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五章Serendipity⑦

| 2021-06-23 12:00:09 | 巴幣 1308 | 人氣 118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不過剩下的這些是什麼?」

  狩刀看著終端機螢幕顯示的其他成分問道。

  「那是解藥。」

  「解藥?」

  「但是因為量不夠,毒素才會殘留在體內。從劑量算得很剛好來看——」

  「這是故意的。」

  「沒錯。」

  映良在一旁聽著狩刀和軍醫兩人一來一回討論,努力跟上他們的步調。

  「等⋯⋯等一下,故意是怎樣?這有意義嗎?」

  「為了訓練她習慣毒藥。」

  狩刀說道。

  「不過普通的做法是給予少量的毒。給少量的解藥維持毒性,這我倒是沒聽說過。這樣身體不會反而記住解藥嗎⋯⋯」

  哇啊⋯⋯這種話從一個待過黑幫的人嘴裡說出來,超有說服力的——映良看著一臉認真思索的狩刀,同時睜著發直的雙眼想道。

  不過話說回來⋯⋯

  「光檢查血液就能知道這麼多啊⋯⋯」

  「這樣說不定還算少呢。」

  軍醫收起終端機,滿不在乎地說。

  「什麼意思?」

  「我只是請醫療中心的人幫我篩檢常見的兩百種毒物和藥物,如果不在篩檢範圍,就不會顯示在報告中。另外有些東西時間一久,就會被身體吸收。換句話說,那女孩體內說不定有罕見的藥物,只是我們不知道。」

  「哇噢⋯⋯」

  映良假惺惺地發出感嘆。

  他覺得現在不管再出什麼事,他都不會動搖了。

  「我是已經用手邊有的藥,多少幫她中和毒素了,現階段應該不會有立即的危險,但還是得去醫院。就等直升機來了。警察那邊怎麼樣了?」

  軍醫問道,映良則是拿起自己的手機,確認有無聯繫。

  「還沒有消息。」

  「警察的效率還是一樣有夠差⋯⋯雖然我們也好不到哪裡去。」

  「那個⋯⋯」

  正當他們討論到一半,千世的聲音從旁傳出。

  只見她抓著營帳的簾子,露出一顆頭,戰戰兢兢地看著映良開口:

  「剛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來是想為自己剛才情緒失控,對著映良尖叫的事道歉。

  「啊⋯⋯不會,沒關係!妳別在意!」

  映良舉起雙手否認,就像對待某種易碎物般,連語調也不自覺變得輕柔。因為有剛才的前車之鑑,他就這麼站在原地,避免觸動千世敏感的神經,開口問道:

  「妳可以起來嗎?不會不舒服?」

  「頭有點暈,可是沒關係⋯⋯」

  她感覺有些坐立不安,而且欲言又止,看得映良滿頭問號。

  這時候,狩刀越過映良,直接走上前。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千世又緊繃地抓緊簾子,同時反射性縮起肩膀。

  「啊⋯⋯等等,狩——」

  映良本想叫住狩刀。

  畢竟千世的精神狀態看起來好不容易恢復正常,他可不希望狩刀一個輕率的舉動,又將之搗毀。

  不過——

  「喏。」

  狩刀停在營帳前,遞出手上的碗,碗裡裝著他們剛才煮的料理包燴飯。

  在場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妳肚子餓了吧?」

  「啊⋯⋯」

  「不對嗎?」

  「⋯⋯對⋯⋯」

  千世表明狩刀沒猜錯後,狩刀再度發出催促聲,並把碗往前塞。千世看了,這才緩緩鬆開營帳的門簾,小心翼翼伸出雙手,接過狩刀遞出的碗。

  「謝⋯⋯謝謝你。」

  「不用謝,反正沒花多少功夫,也不是什麼好吃的東西。」

  狩刀說完便轉身,同時拋下一句話:

