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九十章 事情畢了

草士 | 2021-07-21 19:00:05 | 巴幣 2 | 人氣 80


第二百九十章 事情畢了

李正志靜靜注視著袁昊一會,朝趙元佑問道:「元兒,袁少俠所言為真?」

趙元佑目光剛和眾人一觸,發覺他們各各睜大眼睛,大有看好戲之意,臉色微變,深怕自己傷及胯下的事情洩漏出去,怎地敢敢實情說出口?只得暗恨在心,答道:「弟子罪該萬死,袁兄說的都是真話,弟子……弟子實在氣不過,以為他們打算笑話師姐,所以才憤而出手。」

李正志歎了口氣,緊繃的面容緩下,連連搖頭,道:「你怎麼這般糊塗?為師不和你說過,袁少俠和都少俠是若虛的朋友,絕不會有妄加危害她。」

趙元佑低著頭,久久不說話,最後才道:「是,弟子知錯。」

眼看當前危機總算度過,袁昊、都爭先放寬心下來,暗想這整件事情最困難的地方,莫過於讓趙元佑配合他們說謊騙過眾豪。儘管他們二人是為仗義行善,但整件事情還要傷人者和被傷者串通一氣,欺騙群眾。所幸彼此各有所求,誰都不願讓事情鬧大,因此倒無多少麻煩,不過這等情狀,當是江湖上極其罕見的怪事。

圓如師太眉間微蹙,作為袁昊名面之下的師父,比起在場其他人對他理解更深。早在入房之際,圓如師太便嗅到空氣中的血腥味,但她知悉袁昊平時肆無忌憚,口無遮攔,似個皮娃兒,但心思良正,絕不會惡意出手傷人,心想:「只怕在此詢問,昊兒是絕口不談,此事還是晚些時候,好好向這頑皮孩子問個清楚。」

一旁圓容師太刻意板起臉孔,道:「昊兒,你這皮孩子也是,非要動手傷人,還不快向柜主和趙少俠道歉。」袁昊依言道過歉,心底大是不以為然。

圓如師太抱拳道:「李柜主,本門劣徒給你添麻煩,貧尼實在過意不去。」

只見李正志笑著搖頭,道:「師太用不著如此多禮,江湖武者血氣方剛,只要不傷及小命,四肢健全,那都是些小孩子的小打小鬧。」

圓如師太道還是頗感過意不去,從懷中取了一個白瓷小瓶,遞給李正志,道:「柜主,此事怎麼說都是本派劣徒先動手,貧尼一點心意,不足掛齒,還請大方接了便是。」

李正志看了手中白瓷瓶,一打開瓶口,剛見得瓶內兩顆藥丸,緊接著便聞得一陣撲鼻藥氣,沁入身心,他不禁吃了一驚,道:「師太,這莫非是……」

圓如師太笑而不語,過得不久才道:「貧尼知道柜主近年一直在尋相似之物,但相似之物再怎如何相像,可能比上貨真價實的真貨?」

李正志臉露驚喜之色,渾身顫抖,連連謝道:「多謝師太。」

眾豪聽圓如師太、李正志話語勘勘和聲和氣,料想這回沒有好戲可看,望了房內一會兒,以為事情真如袁昊、趙元佑所講那般,只是彼此暗自私鬥,不慎誤傷罷了,頓時興味索然,一哄而散去了。他們三五成群,不把適才發生的事放在心上,東聊西扯,結伴登道回山巔。

李正志和圓如、圓容二位師太再說幾句,接著走到袁昊身前,輕輕點頭,以示勉勵,溫笑道:「袁少俠,你今年多大了?」

袁昊眼珠子一轉,見他臉上滿是喜色,微感古怪,想得片刻,嘻皮笑臉道:「回柜主,晚輩今年二十好幾啦,可以娶妻生娃兒,嘖嘖,這娃兒個頭和我差不多大,那可得了?」

李正志聽他滿口胡言亂語,壓根不把自己的話當一回事,本來甚好的臉色微變,目光再次冷下,正欲開口,一旁李若虛、小琉璃卻率先叱道:「昊弟(袁師弟)!不得胡說八道。」

袁昊遭二女這一罵,嚇得雙肩一抖,縮起脖子,暗想:「我不過就是隨口一說,平時也不見有人罵我,幹甚麼今日就要罵我?」

他卻不知,其實李若虛因為他動手重傷趙元佑,又險些被當眾拆穿謊言,驚恐交集,故而發起脾氣;小琉璃是因為他作為峨嵋派弟子,私自比武傷了絕千閣弟子,勢必會害得峨嵋派遭江湖朋友說閒話,因而心情不佳。

