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九十一章 夜中風雲

草士 | 2021-07-22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3


第二百九十一章 夜中風雲

往年的少年大會都是分成兩天,少年小會也是依循此規矩辦事,第一天是龍虎各組的小組競爭,最後一日則是特別留給龍虎各組脫穎而出的佼佼者,最後的龍虎之爭。

袁昊得知小琉璃一路過關斬將,成為龍組勝者,不由想起這幾日四處奔波的勞苦,松了口氣,感慨總算沒有白費功夫。他眼珠子一轉,又想:「師父說過,峨嵋派已多年止步於第一輪,小琉璃師姐能夠勝出,無疑是峨嵋派最好的佳績,倘若她真能一舉奪魁,師父只不定就會原諒咱們,用不著抄寫佛經啦。」他心神大悅,打定主意,明日的少年大會,自己定要前去為小琉璃加油助陣,說甚麼也要讓她獲勝不可。

袁昊三人用完飯,付錢告辭江小二夫婦,一路行回峨眉山。他們剛走到山腰,耳中只聽得整座峨眉山傳來哈哈笑聲,一處別院笑畢,另一處山腰的別院跟著又笑,當是格外喧嚷熱烈。

袁昊見峨嵋派弟子熙來攘往,忙得昏天暗地,汗流浹背,一人才剛下山,另一人又立刻上山,手中託盤裝著無一不是酒水。他隨處叫住一名男弟子,這才明白,原來群豪回到各自別院,用過峨嵋派弟子送來的晚飯,雖說是滿桌豐盛齋食,奈何多數人大魚大肉慣了,根本吃不慣清淡無味的齋食,所幸還有酒水相伴,這酒酣耳熱之下,齋食倒也並非入不了肚,只是酒性一起,豪情便盛。

那峨眉男弟子年紀和袁昊差不多大,只見他滿頭大汗,沒好氣往上看了一眼,靠在袁昊耳邊,低喃道:「袁昊,你不知道,絕千閣那位趙、趙……」

袁昊知他欲言又止,只因不敢說出趙元佑全名,笑道:「你管他身分是甚麼,大宋也罷,大理也罷,既然身在江湖之中,好一點尊稱一聲公子便是。」

那男弟子一愣,瞧了李若虛一眼,苦笑道:「唉,那位趙公子不知著了甚麼魔,咱們奉命送酒過去,好心好意為他勘酒,那人卻大發脾氣,痛駡咱們一頓,還頻頻想出拳出腳。若不是他身旁那二位漂亮姑娘不停相勸,天曉得多少弟子非要讓他傷了不可。你說說,那……那,哼,那人究竟犯甚麼毛病?」他並不曉得,李若虛乍看是名嬌嫩柔弱的女子,武功境界卻是遠勝過他。因此儘管他輕聲細語,極力放低音量,話中說的內容,兀自讓李若虛聽得清清楚楚。

只見李若虛臉色微變,眸中流露一片苦澀,低下頭,不知想些甚麼。一旁都爭先察覺過來,低笑一聲,在她耳畔說了幾句話,忽地,但見她臉上陰霾漸散,暈紅生頰,滿臉羞赧瞪著都爭先,輕輕打了他肩肉。

袁昊道:「瘋狗咬人的道理,你聽過沒有?」

那男弟子不諳世事,傻傻問道:「甚麼道理?」

袁昊笑嘻嘻道:「瘋狗逢人就咬,管你是天皇老子,但你離得它十萬八千里,諒它再兇狠,尖牙再利,都是無用武之地。」

那男弟子想了想,笑道:「你說得倒輕鬆,不過也是。不說了,不說了,我可要忙啦!」

當晚中夜,星羅棋佈,冷月空寂,霧靄朦朧,闃然底下,惟蟲聲唧唧,穀風咧咧,峨眉山各處別院早早熄了燈,眾人乘著酒性,酣然入夢。

山腰附近的某處別院,西首房間的窗牖透著燭光,不過很快便熄。過得片刻,吱呀一聲,房門開了一半,有五道黑影躡手躡腳,來到花園,縱身一躍,足點屋簷,另一足再踏,翻牆而出。

有一人連連吁氣,似乎甚是激動,道:「姑、姑娘,咱們接著往哪?」

那人道:「下山!」聲音確實清脆一片。

另一人不滿道:「妳說下山?那山下黃灣村能有甚麼玩意兒?這和咱們說好的不同。而且妳們不曉得,峨眉山就屬夜裡的濃霧最甚,要是一個不注意,不慎跌落山壑,那該怎麼辦?」

那姑娘冷然道:「你這男人怎地滿嘴顧慮?三位剛才是怎麼答允我的?這點小險也不肯犯,難不成你們以為,現下還有人會替你們辦妥事情?哼,你們要是不願,大可由我和師妹下山。」

前一名男子上前一步,瞪著那姑娘,道:「姑娘,妳這話過分了。」

那姑娘冷笑一聲,道:「過分又如何?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那你們想,殺人者的下場呢?」

那男子咕嚕一聲,咽下口沫,顫聲道:「怎、怎麼?」

姑娘淡淡道:「那自然是人恒殺之。天理昭彰,報應不爽,武律大道,全都看在眼底,武者想殺人,就要做好打算,否則的話,你們遲早也會讓人殺害。這就是天理,天道。」

這時,又有另一道聲音道:「姑娘,咱們聽妳的就是,但妳要知道,咱們的目的只有一個。」

那姑娘道:「我如何不知?正因知道你們恨透那人,這才好。我再說一次,你們辦好此事,包你們定能報仇雪恨。咱們是各有所求,此事之後,咱們再無相干。」

那三名男子聞言,默然片刻,誰也沒有開口。其時,忽有一陣刺骨冷風徐來,三人渾身打了個機靈,頸後汗毛直豎,各自吸了口氣,齊聲低道:「那就仰賴姑娘襄助。」話說完,三人仗開身法,往山道奔去。

眼看濃霧彌漫,三人身影漸行漸遠,另一名姑娘不安道:「師姐,咱們、咱們這麼做,要是被知道……」她話未說完。

那姑娘冷道:「師妹,咱們只能這麼做,我也不願白白傷人性命,但想除掉他們,眼下就惟有這個法子。」

那師姐滿臉懼怕,又道:「師姐,可是小姐她……她要是知道這事,絕不會放過咱們的。」

那姑娘突然笑了起來,聲音嬌媚一片,道:「傻師妹,妳好天真呀,妳真以為我狠下心做了這事,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

那師妹傻愣愣道:「什、什麼?」

那姑娘抬頭凝望星斗夜月,臉上大有把握,神秘一笑,道:「妳放心,要是小姐發現了,不,小姐她定會知道的。不過就是知道了,小姐也絕不會怪咱們的。」

忽地,呼嘯冷風咧咧而起,蟲鳴隱去,吹得峨眉山群林沙沙亂響,好不喧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