石,上面打完蠟的手感確實十分舒服。

「……也就是說,我在這裡每死一次,就會忘掉更多東西嗎?」

聽完電子合成音的指示,羅伊.巴茲利亞終於有點明白這從未遇過的詭異情況……就像是奇幻電影裡的情節竟然就這麼發生在自己身上,連在同一地點重複體驗死亡的劇情都有了。

「……糟糕,我好高興啊。」

他右手摀胸,裏頭的心臟脈動十分清晰,他毫無疑問地又活了,即使再過不久他又將面臨死亡。

而透過電子合成音的解釋,這樣反覆的死亡也不是不需要付出代價。

他將用自己整整19年的人生記憶,去慢慢兌換再一次活下去的權利。

「而且還很貼心,會自動幫我辨別哪些是不重要的記憶,哪些是重要的……從最沒用的回憶開始刪除,太棒了吧?」

羅伊的語氣充滿了興奮,就像知道隔天要出遊的小學生,難以言喻的期待感充斥於胸,他環顧四周,聽著蚱蜢的聲音一步步靠近。

「……好啦,簡單整理一下,失去記憶是懲罰,代價是用命來換。」

「那獎賞呢?這裡是冰山旅店,也就是說,旅店外還有東西對吧?就算沒那麼誇張,但我也還沒去過旅店的大廳,還有裡面的每一間房,甚至連有幾層樓都不知道……」

「所以現在要做的事情很簡單了。」

羅伊輕輕拍了下自己的手掌,手心手背反覆摩搓著,就像是清潔一般,動作簡潔而熟練。

接著年輕人的視線轉向了又一次來到眼前的兩米昆蟲上……這一次,昆蟲複眼裡一一映照出的,他那清秀稚嫩的臉,依舊掛滿了充滿喜悅的笑。

「……如果可以把你殺了,是不是會有獎賞出現?嗯,真有意思。」








半夜偷爬上床舔你臉的ㄌㄌ
光想就忍不住…好耶好

下次更新是周五。

創作回應

SofaLin
夢裡什麼都有呢(  ̄▽ ̄)
2021-07-29 02:34:58
走路跌跤
現在就去睡
2021-08-09 22:00:55
小楓
病..病嬌 我好了
2021-07-29 03:18:49
走路跌跤
舒服
2021-08-09 22:01:01
喵~嗚
蚱蜢的腿部肌肉釋放的力量不能這樣算
2021-07-30 23:49:09
走路跌跤
但我也不知道怎麼算,應該說,本來就只是形容而已啦,畢竟也沒真的那麼大隻的蟲可以讓我們研究
2021-08-09 22:02:05
我是XX
開始轉向成青春熱血戰鬥番了嗎
2021-08-01 08:19:44
走路跌跤
我更新了你看看XD
2021-08-09 22:02:18
露陳ruchan
我只想說,我看了啥
2021-08-26 16:15:26
走路跌跤
我有時候也不明白自己在寫啥..
2021-08-26 21:08: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