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月的狐之歌 第十四話 誕生

牛汗ㄈㄓ | 2021-04-08 20:44:42 | 巴幣 4 | 人氣 21

連載中天與月的狐之歌
資料夾簡介
人生彼何物,曾無休己時 譬如惠蘭花,熠熠揚芳姿 一旦秋風起,零落徒傷悲 因果彼何物,歷者只自知 《芸芸眾生——首段詞》


  燈光微弱的資料室內,明石趴在電腦桌前,一字一字地打著報告身邊的研究員們也是相同的疲態,臉上的黑眼圈不難看出工作量之大。這時一人推開門扉悄然而入。

  「明石我來拿前幾天跟你要的報告,嗯?明石你沒事吧?」天城看見趴在桌案上,宛如斷線風箏的明石不免擔心。

  「沒事喵……死不了喵。」從一字一字變成單指神功的明石豎起大拇指回應著

  「想不到研究部的工作量這麼巨大……」天城翻閱著資料一邊說道,這時一名研究員插嘴「如果不是明石大人黃金週時玩瘋了,完全忘記工作,我們也不至於……」

  剎那間,一只鋁罐包裝的提神飲料,直直向那人飛去,一聲慘嚎之後資料室內再度回歸僅有電腦運作、伺服器運轉的寂靜,與研究員們奮力敲打鍵盤的喀喀聲。

  面對如此尷尬的場面,天城邊苦笑著邊翻閱資料,這時她的目光落到了一本沒有標題的報告書上。

  「用船艦的心智魔方的資料,加入人類遺傳因子,打造出具有強大戰力的改造人嗎?真是荒唐,也難怪計畫會被終止」

  闔上報告書的天城一人坐在公園的板凳上,仰著頭思考著。

  「親子……嗎?」這是她從未思考過的字詞,船艦的確像是人類有七情六慾,會愛、會笑、會有喜歡與珍視的人。但是作為智者的她早已視為無物,智者不需要多餘的情感,因為戰場不會對任何人留情;但是如果可以呢?如果真的可以有一個孩子……

  「不行!光是赤城那幾個ㄚ頭我就忙不過來了,更何況是小孩子。」她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再思考這種事情;但是公園裡的景象與聲音卻像是極力勸說般不停的傳達給她

