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錘錄》第二百一十四章 許無風的建議

草士 | 2021-05-05 19:00:10 | 巴幣 0 | 人氣 43


第二百一十四章   許無風的提議

許念心目光一轉,耳中聽得四周充斥此起彼落的笑罵聲,庸俗難聽,心想我堂堂撫仙許家,不屑做霍家那等齷齪下流事,卻也是地方望族,豈能任人如此不顧面子,當眾指責過失?她心中好是感冒,轉過頭,向竹令謙道:「這位姐姐,妳又是怎麼說?」

竹令謙自始至終都不去摻入話題,誰說自話,誰幫自己,她毫不在乎,提不起興致。她自幼習畫有成,本來性子就淡然無憂,就算是論及自己婚事,依然平靜自如,彷佛都與她毫不相乾。只見她玉指沾濕杯中茶水,在木桌上畫出圖畫,指點指點顧希顏,玩得甚歡。

她聞得這話,才勉為其難道:「這位姑娘,勞妳煩心啦!他們愛說便讓他們去說,反正嫁不嫁,還是我的事情,何況就是爺爺同意,我師父也不會同意。嗯,顏兒很有天賦,畫得不錯。」

顧希顏笑得歡快,汪汪大眼睜得更大,道:「真的?」見竹令謙笑著點頭,更是開心。

那官袍男子見許念心嬌容微變,知她在家中向來蠻橫肆意慣了,出外也是這個脾氣,連忙喝道:「心兒,不得無禮!」

許念心撅起嘴,不滿道:「可是爹⋯⋯」還想再說,那官袍男子稍微板起面孔,嚇得她嚶嚀一聲,低頭哼了一聲

那官袍男子苦笑一聲,續道:「竹老先生,霍老先生,許某回頭定會去說說她的,小姑娘胡說八道,還請莫要介懷。」

霍嵐強笑幾聲,道:「許賢弟哪裡的話,虎父無犬女,就算是小姑娘,果然許家人就是許家人。」

此言一齣,當如有塊巨石砸入池塘中,蕩起陣陣漣漪,茶館內的江湖豪客不由低呼連連,目中閃過敬畏之色,卻原來眼前這名四十好幾的中年官爺,便是在江湖上頗負盛名,掌管撫仙衙門一切要事的許無風。

許無風笑道:「霍老先生說得是。」

竹雲堂倒不覺生氣,只大笑道:「用不著介意,老夫這位好朋友,平時就皮得很,也不知讓老夫打了多少次屁股。」

許無風「喔」了一聲,聲音頗是驚訝,忖道:「竹老先生脾氣古怪,向來擇交而友,誰要是想找他老人家深交,一概不可行,惟有他親自看上眼,才能讓他老人家稱呼上一聲『朋友』。這位姓袁的小朋友,乍看年紀比心兒還小,實在不可小覷。這陣子聽說撫仙鎮上出現一名到處鬧事的娃兒,想來應該就是這位了。」

只聽竹雲堂又道:「不過無風啊,你既然來了,也來評評理,老霍說甚麼都要讓老夫寶貝孫女嫁給他孫兒,老夫可不答允。」

許無風和霍、竹二人甚熟,早對這事有所耳聞,登感左右為難,道:「二位老先生,這⋯⋯這事恕許某難以作主。」

霍嵐聽竹雲堂當面又拒絕一次,冷下老臉,吁了口氣,道:「老竹,你當真不後悔?」聲音當中,亦是森寒一片。他和許無風本是因為感受到竹雲堂沖天氣勢,這才循氣而來,哪知突然聽到孫兒婚事被拒,已感面子受損,其後又聞袁昊、竹雲堂笑話出聲,更覺心懷怨恨,現下再聽竹雲堂當面拒絕,好不給他情面,如何還能擺出一張老神色?

竹雲堂發覺他神色不對,心想這一切都是霍家自找上門,衍出麻煩,我看在昔日情誼上,婉拒無數回這門婚事,老霍卻不願死心,如今當眾拒絕,本來是突發奇想,好叫老霍知難而退,是以往後不再去提,咱們還能好好相處,不過瞧他模樣,此事應該難以善終。他老目斜瞟,又見一旁許無風頻頻對他使眼色,心頭微軟,正想再勸言幾句。

忽聽有人先道:「霍風,我也趁此告訴你,我受人請託,要代表撫仙百姓,打爛你的臭屁股。」卻是腳踏桌上,意氣風發的袁昊。

袁昊嘿嘿一笑,說出這番話時,更無半分躊躇,心想依當時李若虛傳達的口信,李正志既是回到絕千賭坊,昔日盟約已不復在,他和都爭先必然無法再留撫仙,事到如今,就算和霍家當面撕破了臉,也無任何不妥。反正待少年小會一了,他便會遠走高飛,離開這撫仙之地,諒霍家人多有本事,也絕不可能離開撫仙一帶。

竹令謙輕輕拍了他那隻腳,白了一眼,道:「都多久了,你快下來。」

袁昊念念有詞,這才依依不捨下來桌子,重新落坐。

霍風氣極而笑,道:「就憑你那來路不明的槌子,是絕無可能打得過我霍家的玄陽陰鐵筆。」他當面受竹令謙拒絕,受挫已然不輕,此時瞧見竹令謙對袁昊的一言一舉,心中凄然轉而怨怒,怨怒轉而嫉憤,滿腔怒火,全都對準袁昊一人。說起這千錯萬錯,自己斷然被拒,全都是眼前這袁昊害的。

眼見二人劍拔駑張,許無風苦笑一聲,又道:「竹老先生,許某要是記得不錯,令孫女芳齡正值十五來著?」

竹雲堂道:「不錯,今年正好十五。」

許無風又問:「霍老先生,令孫今年貴庚?」

霍嵐道:「三個月前正好滿十四。」

許無風點點頭,溫和笑道:「這麼說來,也是到了可以定親的日子。」

霍嵐、竹雲堂聞得此話,自然神色都變,前者臉露喜色,想不到向來公道的許無風,竟會幫著自己,後者臉色沉下,更是露出戒備之色,想不通許無風想做甚麼。

只見霍嵐老臉恢復笑容,捋胡道:「老竹啊,無風說得很對,謙兒和風兒年紀差不多,很適合做咱們霍家兒媳婦。老夫向你保證,只有你肯將謙兒嫁來咱們家,咱們霍家一切,隨老竹你怎地用都行。」

正當竹雲堂面容一緊,欲要大聲反駁,卻聽許無風接著又道:「可是許某也是個有女兒的父親,自然明白竹老先生的心情,不如這樣吧,既然霍賢侄和袁少俠都以少年小會的優勝為目標,江湖恩怨,以武解決,誰能得到這次優勝,是嫁還是不嫁,由此決定。」

竹雲堂、霍嵐聽聞這話,心中各自有所保握,正如他們所願,當下想也不想,齊聲就道:「好!好!」

許無風頭往旁看,笑道:「你們二位覺得如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