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月的狐之歌 第十二話 黑鷹與銀狼

牛汗ㄈㄓ | 2021-03-24 18:38:43 | 巴幣 6 | 人氣 70

連載中天與月的狐之歌
資料夾簡介
人生彼何物,曾無休己時 譬如惠蘭花,熠熠揚芳姿 一旦秋風起,零落徒傷悲 因果彼何物,歷者只自知 《芸芸眾生——首段詞》




  月色映照下的海灘上,兩人一言不發,一者靜靜閱讀著手上資料;一者遠望無邊汪洋。沉默的海,不語的人。近若咫尺,卻遠似海天。

  「如何?」薩里耶利順手遞給他一只打火機,賽佛接手後隨即將文件連同信封一起點燃,真相隨著明滅的火光一同離去。「解釋了很多事情,只是我沒想到阿月仔竟然是……」

    「我可沒在問你閱讀心得,我是在問你答案。」

  「唉——喝嗎?」一句短嘆,賽佛從懷中掏出一罐黑色咖啡,跟一只盛著橙色液體的玻璃罐,薩里耶利順手接過咖啡,在手上漫不經心地把玩著「你居然還記得這個牌子。」

  「你……恨我嗎?」賽佛喝下一口酒後問道

  「這算甚麼,轉移話題?」

  他也不多做辯解只是自嘲「哈,陰謀算計是你跟他的專門科。我太笨了,每次考軍事學我都要看你們的筆記,才能勉強過關」

  「你確實太傻了,有時我甚至懷疑你是怎麼活到現在」

  「哈,我們在碧藍航線的時候幹過不少蠢事,不是嗎?」

 
  時間回溯到數年之前,碧藍航線廚房的一角,三條人影悄悄地匍匐前進

  「賽佛,大清早的你把我們拖來這邊幹嘛?」睡眼惺忪的薩里耶利揉著眼睛說著「噓——惦惦啦,今天是女僕隊準備早點,我們先來替弟兄們試吃」

  「自己嘴饞還拖我跟玉藻下水,玉藻我們走吧,別理這傻子。」

  「這……碧藍三傑,一同進退」

  「哈!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真是敗給你們。」


  三人一同前進,總算是到了擺放著餐點的桌子前,賽佛趕緊摸走三份餐點

  「好了,阿月仔、矮冬瓜我們快走!」賽佛像是拿到戰利品般向兩人炫耀著

  「嗯,等等你剛才叫我甚麼!」

  「我們快走吧,免得……」

  「免得什麼呢,玉藻少爺?」冰冷的話音,從三人身後傳出,既使身經百戰,聽聞這聲音仍是寒毛倒豎「看……看到鬼!謝菲爾德!怎麼是你!」

  「我是來幫女僕長代班的,看來,廚房裡有三隻大型害蟲呢」話語吐出的瞬間,槍枝上膛的聲音也一並傳出,三人絕命之際,賽佛吞了吞口水當機立斷

    「矮冬瓜,阿月仔,現在我們只剩一條路了。」他慢慢地挪動身軀,下個瞬間,拔腿狂奔!「腳底抹油,溜啊!」

  「你這個不講義氣的!」

  三人一路跌跌撞撞,一面逃跑、一面閃躲身後的逼命危機,然而就算三人拐進小道或者分散行動,身後的金屬散落聲跟腳步聲仍是不止不休。

    「這個變態真空女僕!她開槍!她居然開槍!」

  「好友,你就別再挑釁她了」

  「賽佛.霍克你給我記住!」

  荒唐的追趕總算在二十分多鐘後結束,三人跌坐在宿舍附近的地板上,氣喘吁吁「哈……哈,總算逃離那個變態女僕的魔掌了。」

  「用變態來稱呼女士,可是很失禮的喔。賽佛少爺」

  「媽啊——!」以為要再來一次的他,卻發現自己的袖子被緊緊抓住
  「矮冬瓜你在報復嗎!」

  「看清楚是誰在逃吧?而且我也沒再來一次的興致。」

  冷靜下來的賽佛看了看聲音的來源,來者身著一身純白侍服,臉上是能夠消去一切辛勞的微笑「搞什麼,是貝法大姐頭阿。」

  「女僕長大人不是在休假,怎麼會在這裡呢?」玉藻月回想起方才謝爾德菲說的話發問「我是在休假沒錯,但是聽到吵鬧聲就來看看,結果看到三位少爺跟謝爾德菲的追逐遊戲。」

  「那麼你會把我們交給威廉前輩嗎?」面對這個結果的薩里耶利,就像洩了氣的皮球,無力地說著「怎麼會?那不過是你們之間的遊戲不是嗎?而且你們也掉了東西」

     「東西?」三人不解的發問,貝爾法斯特拿出藏在身後的甜點「這些就當作是你們從她手下贏得的獎品,她是這麼說的。」

  「女僕長人最好了!愛妳喔。」

  「哼,全婆俠。」撒里耶利別過臉碎念「大帝廚惦惦」

  「好了好了,都住手吧。」
  
  三人口中的酸甜不僅僅是美味的甜點,還有共度辛酸苦澀最終換來的……甘甜。


  「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這步的……」從回憶中回歸的他不禁感慨,這時他才發覺原本口中的酒,那麼的辛辣、苦澀「立場不同、選擇的路不同罷了,薩里耶利仍舊是薩里耶利,賽佛.霍克也依舊是……」

  「錯,我也變了。我仍然是我,只是變了。」

  「是嗎?你改變的原因是什麼?」薩里耶利喝下一口咖啡後問道,賽佛輕抬下巴枯思後說著「我因為企業改變很多啊,像是不在外面趴趴走、每天準時回家、少喝幾杯私釀酒……等等的。還有就是……那一戰的最後,我見到腓特烈了」

  「能將詳情說給我聽嗎?」

  「那時你被企業打成重傷……」

  
  「哈……哈」一隻眼睛被企業貫穿的薩里耶利吃力地撐起身軀,半邊腥紅的視野中,曾經憧憬的英雄與今生的摯友挾殺而來!