  「外面風大,妳在裡面吃吧。」

  「啊⋯⋯好。」

  千世回答後,輕輕點頭致意,再度回到營帳中。

  狩刀則是回到火堆旁,繼續準備午餐。

  映良和軍醫看了,也跟著坐到火堆旁。

  「有食慾就代表沒事了。」

  軍醫鬆了一口氣說著。

  「沒想到你還挺溫柔的嘛。」

  映良卻是不懷好意地用手肘頂了頂狩刀的身體。

  「還知道找理由讓她待在安全的營帳裡,讓她不會對現狀太緊張。」

  「要是她知道有人追殺,難保情緒又會不穩定。現狀已經很麻煩了,我只是選擇合理的方法。」

  「我懂我懂,因為人家很可愛嘛。看來我們隊上的獵神機器——神野狩刀在正妹面前,還是會憐香惜玉。」

  「你知道你剛才說的話全都是只有舊時代才會用的『化石語言』嗎?」

  狩刀面不改色將弄好的餐點拿給軍醫,並不忘反擊。

  但這點程度的酸言酸語,映良才不會放在心上,他繼續說:

  「欸,偷偷告訴哥哥,你昨天揹她回來,背上的感覺怎麼樣?」

  「經你這麼一說,她的身體是有點軟。」

  「呀——好色!」

  映良一下子靠近狩刀耳邊提問,一下子又雙手握拳遮在嘴前大叫,那副假鬼假怪的樣子,讓狩刀不知怎麼的,覺得非常不爽,而且火大。

  「原來那是你的菜啊。放心吧,哥哥不會跟你搶的。」

  「了解,那我全吃了。」

  狩刀點了點頭,收回原本要拿給映良的碗,然後開始大快朵頤。

  「欸!我的午餐!」

  「吵死了,你去旁邊站哨順便吃草。這些我幫你吃掉。」

  「對不起啦!我跟你道歉,留一份給我,拜託!我昨晚只吃乾糧耶!」



  後來吃完午餐沒多久,直升機抵達。機師一邊抱怨,一邊將他們送到市區的醫院。軍醫見已經沒有他的事了,就跟著直升機回月影,先替狩刀他們整理千世的血液報告,方便他們之後提交。

  在千世做詳細檢查的期間,映良接到警察的聯絡,說是找到千世的父母,他們會立刻前往鷹森市。

  「聽說是一個多月前報的失蹤。太好了,事情總算有點進展了。」

  映良一邊收起手機,一邊說著。然後坐在狩刀旁邊。

  兩人一開始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

  接著映良突然開口:

  「我問你。」

  他嚴肅的語氣,讓狩刀轉頭看著他,不知他要說些什麼。

  只見映良停頓了許久,最後下定決心似地問:

  「你會那麼清楚在體內放毒物的用意,是因為你以前也經歷過嗎?」

  這個問題狩刀始料未及。

  不過從剛才映良停頓許久才問出口這點來看,他很有可能已經想問很久,卻不知道該不該問。

  就算狩刀再怎麼遲鈍,也明白映良是在顧慮他的感受。那段突兀的沉默,是映良猶豫著該不該讓狩刀回首過去的痛苦。

  因此狩刀首先聲明:

  「⋯⋯都是過去的事了。」

  換句話說,答案是肯定的。

  映良默默握緊拳頭。



【待續】



後記:
關在家裡好一段時間了,原本沒什麼刺激的生活,這下更平庸了,完全不知道後記該聊些什麼XD
所以只好繼續上上星期的新單元——角色名字的由來與演變過程。

這次來說說已經消失在本篇一年的主角——神鳴祐吧。(幫刷存在感XD)

神鳴唸作かんなり(kannari),同樣的漢字也唸作かみなり(kaminari),是「雷」的意思。算是呼應他的能力。
一開始他的姓氏是用吉良(kira)代替,除了受到鋼彈SEED的主角影響,還有一個原因是剛好日文的kira有閃閃發亮的意思,稍微牽強地呼應能力XD

名字的部分,單純是因為我鍾愛Yu這個名字,此時不私心,更待何時!(X)
然後替Yu找漢字的結果,就變成「祐」了。
順帶一提,阿悠也唸作Yu。

祐的名字基本上沒什麼懸念就定下來了,不過還是有個候補,叫「蒼祐(sousuke)」。
是想呼應他的蒼雷能力。但最後也沒用上就是了(笑)

以上。我們下週再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