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狐狸綺思錄13、14合併章(完結篇)

容霜 | 2024-03-27 20:19:22 | 巴幣 1406 | 人氣 489

完結狐狸綺思錄
資料夾簡介
狐狸精小夢夢成年了!許多公狐狸為求交尾死纏爛打,究竟誰狐抱得美人歸呢?


等她們休息夠居然也下午了,小夢夢與焰手牽著手走到咖哩豬排店用餐。起初小夢夢以為焰喜歡吃咖哩才挑這一家,不過她見焰吃飯時表情尋常,不像特別喜歡吃的樣子,直到她們叫的鮭魚味噌湯來了,焰笑著說:「快點喝!」

她捧著厚重的白色瓷碗喝了一口,她頓時知道為什麼焰帶她這家吃飯--因為這家的味噌湯做得跟阿婆做得非常相似,味噌甘美,魚肉鮮甜,搭配得天衣無縫,正是她喜歡的味道!她忍不住誇奬:「真好喝!」

焰輕聲的說:「就知道你會喜歡!」

她開心的將湯喝完。她最開心的事不是味噌湯好喝,而是焰記得她喜歡吃什麼,讓人惦記的感覺像一股暖流,就像她剛才喝進肚子裡的湯一樣溫暖鮮美!

她一直看著焰,焰還以為她看上他的炸豬排,夾了一半給她,說:「豬排份量大,吃撐了不舒服。」

她沒有多說,笑著吃完焰給她的豬排,等她那份來了,她直接將盤子推到焰的面前:「焰,我吃飽了,我的份給你。」

焰接過然後吃完,對著她笑又指著盤子。她知道焰的意思是他吃光了,讓她檢查。

她忍不住問:「焰,好吃嗎?」

他回:「好吃。」

她滿心歡喜拿著紙巾幫焰擦嘴巴,讓人惦記,送東西給喜歡的人原來是這麼令人開心的事!

吃飽飯她們又跑去夾娃娃,她看著黑白相間的娃娃一直移不開眼,她沒說話,焰已經夾起那隻娃娃。大約用掉二十個硬幣,那隻黑白相間的浣熊娃娃已經在她的懷裡。「給。」焰這麼說。

她用臉頰輕輕磨蹭浣熊娃娃,親暱的模樣讓焰微笑。

她們在下一條街共吃一隻冰淇淋,冰淇淋融得太快,她們拼命的舔,舔到最後嘴邊都是冰淇淋味,焰的手滿是冰淇淋濕黏的湯汁。她們找了一處洗手台洗手,她左右張望,確定沒有人便踮起腳尖吻了焰,那個吻充滿了剛才的冰淇淋香味。

又買了咖啡一起回家喝,她們挨著彼此看電視,時間到了煮飯吃飯,日子這麼一天天過去,有一段時間她特別嗜睡,吃東西挑三揀四,可是焰沒有不耐煩,反而細心照料她。

又過了一陣子她的腹部逐漸隆起,穿著原來的衣服已經有些擠,她開始改穿更為寬鬆的洋裝。

那段她總覺得睏倦的日子焰總在畫畫,他畫了各種模樣的她。有次整理畫她才看見焰畫了她最早來人間的模樣,畫裡的她穿著白色連身裙,回眸微笑。

她們常約會那時,她總是綁著雙馬尾穿著短裙涼鞋,俏麗的抱著浣熊娃娃,這是下一張畫。

再來一張是她穿著鵝黃色寬鬆洋裝的模樣,這時的她時常睏倦,所以總是綁著辮子,這樣即沒有鬆開頭髮睡著也不太要緊。綁辮子穿鵝黃洋裝的她坐在公園長椅與黑貓對看。

最新的一副正在畫架上,是她大腹便便在沙發睡著的畫。

***

今天的焰將畫筆收好,走到房裡抱了毯子出來蓋在她身上。他落的吻像羽毛一般輕柔,正撓著她的額頭:「小夢夢,你睡一會兒,園長說有張搖椅要給我們,我去載回來。」

她迷迷糊糊的點頭,又過了一陣子總有門鈴聲,她揉著惺忪睡眼起身,應門時問話:「焰,你忘了帶鑰匙嗎?」

沒想到開了門四下無人,小夢夢開始懷疑自己睡迷糊了,也許根本沒有鈴聲?她又將門關好,走回沙發蓋著毯子睡覺。

不久焰回來了,問她:「小夢夢,我的畫室被翻得亂七八糟,你有進我的畫室嗎?」

霎時間她的睡意全無,連忙跟著焰去畫室。畫室裡的調色盤被打翻,顏料踩得到處都是,有塊畫布被翻了背面,上頭一排的綠色小腳印,畫架被拖到窗臺處,同樣踩滿綠色小腳印。她的內心一沉,想起一件事——

