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槌敗霍武

草士 | 2021-05-12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38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槌敗霍武

但聞又是當的一聲亮響,台下眾人驚呼連連,目光當中,滿是不可置信。臺上霍本通驚喜交集,幾欲要笑了出來,卻原來霍武將月牙戟橫擋胸前,和黑槌子正面交鋒,將黑槌子道寶硬生生擋了下來,再也不動。

袁昊兩眼瞪大,更是驚駭,這一槌可是用了他三成道氣,還拿不下霍武,那是大大不妙。他謹記竹令謙的告誡,黑槌子一天只揮動三次,一次動用三成道氣的說法,此時要想致勝,必然得再動槌子,可是現下體內殘存道氣,僅剩一成多左右,如此一來,只怕槌上威力,還遠遠不足執者一脈的三成力。

霍武忽而冷笑道:「怎麼?我擋下你的道寶,很讓你吃驚,是不是?」他估量袁昊和文弟打過一場,用過一回道寶,道氣耗損大半,應該尚未復原,現下又動用一回道寶,道氣定已所剩無幾。他心底篤定,自己是勝券在握,右手急掠而來,抓住袁昊持槌右腕,面露貪婪之色,繼續道:「你這小小賤民,不配擁有這等道寶,還不快快交了出來!若是如此,我還能稍加留情,饒你小命不死。」

袁昊見他這話說得小聲,顯是不願讓旁人聽見這話,嘿嘿一笑,同樣低聲回道:「總算露出本色啦?霍家霍家,有甚麼了不起?怎麼?想要這槌子?自己去撫仙湖撈吧!」

霍武哼了一聲,面有狠色,手上不住用力,森寒道:「袁昊,是你處處和咱們霍家為難。你死到臨頭,還想靠那張賤嘴不成?」

袁昊額上冷汗涔流,當下強是運起「逍遙定心訣」,定性穩心,忍著右腕疼痛,笑道:「你是想迫我認輸,還是真想殺我?這可是霍家的意思?唉喲,不曉得竹爺爺和許大人知不知道?」

霍武臉色一沉,心想袁昊處處和霍家對著來,早惹得霍家上下不快,但他們確實不敢貿然殺他,這一來袁昊背後有絕千閣撐腰,要想動他,就得和絕千閣為敵;二來袁昊和竹令謙關係甚佳,幾乎每日都會在白楊林居待上大半天,只怕這一動手,少爺的婚事就決計沒了希望。

可是堂堂霍家,和許家稱霸撫仙一帶,實力雄厚,地位崇高,甚麼時候需要看一個小娃兒的臉色行事?

只見霍武不甘示弱,猙獰又笑,道:「袁昊,你莫要得意!你以為有人替你撐腰,有道寶在手,誰都拿你沒有辦法?你處處惹事,自以為是,早有人看你不快。我再說最後一次,放下槌子,乖乖退開,如此一來,我保證絕不傷你半分寒毛,甚至和咱們霍家的事情,也大可看在槌子和竹老先生的份上,彼此各退一步,重修舊好,不計前嫌。」

袁昊籲了口長氣,低下頭,半晌沒有說話,似在思慮甚麼。

台下群眾見袁昊、霍武僵持擂臺中央,雙方動都不動,凝視許久,也不覺奇怪,各各眼睹瞪得老大,心急如焚,連眨一次眼都覺不舍,就怕一個不注意,勝負就已定案。

顧希顏雖不懂武功,只隱隱察覺情況不對,面有不安道:「爺爺,袁昊哥哥這是怎麼啦?」

竹雲堂身為臻化境高手,武功高超,五感精練,他一見袁昊黑槌子被擋,稍一運起內力,就知道袁昊道氣所剩寥寥,同時還將擂臺上的話通通聽入耳中,當下心頭惱火,老臉不善,冷目一掃,靜靜瞪著不遠的霍嵐,沒有回話。

顧希顏從未見過竹雲堂露出這般神色,又見臺上霍本通笑容愈盛,心有後怕,捉著竹令謙大袖,淚水打轉眼眶,道:「姐姐,姐姐,袁昊哥哥有沒有事?他……他能贏嗎?」

竹令謙慧黠眸子一瞇,輕輕撫著顧希顏的頭,卻是笑道:「放心,顏兒這麼善解人意,乖巧聽話,他不贏也得贏。」

就在這時,臺上袁昊倏然哈哈大笑,笑聲極響,聲音之中,竟似透著一股傲然無畏之感。台下觀者無不聽及吃驚,又搞不明白:袁昊為何發笑?

霍武同樣不明白,道:「你笑甚麼?」

袁昊笑個沒完,過得一會,嘴角高高揚起,才道:「怎麼,我不能和你們霍家對著幹,得把小破槌讓給你們,現在連笑不成啦?」他話聲宏亮,刻意將字字說得緩慢,顯是想讓台下群眾聽見這話。

霍武臉色一變,忙道:「袁昊,你莫要得寸進尺,霍家就算不能殺你,要廢掉你小子的武功,那可是再簡單不過。」

袁昊哈哈又笑,下個瞬間,突見黑槌子嗡嗡大響起來,槌身道氣狂升,愈轉愈快,形成一個小小漩渦。那漩渦若隱若現,乍看之下,像是一個小小黑圈,扭曲周遭空氣。

霍武手上月牙戟狂震不止,右手則讓那漩渦捲入其中,掙脫不得,更無法鬆手。他離得最近,率先感受到黑槌子釋放出的無窮威能,以及本能上的抗拒,呼吸一滯,不禁心生懼怕。正當他打算喝止袁昊,當的一聲,不知何時,月牙戟自長柄斷成兩截,黑槌子直驅心房。

磅!一道悶聲大響,聲傳八方,只見空氣為之震懾,道氣肆意流竄,在場眾人均覺耳膜微痛,胸口莫名一震,氣血翻湧,不禁吸足空氣,胸口高鼓,久久難以自拔。

霍武大吐鮮血,四肢前曲,向後倒飛而出,勢頭剛猛,筆直撞毀衙門石牆,又吐一口鮮血,腦袋一歪,直接沒了意識。

那黑槌子道寶威能一現,又是一擊重傷霍家人,登時震驚四座,無論臺上台下,均是觸目驚心,心有餘悸。他們此時所想,無一不是覺得:方才那一槌,和打中霍文的那一槌,大相逕庭,全然不同。他們目光向臺上一凝,只見袁昊強咬著牙,猶如在忍受甚麼疼痛,想動又動不得,只得僵在原處。

袁昊連連籲氣,聲音顫抖,他向霍本通瞪眼過去,大聲道:「好了沒有?究竟誰贏誰輸?莫要不乾脆,快快判個痛快!」

霍本通聽聞這話,愣了一愣,面露憎惡,發現台下無數道目光也在看他,這才頗是不甘道:「勝者,袁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