  「媽媽你看我做的。」一名堆起小沙堡的女孩,以天真浪漫的笑容呼喚著母親

  「哇——小光好厲害哦,真是了不起的城堡。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家吃飯吧?」

  「好——」離去的兩人臉上是最為純真的微笑,不是逢場作戲,也沒有虛情假意,是發自真心地微笑。

  天色漸漸由淺藍轉成秋楓般的橘紅,灑在身上的陽光不再滾燙、毒辣,而是令人感到安心的溫暖,這份溫暖的光與舒適的微風,卻給她帶來另一種感覺——寂寞。

  「這夕陽——太美了。」這一天,她第一次收起了傘,第一次望著高掛在天邊鵝蛋黃色的夕陽,第一次享受著夕陽的溫存,悄悄地做了一個決定。

  
  數天過去,這時的她躺在手術台上,執刀的人不是醫生,而是滿頭大汗的明石,周遭的也不是護士,是同樣滿頭大汗的工程師。

  「天……天……天城手術的風險,相信你已經都知道喵,但是我還要再提醒你一遍,如果失敗,好一點的的半個魔方會廢掉,最糟糕的地步性命更會不保,這樣你還要做嗎喵?」

  「動手吧明石,我心意已決。」天城以極為堅定的神情告訴明石,這位總是如浮雲般的軍師,原來也有展現情緒的時刻

  「好吧,小子們!為了天城,也為我們的性命努力喵!」

  數個月的時間過去,遠征歸來的一航戰與戰艦們受到了民眾的熱烈歡迎,但是愉快的氛圍並沒有持續太久。

  「赤城大人、加賀大人、土佐大人!終於找到你們了,天城大人她!」一名身披醫袍的年輕人大喊著三人的名字,大口喘著粗氣簡直就像是跑完馬拉松的選手一樣

  「姐姐怎麼了!」

  「詳情如此……」

  「你說什麼!」三個人先是驚愕,再來是其中一人向出閘的野獸般傾盡全力向天空嘶吼。

  醫院內,大呼小叫的聲響傳遍整個樓層,加賀、土佐偕同兩名護士,用盡全力緊拉著近乎失去理智的赤城

  「赤城姐,你先冷靜一點。」加賀像是鉛塊般緊拽著赤城的右腕

  「加賀說的沒錯,先冷靜下來大家有話好說。」土佐同樣緊抓左手

  「吵死了!老娘現在就是要把那個不知道哪來的野男人的種活活燒死!順便找出那個不負責的野男人一起燒了!」赤城的尾巴如熾熱的烈火般高高豎起,活像是被激怒的野獸,然而與野獸不同的是,上頭不時發出劈啪的火光,甚至也有火焰不時竄升。

  「赤城大人您誤會了,那孩子其實是……」身旁的醫生與護士不是極力勸說,就是想解釋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這時的赤城哪聽得下去。自己遠征回來天城姐,那個潔身自愛到有點不食煙火的姐姐居然有了孩子!

  不及說出的因果,一拉一扯之間,一行人已經來到病房前,盛怒的赤城不由分說踹破房門。眼前所見是一幅祥和的光景,躺臥在床榻上的慈母、輕抱著襁褓中的嬰孩,以及像是祝福他們的既溫柔又明亮的月光。

  「哎呀,我還想說怎麼那麼吵,原來是你們三個。有精神是很好,但是這裡可是醫院要安靜一點哦,而且這孩子也才剛睡著呢。」天城立起食指示意三位安靜,懷中的孩子沒有被吵醒只是沉浸在夢鄉中

  驚愕、呆若木雞。原先憤怒不已的人、五里霧中的人,再見到熟睡中的新生命的當下,暫時放下心中的納悶與怒火,只因——

  「太像了……那孩子跟天城姐太像了。」三人異口同聲

     「哼——哼,很棒!很厲害吧!很天才吧!」原先躲在角落的明石見到場面緩和下來,輕哼著小曲登場。

  「那——麼就請你這位『天才』解釋一下好嗎——?」赤城像是捏麻糬般雙手捏著她的臉說,更可怕的是這時的赤城臉上是微笑著的。

  一青一紅的焰光、白亮的劍光,頃刻間圍繞在明石的臉上

  「阿,死定了喵。」

  回到玉藻月剛出生時的醫院,在三人的逼問之下,明石一五一十地告知事情的始末。

  「這麼說來一切都是天城姐自己的意願喽?」赤城等人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後,情緒才終於緩和下來

  「事情就是這樣沒錯喵。」臉已經腫的跟饅頭一樣的明石,以委屈的聲音回應著

  「但是這孩子的來歷該怎麼辦呢?如果照明石所言,這項研究不只是重櫻甚至是碧藍航線所禁止的,如果被人發現的話,別說這孩子可能連天城姐也會遭殃啊!」加賀內心的不安全寫在那緊鎖的眉頭上

  「這點不用擔心,我已經有所腹案,你們聽好了。明石勞煩你也告知你的研究員們。」天城將計畫娓娓道來

  數日之前天城在一場討伐賽任的戰役中,找到一名不幸被戰火波及的家庭
的遺孤。因為內心愧疚於是乎決定照顧這名孩子。

  「怎麼樣,很完美的劇本吧?」

  四人聽罷,是你看我、我看你。這個劇本實在太過老套;卻又偏偏在情理之中。

  「這樣也好,如果太過詳細的話反而引人懷疑,我這就回去叫那班小夥子,做一份假的出生證明來,也順便跟他們套好劇本。」

  「辛苦明石你了。如果沒有你跟他們,不要說這孩子,可能連我的性命都不保」天城勉強的向她行禮示意「哪裡,那我走啦。改天我再去找你們跟那孩子。」

  唱著小曲的明石走出病房的瞬間,一股異樣的感覺竄上心頭「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算了,想不起來就代表不重要吧。」

