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八十六章 窗外偷聽

草士 | 2021-07-17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61


第二百八十六章 窗外偷聽

袁昊、都爭先提氣悄步來到窗下,左右探望一圈,發覺諾大的別院靜悄悄一片,花園間蟲聲唧唧,鳥兒啼鳴,除此以外,絲毫沒有半點人聲履聲,彷彿惟他倆於此而已。他倆久久不見王芫兒、孫翠兒二人回來,料想二女是想放趙元佑、李若虛獨處一室,不願打攪他們。

袁昊用口水沾濕兩根手指,輕輕戳破紙窗,二人邊是側耳窺聽,邊是凝神細看,只聽得傳來一道柔弱悵悵的哭腔,道:「元、元佑公子,你怎麼來了?」這聲音除了是李若虛外還能是何人?

趙元佑柔聲道:「若虛,我不是說了,妳我將來必定會成婚,夫妻之間,不必那般客氣。」

李若虛忽然沉默下來,久久沒有說話。過得片刻,她接著道:「元佑公子,我、我⋯⋯」

趙元佑笑道:「若虛,妳臉色不大對,是不是因為見著昔日故人,觸人生情,才會躲起來偷偷流淚?」說著,重重歎了口氣,續道:「若虛,妳心腸太軟,實在太良善啦!」

外頭的袁昊、都爭先二人聽聞此話,當是滿肚子怒火狂燒,咬牙切齒,卻萬不敢發出一丁點聲息,只在心中頻頻暗罵趙元佑。

袁昊忖想:「這趙王八蛋是始作俑者,分明知道若虛姐姐為何而哭,卻要裝模作樣,偏要說甚麼見了故人,心腸太軟。別瞧若虛姐姐平時脾氣甚好,不慍不怒,但要是不小心惹毛了她,連我和姓都的都會被狠狠教訓一頓。若虛姐姐有若虛姐姐的原則,趙王八的話,純屬放屁,哼!其心歹意,誰會不知?」

就在這時,果然聽得李若虛同樣歎了口氣,聲音疲憊之極,全然不被趙元祐的誇耀所動心,道:「多謝元佑公子關心,適才和峨嵋派姐姐比武,費力傷神,若虛有些乏了。」

趙元佑臉上笑容頓時一僵,目中又錯愕又傻眼,一愣之間,惱怒很快地佔據了腦海,他如何聽不出李若虛話中的逐客之意?當下連連吁氣,忍住怒火,點點頭強笑道:「比武一事,確實辛苦妳了。那峨嵋派姑娘可有沒有傷著妳?」

李若虛輕輕「嗯」了一聲,又道:「多虧那位姐姐多次相讓,點到為止,若虛沒有大礙的。」趙元佑說一句,她便回一句,絲毫沒有違拗半句,但乍聽之下,兀自大有疏遠之感。

趙元佑臉色微變,問道:「話又說回來,若虛,那位峨嵋派姑娘為何對本閣三十六絕了若指掌?」

這話當是問到李若虛的心坎深處,她心中大痛,情思重新湧上腦海,眼眶勘勘又紅,連連搖頭,淒苦笑道:「或許那位姐姐武功過人,又或許曾有高人指點,若虛敗得心服口服,絕無怨言。」

趙元佑臉色沉下,暗道:「若虛這是甚麼意思?我趙元佑放下身段,替她做牛又做馬,又是除掉閣中害蟲,又是和閣中上下弟子交好,一切一切都是為了她。事到如今,她竟還想替那兩個下賤鼠輩說話?我趙元佑好聲好氣,她倒是通通當成放屁。那兩個鼠輩有甚麼好?有甚麼是我趙元佑比不上?」

想到這裡,趙元佑再也維持不住臉上笑容,冷然道:「若虛,倘若那都爭先、袁昊又到了妳面前,妳是為了閣中大義,殺了它們,還是又打算放他們一條活路?」

李若虛猛吃了一驚,道:「元佑公子,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趙元佑見了李若虛反應,也不應答,冷笑又道:「若虛妳要知道,他們那兩個賊兒,偷了本閣道寶不說,那都爭先更是可惡之極,不知從哪兒習來本閣三十六絕,我聽人說,若虛妳好心收留它們,讓他們得以苟活至今,但他們居然恩將仇報,當真裡外不是人!」

李若虛嚅喏道:「他、他們,他們並非是那種窮兇惡極之徒。」

都爭先二人聽到李若虛替他們聲冤,不顧如今雙方敵我有別,不禁心神大動,只覺心頭暖和和一片,心念一轉,卻是想起比武一事,突然愧疚萬般,想道:「都爭先啊督爭先,你怎麼可以如此糊塗?將絕千閣三十六絕的短處通通說了出去?哪怕她對你再無愛戀情意,就可以行小人無恥行徑,出賣人家?」

李若虛同樣低著頭,滿臉躊躇,一想到都爭先的種種事情,又是開心又是痛心,想道:「先哥他……他定是對我失望至極,若非如此,他怎麼會將閣中三十六絕告知那位姐姐?」

只見趙元佑嘿然一笑,冷冷道:「若虛妳會這麼說,足見妳心腸之好,為了替閣中除去害蟲,枉費我特意安排三派人馬,往四川一路追擊,還是除不掉他們。」

此話一出,只聽李若虛嘴中不由「啊」了一聲,頻頻抽氣,聲音驚恐一片。外頭都爭先、袁昊二人更是滿臉駭然,彼此看著彼此,雙眼瞪得老大。他倆腦筋急轉,齊想:「莫非當初古撫仙三派會追擊過來,全都是趙元佑的所為?」

李若虛暗暗叫苦,總算明白都爭先為何會這麼做,道:「元佑公子!你為甚麼要這麼做,這事……這事爹爹他可有同意這事?」

袁昊聽得房內傳來腳步聲息,自左而右,又自右往左,顯是趙元佑在來回踱步。

過得少時,趙元佑淡淡道:「若虛,妳要明白,我這麼做全是為了閣中著想。」

李若虛不禁生起氣來,聲音激動,道:「元佑公子,閣中的事情,是由爹爹和諸位長老,以及若虛來做決定。」她說到這裡,隔了半晌,歎了口氣,道:「這事我會如實和爹爹說的。」

趙元佑嘿嘿冷笑一聲,道:「若虛,妳的心果然是向著那些外人。妳就這麼不希望他們死?」

李若虛瓜子臉上面不改色,道:「元佑公子,若虛一心只為絕千閣,絕不會有第二句怨言。」聲音當中,渾是一片冷意。

趙元佑「喔」了一聲,笑道:「是不是一心為了絕千閣,試了就知道。」

下個瞬間,忽然聽得趙元佑哈了一聲,接著屋內傳來咚的一聲,以及一陣錯愕尖鳴。只聽李若虛急道:「元佑公子!你這是幹甚麼?你、你……放手,放手!你……你莫要胡來,我、我可要叫人了!芫兒!翠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