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月的狐之歌 新春特別篇

牛汗ㄈㄓ | 2021-01-01 00:00:42

連載中天與月的狐之歌
資料夾簡介
人生彼何物,曾無休己時 譬如惠蘭花,熠熠揚芳姿 一旦秋風起,零落徒傷悲 因果彼何物,歷者只自知 《芸芸眾生——首段詞》

  玉藻月對上威廉.金士曼;賽佛.霍克鏖戰薩里耶利。玉藻月腳踏陰陽,時之在前忽爾在後,威廉手上的馬刀欲窺破對方破綻確是屢屢不成。

  良久皇家與重櫻的大戰才落下帷幕,身負多處輕重傷的玉藻月疲乏不堪的倒臥在甲板上,大口喘著粗氣。身為勝者的威廉挺起身取走向敗者。

  「哈——哈,這樣也好,最少我可以去跟師父團圓了。這個如同垃圾般的世界……重櫻高層也好、碧藍航線也罷全部都見鬼去吧!這個隨便犧牲他人的世界,毀了最好!哈!哈!哈!」

  瀕死的前一刻盡吐心聲,聽眾一個個低下頭。眼前手持馬刀的男人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並且舉起長鋒只向對方首級而去!

  就在此刻!

  「卡,收工。威廉阿,下去領便當。」亂入戰圈之中的是一卷留著短髮的上頭寫著「導演」的……紙本?

  「齁,總算結束了,實在有夠累。」賽佛邊伸展筋骨邊抱怨著

  「兩集裡頭超過八成都是武戲,還分成上下集,哪個白癡寫的!叫他出來說!。」薩里耶利怒沖沖地掰著指頭說著

  「別提了,上次中秋連假的時候,就被母親跟三位姐姐扛去後山種了」

  「說到連假,阿月仔你這次假期是要留在碧藍航線,還是回去重櫻呢?」

  「這……」

  這時的他腦袋裡是去年年夜飯由天城下廚的回憶……

  「小月、赤城、加賀、土佐,這是招財進寶咬前來——」天城所端上的餐點,讓玉藻月等三人的筷子掉到地上,只因在眼前料理是——三杯竹鼠!

  「嗚……今年不能再讓母親……我是說!我會回去重櫻探望姊姊們跟母親。」薩里耶利揮著手在方才失神的玉藻月面前晃了數回,才回神過來

  「看你的臉色,好像有甚麼難言之隱?」

  「啊!都這麼晚了,我先走一步!」賽佛看了下手機,拔腿離開現場

  「大過年的,他是可以去哪裡?」

  「薩里耶利、玉藻月。你們有看到賽佛嗎?」從隔壁片場趕來的企業氣喘吁吁地向兩人詢問

  「企業女士?賽佛他早就離開了,怎麼他沒有跟你一起回去嗎?」

  「不只是他,就連伊恩少爺也是最近都不見人影」將毛巾遞給企業的貝爾法斯特,臉上同樣不安。

  「我知道他們兩個去哪裡,只是怕你們生氣——」現場瞬間紫煙瀰漫遮掩眾人目光,來者手持摺扇披風飄揚。

  「御魂朧!今天又沒你的戲,來這做什麼!」薩里耶利關掉旁邊的乾冰機跟風扇,一臉厭惡的說道

  「我只是對兩位美女釋出善意而已,至於他們兩個去哪裡……」神秘兮兮的他從皮夾內掏出兩張名片,各自交給企業及貝爾法斯特,名片上印著的花俏的面具跟唇印的圖案。

  「這個賽佛.霍克,大過年就在外面給我拈花惹草!」

  「看來有必要重新好好教育伊恩少爺,一名紳士該有的禮儀呢……」

  此時的御魂朧臉上露出冷笑,沒入黑暗中悄然離去。

  白雪飄飄,重重霜雪將重櫻列島覆蓋在一片銀白之下,天城等人一邊整理周遭環境,一邊用門松來裝飾房屋的環境

  「母親、姐姐辛苦了,請用熱茶。赤城姐正在準備火鍋,等一下就可以圍爐了。」

  「謝謝你小月,趕快回到桌爐裡取暖吧」天城手中捧著熱茶,踏著輕快的腳步回到屋內

  「沒問題吧小鬼?」這時土佐跟加賀同時出手按著他肩膀,帶著擔心的神情問道

  「放心吧,我多次提到這次年夜飯想要吃火鍋,而且也三不五時傳食譜給姐姐,這次絕對能行!」

  「但願如此。」

  「小月阿,雖然我對火鍋沒什麼意見,但是赤城真的沒問題嗎?」天城身披厚毛衣嘟著嘴忍不住碎念

  「有甚麼關係。團圓飯嘛,總要熱鬧一點。」

  「火鍋來了——」赤城滿臉欣喜帶著隔熱手套,捧著一鍋冒著白煙的鍋物,興沖沖地從廚房中跑出來。

  「我先來試試湯頭。」加賀盛了一小碗火鍋,一口吃下味道是……

  「這湯……赤城姐你這湯是用什麼材料熬出來的啊!」

  「我是用小月給我的食譜阿,魚頭、麻油、醬油、大骨、糖、鹽、味噌、蔥、蒜、牡蠣、……」

  「等等赤城姐,你是什麼死人骨頭都放下去了嗎?」

  「我沒放死人骨頭呀?」赤城歪著頭佯裝思考般說著

  「赤城姊,這笑話很冷。」垂下頭的土佐擺了擺手

  「我難得下廚,大家應該很開心吧?對吧?」赤城拍著土佐、加賀、玉藻月的肩膀,臉上的笑容堆疊著層層陰影。

  「這真的可以吃嗎……」三人是你看我我看你,手中的筷子微微顫抖

  「過年嘛,何必生氣,大家和和氣氣,來領壓歲錢齁。」

  「謝謝姐姐。」三人接過壓歲錢後,異口同聲地說道

  「謝謝母親。」講這句的聲音,居然出現了第二個!

