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五章Serendipity①

| 2021-05-12 09:30:02 | 巴幣 1180 | 人氣 164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中,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三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然而人們卻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第十五章 Serendipity


  祐被研究所帶走,過了一個小時。

  千封和燿嗣現在坐在醫療中心的公共區,兩人隔著一張大桌子,面對面坐著。

  千封單手托著下巴,視線望著門口。表面上看起來漫不經心,其實還是留心在燿嗣身上,並未因為身處在月影大樓這個安全的地方,就疏於防備。

  畢竟他非常清楚那個研究所會無所不用其極到什麼地步。就算是自己人,現在他也不會輕信。

  至於燿嗣,則是雙手握拳放在桌子上,低著頭不知在思索什麼。

  這時候——

  喀噠。

  千封突然站起。

  他粗魯的動作令椅子發出碰撞聲,燿嗣也因為那道聲音抬起頭來。

  只見千封不發一語,直瞪著不知何時來到桌子邊緣的人。

  燿嗣認識他,他是擔任醫療中心主任一職的夏爾,也是千世的左右手。

  「呃⋯⋯」

  夏爾端著剛泡好的茶走來,面對千封這樣的反應,似乎嚇了一跳。

  他知道現在事態不單純,畢竟祐被抓走的事也傳到他這裡了,但千封的臉色和眼神卻令他不解,他只好抬高手上的東西,戰戰兢兢地表明來意:

  「我⋯⋯想說端茶來給你們喝⋯⋯」

  聽夏爾這麼說,千封才移動視線看向他手上的東西,接著冷冷地說:

  「不需要。你去告訴其他人,不准靠近這裡。只有姊姊可以過來。」

  「知⋯⋯知道了。」

  說完,夏爾轉身離開,千封也跟著坐下。

  他首先向燿嗣道歉。

  「抱歉,如果你口渴、肚子餓,先稍微忍一下。我現在只相信姊姊。」

  「⋯⋯嗯,沒關係。」

  兩人簡短各說了一句話後,又回到原本的狀態。

  千世今天在本部外有工作,因此現在不在大樓內。

  狩刀明知千封現在唯一相信的人不在,還是叫他把燿嗣帶來這裡,而不是自己的辦公室,代表對狩刀而言,醫療中心是個安全的選擇。

  但對千封而言,卻並非如此。

  他無法選擇能夠信賴的人。

  唯有千世一個人——

  「千封!」

  才剛想到這裡,隨著醫療中心入口的自動門開啟,一道急促的女音立刻傳進來。

  千封轉動視線,看向門口。

  只見千世一進醫療中心,就丟下手上的包包和工具箱,直撲千封懷裡,緊緊抓住他。

  「千封⋯⋯!」

  「姊姊⋯⋯」

  「太好了,你沒事⋯⋯太好了⋯⋯」

  千世用力抓著千封的背,彷彿想確定他就在眼前,就這麼緊緊抱著。

  見千世如此激動,千封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愧疚感。她的手指留在背上的感覺越是鮮明,千封的愧疚也就越深。

  千世明明知道自己今天在本部待機,明明知道研究所沒有鬧到月影來,明明知道被抓走的只有祐一個人,依舊如此心慌。

  反觀自己,不久前卻沒有第一時間想到千世,只顧著想外出尋找祐。

  『要是連你也出事,千世會有多傷心!你覺得她還能承受再次失去你的痛苦嗎!而且還是被同一個地方奪走!』

  狩刀剛才說的那句話,現在聽起來格外刺耳,也格外有攻擊力。

  他說得沒錯,自己的確沒顧慮到千世。

  那一瞬間,自己將世上最擔心自己安危的人拋諸腦後——

  「天夜呢?」

  千世稍微冷靜下來後,詢問另一個可能也有危險的人身在何處。

  「好像在狩刀的辦公室。」

  「這樣啊⋯⋯」

  千世鬆了口氣。

  一旁的燿嗣看著兩人的互動,在感到落寞的同時,也想起一段久遠,卻又很像昨天才發生的回憶。

  那是他第一次來到月影時的事。

  當時他也是坐在醫療中心的公共區。他依稀記得那時候這裡有祐、峰樹、千封、千世、天夜,還有狩刀。

  祐當時主動站在狩刀面前,抬頭望著狩刀,然後說出自己的決心。

  燿嗣那時候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只是盯著祐看。

  「⋯⋯⋯⋯」

  如果——

  如果那時候能阻止祐進月影,現在的狀況是不是就會不一樣?

  不。

  燿嗣搖搖頭。

  他知道他現在只是想以結果定論一切。

  就算祐當時沒有加入月影,也無法保證研究所不會出現。

  他對只能用這種想法逃避的自己感到氣憤。

  他必須有所成長,必須有所作為。

  要是現在再不振作起來,那他豈不是就跟那些只會說風涼話嘲諷雷帝的人一樣了嗎?

