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一十七章 袁昊戰霍文(2)

草士 | 2021-05-08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6


第二百一十七章 袁昊戰霍文(2

臺上霍文、霍本通、霍風聽到這話,臉色均變,眼中閃過冷冽殺意,他們誰都想不到,這袁昊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侮辱他們霍家。台下多數人不清楚茶館發生的事情,臉上都是莫名其妙,交頭接耳一陣。

許無風頭疼難忍,道:「竹老先生,這袁少俠是您的朋友,能否想些法子?霍家現在肯退而想讓,只因他們忌諱竹老先生您,一來霍賢侄想娶竹姪女,二來他們清楚李某不會坐視不管,但倘若惹得過頭,天曉得霍家人會如何報復袁少俠。」

竹雲堂哈哈大笑,道:「無風啊,這可為難老夫啦,老夫就是管得了一時,可管不了一事。」他嘴上雖這麼說,心底卻快活難言,只想袁昊替自己爭了一口大氣。他籲了口氣,續道:「他們霍家這些年確實過分了,現在不過是一報還一報。」

只聽擂臺上的霍文喝道:「住嘴!」右掌向著袁昊打去,掌心油油一片,赤紅如血,隱隱逼來熱辣辣的勁風。

袁昊不知那是甚麼掌上功夫,提劍直指紅掌,劍光一閃,猛然刺去。霍文左掌自旁接上,掌勁更甚,作勢要落在袁昊握劍的右腕。這一掌實在拿捏得洽到好處,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袁昊為了救招,劍至途中,凝住劍勁,收勢向右退去。

霍文又喝一聲,大步急奔而來,到得三步之遠左右,蹬地高高躍起,這一奔一跳,簡直快得匪夷所思,輕鬆自如,一點也不像拖著那笨重胖軀的人。只見他雙掌收在左右二脅,淩空劃圈,雙掌同出。那赤紅雙掌威力本就不差,加之雙掌齊下,還是自上而落,其掌勁威力,不可估量。但見袁昊泥鰍功又動,一縮頭,一扭身,溜得老遠,只聞碰的一聲大響,這一掌打在其中一處旌旗,旌旗承受不住,應聲折裂,轟然倒下。

霍文冷笑起來,道:「真虧你躲過這一掌,不過你能躲得過一招,難不成能躲得過全部?我這『紅油掌』,愈使可會愈強,嘿嘿,你自求多福吧!」

袁昊見他下一掌打來,溜身避過,雖未擊中,但掌上熱氣,不知為何飄飄欲來,那陣辣麻麻的感觸愈來愈盛,渾身皮膚又燙又痛。再過數招,招招落空,辣氣卻是熏天,已然受之不了。群眾感受到那又辣又熱的刺痛,均是退了數步,有的人頻搔皮膚,有的人狂飲茶水,有的人乾脆掉頭就跑。

這紅油掌的厲害,袁昊總算明白過來,他倆每過招一回,掌勁挾風,風帶辣氣,流通無阻,自然而然會向外傳播出去。一掌辣氣未了,另一掌接著又來,辣氣一層堆一層,層層相疊,就如聚沙成塔,根本不見其盡頭。

袁昊數度想逼攻上前,迫得霍文不再出掌,然而每回攻上前,劍刃對準一掌,另一掌便會伺機而動,打往他腕骨、臉面、胸口,往往近身打不了一招,辣氣逼來,不及竄近回招,就得溜身而走。


況且那霍文是執者四脈的境界,無論速度、力勁、反應,都在執者二脈的袁昊之上。近身過招,本是最不利於袁昊,可是霍文卻是打也不打,分明是想耗死袁昊。

袁昊心想如今眾目睽睽,武功不如人家,道寶不大好使,平時的下三流打法更不得,僅憑尋常方法,想求得勝果,確實不是辦法。他清楚要是自己再無作為,定會落敗,不再藏技,泥鰍功、絕千劍法同時使動。

袁昊手腕一低,藏劍於胳膊之後,竄身過去,對準霍文頭、咽喉、二脅、胸口等要位,連連猛攻。只見他屏住氣息,抓准油亮亮紅掌打來的空隙,溜竄欺身,嗤嗤二聲,劍光罩向霍文右脅、胸口二處。

霍文不動聲色,邊退邊凝出源源道氣,左掌朝袁昊門面打來。袁昊吃驚不小,長劍連攻不停,扭頭一躲。霍文右掌又是回來。袁昊終究慢了一拍,右耳讓掌邊掃過些許,吃痛一聲,不小心吸了口氣,那辣氣沖入鼻腔,一時之間,耳中嗡嗡作響,整個人呼吸不得,只好退開。

霍文見四周喊辣聲不止,自信一笑道:「不巧我對辣味兒情有獨鍾,這點辣味兒,連塞牙縫都嫌不足,哪裡能稱得上是辣?」深深吸了口氣,隔了半晌,竟是嚷嚷起來,道:「袁昊,這『紅油掌』,乃是當年一位西域的得道高僧所創。那位高僧平生嗜辣,聽說咱們中原四川以辣著名,特意遠道而來,吃了著名的紅油抄手,由感而發,費時數年光陰,潛心開創而成。平時家中不肯輕易讓我動用,現下為了你,倒是破了例。」

袁昊根本沒把話聽進多少,方才右耳被輕輕掃中一掌,連帶渾身上下,通體不適。他只覺眼前紅茫茫一片,眼睛實在疼得厲害,淚水止也不住,口乾舌燥,喉嚨腫得厲害,整個人搖搖晃晃,熱得難受。

此次過招,袁昊長劍碰不著霍文,霍文掌勁除了耳中那一掌,同樣打不著袁昊,照理而言,這一來一往,雙方本該無事,奈何霍文那「紅油掌」的辣氣,實在駭人無比,就算只輕輕一碰,也能辣得他人哀哀叫苦。

袁昊心如即焚,尋思起來:「辣他奶奶的,不行,不行!倘若這般下去,別說比武,我定會先被辣氣辣死。」

當下心念電轉,甚麼星雲派、甚麼耳目眾多云云,通通拋去腦後,再也不管,右手摸往腰間,道氣催發,拔槌即出。

只聞「磅」的一聲,黑槌化作黑色流星,直上直下,僅是一擊,槌勁硬生生蕩開辣氣,砸將在霍文掌上。

霍文一見袁昊幾欲要倒的模樣,心底得意,以為勝券在握,全然忘了霍本通賽前才提點他「小心槌子」。其時,他方見袁昊有了動作,一剛回神,倏然經脈發麻,掌心傳來一陣劇烈痛感,他大叫跪地,低頭一看,驚見自己右掌五指連同肉掌,手骨均斷,血肉模糊,軟軟歪著,模樣好似可怖。

霍文錯愕難當,台下群眾更是訝然,他們躲得老遠,依然清楚看見袁昊拿出一柄黑槌子,只出一招,威力可怖,打得霍文毫無招架之力,受了重傷。

袁昊忍著又痛又麻的感觸,大喘粗氣,快步上去,劍指著霍文咽喉,看向霍本通。

霍本通見本來大好情狀,說變就變,心下忖想:「那槌子果然威力不凡,很好,很好,這樣才適合咱們霍家。」

情狀如斯,知霍文無力再戰,霍本通臉上苦澀,朗聲道:「勝者,袁昊!」


周末到了,祝各位周末快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