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五章Serendipity⑥

| 2021-06-16 08:00:05 | 巴幣 374 | 人氣 134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映良接著拿起自己腳邊的木棒,一邊整理火堆,一邊開口:

  「總之我先聯絡警方幫我調查她的身分了,要是找到她的家人,會先知會對方,再由我們送她回家⋯⋯啊,不對,應該要送醫院吧。」

  「知道了。」

  「她的家人大概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我們趁現在能調查多少算多少,到時候也好交接給警方。」

  「怎麼查?她什麼都不記得耶。昨天其他人進森林也沒找到什麼。」

  「就是說啊⋯⋯你這次真的撿到了一個大麻煩⋯⋯」

  說著說著,映良沮喪地低頭靠著手背。

  根據他們剛才初步問話的結果,只知道那女孩名叫天海千世,七月剛滿十三歲,國中一年級,家住西川縣。基本常識都沒什麼問題,雖說是失憶,也並非不記得所有事,至少兩個月以前的事她都想得起來。

  只有最關鍵的記憶是一片空白。

  她完全不記得自己醒來之前的事,既沒有來到鷹森市的印象,也不記得是不是在西川縣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她的身體似乎並沒有忘記。

  證據就是,當映良剛才進去看她時,原本想順手取下她頭上的髒東西,沒想到才剛抬起手靠近她的頭,她便發出尖叫,整個人也往後縮。

  那很明顯是創傷壓力症候群的一種表徵。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變成那樣呢⋯⋯」

  映良喃喃低語著。

  論知識,他很清楚成因是什麼。

  但是他的心無法體會。

  如果痛苦可以量化,他是不是就會更了解那女孩的痛呢?

  映良就這麼想著這些事,結束和狩刀的討論。

  狩刀見映良不說話,也跟著靜下來,開始獨自思考。

  如果按照原定計畫,狩刀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和另一批隊伍換班,進行原本的任務了。

  陣內修作說過,月影的工作是為了人的工作。

  那麼他現在呆坐在這裡,就算得上是為了人嗎?

  「⋯⋯簡直是浪費時間。」

  昨晚隊長說的「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真的有重要到值得拋下原本的任務嗎?

  「這個世界」的常識還真難懂。

  正當狩刀這麼想時,敏銳的他似乎感覺到什麼,表情就像拉緊的弦線,瞬間繃緊。他二話不說掏出懷中的槍,就這麼對準映良。

  「哇啊啊!你幹嘛!」

  「不准動。」

  映良驚慌失措地舉起雙手,但狩刀壓根沒把他放在眼裡,站起身後,慢慢將槍口移向映良背後約五公尺遠的樹叢。

  映良這才進入狀況,慢了好幾拍終於提高警覺。

  ——樹叢裡有人。

  「雙手舉起來,慢慢走出來。要是敢輕舉妄動,我就開槍。」

  狩刀釋出殺氣,表示自己不是在開玩笑,也並非威嚇,一旦對方有任何可疑的舉動,他絕對會扣下扳機。

  ——沙。

  樹叢裡傳出聲響,可以感覺到裡頭的人正小心翼翼地移動。

  接著——

  唰沙沙沙——

  樹叢內的聲響突然加快節奏,而且逐漸遠去。

  「嘖。」

  見對方竟想在這種情況下逃走,狩刀厭煩地砸嘴,並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

  子彈射入樹叢內後,傳出一道男人的低吟聲,但往前的腳步聲卻沒有停下來。

  「可惡!」

  看來子彈雖然擊中對方,卻未能阻止他的腳步。狩刀對自己太過小看樹叢障礙升起一絲怨懟,他立刻追上去。

  「站住!」

  「等一下,狩刀!不要追!」

  卻在踏進樹叢一步後,被映良阻止。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能戰鬥,不要追了。」

  因為映良這麼說,狩刀剛剛進入備戰狀態而沖昏頭的腦袋這才知道要冷靜下來。

  如果剛才在這裡的男人和千世的來歷有關,那麼他極有可能有其他同伴在附近。如果這是調虎離山之計,憑映良一個人恐怕沒辦法保護千世。

  放走或許握有線索的人縱然很可惜,但現階段所有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狩刀看了看殘留在地上的血跡,吐出一口氣讓自己徹底冷靜下來,最後收起槍枝,轉頭往回走。

  「看來做好隨時移動的準備比較好。」狩刀說著。

  「是這樣沒錯,不過移動的風險還是太大了。我們這邊有一個狀況不明的傷患,現在不知道對方的來歷、組織規模又有多大,加上如果郊區的火拚戰場擴大⋯⋯」

  「怎麼了!怎麼有槍聲!」

  當映良說到一半,軍醫從營帳中跑出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軍醫一看到狩刀和映良兩個人不慌不亂地站在原地望著自己,腦袋突然打了個死結,搞不懂現在到底有沒有出亂子。

