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的影子養了鬼] 十三、你一脫褲子我就知道

走路跌跤 | 2022-04-22 13:01:15 | 巴幣 2464 | 人氣 208


平常的林映筑雖然也喜歡動不動就飆車,可暗示成這樣甚至連整個人都靠上來……這還是第一次。

蘇子孝雖然感覺自己全身發燙,就像是偷喝了酒似的,但沒過幾秒他就回過神,作為老朋友,他很清楚林映筑對自己的看法應該和愛情或慾望無關……果不其然。

林映筑輕咬了一下少年的耳朵,是調情一樣的舉動,但女孩的聲音轉瞬間就從略帶挑釁的誘惑變得冷靜。

「之所以靠你這麼近,是因為不想讓你影子裡的寧寧聽到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這女人……蘇子孝有點牙癢癢的,非要用這種惹人遐想的方式說正事嗎?

雖然知道自己是又帥又惹人愛的天菜,但妳作為女孩子的矜持呢?矜持!

當然,這些抱怨蘇子孝沒說出口,畢竟莫名奇妙被女性友人佔便宜對他來說也是家常便飯……誰叫他這麼帥呢。

就是因為怕抵擋不住我的魅力,才整天想要我扮女裝。蘇子孝覺得自己已經十分了解林映筑的套路了,但接下來女孩的話語,頓時令他微微皺緊眉頭。

「你身上除了小女孩,還有別的東西。」

林映筑的輕語無比篤定,沒錯,不是危言聳聽……她只是在闡述一件事實。


--



別的東西?

蘇子孝試著回想剛才在凶宅裡遇到的一切,和林映筑相識了這麼多年,他知道女孩肯定不是在嚇唬自己。

林映筑也沒賣關子,她故意和蘇子孝裝作親近也只是為了觀察「寧寧」的反應,就像以前一樣……每當有其他男孩下定決心鼓起勇氣說和自己有更進一步的來往,她總會喊出蘇子孝,然後故意和這個笨蛋表現得無比親暱……好讓那些對自己有念頭的傻男生知難而退。
 
對他人抱著戀愛感情的人會有下意識的「護食」行為,這點她再瞭解不過了……忌妒、羨慕、攀比等心態會扭曲一個人的情緒乃至行為,有些較為幼稚的情侶喜歡互相考驗也不是沒有道理。
 
她就是負責考驗「寧寧」的那個人。
 
因父母職業的緣故,接觸過不少因感情而留下怨懟或眷戀的亡靈,林映筑知道這種附身在情書、紅包甚至定情信物之類的靈體多半都對宿主抱著強烈的情感,當然,她認為寧寧也不例外……至於為什麼外表心智停留在十三、四歲的模樣,也許正是因為「生前」的寧寧,就是在那個年紀喜歡上蘇子孝這個笨蛋的。
 
青春期的少年少女,總會對懵懂的情愫奮不顧身,因為他們無憂無慮,現實的一切都有父母或監護人處理,唯一會對他們造成影響,產生無能為力這種情緒的,就是感情。
 
對不成熟的人而言,無能為力延伸的就只有一個結果,無能狂怒。
 
而當怒氣不能發洩在別人身上,就只能自己承擔,處理得好,隨時間過去放下執念;處理不好,就很無厘頭的自我了斷。
 
因為他們只有,也只懂這種反抗方式。
 
可即使如此,結果卻並不如林映筑所料……寧寧見到兩人這樣親密像是調情的舉動,並沒有任何反應。
 
沒有護食,沒有情緒,沒有阻止,沒有自憐或自暴自棄。
 
那個在蘇子孝影子裡的小女孩,她只是靜靜的歪著頭思考,像是有什麼難題考倒了她。
 
不過也好,趁寧寧這樣的狀態,也方便自己把話跟蘇子孝說清楚。林映筑心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接著還是用只有兩人能聽清楚的聲音繼續說道。
 