一樣是焰出去買東西的一個下午,一樣有人按了門鈴,她開門四顧,以為沒人正要關門,又出現聲音:「吱吱吱,狐狸精姐姐是我!我搬到你們附近住了。」

大門正前方地上有個小灰點,小夢夢仔細看認出來這隻小老鼠是當初她在便利商店偶遇的小老鼠,她對小老鼠說 :「好久不見!」

小老鼠面容憔悴的問她:「狐狸精姐姐,我的妻子誤吃老鼠藥就快死掉,你有沒有辦法救她? 你們族裏是不是有很多靈丹妙藥?」

小老鼠四處張望像在幫她找東西似的,她不禁失笑。隨後想起村長公公在知道她懷孕之後曾捎狐帶來她家池塘的水。那個池塘是狐狸村靈脈所在,有延年益壽的功效。

她走到焰的畫室在窗臺綠植處取了一個小瓶子,裝了同樣放在窗臺玻璃瓶裡的池水,最後塞上軟木蓋子交給小老鼠:「快去吧,救你的妻子要緊!」

小老鼠千恩萬謝的去了,在那之後小老鼠總會找各種理由來要池水:朋友吃壞肚子,朋友被捕鼠夾傷了腳,理由千奇百怪。後來她決定不給牠們池水了,池水喝多了不一定是好事。

今天一樣聽見門鈴聲,她開了門門外卻無人。等焰回來卻告訴她畫室被翻得亂七八糟,她立刻想起她曾帶小老鼠來畫室取池水,那排小腳印更加印證她所想。

她與焰對視,焰擔憂的問她:「是不是孩子鬧你讓你不舒服了?」

她搖搖頭,焰扶她到新來的搖椅坐,說:「我泡一杯熱茶讓你喝,別累著。」

她坐在搖椅搖搖擺擺,忽然間想起小金鈴來。內心隱隱作痛。

焰沿著窗臺正要走到後面的茶水間去,卻急急忙忙走回來:「小夢夢,池塘水的罐子怎麼摔碎了?窗臺邊的路不要走,我待會兒收拾。」

她嘆了氣:「小老鼠來過吧?我不給池塘水,牠便自己跑進來拿。」

焰見她擔憂的模樣主動告訴她:「牠未經同意拿走池水是沒有用的,池水的主人是狐狸村的狐狸,狐狸不答應,那麼池水就只是一般的水。」

焰這麼說她忽然靈光一閃:「不對,當初小金鈴她們還不是未經同意就吃了蚌?」

焰溫柔的笑著:「你怎麼知道爸沒有遇見她們?說不定是爸同意的,又說不定池塘有意志,是池塘同意的,萬物皆有靈。」

她嚇得直起了腰,直起腰來又覺壓到肚子,她的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驚嚇讓她宮縮,肚子一陣一陣的痛,而搖椅依舊搖晃,晃得她有些頭昏腦脹。

焰說:「我知道你對小金鈴的事一直耿耿於懷。有一天我問爸:『為什麼要為了幫我們找玩伴,讓小金鈴她們吃池裡的魚?』爸說:『只有有緣份的動物才能走進狐狸村又走進我們家,是上天讓他們來作客,既然來了自然要盛宴款待。』」

搖椅搖得慢些了,焰拉著她的手深情囑咐:「小金鈴的事不是誰的錯,小金鈴沒有怪過你。並不是擁有愛情的一生才算圓滿。有家人陪伴著走完一生已是幸運。」

她知道焰在安慰她,小金鈴於她們確實已經不是朋友,而是家人。冷汗滑落她的臉頰,焰拿來帕子為她拭汗。

焰問:「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帶你去醫院。」

她搖搖頭,說:「我好一些了,不要緊。」

搖椅緩慢的搖啊搖,她不知不覺有了睏意,一面打瞌睡一面聽焰說:「聽說公園裡多了租小船的店家,下回帶你去划船好嗎?」

她輕輕應了:「好啊,我們一起去!」她的手緊緊抓著焰的手,像是害怕丟失什麼寶貝一樣。

沒隔幾天門鈴又響了,焰開了門,門外站著小老鼠,小老鼠問她們:「為什麼要放假的池水欺騙我?」

焰不客氣的回:「你不請而來盜竊池水,是不是池水你都不知道,要如何確定我們放了假池水來混淆你?」

小老鼠說:「我聞過,是池水沒有錯。可是為什麼沒了效用呢?」小老鼠的眼眸泛淚,不久像豆子一樣大顆的淚水一一滾落:「我用了很多理由騙小夢夢給我池水,一開始是真的,我的妻子誤食老鼠藥。後面卻是為了一個小男孩--他得了血癌,化療之後幾乎吃不下什麼東西。他喝了我給的池水之後好多了,開始能吃東西,也逐漸長出新頭髮,他的家人開始展露笑容,可是喝了假池水之後急轉直下,病情幾乎是加倍的惡化,沒多久就猝逝!」

「你們為什麼要放假池水呢?」小老鼠這麼控訴!

