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二十章 袁昊負傷

草士 | 2021-05-11 19:00:13 | 巴幣 0 | 人氣 61


第二百二十章 袁昊負傷

霍武如何聽不出袁昊話中貶意?臉上罩了一層寒光,冷笑道:「油嘴滑舌,搬弄是非,少爺說得果真不錯,就盼你實際武功,能有嘴上功夫的犀利。」

一旁霍本通和霍武四目相對,又冷冷瞟了袁昊一眼,走上前道:「虎組,開始!」

霍武喝道:「姑且提醒你一句,小心了!」他話聲剛落。

嗖,忽聞一道破風聲響,撕裂空氣,只見銀光拖曳,有甚麼東西直逼袁昊咽喉而來。

袁昊雙眼並未反應過來,只耳中聞聲,下意識舉劍橫擋,那銀光來得好快好快,當的一聲,星火飛濺,一股勁道傳來,手腕登時一麻。他凝目看去,這才見著長劍擋住的是尖銳戟頭,戟頭側旁有彎月刀刃,卻是一柄青龍戟。

霍武嘿的一聲,連退了兩步,道:「能擋下第一擊,很好!」手向前一舉一探,青龍戟連連晃動,猶如擺舞,待戟頭轉了兩圈,突然滯在半空,劃破空氣,猛刺而來。

袁昊長劍再擋,當的更大一響,這回戟上傳來的勁道更加剛猛,不僅僅是手腕,連同整條臂膀跟著震麻,五指微軟,長劍差點脫手落下。

他暗暗叫苦,方才和霍文一戰,動用黑槌子道寶,道氣快速流失,尚未復原,便趕忙要打下一場賽事,實是吃力困乏,當下尋思:「這霍武分明和霍文同是執者四境,實力卻大是不同,本來境界上的差距,以我境界之能,只得以泥鰍功迂回攻敵,尋出破綻,再拿絕千劍法或小破槌奠定勝負。只是如今道氣餘下只剩五成左右,我需得戒慎恐懼,謹慎使用才是。」

霍武大跨步而出,身子一傾,月牙戟跟著送出,向下一刳,長柄圈轉,接著向袁昊疾刺。一舉手一投足間,全憑長兵器的優勢,以遠打近,無往不利。

袁昊手短腳短,以長劍對陣月牙戟,本是輸在發育未全的窘境,極為不利。他數度欺身過去,霍武從不戀戰,每每退開,和他拉開距離。現下情狀,容不得袁昊胡亂浪費道氣,實是艱困異常。

他面有苦容,不由又想:「照那書生大哥所言,霍武的對手無故少一了只臂膀,大有可能是霍家所為。可又是為何甚麼?莫非……莫非霍家是為了不讓我有時間萃取道氣,恢復過來,特意傷了無辜人家?」

霍武喝道:「你還有閒工夫分神?」說罷,月牙戟東刺一擊,西刺一擊,最後一擊刺往門面,這連刺三擊,招招都蘊含執者境四脈的勁道,呼呼風聲,又快又急,好是可怖驚人。

執者境四脈的力量,遠遠不是執者二脈的袁昊能夠相抗衡,他方才舉劍去擋,屬實無奈之舉,那月牙戟來得太快,戟上強勁透過兵器,直震掌心,心中便知,若是正面相抗,自己絕不是對手,且勢必要受重傷不可。

袁昊不得不謹慎應對,催發道氣,腳下一動,泥鰍功施展開來,第一、第二擊紛紛避過,竄身逼近,長劍藏勁,正欲等低頭躲開第三擊後,伺機攻去。卻見霍武冷冷一笑,彷彿早有預料,月牙戟刺到半途,凝而不發,戟頭側轉,橫面一掃。袁昊料不到對方會突然變招,驚駭不已,避之不及,直讓月牙戟掃中右臂,所幸掃來的戟面,並非月牙刀刃的那一面,但是戟上強勁,兀自讓他整條右臂登時發麻,噹啷一聲,長劍應聲落地。

袁昊失了長劍,大感不妙,冷汗直流,暗暗叫苦:「糟糕,糟糕!我怎地那般不小心,這家夥豈會讓我白白十劍?」一回過神來,便想趁對方攻來之前,先一步十起長劍。

哪裡知道霍武月牙戟收勢回來,動作迅捷無比,目光幽然凝著低身的袁昊,嘿然一笑,戟頭對準袁昊,猛然剌去,又狠狠抽戟。只見鮮血飛濺,群眾倒抽冷氣。袁昊痛叫一聲,退開數步,只覺左肩又痛又燙,凝目看去,見肩上硬生生刳開了一個血洞,血如泉湧,汩汩而出,好似駭人。

這是袁昊第一次和同輩戰鬥,負傷而下,當下忙運道氣,凝住傷口,不讓鮮血繼續直流,他咬著牙,瞪向霍武,心底很是明白,如今長劍脫手,左臂又傷,道氣白白耗費,事已至此,惟剩動用黑槌子道寶一途,一舉逆轉劣勢,否則再無其他獲勝法子。

霍武同樣心知肚明,和霍本通對過一眼,見對方微微點頭,舉起月牙戟,周身爆發道氣,時刻注意袁昊腰間的黑槌子,心想:「小叔說過,袁昊這廝的槌子道寶,和少爺的玄陽陰鐵筆一樣,能夠連連施發,威力不凡,若被正面打中,連執者境十一脈武者都不會是對手。既然如此,我便遠遠攻他,不讓他有機會接近便是。」

只見袁昊右手一摸,果真拔起腰間木槌子,左肩鮮血仍在流淌,卻一副毫不關心的模樣,精神專一,一對眼珠子盯在霍武身上,冷靜以對。在場觀者皆知那木槌子既是道寶,擁有一擊扭轉幹坤的威能,登時歡聲雷動,鼓噪起來。

便在所有人屏息凝神之際,忽有一陣大風吹來,霍武正面承風,支撐一陣,只感眼睹微酸,略略一瞇。

袁昊知是大好機會,當下不顧道氣所剩無多,狂催道氣,泥鰍功施展開來,急竄過去,速度遠比平時要快上一倍之多。他接著催發道氣,將三成道氣量灌入槌中,但見黑槌子嗡嗡低響,晃動起來,道氣周旋槌身,隱隱之間,槌頭好像大上不少。他一步再溜,已然近在霍武身前,黑槌子對準對方脅下位置,直接砸將過去。

霍武儘管遭強風干涉,瞇細眼睹,耳中兀自聽得腳步踏聲,明白是袁昊攻來。月牙戟自下一挑,竟是挑起地上長劍,長劍淩空,戟頭凝勁一打,擊在劍柄,長劍受勁,劍峰指向袁昊,猛地刺來。

袁昊眼見劍上勁風十足,直直對準自己咽喉,心中一凜,趕忙將黑槌子轉而砸向長劍,只聽鏗鏘一響,黑槌子一過,長劍立碎。道寶對上尋常兵器,這是在正常不過的結果。但是黑槌子雖然勢頭猶在,沒有停下,方向卻已然改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