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月的狐之歌 第十八話 絕望的雷雨夜(上)

牛汗ㄈㄓ | 2021-07-11 22:28:52 | 巴幣 114 | 人氣 52

連載中天與月的狐之歌
資料夾簡介
人生彼何物,曾無休己時 譬如惠蘭花,熠熠揚芳姿 一旦秋風起,零落徒傷悲 因果彼何物,歷者只自知 《芸芸眾生——首段詞》

  
  夜空挾帶著春雨,不見繁星的天空雷鳴陣陣,劃破烏雲的閃電好似要將天空撕碎。照進屋內的白光沒有帶來任何安心,時有時無的光亮反而將平凡的影子化成了一隻隻張牙舞爪的怪物。

  「嗚……」有裡拿著狐狸玩偶的玉藻月,腳步不禁因為時不時的雷鳴電閃而遲疑「不知道師父睡了沒,還沒的話那是最好。如果已經睡著的話……」

  不用回頭他也知道,身後是一片黑漆漆的長廊,對於小孩子來說這樣的經歷無疑是一場噩夢,但他還是鼓起湧起邁步走向天城的臥室。終於撐過黑暗跟閃電雷鳴的考驗,彷彿是獎勵他走過這片黑暗般,終點的臥室的門縫透露出些許的光亮。

  「師——」即將出口的呼喚,卻是不受控制的踩了煞車。「師父那麼晚了還沒睡,一定是處理公務到這時候,我是不是不該打擾她」

  「是誰?」臥室內傳來短暫又帶著警覺的疑問

  平常被師父用這種聲線訓話的他,像是膝跳反應般立刻回應「師父,是小月。」

  「小月?等我一下哦!」聽到愛徒的名字,室內先是傳出紙張齊唰唰跟瓶罐乒乒碰碰的聲響,最後是悶重的聲音。笑容迎人的天城滿臉大汗,素色的睡衣及手掌多處是剛才整理時不小心留下的墨痕「小月這麼晚了有甚麼事嗎?」

  「師父我……」來意因著看見聰慧伶俐的天城也會有如此冒失的一面,在方才短短數分鐘消散。

  瞬間黑夜再次被閃電照亮,下一刻!轟!一道突如其來的閃電提醒了他來的原因以及恐懼,備受驚嚇的他顧不及形象與手中的玩偶,一把抱住天城瑟瑟發抖。

  「小月怕閃電嗎?」天城拍著背安撫他,知道自己失態的玉藻月將紅通通臉別過去,嘟著嘴故作鎮定的回話「我才沒有!我只是不喜歡。」

  天不從人願,才剛說出逞強的話語,一道驚雷嚇得他宛如溺水的人看見浮木緊緊抱著天城不放。

  「哈,進來吧。」不在逗弄弟子的她牽起玉藻月的小手進入臥室。
  熄了燈的房間是夜色壟罩的暗,雖然是黯淡,將玉藻月抱在懷中的天城一手輕撫著他的紫髮一邊輕哼著兒歌,兩人間的溫度、呼吸卻是從未有過的靠近,對於年幼的他而言那是難以言喻的感情,並非師徒的教育之恩;也不是義母子的養育之情,而是最為單純的——愛。

  「小月怎麼了?還是睡不著嗎?」察覺到視線的天城停下了動作

  「沒事,我只是在想師父一定是在處理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這麼晚才休息吧?」他臨時編造了一個看似最為合理的理由,來避開這場尷尬

  「我是在寫日記哦。」天城笑了笑

  「日記?」

  「嗯,裡頭啊,藏著我最重要的寶物哦。」

  「師父最重要的寶物?可以告訴我嗎?」被天城勾起好奇心的他雙眼直勾勾盯著天城,那是專屬於小孩子,最無瑕的眼神。

  「小月想要知道嗎?」

  「嗯!想!」自覺離謎題解開僅剩一步的他點頭如搗蒜

  「那麼跟師父做個約定吧,等到你十八歲那天我再告訴你。」

  「怎麼這樣……那還有好久耶。」

  「畢竟是我最重要的寶物啊。」

  時光冉冉,歲月如梭。數十載的光陰眨眼便逝。那一天,她離開了他。
  失去支撐心理與生理的力氣的玉藻月整個人癱在地板上,腦海中閃過種種過往,無奈中帶著憤恨。天城是自然死亡壽終正寢,他又豈能恨天?

  那個瞬間跟他眼神對上的,是一本老舊的日記。想起曾經跟天城約定的話語的他,撐起身軀拿起翻閱,翻閱的第一頁以端正的筆跡寫著幾個字

  僅獻與我最愛的兒子——玉藻月。

  不解、錯愕的情緒壟罩,顛覆自己數年來認知的真相促使著他翻閱著日記

  記憶中所有的不協調頓時找到了解答,為什麼對自己原來的家庭毫無記憶?為什麼有記憶以來就是天城跟幾位姊姊在照顧自己?