  接著映良拋出一道疑問:

  「你要在沒有遮蔽物的地方,保護兩個人嗎?」

  畢竟這裡是部隊衡量過的駐紮地,就像剛才那個不明人士逃進森林,底下也有岩石區可以當掩護,一旦有突發狀況,他們有很多可供選擇的行動。但如果離開這裡,往市區前進,就不能保證前方是否也有這麼多選項了。

  於是狩刀馬上回答:

  「死都不要。」

  映良就像早已料到會是這種回答,用「你看吧」的表情聳了聳肩。

  就這樣,他們決定繼續在這裡撐到本部的直升機抵達。



  到了中午,當他們正在準備午餐時,軍醫拿著行動終端機走了過來。

  「血液報告出來了。」

  今早拔營時,軍醫將千世的血液交給要返回本部的人,請本部的醫療中心檢驗。現在結果似乎出爐了。

  映良立刻湊上前。

  「結果怎麼樣?」

  「你們自己看吧。」

  軍醫說著,遞出手上的行動終端機。

  終端機的畫面映著圖表和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映良頭好痛。

  「⋯⋯報告老師,我看不懂。我只數得出有幾個紅字。」

  「這是中毒反應吧。」

  不過一旁的狩刀卻迅速說出結論。

  他伸出手,指著終端機的螢幕。

  「從成分來看的話,這個和這個是萊第茵劑,這幾個是神經毒,然後這個是霍根——」

  「停。用人類的語言再說一次。」

  見狩刀滔滔不絕地說著,映良忍不住打斷他,惹得狩刀皺起眉頭,顯得有點不耐煩。

  「我從頭到尾說的都是人類的語言吧?」

  「不是,你講白話一點。」

  意思是要講解?麻煩耶——映良看得出狩刀皺成一團的臉上寫著這幾個大字。

  但他聽不懂就是聽不懂,狩刀說什麼都得解釋。

  狩刀沒轍,只好嘆了口氣。

  「萊第茵劑是精神性毒素,主要有造成混亂,放大恐懼、不安的效果。然後這個是神經毒,劑量再多一點就會死人。另外霍根凡納會造成身體疼痛和意識混亂。」

  「你懂的挺多的嘛⋯⋯」

  軍醫佩服地說道。

  「以前在組⋯⋯」

  狩刀這句回答說到一半便停止。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即將脫口說出「組織」兩個字。為了矇混過關,他只好修改措辭。

  「在⋯⋯家裡學的。老頭子的書架上有一本厚到可以拿來當兇器的毒物圖鑑,還有一本拷問大全。」

  但聽他這麼說,軍醫的臉色卻沉了下來。

  他湊到映良耳邊,小聲地問:

  「總司令在家放那種書幹嘛啊?」

  「不要問我。」

  不管陣內總司令家裡是不是真的有那些書,不管狩刀是不是真的有看,總之映良一點也不想探究。因為無論真相是什麼,他都覺得很可怕。



【待續】


後記:
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安全地自由移動,好想跟朋友群聚⋯⋯
想去吃義大利麵、壽司、碳佐麻里(?),天這麼熱,順便來一碗剉冰。
本來買了一個新包包,期待揹著它出門,結果疫情爆發,它就被我原封不動地放在櫃子裡了,可憐的包包。
還有電影,本來這個時候應該可以看《神劍闖江湖》真人版吧,結果只能線上看,而且還被網飛萬惡獨家,太過分了獨家嗚嗚嗚嗚⋯⋯我沒有買網飛啊該死!!!
最近朋友一直聽我哀怨這件事,大概是嫌我煩了,主動說要把帳號借我,真是天使XDDDDD
果然人最不可缺的就是朋友!然後最不能交的就是我這種朋友

創作回應

阿熊桑
我也好想跟朋友群聚...去貓咖撸貓咪...
2021-06-16 11:52:36
嗚嗚該死的病毒⋯⋯
2021-06-16 13:47:34
悠閒紅茶(冷卻中)
還好紅茶很邊緣,不用擔心這個!(嗚嗚嗚,我才沒有哭咧,只是眼睛在流汗!)
話說烤肉啊~好久沒吃了呢(流口水)
2021-06-17 13:54:25
我也好久沒吃烤肉惹,碳佐麻里的醃蘿蔔配肉好吃到讓人眼球融化臉頰飛出來⋯⋯(反了!
2021-06-17 16:21: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