  「燿嗣?」

  千世看燿嗣臉色凝重,來到他身邊。

  「你還好嗎?」

  「⋯⋯我沒事。」

  燿嗣低著頭說著,這讓千世心中產生了一股罪惡感。

  「對不起,我只顧著自己高興⋯⋯」

  自己的哥哥被抓走,還要看別人在眼前慶幸自己重視的人沒事,就算雙方關係再好,也很難有好心情吧。

  「沒關係,千世姊姊。我都知道。而且因為這樣就遷怒,哥哥也不會回來⋯⋯」

  「燿嗣⋯⋯」

  「我只是在想,我現在到底還能做什麼?」

  燿嗣握緊拳頭,下定決心似地抬頭望著千封和千世。

  「我已經不想再像以前那樣,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只能在旁邊看別人忙得焦頭爛額了。千世姊姊,妳告訴我,我現在到底還能做什麼?我不要只是在旁邊擔心、祈禱,我想幫哥哥的忙,我不想再這麼沒用了!」

  聽見燿嗣這麼說,千世首先愣了半晌,似乎沒想到他有這種想法。

  回想自己在他現在這個年紀時,還會安於父母的守護,不曾想過要走出舒適圈。

  他現在這雙認真的眼神,就跟祐七年前面對狩刀說出自己的決心時一樣。

  他和祐果然是兄弟。

  想到這裡,千世欣慰地笑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們也來整理狀況,思考可能性⋯⋯啊。」

  但說到一半,她就像想到什麼一樣,突然中斷了自己的話。

  「可是我們在這裡,根本拿不到即時搜索情報吧?」

  話雖如此,既然狩刀要燿嗣待在醫療中心,代表這裡比較安全。考慮到燿嗣的安全,不要任意移動或許比較好。

  正當千世這麼想——

  「不對喔⋯⋯安全的地方還有一個。」

  「呃,姊姊,妳該不會⋯⋯」

  千封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們去總司令辦公室吧。你剛才說天夜在那裡嘛,按照他的個性,他一定會隨時監控情報,所以去他那邊,一定有助於釐清狀況。而且他也是幹部,有月影頂尖的兩大戰力保護,要是再出事,那躲在哪裡都一樣嘛。」

  「是這樣沒錯,可是⋯⋯」

  狩刀當時之所以要千封把燿嗣帶來醫療中心,想必也是早就看穿天夜會想一個人獨自思考,才沒有命令他一起保護燿嗣。

  「那小子應該是想要一個安靜的思考空間吧?不然他繼續待在指揮中心就好了,何必跑去狩刀的辦公室。」

  千封一邊抓著頭,一邊無奈地說著,想勸退千世,讓天夜專心思考祐的下落。

  沒想到千世卻不顧千封的說詞,牽起燿嗣的手,回頭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對著千封這麼說:

  「我管他的。」

  聽到這句話,千封感覺到自己的嘴角反射性發出尷尬的抽動。剛才那股不祥的預感果然沒出錯。

  是啊,他早該想到自己的姊姊來到月影後,不知道被誰帶壞,總有這種不顧他人、破天荒的一面。

  回想以前總有些怯懦、把他人的心情擺在第一位,卻讓自己超出負荷的姊姊,或許來到月影也是一件好事,但千封就是無法坦率地開心。

  他覺得心情好複雜。

  「喂,那邊那個護衛,不要發呆,我們要走了,快點。」

  「是是是⋯⋯」

  千封再度無奈地抓頭,跟上千世和燿嗣的腳步。



【待續】


後記:
大家好,我是慢慢朝融化前進的半固體阿悠。
這次選擇的章節標題是「Serendipity」,聽說這個字被列為十大最難翻譯的字XD
根據維基,可以簡單理解為「幸福的意外」或「愉快的驚喜」,也可以是「意外收穫」、「機緣巧合」等等。(煩請哪個比我懂英文的人出來救救我。)
這次我是將它解釋為「緣分」。
也就是說——目前月影高層那幾個人(狩刀啦,映良啦,千世啦,之類的)的因緣,大概可以在這個章節窺見一二。
事情就是這樣,那我們下週見啦~(對,我下週會準時更新XD)

創作回應

字不夠
感覺節奏上了軌道,接下來就是每週更新的超級阿悠了,原來半固體就是最完美的型態~
2021-05-12 12:10:45
半固體很好,兼具冰涼屬性,和軟爛屬性,每個人應該都要練一下(?
但能不能每週更新還說不準,只是因為現在沒有被工作追殺才寫得出來XDDDDDD
2021-05-12 14:48:49
十鳶
還以為千封要在中心壞壞了(x
半固體(遠目XD
2021-05-13 10:48:44
沒有千世壞壞,他可能真的會壞壞
要加入半固體的行列嗎?嘿嘿嘿
2021-05-13 11:10:40
悠閒紅茶(冷卻中)
這杯茶長久以來就是液體了,根本不存在融化的問題 = 3 =
話說那位姊姊也終於(?)變得越來越任性了呢(茶
2021-05-20 11:10:37
這樣這杯茶只好蒸發了(嗯嗯嗯?

人總是應該適時學壞(等等等XD
2021-05-20 12:07: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