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二十六章 借劍

草士 | 2021-05-17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2


第二百二十六章 借劍

袁昊見竹雲堂鉗口不言,板起一張老臉,以為是生起自己的氣,心底黯然,道:「竹爺爺,這件事過失全都在我,你大可怪罪我就是,但現下還是趕緊逃離此地,方是上策。」

卻聽竹雲堂冷哼了一聲,搖搖頭道:「夠了,小子,此事無關對錯,與你毫不相干。」

袁昊驚道:「怎地和我無關?許大人替咱們爭取的大好機會,這要是放過,令謙姑娘豈不就得嫁予霍風?」

竹雲堂冷笑道:「老夫說了,那幹你小子甚麼事?謙兒是老夫寶貝孫女,要嫁不嫁,自然是老夫決定,你小子莫要插嘴。」

袁昊聽聞話中冷然之意,更感難安,頭一低下,再不敢抬頭,只想竹爺爺果是生起氣來,連話也不願好好說。但思來思去,還是有所不甘,抬頭大聲道:「不可!」

他朗聲說出這二字,卻也不曉得,自己為何要這麼說,為了什麼而不可。

竹雲堂哼了一聲,爆發氣勢,氣勢化風,冷冷襲往瀛海島二人。只聽他道:「有甚麼不可?老夫再說一次,這事和你小子再無關連,你要是再多說一句,就別怪老夫下重手,打爛你那張嘴,這輩子別想再開口說話。」

臻化境的氣勢只洩漏些許,兀自令袁昊駭然懼怕,他适才說完一句話,冰冷冷的空氣吸入胸中,不由膽寒一陣,臉色慘白,說不出話。

只見竹雲堂又哼一聲,收斂氣勢,看向都爭先,道:「老夫記得不錯,少俠高姓都?」

都爭先起身拱手,道:「正是。」

竹雲堂沉吟片刻,冷然道:「如今邊塞戒備森嚴,憑你倆的武功,想闖是闖不出去,若是往東而去,愈是靠近絕千閣總舵一帶,只怕危機四伏,稍有不測,當會喪命。」

都爭先眼中閃過喜色,又抱拳道:「依竹老先生之見,咱們又該何從何去?」

竹雲堂道:「依老夫之見,不如且往北上行去,四川巴蜀一帶,撫仙這兒的地頭蛇,自然不敢胡來造次,絕千閣殊途同理。都少俠,若是今後毫無打算,就拿老夫的話,考慮考慮便是。好了,該說的也說,老夫乏了,慢走不送!」

話一說完,大袖一拂,轉過身去,扔下愣住的瀛海道二人,逕自走入寢房,不再出來。

袁昊、都爭先本來對往後去向,茫無頭緒,經竹雲堂指引明路,頓時豁然開朗,竹雲堂雖不在眼前,兀自紛紛低頭謝過,喝幹桌上最後一杯茶水,這才起身離去。

二人悄然而來,該當寂然而去,躡手躡足行離小竹屋,經過大竹屋前,袁昊停足下來,凝望片刻,心緒潮湧,連連抱拳施禮,忖想:「令謙姑娘,妳和竹爺爺的大恩難報,我這般唐突離去,實在羞愧。怪不得竹爺爺會不假辭色,對我發起脾氣。今日離去,我定會好好練功,有朝一日,那霍風真要迫娶於妳,我袁昊當會回來相救,就算鬧得天下皆知,身分暴露,人人怪罪島民如何,也在所不惜!」

他接著又想:「顧傻妞,妳好好保重。」

袁昊再看過一眼,跟著都爭先,先後走出白楊林道,頭也不回走了。

二人既得指點,心照不宣,當下依竹雲堂的法子,一路向北而行,行出數丈,都爭先猛地背脊生寒,回頭一看,見無異樣,正欲開口問話,眼角餘光忽見有亮光迸現,刺眼奪目。

只見那亮光來得好快,宛若流星墜地,倏忽而過。都爭先不及細看,連忙撲倒袁昊。袁昊不明所以,掙扎要罵,只聽風聲呼呼,一道青芒直落而下,自二人頭頂眼前飛快掃過,撞斷一株白楊的半邊樹幹。一聲轟然巨響,那整株白楊斜斜歪頭,傾倒道旁。

袁昊起身走近白楊,探頭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只見在那歪頭的白楊身側,卻有一柄帶鞘長劍,直直矗立在地。那長劍劍鞘通體雪白,乍看簡陋無華,並無半分裝飾,和如今隨處可見的劍鞘大是不同。另一方面,劍柄黝黑,卻非如劍鞘潔白,這一黑一白,彷彿和竹令謙那身打扮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袁昊抽劍出鞘,耳中聞得細細「鏘」的一聲,滑出的半截劍身,光滑透亮,月光籠罩之下,隱隱間,似有青芒閃爍,寒氣逼人。他所見過的長劍寥若晨星,根本稱不上識劍行家,雖不懂長劍好壞之別,仍不禁道:「好劍!」

都爭先走近過來,僅看過一眼,就不感興趣,道:「確實是好劍,不過是誰偷襲咱們?要是我沒發現,咱們非得讓這劍砸個重傷不可。」

袁昊眼珠子一轉,點點頭,見長劍劍顎處鏤有「雪中青芒」四字,心忖道:「雪中青芒,這雪字莫非是指劍鞘?而青芒是指劍身?果真劍如其名,不過,這到底是誰的劍?」

這時,忽聽都爭先道:「姓袁的,你瞧這劍鞘底端,似乎壓著甚麼。」他右手一指,袁昊依言看去,果見劍鞘底端壓著一紙團,拿起長劍,就要彎腰去拾。

都爭先忙制止袁昊,早在經歷讓李正志算計一事,他痛定思痛,知悉從今往後,萬事必得謹慎行事,不得再像以往那般胡鬧而為,道:「小心上頭有毒,還是由我來吧。」小心翼翼攤開指團,過目一眼,嘴上竟是緩和一笑,將紙團扔給袁昊,道:「給你的。」



袁昊吃了一驚,攤開紙團一看,見紙上寫道:「朋友相聚,不過一時,能得你這一位朋友,實是老夫平生大幸。你今後莫要再來撫仙。江湖路遠,千萬珍重,此劍借你一用,定能助你披荊斬棘,倘若來日相見,奉還便是。」

袁昊讀到這裡,已然明白這劍是誰扔來,只感一股暖流湧上心頭,不知那究竟是悲還是喜,眼眶一紅,不住泫然淚下,抱劍於胸,胸臆暢快難言,心想現下就是來了五個、十個霍風,定然通通不在話下。

都爭先笑道:「我原本以為這中原江湖,只有聽信武律的蠢蛋,想不到還是有真正聰明的好人。」

袁昊抹掉眼淚,仰頭望月,大笑道:「不錯,竹爺爺是我好朋友,好朋友就該如此。哈哈,哈哈!這才是好朋友,好朋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