  不過短短幾個小時他就幾近翻閱完畢全部的日記,數十本日幾整齊的放在一起,當他拿起最後一本日記時,卻是想也不想就翻到最後一頁。最後一頁跟頭一本日記開頭彷彿對稱般寫著——

  謝謝你誕生到這個世界上,我最重要的寶藏,我的兒子——玉藻月。

  簡潔有力的一句話卻是勝過千言萬語,眼淚只不下來,這次不留悔恨、遺憾,只有無邊無際的感恩與數千數萬次的道謝

  「謝謝你……媽媽。」

  時間推移到現在,妖狐獨自站在鳥居之上,看著自己的故鄉陷入天災異變之中,細細回想他親手走出的每一步棋。

  「第一步化零為整。讓白鷹、皇家以及鐵血成為共同陣線,一網打盡。第二步請君入瞉,殺傷監視我的土佐,打亂赤城的計畫,再藉由陣法連結重櫻神木的力量,至於第三步……等吧。」

  另一方面,重櫻指揮部正為了疏散難民忙得不可開交。除了驅逐艦前往各地疏散難民;神子親自坐鎮再加上軍師神通聯手安排一切。

  「請各位別停下腳步,帶著簡單的行李就好,不用擔心物資!」秋月級的驅逐艦們在大雨中,引導著災民們。變故,由此而生。

  「啊!」花月忽感一震頭痛,隨即是身體的一部份被抽離的空虛感及令人顫抖的寒意。

  「花月你怎麼……啊!」不久是周遭的驅逐艦,接著擴散到輕巡、重巡,甚至連航母與神子長門也是一樣。

  「神通?疏散難民的動作如何了?」長門盤腿而坐,身後神道輪不停輪轉,身上散發出若隱若現的光亮

  「回殿下,根據眾人回報疏散作業幾近完成了。」神通輕拍摺扇回應

  「那麼下一步?」

  「下一步已經來不及,只能從下下步開始著手。高雄、愛宕你們兩人率領小隊前往人工島,稍後我會派五航戰過去。還有一事,若是沒影見到御魂朧或是赤城,當即撤退!」

  「領令!」

  「且慢!」兩姊妹離開之際,神通再度出聲攬住他們「帶著訊號彈以防萬一」

  「神通,余擔心方才的異狀只是開端,現在的他連土佐、赤城都能下手,還有各地的天災頻傳……。」

  「殿下不用擔心暫且靜養,一個小時過後如果她們沒有回報,勞煩殿下與信濃大人御駕親征,現在我更關心另一處的戰場。」神通調出了衛星的監視畫面,那個地方正是——重櫻外海

  「御魂朧,身為重櫻首智徒弟而自負的你有多少本事,我!一一領教!」

 數十分鐘後,來到人工島渡口的眾人被眼前景象為之一驚,眼前是無邊的火海,曾經青山碧水的人工島一夕之間盡付祝融。

  「我和高雄先去一探究竟,你們到達之後先四處尋找任何關於軍師及赤城的線索。行動開始!」

  「了解!」

   兩人踏上人工島瞬間,再度感覺異感襲身,並非像上次被抽出力氣的感覺,而是短暫的耳鳴。

  「姐姐,這是。」高雄與愛宕同時開啟耳邊的通訊器,卻只有傳來陣陣雜訊的蜂鳴聲。

  「神通所料不差,切斷人工島周遭的通訊,看來對方沒有打算讓我們回去的意思。」

  兩人繼續深入人工島,原先的建築與草木無一不是成為火焰的養分,越是深入,兩人越是心焦,每拖延一分,失蹤的御魂朧及赤城處境就越危險。終於兩人來到了位於人工島中心的一處鳥居,在她們眼前的是……

  「御魂朧的天霞劍!還有赤城的艤裝!」

  眼前的天霞劍倒插在黃沙之上,劍柄乃至劍身處處是尚未凝固的血漬點綴出駭人的鮮紅,殘破的紅色艤裝如殘旗般隨風飄揚。兩者皆宣告著主人們的凶多吉少。兩人驚訝之餘,天際之上一道邪魅身影伴隨層層壓力與詩號降臨!

  「
風雨城中滿,相思蝕骨銷。逢君何可畏?舍死作澪標。

  來者一身黑袍,一邊的臉上掛著黑色的狐狸面具,另一半是略顯消瘦卻又俊秀的臉蛋,額頂犄角,身後九尾擺動,眼神中是睥睨萬物的不屑。

    「你是誰!御魂朧他們在哪裡!」高雄手按腰際的刀柄嚴陣以待

  「她已經被我所擒。」只見他隻手負背單指指向艤裝,又指向天霞劍並將藏在身後的手及物品取出,在他手中的是同樣鮮血淋漓的劍鞘。

  「至於這個男人,他已經死了。」

  震驚的言語,難以面對的真相,使兩人一時愕然。下一刻,高雄抽出預藏的小槍向天空發射,黃澄澄的煙幕瀰漫四周。

  「愛宕,快逃!現在!」兩人開啟艤裝,豁盡全力狂奔力求脫離,殊料!

