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九十二章 快刀

草士 | 2021-07-23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4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快刀

隔日大早,袁昊、都爭先二人自一片熱烈叫鬧聲中驚愕醒來,恍惚之間,匆匆忙忙換了衣物,奪門便出,連飯也未吃,就欲陟步上巔,剛走出幾步,這才想了起來,氣得咬牙想罵娘。

當初他們二人臨危奉命,指揮眾弟子辦事,那是如何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度日?這幾日每天早起貪黑,把招待賓客的大小事宜安排辦妥,再無遺漏,對隨性慣了的瀛海島民,實是痛苦之極的事情。至於往後其餘雜物,二位師太沒有央求他倆,或許是刻意為之,他倆了然於心,自也無心去管。

袁昊一寬下心來,肚腹便發出咕嚕沉叫,透骨傳背,他只感饑腸轆轆,向都爭先道:「姓都的,我餓啦,咱們去吃飯。」

只見都爭先挑望對面的蔥蔥山腰,群鳥紛飛,起先也不說話,其後臉有怪色,咳了一聲,扭捏道:「這、嗯⋯⋯這不是還早?咱們用不著急著這時。」

袁昊皺皺眉,抬頭望了頭頂盛烈朝陽,心道:「吃早飯不就是要趁早?甚麼急不急,這時不吃,等會管飯大叔收了飯,咱們那就無飯可吃。」

過得少時,二人尋了山道旁的一塊大石子,拿了石子木枝,或扔或折,靜靜候著,好不無聊。這條山道是通往峨眉山巔的必經之路,來往各路賓客源源不絕,他們經過此地,見著袁都二名峨嵋派弟子悠哉偷樂,目光中透著新奇,卻不知這二名峨嵋派弟子在做些什麼。

袁昊躺在石上,盯著朵朵白雲,問道:「咱們要等多久?」

都爭先道:「快了,就快了。」

二人又等片刻,袁昊肚腹叫個沒完,實在忍不住饑餓,追問:「還要多久?」

都爭先還是道:「快了,快了。」

再過不久,袁昊餓得前胸貼後背,哼了一聲,跳了起身,不滿道:「龜爺爺的,到底好了沒有?」

都爭先瞪他一眼,道:「催甚麼,老人家不都說做事不能急,急了會壞大事,你要是⋯⋯啊!來了,來了!」他臉上忽現殷勤喜色,連奔帶跳,跑到山道前,雙手負後,靜靜笑而不語。

袁昊覺得莫名其妙,走到他身旁,往下一看,只見一道黑袍倩影緩步上山,見著二人,臉上先是微疑,既而流露笑意。袁昊臉色頓黑,他還以為都爭先是有甚麼要緊事,再次苦苦等待,卻原來他是為了等人上山。

而那人除了李若虛,還會是何人?

李若虛溫婉一笑,道:「看來二位賴床的壞習慣,改了不少。」

都爭先目光一掃,不見王芫兒、孫翠兒二女,更不見趙元佑隨在身旁,一念之間還覺奇怪,笑道:「那是因為若虛妳在,妳不在,咱們都睡不好,吃不飽。」

李若虛臉上一紅,啐了一聲,道:「先哥,你這胡說八道的本事可又長進不少。」心中甜絲絲一片。

袁昊一聽到吃,肚腹自然而然又哀叫起來,本來心頭有氣,卻渾身無力,他抬頭看天,見時候差不多,歎了口氣,明白這早飯是吃不得。

峨眉山之巔,地勢險峻,天邊宛若近在咫尺,雲霧詭譎,道氣繚繞不散,經常難見天日。此時華藏寺前觀者如雲,群豪一一就坐,談天論地,自東說到西,自北講到南,彷佛是這陣熱忱趕跑了霧靄厚雲,雲開見日,山巔罕見地擁抱著溫暖天光。

袁昊三人遠遠見得場邊眾人比肩繼踵,推擠叫駡,索性不靠過去,找了兩棵挺拔翠樹,躍上枝幹,俯瞰下去。

眼見台央佇候二人,左首是一身峨嵋青袍,身姿卓然,皚皚千絲如雪一般,左掌反握劍柄,劍鋒朝上,神態恭敬,便是小琉璃;右首那人雖然穿著一身星雲派袍子,袍子早已褪色,左袖口、右褲管還各有一個補口,看來甚是破爛。他一把大砍刀橫扛在肩,刀身寬長,刀面光滑透亮。誰都想不到,這人卻是個滿臉淳樸之色的少年。

