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月的狐之歌 第九話 來說說往日的故事吧

牛汗ㄈㄓ | 2020-12-16 21:55:53

連載中天與月的狐之歌
資料夾簡介
人生彼何物,曾無休己時 譬如惠蘭花,熠熠揚芳姿 一旦秋風起,零落徒傷悲 因果彼何物,歷者只自知 《芸芸眾生——首段詞》

  中立之地天堂島上,重櫻軍師、皇家指揮官犀角照面。

  「初次見面,御魂朧與土佐,見過伊恩.金士曼閣下。還有皇家女僕長——貝爾法斯特。」御魂朧偕同土佐微微做揖。

  「御魂先生客氣了,稱呼我伊恩便可。」

  「這怎麼行,客氣是為雙方留有後路。若是沒了稱呼,我們……就只剩相殺這條路。」

  「這倒是所言不差,御魂朧、薩里耶利兩人皆是碧藍航線的通緝犯,若是踏入我們的領區就有權逮捕。」貝爾法斯特先聲奪人,雙眼注視眼前的重櫻軍師,挑戰的話音中是怒、更是遺憾。

  「嗯嗯嗯,這倒是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幾個小朋友常常跑進去廚房偷拿東西吃。皇家的女僕長都會給我們偷偷塞給我們一兩塊糕點,現在想起那綿蜜中帶著酸甜的味道,真是令人懷念」御魂朧歪了歪臉看著兩人,伊恩是沉默不語,貝爾法斯特則是雙眼微闔

  「但是有天一切都變了,我不過指出碧藍航線的錯謬,它們就把我歸成叛徒,想將我肅清。平時總是溫柔賢淑的女僕長大人把我壓在甲板上,像打狗一樣對我拳腳相向。我那個好前輩威廉‧金士曼更是想殺我以敬效尤。我做錯了甚麼?就因為我逼他們面對現實,就因為我不爽他們的方針。」

  「到了現在你還想將自己包裝成弱者嗎?還認為自己是被迫害的一方嗎?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經不起命運的洗禮。」

  「那你想怎樣,代替威廉教訓我?碧藍航線?哈,不過是打著正義的旗幟,玩著扮家家酒的組織罷了。」御魂朧一聽,將面具摘了下來,收起高亢嬉鬧的聲線,以低沉到接近沙啞的語氣回應

  這時貝爾法斯特才看見,以前充滿熱情與信念的紫霞色的眼眸,如今已成為吞噬萬物的泥沼,不見底的深淵,一股冷意也在她背後悄然成形。

  「夠了。」伊恩出聲制止,一隻手輕按在貝爾法斯特的肩上「御魂先生,我想今天你也不是為了挑釁才來,有事談判桌上再說吧。」

  待兩人走遠,土佐看了看重新戴上面具的御魂朧,不禁嘆了口氣

  「因何嘆氣?」

  「你非得用這種方式嗎?」

  「所以我該扮演一個好先生,向他們低頭認錯,然後跟他們交個一生一世的好朋友,總共七天。」

  「你的語氣跟目的無關,你是要試探伊恩.金士曼,不是挑釁他;你剛才的行為根本不像重櫻軍師,反而更像鬧脾氣的小孩。」

  「那就不演了,等會兒你就能見到重櫻軍師該有的樣子。」

  一處洋房前,四方人馬匯聚。四位船艦將一個手環佩戴在手上,該手環能夠壓制船艦們的輸出功率,令她們開啟不了艦裝。當然如果遇到緊急狀況,只要幾位代表同意這手環就會自行脫落。而幾位代表則是各自手持金屬探測器,與x光機彼此進行搜身,如此第一天的談判展開了。

  當天夜裡,第一天的貿易談判結束,摘下面具的御魂朧,輕拍著手中的摺扇,死死的看著一個空白的棋盤。

  「不下棋幹嘛拿出來?你已經盯著棋整整半個小時了,到現在一步也沒下。」側躺在床上的土佐不耐煩的發問,御魂朧則是替自己盛了一杯茶,淡然說道

   「今夜,我有訪客。」他喝了一口茶後輕鬆地說

  「訪客?伊恩.金士曼?」

  「嗯。」

  短暫的寂靜之後,到來的是沉穩的敲門聲。站在門口前的並非他人正是伊恩與貝爾法斯特

  「土佐,你先去隨便晃晃。我想我們會聊很久。」

  「了解。」當土佐離去的前一刻,御魂朧的嘴唇動了幾下,她的神情變的嚴肅非常後點了點頭。

  「貝法你也……」

  「不,我今天的話,她該要聽。」

  兩人交換了眼神,伊恩替她拉了張椅子。三個人、一盤棋的會談展開。

  「我想,你最少有三個問題要問。」御魂朧將茶水地給兩位後,先下一子白子。
  
  「是,第一個問題是,先生為何發動重櫻政變?」伊恩略加思索後落下一子回應

  「重櫻內部腐朽不堪,假借對抗塞任的名義搜刮民脂民膏,所幸神子長門出面率領義軍反抗,建立新的朝代。」

  「這是先生對於外界的說詞,事實呢?矛盾點太多,神子長門在『決裂之戰』中早已現身,並且救下一名關鍵人物,昔日碧藍三傑之一、天城之徒——」伊恩落下一子,替自己的領土擴增範圍。

  「玉藻月。哈,你開始跟上我們的思維了。」御魂朧輕笑一聲,繼續接著說道「一個被碧藍航線遺忘的名字,卻是重櫻子民心目中的英雄。最終死在舊部反抗的槍彈中,大義捐軀」

  「這又是另一個疑點。他一死,先生隨之登上重櫻軍師之位,外號『紫狐』。」伊恩接著御魂朧的話下去推理「使人疑竇的是,我曾經問過在中立地帶做交易的重櫻商人,提起御魂朧的名號卻全無印象,甚至連軍師紫狐也一蓋不知。」

  「一個英雄故事中最重要的角色是誰?是英雄嗎?是我,是讓英雄有機會成為英雄的——推手。」

  「所以先生隱藏在歷史的影子中,讓玉藻月、長門、甚至是參與反抗的戰艦與士兵有機會成英雄,你可以在背後推波助瀾,和平盛世不過是一個讓舊部無力反抗的巨石」

  「但這不是你來找我的主因。一個本該被遺忘在歷史中的名字,卻成為了重櫻的英雄;一個連碧藍航線都知道的重櫻軍師,重櫻國內卻是鮮為人知。所以你開始將線索串聯,盡可能收集情報。這不過是我所留下的第一個伏筆。」

    隨著話音,御魂朧放慢了下棋的腳步,開始串聯起一切的始末。

  「第二個伏筆是,我在遇見你跟貝爾法斯特時的態度,挑釁、癲狂;但是在談判桌上我卻又是能夠分闢利害,重心全然放在重櫻的利益。這兩者間差距讓你開始產生質疑、將兩人的身影重疊,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現在的局面。」

  「是,所以我應了先生的棋局,但是還有一局,這一局才是先生想讓我入的局。」

  「你也可以不入局。不進、不應,你與她便可全身而退。越是想了解深淵下的底細,越是會被深淵所困。是抽身離去還是投身深淵你的下一個問題便知分曉,。」

  「我的第二個問題是……」

  棋局,已然步入中盤。也來到關鍵的分水嶺。

  「玉藻月是死在政變之前、之間,還是之後?」

  「兩次。」

  



51 巴幣: 4

創作回應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大家好像都很喜歡下棋 0.0
2020-12-16 22:05:50
牛汗ㄈㄓ
智者裝氣勢的第一要件--下棋
2020-12-16 22:09: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