「我也不清楚別的東西是什麼,對你抱著惡意還是善意……和那個叫寧寧的小女孩不一樣,我看不見,只能感受到有東西在注視著你。」
 
蘇子孝微微皺眉。
 
他想起了剛剛在兇宅裡,那張屏蔽掉自己所有知覺,想勒死自己的「蒼白的臉」。
 
無所不在,如影隨形。
 
對目前的蘇子孝而言,上述這段話說的是寧寧;可對以前的蘇子孝而言,那段話說的是那張臉。
 
隔著長袖撫摸手腕上那幾道有些粗糙的疤痕,蘇子孝輕聲和林映筑解釋,「妳知道的,我好像忘了很多東西。」
 
林映筑雙眼微微瞇縫起來,眼神裡的情緒從質問關心變成了不捨。
 
她也不太清楚,這個不過大她半歲的男孩子以前究竟經歷過什麼。
 
十八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足以形塑一個人,也足以摧毀一個人……好多次。
 
可她清楚現在的這個笨蛋是個怎樣的人。
 
她覺得這樣就夠了,反正以她們家的本事,難道還無法處理嗎?
 
於是女孩轉而輕輕拍了拍少年的背,「不管是誰在盯著你,別忘了盯著你的還有我。」
 
說完,似乎是覺得這句話稍稍有點曖昧,女孩臉頰微紅,又用力拍了好幾下。
 
「欸不是,很痛!」


--



兩人悄悄話說完,一旁的寧寧也結束了她的沉思。
 
可她原本清麗可人的小臉此刻寫滿了困惑,微簇的眉頭讓人不禁想去逗弄,使其舒展開來……蘇子孝就這麼做了。
 
少年迎向她影子裡女孩的視線,「……怎麼了,看我看入迷了?」
 
依舊自戀的令人生厭。
 
寧寧毫不掩飾地翻了個白眼,偏頭做出想嘔吐的表情,口氣冷淡,但最後還是輕輕笑了出來。
 
「……少臭美了,只是發現記憶對不上,有點煩惱而已。對了笨蛋,你看過那封情書了嗎?」
 
「……啊?」
 
蘇子孝一時間愣住了,什麼情書……紅包袋裡的那封情書嗎?
 
一旁的林映筑則是十分震驚。
 
「你明明被情書裡的靈體附身了,卻從沒想過要把情書打開來看?」
 
「……」
 
被兩副像是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盯著,蘇子孝臉皮再厚也沒好意思繼續說笑……喔不,他不是這樣就認慫的人。
 
他是天上天下宇宙第一神靈看了會喜悅凡人看了會流淚的超級美男子,於是少年理所當然地說道,「對女孩子的心思我都是很謹慎的,所以我想獨自一人冷靜下來的時候才……」
「……好,不用了,你不用解釋。」林映筑很乾脆地打斷了好友的解釋,「我知道的,就跟要約你出門一樣,你總是說"不想出門"或者有時候更誠意一點的"我怎麼沒有出門?我明明下樓到過垃圾了"、"今天外面下雨,不適合出門"、"今天外面太陽太大,不適合出門"、"多雲?多雲更不能出門,要是走著走著下雨了怎麼辦"……」
少女如數家珍似的把好友會說出的藉口都列舉一遍,然後挑了挑眉。
「我太懂你了,蘇子孝,你就像是我肚子裡的蛔蟲,我房間裡的貓砂盆,你一脫褲子我就知道你要上廁所還是打手槍。」
「……我總覺得你上述那段話很不友善,是人身攻擊。」蘇子孝眼角抽了抽,什麼叫看到我脫褲子,妳有真的看過嗎?啊?話是能這麼說的?
「這才是人身攻擊。」
林映筑戳了蘇子孝的腰一下,少年頓時往後縮,見狀,少女又笑。
「你看,我連你哪裡最怕癢都知道,我還不懂你嗎?」
蘇子孝摸摸鼻子,決定撤退到一旁。
他從口袋裡抽出紅包袋,再從紅包袋裡抽出一張粉色的信紙……

而就在蘇子孝慢悠悠地打開情書準備見識裡面內容的同時,林映筑則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腕被輕輕握了一下。

她低頭一看,皓腕上不知不覺纏上了柔順的一圈黑線。

那是寧寧的頭髮。






 
 
 
 


創作回應

我是XX
哎呦喂,是傲嬌?
2022-04-22 16:52:55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4-22 21:49:39
David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2022-04-23 00:35:52
冷漠刀痕無語心痕
大學生把國中生那畫面能看嗎.jpg
2022-04-24 00:39: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