袁昊疑想:「這星雲派弟子是誰?年紀看來不過大我兩歲,竟能一路打到最終的龍虎之爭,當真了得。但瞧他打扮模樣,和我知道的星雲弟子,相差實在太遠。」心念剛轉,目光望向星雲派等人,發覺吳犬戎等弟子皆是神色冷漠,氣氛凝重,更覺詫異不已。

一名峨嵋女弟子走到台央,朗聲道:「諸位賓客,這回少年大會龍虎之爭,正式開始!江姑娘、許少俠,請上前。」

小琉璃、許姓少年各自上去一步,執兵器施禮,相視點頭。那峨嵋女弟子接著道:「雙方以武會友,先禮後兵,點到為止。」

二人各自退開一步,齊聲道:「請!」

許姓少年朗聲道:「在下許光明,光明磊落的光明,江姑娘武功了得,在下甚是佩服,今日一戰,無論輸贏,自當以酒敬姑娘一杯。」

小琉璃微微一愣,想道這位少年人脾氣倒是直爽,轉而笑道:「少俠多禮,小女子受寵若驚。以武會友,該是如此,小心了!」

嗤的一聲,劍光湧動,長劍朝許光明握刀右手急刺而去。

許光明擋過第一擊,見第二、第三都是刺招,明白對方是想以快打慢,取長劍輕靈之勢,贊道:「來的好!」便也不避不讓,大砍刀直直自上往下一劈,呼的一聲,沉風驚人,竟是壓得刺出的長劍難以再進。當的一聲亮響,大砍刀硬生生化解長劍刺招,轉守為攻,連連急逼。

小琉璃感受撲面而來的勁風,以及手腕發麻的感觸,連連倒退,驚想:「好驚人的力勁,若是吃上他一招,我定會落敗。」

一旁樹梢上觀望的袁昊同樣吃驚不小,想道:「我見過星雲派的利水催心掌,還有星雲派劍法,卻不知他們星雲派還有刀法?」

江湖中各門各派必有所長的武功技法,心法、輕功、外功,各自有別,但鮮少有樣樣都精通的江湖門派。一門武功要想成型,勢必得經過時間淬煉,前人編創,後人修訂,無疑要花上無數年月,因此一個門派有一門成名絕學,已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要有第二、第三門絕學,豈是容易的事?

小琉璃知悉許光明大刀威力驚人,硬接不得,又察覺對方速度愈來愈快,刀招又狠又快,猜想對方使的是一種快刀法,當下運起道氣,以巧攻之,更想以快制快。

幸是峨嵋派劍法的四種劍勢,本就有以靈巧迅疾的劍招,若是真以速度比勝負,劍招是要快過刀招。

在場群眾武功或高或低,大多數人皆看出雙方一人取巧,一人取力,各以取兵器之長,攻對方兵器所短,誰能得勝,那都好不奇怪。場邊歡呼雷動,伴隨劍刺刀砍聲,愈來愈多,叫喊聲亦是愈發熱烈激昂。

小琉璃一劍既出,下一劍轉眼又至,嗤嗤嗤連三響,劍招罩向許光明上身右臂。許光明右臂中劍,咬牙也不吭聲,只在出刀時,大喝一聲,呼的一響,風聲颯然,勁風襲向場邊群眾。

小琉璃心中打定主意,萬萬不能讓許光明搶得先機,否則以大刀狠勁,一但讓他捉住,她毫無擋下對方刀招的自信。

只見許光明大砍刀剛出,勁風剛起,小琉璃長劍即至,截住刀路,只聽當的一聲,星火飛濺,長劍藉巧勢閃過刀中狠勁,劍鋒側轉,直襲他門戶大開的虎口。

許光明驚覺過來,忙抽刀收勢,急撩向上,架開長劍。又聽當的一聲,刀劍互擊,碰而即散。這瞬息之間,許光明竟已嚇得一身冷汗,只覺適才胸口被一股刺寒冷意團團罩住,直竄心臟,心臟幾欲停止跳動,喘不透氣。

許光明所感受到的通體寒意,自然就是小琉璃的陰寒道氣。

小琉璃想道:「以巧取勝,自然不錯。但要找出對方莫大破綻,實是異常艱困。」暗暗算了幾次,自己已然攻出對方四、五次破綻,竟沒有一次能夠得逞,又想:「這人雖然是星雲派弟子,快刀法卻甚精明幹練,和那些已刀法享譽江湖的門派一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哪知就在這時,那許光明忽然道:「江姑娘,咱們就不要再藏招,妳我各自拿出看家本領,且分個勝負!」

小琉璃沒想到許光明會親自提這要求,一愣又笑,忖道:「這人也是有趣。」當下道:「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