  「真是沒有禮貌,狼犬什麼的果然需要有人訓化啊。」妖狐身影瞬動,轉眼已到兩人眼前!

  「怎麼!」疑問未落,便是毫不收斂的厲掌襲至!愛宕、高雄兩人被這猝不及防的一掌擊退數尺。

  「這種速度跟力量。你……到底是誰!」愛宕擦著嘴邊的鮮紅提問

  「吾乃重櫻的意志,你們喚我妖狐便可。」

  「方才那一擊,可以取我們的命,為什麼你不這麼做?」高雄接過話

  「我厭惡無謂的殺生,再加上你們不是我的敵人。」妖狐理所當然地說,他伸出一隻手向兩人說道「投降吧,這是唯一的生機。」

  兩人眼神交會的瞬間,兩口劍同時出鞘。

  「小弟弟你是青春期失調嗎?大姊姊我專治這類型喲」愛宕彎下腰嘟起嘴俏皮地說

  「我們的主人僅有一個,就是神子。」高雄緊握刀柄,凜然的刀光英照著同樣凜然的決心!

  「是嗎?我很遺憾。」妖狐誠懇中略帶哀傷的說,眼神卻是由睥睨轉成無邊殺意!下一刻!便在手上形成彈幕直直扔向兩人。

  愛宕、高雄齊心出擊,身形婀娜,刀向妖狐!一者攻、一者守,愛宕刀走偏鋒招招攻向妖狐罩門;高雄刀勢如猛狼出閘,一刀刀皆是劈山裂地!三人兩刀,一推一送,生殺復往,僅有一線之隔!

  兩人巧妙配合身影詭奇,動作迅速就算強悍如妖狐也難攖其鋒!兩人逼得手無寸鐵的妖狐連連守退。劍勢越發犀利,勝利也近在咫尺。

  「天火焚城!」愛宕身躍半空,一化十、十再化百!天空上無數身影層層堆積宛如烏雲一般!再眨眼便是如同流星直襲妖狐!

  「將彈幕化成分身嗎?有創意。但,仍是這種程度而已」

  不計其數的火流星如雨而降,妖狐不慌不忙勾起劍指,天霞劍似有感應飛到手中,他將重櫻神樹的異能頃注於劍身,劃出一道足以匹敵流星雨的暗紅色的一發彈幕。兩股強大的力量相互競爭,誰也不肯被對方吞噬,此消彼長之下的結果就是,殊途同歸。

  漫天沙塵將在場眾人的眼光遮掩,落地的愛宕沒有放過如此良機,腳一蹬再度殺向妖狐!在她面前的卻是一幅讓他震驚的景象!

  「怎麼會!沒道理啊」在她面前是高雄與另一個妖狐拔刀相對的詭異景象。

  「御魂遮月,妖狐降世」妖狐單手持劍與愛宕僵持不下,另一手劍指輕拈。而另一邊的帶著幽幽藍光呈半透明狀的化身,單手手撐著紙傘,另一手同樣捻著劍指。

  「現在輪到我了」

距離上次更新已經是一個月前,在這裡先說聲抱歉。那麼最後劇情也到了高潮點了,接下來幾集如果沒有意外應該全是打戲為主。那麼這次的故事您還滿意嗎?歡迎留下您的建議、看法、閒聊。我是牛汗下個故事再見

人物檔案
名字:玉藻月(化名御魂朧)

身高:17X
 
從屬國:重櫻

秘書艦:土佐

興趣:下棋或者泡茶

最喜歡的事物:甜食、天城與沒有血緣的姊姊們

最討厭的事物:泡得太苦的茶、自己

作者簡評:算是本作的男主角,也是目前寫的最滿意的角色。聲線的部分玉藻月是弱氣少年,御魂朧則是瘋狂、低沉不時切換。那麼他的目的是什麼呢?還請各位繼續觀賞

創作回應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我以為狐妖一定是重櫻的盟友,原來是跟獸耳娘動干戈的對手
2021-07-11 22:43:53
牛汗ㄈㄓ
他的想法是為重櫻甚至全世界好沒錯,但是不代表他可以允許任何人擋住他的道路
2021-07-11 22:52:38
東堂隼人
風雨城中滿,相思蝕骨銷。逢君何可畏?舍死作澪標。這詞寫的好呢![e12]
2021-07-11 22:44:37
牛汗ㄈㄓ
出自百人一首~~剛好符合重櫻的背景、妖狐的設定
2021-07-11 22:46: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