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一十三章 斷然回絕

草士 | 2021-05-04 19:00:01 | 巴幣 0 | 人氣 39


第二百一十三章 斷然回絕

竹雲堂卻是不知,其實自方才開始,那霍風和他辯駁婚事云云,竹令謙一雙慧黠目光始終不離袁昊身上,似瞪似凝,令袁昊狂吞口沫,好覺可怖可畏。倘若換作往昔,袁昊確實不願干預他人的家中事,但是這回礙於壓力,迫不得已,這才開口相助。

眼見罵聲緩下,竹雲堂接著道:「霍家小子,你聽好,那口頭約定,一直以來都是老霍自說自話,老夫從未答應。」

如此當眾之面,先是承受旁人辱駡,及後遭到回絕婚事,霍風終於支撐不住,臉色垮塌下來,冷哼了一聲,流露本來霸道的性子,朗聲道:「這麼說來,竹爺爺是想和咱們霍家為敵了?」

這一句話剛落下,周遭看好戲的撫仙百姓,紛紛齊抽一口冷氣,避過目光,頭能擺得多低便多低,不再張聲罵人。江湖豪客則覺莫名其妙,但是周遭反應如斯,倒也不敢口出狂言。

驀然之間,整個茶館靜默無聲,只聽得咕嚕咕嚕的吞口水聲,以及茶水煮沸的聲響。

惟剩袁昊天不怕地不怕,繼續罵道:「龜爺爺的霍家王八蛋,又想仗勢欺人啦?你這麼想娶令謙姑娘,怎地不問問她意下如何?」他說這話,腦中莫名想起曲寧笙慘死一事,不由尋思起來:「眾目睽睽之下,你要是遭到拒絕,還想用強來,那便是徹頭徹尾的惡霸。那就算要得罪整個霍家,為了令謙姑娘過得平穩,就算得使盡各種手段,也要你殺了為快。」

竹雲堂身為堂堂臻化境高手,甚麼時候一個小小執者境,都膽敢爬到頭上,還逕自得意洋洋起來?他素來修養極好,不會大動肝火,頂多就是打打袁昊屁股,為寶貝孫女生些氣,卻許久沒像這般惱火至極。他鼻頭哼氣一聲,鼻氣強勁,竟是吹得各桌花生落了滿地,或碎或滾。

袁昊、霍風、眾武者臉色皆變,紛紛凝望過去,他們無一不感受到竹雲堂那一觸及發的駭人氣勢。尤其是霍風,直接感受撲面而來的殺機和氣勢,早已嚇得臉色發白,雙腿虛軟。

就在這時,只聽身旁竹令謙道:「停手,爺爺。」聲音淡然,倒似平常。

袁昊、竹雲堂二人吃了一驚,這分明是為了竹令謙,又踏桌又叫嚷,怎地她本人卻要他倆住手?

霍風臉上閃爍驚喜之色,以為竹令謙願意為己說話,心中閃過一個美好念頭,眼中喜色愈來愈盛,深情款款道:「令謙妳,妳……」話未說完。

竹令謙直接搶道:「爺爺,你的氣勢,嚇著顏兒了。還有霍少爺,你我不過一面之緣,素不相識,如此直呼名諱,不覺過於唐突失禮?」

霍風管也不管,臉上溫和一笑,道:「令謙,妳用不著擔心,咱們以前雖不相識,但成婚之後,咱們可以慢慢認識,並不礙著的。」

竹令謙輕輕籲了口氣,瞇起眼來,露出從未有過的冷漠神色,道:「霍少爺還請自重,閣下美意,小妹承受不起。」

此言一出,眾人小小驚呼一聲,大有江湖豪客面露戲謔之色,所有人皆知,這話究竟代表甚麼意思。

袁昊、竹雲堂聞得前面的話,暗暗松了口氣,聽及後面的話,則不禁大笑出聲。見霍風臉色一僵,臭得和吃到黃連般,苦不堪言,袁昊更是過分,兩腳都跳上桌子,一手指著霍風,一手捧腹而笑,笑得眼淚直流。

只見竹令謙柳眉微挑,拉住袁昊,冷淡道:「下來,你還想弄壞人家桌子不成?」

袁昊頗是不滿道:「等會,等會,讓我再笑一會。這王八羔子做了那麼多壞事,讓我笑一會有何不好?」

竹令謙歎了口氣,似覺頭痛,柳眉微蹙,道:「你再不下來,還想讓外頭的二位大人,繼續看笑話不成?」

這時眾人目光都凝在竹令謙身上,耳朵都在偷聽她和霍風的八卦趣事,不想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均想過了今日,是以茶餘飯後,也好拿出來和街坊朋友笑話笑話,快活一番。他們一聽竹令謙的話,均是不由自主看向茶館外。這一看之下,果真見茶館外有人,靜靜佇候觀望。

只見左邊一人白髮婆娑,神色陰沉,飽含殺機,倒和霍風有幾分神似之處;一人身穿官袍,差不多四十來歲年紀,目光平和,臉上靜靜含笑,似再看著好戲,他身後還跟著一名少女,鳳目蛾眉,翹鼻小嘴,露出一塊光滑額頭,面有嬌氣,體態修長,直比袁昊高出一顆頭。

竹雲堂見到這二人,道:「稀客,許大人和老霍,你們怎地一起來啦?」

那老者冷哼一聲,來到霍風身旁,理也不理竹雲堂。這人卻不是霍嵐又是何人?

但見那官袍男子抱拳笑道:「竹老先生,許久不見,看您身子依舊硬朗,不輸年輕人,那比甚麼都好。」話落不久,向旁一看,那少女上前施禮,他接著道:「這是小女,許念心。」

只見那許念心目光流轉,瞧了跳在桌上的袁昊一眼,以及滿臉厭恨的霍風。她指著袁昊、霍風,輕起朱唇,神色不快道:「你們二個不要臉的傢伙,把咱們姑娘人家當成甚麼?一會要嫁,一會不要嫁,你們說個痛快,可有沒有想過這位姐姐的感受?」

霍風臉色當變,喝道:「念心姑娘,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許念心蠻橫道:「還能是甚麼意思,你自己豈會不知?」她說完這話,轉眼瞪向袁昊,罵道:「還有你,人家是堂堂霍家大少爺,你則是一個小平民老百姓,膽敢出言不遜,肆意頂撞人家,有點規矩沒有?」

袁昊眨眨眼,突然哈哈一笑,道:「這位漂亮姐姐,妳這話可就不對了。」

許念心蛾眉微挑,道:「哪裡不對?」

袁昊道:「我若不頂撞他,難不成要讓他繼續欺辱咱們老百姓?我若不開口,難道就會有人出面,替若虛姐姐回絕他?老百姓甚麼都可以低人一等,就是志氣,嘿嘿,去他媽的身分,對方都厚顏無恥跑到門前叫囂,不罵他個十句八句,心底哪能痛快?」此言一出,登時有不少江湖豪客用力拍桌,紛紛叫好,覺得這小娃兒年紀雖小,倒很有江湖豪膽本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