  數天之後,三姊妹的居所內。陽光微微露臉,公雞尚未啼叫,卻有一份哭啼聲強行喚起睡夢中的三人


  「嗚……赤城姐今天換你去幫小鬼換尿布了。」半夢半醒的加賀輕踹著赤城試圖把她叫醒

  「為什麼阿,土佐她……」

  「昨天是我,前天是加賀,今天該妳了。育兒手冊就在小鬼的床旁邊,妳就好好加油吧!我會在精神上支持妳。」土佐擺了擺手以事不干己的態度回應,繼續窩在被窩裡。

  「真是的……天城姐沒事遠行到底是去哪裡啊?」赤城拖著半醒的身軀與抱怨,不情願的走向嬰兒房。

  「好啦,本小姐都來幫你換尿布了,稍微安靜一點。」她一手輕晃著嬰兒床,一手翻閱著育兒手冊「我看看換尿布的步驟是……」

  「啊啊啊啊啊啊!」

  超越嬰兒啼鬧的慘叫聲,鋪天蓋地而來!原先在睡夢中的土佐跟加賀一腳踢開被子跑向嬰兒房。

  「赤城怎麼了!」兩人眼中的是,眼神完全死透雙腳跌坐在地上的赤城

  「小小小小,小鬼他,他有那那那那。」赤城手指發抖似的指向嬰孩。

  「講話不清不楚的。不會是小鬼拉肚子了吧?那可就麻煩了。」

  加賀跟土佐越過赤城查看玉藻月的情況,除了有點骯髒的尿布外並沒有什麼異樣。

  「什麼嘛小鬼沒有什麼事呀?赤城妳這樣矇混過去就有點太過份了。」加賀一臉納悶的替孩子換尿布。

  「我說啊赤城,妳該不會是不知道,小鬼是男生吧?」發覺真相的土佐強忍著笑意解釋著,被掀底的赤城頭上的垂了下來,一股熱氣也從頭上冒出。

  「嗚……」赤城的一個點頭,換來的是一場哄堂大笑。

  「早上的事真是太尷尬了,我居然會因為男性的……」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的赤城趕緊喝了口茶壓壓驚「一二三四,嚇到沒事。」

  在她試圖讓這份記憶變成過去雲煙時,本該午睡的小月不知不覺間爬到了她的身邊,紫霞色的雙眼緊緊盯著她

  「幹嘛,不會尿布又濕了吧!」她伸手一摸,傳來乾燥的觸感使她鬆了一口氣「尿布沒濕啊……難道是肚子餓了?還真是麻煩……」

  當她起身要去準備沖泡奶粉時,小月卻是緊緊抓著她的衣角不放,雙眼還是緊盯著她

  「怎麼?該不會是要我抱你吧?小孩子還真是要求一堆耶」赤城雖是不太甘願,仍舊將他抱上大腿「好了高興了吧。


  「……」

    
「嗯?」聽聞小月的牙牙之音的赤城,略帶遲疑的將耳朵靠近細聽

  「……アカ……アカギ

    
「小鬼你剛剛!再說一次!」認為自己聽錯的赤城急切地向孩子詢問

  「アカギ?」面前的嬰孩歪著頭復訴著自己的牙牙學語,面前之人卻是不知為何緊緊抱住自己。

  年幼的玉藻月不理解,赤城也不理解,但是彼此的溫度的確是傳遞到對方身上了。

  另一方面,一處依山傍水世外桃源,青色蝴蝶輕拍著翅膀悠閒的飛舞著
,好像告訴來到這裡的旅人,世俗的一切皆是夢幻泡影。

  「信濃,你找我來有何貴幹?」天城站在木門外呼喚著

  剎那間,木門自行開啟,眼前是慵懶之中不失嬌麗的身影
  「我做了關於你的噩夢,天城」

-----------------------------分割線----------------------------------------------------
我寫到後來突然想到的,其實按照輩分月應該要叫赤城她們阿姨才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