  「御魂朧你來湊什麼熱鬧!」受到驚嚇的玉藻月,連退數步

  「大哥,白鷹跟皇家、鐵血那群人太可怕了,我要來這邊吃年夜飯。」

  「你叫我大哥,我們看起來是誰年紀比較大啊!」

  「母親啊,你看大哥居然這樣說我。」故作委屈的他埋進天城懷中,帶著啜泣聲訴苦,臉上是一如既往的邪笑

  「小朧乖,別哭。小月你太過分了,我看小朧的年紀明明跟你差不多啊。」天城輕撫著中的御魂朧,一邊安慰他。

  「恁老——!」聽聞此話的他一股熱血直衝腦門滿臉通紅,憤怒兩字盡寫在臉上,只見他掄起袖子抄起天霞劍,三姊妹見狀連忙拉著他勸架。。

  「小月冷靜,大不了我們去求編劇就是。」

  「赤城說的對,我們替你教訓他也行,我怕你不會拿捏,別忘了他也是主角!他如果完蛋接下來還怎麼演。」

  「話說回來,御魂朧,你不是要在碧藍航線過年,怎麼突然跑回來了。」

  三人這時才發現,他早已一邊喝茶一邊用看著鬧劇的神情憋笑。

  「這一切都要從幾個小時前說起……」
         
  薩利耶利、腓特烈、提爾比茨、俾斯麥四人來到預訂好的飯店。
    「歡迎各位來到本飯店,我是這家的領班……」
  
  「御魂朧!你這陰魂不散的小子!」
  「耶,年夜飯何必生氣,還是鐵相大人不肯賣給鐵血女帝面子呢?」相較大驚失色的薩里耶利,御魂朧則是摺扇輕搖一派輕鬆。

  「孩子,御魂朧說得對,年夜飯放輕鬆一點。」腓特烈一手按在他的肩上柔聲勸說。
    「唉,白目……」
        
    「蛤? 」
    「阿,不是黑心朧。你這家飯店的招牌菜是什麼?」
    「都是東方國家的特產名菜。適合諸位」
    「比如說?」輕描淡寫的幾句話自然引來對方的懷疑,薩里耶利繼續追問
        
  「蝦蟹縱橫戰四海。」

  「那是什麼?」

  「精選從北海打撈的帝王蟹及龍蝦現切的生魚片。」

  「雖然名字有點詭異,但還正常。下一個」薩里耶利稍稍鬆下戒心。

  「五福臨門好運來。」

  「這又是什麼?」

  「烤斑鳩、炸蝙蝠。五福,吉兆啊。」

  「這真的可以吃?」

  「東方特產嘛。鐵相大人一定要觀賞我為你準備的娛樂節目——八爪揮墨美人圖。」待他說完,四周轉變成粉紫色的燈光,音樂也漸漸變得輕浮。

  「章魚、美人?等等黑心朧!我們這是闔家觀賞的節目!」看了看身邊同伴的他大聲喝止。

  「您再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對女士下手呢,主角是——您啊!」話音甫落,工作人員推出一隻與常人大小相同的章魚,章魚已快如電閃的速度將薩里耶利綁住,黏答答的噁心觸感令他作嘔拼命掙扎。

  「我不要,我要回家叫Ubexr eat啊!」

  「哎呀大過年叫什麼Ubxr eat。」

  「Ubxr eat啊!」
  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觸手與正太的激、烈、衝、突,看著的三人不知道該將眼球往哪裡擺

  「原來孩子他的弱點是那裏啊。」臉上微紅的腓特烈帶著詭異的神色

  「殿下請不要看這種傷眼睛的畫面,貴為鐵血之相居然被一隻章魚玩弄得毫無招架之力。」俾斯麥與提爾比茨一手遮著自己的眼睛一手遮著腓特烈的雙眼

  「姊姊說的對,這場面實在太刺激;我是說太不堪入目了。」

  
  「這怎麼看都像你的錯啊!還搞什麼觸手play你是變態還是腦子忘了帶出門。」重新將火鍋熱了一遍的玉藻月忍不住吐槽

  「觸手……」赤城的眼神飄不自主地向自己的弟弟,嘴角微微勾起

  「赤城姐你的豬哥涎擦一下,接下來呢?你不是說還有白鷹跟皇家?」加賀將衛生紙遞給她之後,追問著後續

  「悲劇就是從這邊開始的……」

—分割線

  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觀賞,看到這篇的你可能是我剛開始寫這系列的文章就在追,或者是中途上車,甚至是在小屋看見的,無論是何者都很感謝從四月多到現在的支持,原本只是帶著寫好玩的心情與恢復筆墨的目的開始寫,誰知道居然停不下來。感謝各位朋友的愛護與支持,筆下的一個個角色才能活躍這麼精彩。雖然可能裡頭的角色性格不是很討喜,甚至會讓你覺得跟原本遊戲的角色相差甚遠;但是我會盡我所能地將有著不完美的開頭的故事,做個完美的結束。
          
  
  

125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