焰最終請牠進來,來到客廳的玻璃桌几上,他拿瓶蓋倒了果汁放在小老鼠面前,告訴牠:「池水是狐狸村的靈脈所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只有狐狸村的狐狸能夠取用,所以你偷拿池水沒有用,沒有主人同意,池水就只會是池水!」

瓶蓋裡的果汁不曾動過,小老鼠低頭失魂落魄的說:「所以我拿到的是真的池水嗎?」

她在焰開口之前回話:「是真的,我沒把池水移走。」

焰問小老鼠:「當時為什麼不跟小夢夢說實情呢?你說了實情她應該會給你才對,不需要用偷的。」

小老鼠的眼眸含淚,兀自說了起來:「⋯⋯我遇上小男孩那時他還很健康,我有同類不小心被老鼠籠網住,他幫忙打開,讓我們小心一點,別再被老鼠籠抓到了。下一次看見他時大熱天卻戴著毛線帽,那時我的妻子中毒,我們被趕出老鼠洞,他對我們說,沒地方去就住進他們家吧!」

「狐狸精姐姐給我神奇的池水之後我想到他,拿給他喝之後果然有效,所以後來我編了一堆理由來要池水,他的狀況越來越好,這時狐狸精姐姐忽然不願意給我了,我一急之下用偷的。我偷回去的量非常多,可是每喝池水,他的病卻逐漸加重,後來無論我說什麼他都不願意喝了⋯⋯今天一早他在加護病房病逝。」

小老鼠最後告訴她們:「狐狸精姐姐,對不起,我知道妖怪有很多禁忌,大部分跟人類有關,比如池水一開始說不定就不能拿給人類使用⋯⋯」

小老鼠忽然又說:「哦,我懂了,我帶給他希望,後來希望破滅之後他才會加倍的絕望。與其說是假池水害死他,不如說是我害死他的。我將剩餘的池水帶來了,現在就在門口。」小老鼠跳下桌几,將放在門口的塑膠瓶推了進來。

焰蹲下來回收裝有池水的塑膠瓶。

小老鼠告別後她心事重重的睡著,一下子夢見一個從來沒看見的小男孩說:「都是你害死我!還我命來!」一下子又夢見小金鈴,小金鈴說:「我吃了那麼多池塘的魚跟蚌,為什麼還會死掉?小夢夢你救救我好不好?是不是我吃得不夠多?」

她嚇醒過來渾身冷汗。這時她已經睡在床上,焰睡在一旁像被她驚動般急忙起身,連忙檢查她的腳:「是不是腳抽筋了?」

她趴在焰的懷裡大哭:「焰,為什麼她們會死掉?」

焰彷彿知道她說什麼,輕拍她的背說:「有一天我們也會死掉,所有來過這世界的痕跡都被抹除。會記得我們的人有幾個?生命有終結也有誕生,周而復始,這就是生命的軌跡。」

這時候她的肚子好疼,她與焰的孩子正踢著她的肚子,焰的大掌貼著她的肚皮:「寶寶,別踢媽媽,她只是被惡夢嚇著了,不是故意嚇你。」她的肚子慢慢不再抽痛,她看著焰熱淚盈眶。

焰抱著她輕拍她的背,她逐漸放鬆逐漸睡沉。夢中她跟焰來到了山中湖,有一條小船泊在野薑花旁。她與焰上了船,船慢慢的划,不知什麼時候划到了湖心,這時天跟湖彷彿靜止了一般,她本想叫焰看這特殊的景致,一看前頭並沒有人在划船!

她急著大叫:「焰、焰,你在那裡?你出來好不好,我好害怕啊!嗚嗚嗚⋯」

忽然間船開始動了,浮浮沉沉,她開始聽見風拂過耳邊的細微聲音,有人對她說:「你別怕,船開了,你放鬆自己,好好享受飄浮的感覺,很舒服很自在,很溫暖。」

她聞言躺在小船看著天上雲朵飄過,一朵兩朵三朵⋯⋯她逐漸放鬆不再害怕。船緩緩搖動,就像焰放在畫室的搖椅一樣,輕輕搖晃;又像一位母親搖動她的臂膀,懷抱著她的嬰兒。

好溫暖好舒服啊!

被媽媽懷抱是這種感覺嗎?

忽然有個聲音告訴她:「對啊,沒錯!」她被這個聲音喚醒,發覺她還躺在焰的懷裡,焰正輕拍著她的背。

她醒來再度驚醒了焰,她斜覷放在床邊的浣熊玩偶,笑著對焰說:「生完孩子我想帶著孩子讓小金鈴看一眼。」

焰牽著她的手與她對看:「好,我們到時一起回狐狸村,去看看爸,看看阿慢,再捧上一束野薑花幫小金鈴掃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