二女會出言勸罵,無疑是出自一番誠心好意,與此同時,亦是警告他千萬別再惹出麻煩,免得禍端上身。

李正志見二女如斯勸阻袁昊,目中閃過無數異光,不知在想些什麼。過得少時,他搖搖頭,讓王、孫二女攙扶趙元佑回房,逕自出房門而去。

王芫兒走出房門之際,正巧和袁、都二人擦肩而過,只見她惡狠狠瞪著二人,眸中盡是一片扭曲憎惡。

圓如、圓容二位師太叫來袁昊、都爭先,先是溫言責備一回,可是見二人毫無悔意,只是口口聲聲說是喊是,念頭一轉,慈笑道:「璃兒,待少年大會結束,妳負責監督二位小師弟抄寫經文,除非抄完整整三百遍,否則不能放他們出門。」

聽聞這話,袁、都二人腦中登時想起經文苦海,這才知道悔改,拼命叫苦連天,連稱自己再也不敢,懇求二位師太放過一馬。

圓如師太見左右無人,低聲道:「昊兒,你這調皮孩子,少年大會尚未結束,為師還要上山巔一趟,你記好,千萬不可再惹事。」

圓容師太卻笑得甚是開心,道:「師妹,你這話就不對了,昊兒既然打敗那趙少俠,那是大大替咱們峨嵋派爭面子。」

圓如師太一陣苦笑,想道當年師父仙逝之前,曾為她們師姐妹留有遺命,要師姐不要太過執著峨嵋派,有時執著過頭,那就失了真,失了真就會失了分寸,這般如何行於佛道上?另一方面,師父對自己則是要求處事不要一昧求全,莫要讓人小瞧了峨嵋派。

她又想:「咱們一人柔一人剛,正好相輔相成,因此這十餘載過來,方能一路平平安安。師姐的話,我既該聽也不該多聽。」

當下放袁昊、都爭先留於此處,帶著小琉璃返回山巔。

隨著眾豪匆匆而來,又匆匆而走,別院很快歸於寂然。此時此刻,房內終於惟剩袁、都、李三人。都爭先和李若虛睽別三個月日子,互相訴盡刻骨情思,親密無間,手腳幾乎纏在一塊,好似化也化不開的糖,緊緊相貼。

袁昊瞧著二人妳儂我儂,甚感無奈,這走也不是,待也不是,實是痛苦之極。

都爭先、李若虛二人相倚彼此的肩子,過得不久,李若虛想起趙元佑的事情,按倒:「我得勸勸先哥,不可再得罪趙家。」哪知一得知這三個月來,瀛海島二人經歷的種種挫折,心腸又軟了下來,不住替他們擔憂起來,道:「先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將本閣三十六絕告知你們師姐,我、我不怪你。」

都爭先靜笑道:「妳要是怪我,我非要跟妳討公道不可。」

李若虛聞言,美眸眨了幾下,忽地噗嗤一聲,格格嬌笑起來。待她笑得累了,滿足地吁了口氣,不知如何,她只覺胸口暖和一片,心跳愈來愈快,低下頭,道:「我很歡喜,很歡喜。先哥,我⋯⋯我老實和你說,我、我不想嫁給元佑公子。」

袁昊、都爭先為之一驚,他們很是清楚,這門婚事是李正志期盼已久的聯姻,說出這話的李若虛,代表要違背一直以來從不違拗半句的父親,也就是李正志的話。

都爭先聽到李若虛親口回答,只覺好似吃了定心丸,總算下了決心,胸膛一挺,道:「放心,若虛,妳不想嫁,我就替妳想法子。要是通通行不了,我都爭先擄走妳便是。」

袁昊也甚高興,道:「若虛姐姐,妳下定決心就好,來,來!今日就由我袁昊作東,帶妳吃些地道佳餚。」說著,帶李若虛往山下江小二飯館而去。

江小二的飯館兀自生意興隆,但他一見到袁昊二人,還是熱情招待他們入座用飯。

當山巔通報傳了下山飯館,虎組由峨嵋派小琉璃脫穎而出,龍組則由星雲派一名少俠勝出。頗讓袁昊意外的是,那吳犬戎年紀正值十八,竟沒有參加這回少年大會。

第一日的少年大會,在一陣混亂當中,算是平穩落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