  「結束了」企業搭箭張弓,點點金光在弦上慢慢匯聚,不願摯愛與好友相殺的賽佛見狀連忙出聲制止「企業快住手!我們生擒便罷!」

  「哼!此刻你還想施恩於我嗎?我就是看不慣你這點。」

  「嘴給恁爸塞起來!我是在救你!」

  「我卻是在拖延啊。」逼命瞬間,一尾赤色機械巨獸從海面躍起,掀起浪濤三千丈!突來的變故令眾人失神,薩里耶利轉眼竟是投身入海!

  「薩里耶利啊——」眼見好友落海,賽佛不顧自身拔腿而奔,企業卻是死死抓住他的手臂「賽佛好好看清楚」

  薩里耶利入海瞬間,一艘潛水艇當即接應,裏頭的人向巨獸高聲呼喊

  「母親,U101接到薩里了哦!」

  「母親……難道是!」臆測巨獸主人身分的賽佛不由得滿身冷汗,但是他絕對不能逃避,因為那人欠他一個解釋甚至道歉。

  「好孩子,快帶他離開吧。剩下的由我接手。」聲音的主人不知何時傲然立於巨獸之首,話畢同時不世身影翩然而降,黑暗聖母、鐵血女帝降臨塵凡!

  「久仰了,兩位白鷹英雄『黑鷹』賽佛.霍克、『灰色幽靈』企業」

  賽佛吞了吞口水收斂心神,他心知眼前之人非是為戰而來「不知大帝紆尊降貴來此有何貴幹?」

  「今天我不傷白鷹將士,但保薩里耶利全身而退;看來是棋差一著,真是任性的孩子。」腓特烈略帶婉惜的口氣說著,眼神中帶有幾分傷感

  「只有這樣嗎?」賽佛雙拳緊握,對於眼前轉眼就可將他抹殺的存在,他不存畏懼瞋目怒視,腓特烈瞇起雙眼不解地問「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救下你的好友,避免你們兄弟相殘,這樣不好嗎?」

  「我是問你想對他說的只有這些而已嗎?他是多麼崇拜妳、對於妳毫無二心,妳卻這樣利用他,對得起他的心意嗎!」

  「賽佛……」

  「你對我的憤慨是因為我利用他,或者是這五年來的同袍之情都是他的逢場作戲?」腓特烈不疾不徐地說著,面對怒火熾盛的賽佛,她只以輕聲冷哼回應「你又可曾看破他的真心?他對你步步進逼,卻為何在關鍵時刻,硬接企業一箭?」

  「可笑,就算薩里耶利身經百戰,面對我的箭矢,要說抵擋未免誇口。」企業表示不以為然的語氣回道

  「依閣下之言,薩里耶利區區人類,無法抵禦你的攻擊,但是迴避你的攻擊這點能耐他還是有的吧?」腓特烈的目光同時轉向賽佛

  「他明明有能力閃躲,卻硬生生接下那一箭,甚至為此失去一隻眼睛的理由是……」

  「想到了嗎賽佛.霍克?」

  「他是為了……啊!難道是。」想到關鍵的他,雙拳再度緊握,再次不是憤恨而是感激「為了跟我做切割!他早就想到後續發展。」

  「碧藍三傑將成為過去,留在碧藍航線的你未來必將飽受非議,為了不讓你遭受不白之冤,他才狠心斬斷你們之間的羈絆。」

  「好友……」
 
  時間再度回到現在,說完故事的人跟聽完故事的人,久久不言,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一切現在看來都是給對方留下後路,因為誰也不能真正絕情。

  「感謝你向腓特烈大帝保我一命。」

  「先說在前,當年那戰若非企業出手我早就打敗你。」

  「先說聲謝謝如何?畢竟我也有叫企業住手」

  「多久了?」薩里耶利瞥了眼賽佛無名指上的戒指問道「蛤?」

  「我是問你跟她。」

  「當年那戰過後三個月,我就向她求婚,由老師當公證人然後辦個簡單的婚禮,那你跟那位小姐?」
 
  「別誤會,她是我上司」薩里耶利連忙澄清

    「但你不是鐵相嗎?」

  「我拔階前來,我已經將職位移交給值得信任的人。」

  「因為御魂朧?」賽佛的眉頭再度緊鎖,這一次可不是能夠留手的對象了

  「知曉他真實身分的你,不會手下留情吧?」

  「唉,做大哥的必須要負責,小弟做錯事……」他拿起酒瓶一口喝完裡頭的酒,堅定的說道「就是要把他打到醒!」 

  「看來我們有幫手了,是嗎?」聽到交談的土佐,從一旁的陰影中緩步走向兩人,賽佛頓時震驚「御魂朧的秘書艦!」

  「你不解釋一下嗎?」土佐沒好氣地向薩里耶利抱怨著「她——是我們的助力!更是友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專題跟比賽的緣故,上次寫文是一月底的事情,更新場外碧藍串也停更了。還是感謝的大家這一年來的
支持,各位的GP、留言就是我寫文的原動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