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第四章 陰暗面

黑天 | 2021-04-01 13:09:16 | 巴幣 122 | 人氣 54



學院都市裡,東西南北四區有著各自明確的劃分。

在聚集了領主、貴族、商人等等;被外人稱作貴族區的北區裡。

有一座明顯風格不同,格外氣派的領主宅邸;就建在靠近東邊位置上。

洗好澡的湊在婉拒了克蕾兒今天的二次邀請後,獨自一人走在長廊上。

在晚餐結束後,當羅莎林德和娜娜準備離開前,特別囑咐他一個人前來。

而如今被拒絕的克蕾兒,正和魁絲一起洗澡。
希望今天不會在發生什麼事……

內心這麼想的湊,穿過了掛滿畫像的長廊,來到了一扇門的面前。


那是扇有兩個握把的門,從門縫散發的魔力,經常讓宅邸的傭人感覺十分的不舒服。

就連湊也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將手放在第一個握把上然後轉了兩圈後,在用第二個手把開門。

當湊穿過門時,轉眼間便來到了羅莎林德的宅邸。

據說這扇門是從前,自己的祖先跟羅莎林德講述某個故事後,出於好玩做出來的。

當時湊在這裡第一次見到扇門後,就在內心裡大喊「這不就是任○門嗎!」。

不管幾次都很像呢……內心想像著那扇門的未來,湊一邊快速的穿過走廊。

爬上樓梯後,便來到了羅莎林德的書房。

叩叩叩叩。

記得自己以前少敲了一下,被羅莎林德狠狠修理的湊;一邊敲門。一邊仔細的數自己敲了多少下。

「請進。」

不久後,身為秘書的娜娜前來開門,邀請湊進去。

他便順勢走進房內。

裡頭的燈光十分昏暗,除了正對面的書桌,和一旁擺滿各種零件的座位外,什麼也看不到。
「你來了啊。」

正在閱讀文件的羅莎林德,發現湊已經來了以後,便示意他過來,並用魔法為他倒了一杯酒紅色的果汁。

當湊坐了下來以後,手裡握著那杯看起來像是酒的果汁時,他才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阿、阿姨?」

近看便會發現,羅莎林德左手的袖子是空。

第一次發現這情況的湊,緊張的詢問她。
見到湊的樣子,讓羅莎林德露出一副惡作劇成功的笑容。

「大戰時的後遺症而已,當時有參戰的所有人都有類似的情況。我記得帕尼克的腿和手指也是義肢。」

「那布萊克先生呢?」

當湊提及布萊克時,羅莎林德罕見的保持了沉默。

「那傢伙受的傷比我們都還要重,所以才花了五百年才出現。」

「這樣啊……」

聽完羅莎林德的說詞後,讓湊有點尊敬起布萊克。

但因為他平時的表現,導致在湊心中的評價只能稍微上升。

「話說回來,我找你來是因為這件事。」

「欸?」

為了拉回正題,羅莎林德將一份簡報交給了他。

滿頭疑問的湊,在接下了以後,仔細閱讀裡頭的內容。

「這該不會是?」

「沒錯,是之前那個擄人組織的事情,我希望你去這些地點查查。當然我也不會要你免費做這件事。結束之後,我就會照你之前的要求,讓克蕾兒恢復自由。」

「咦?真的嗎?!」

聽到自己的目標終於可以實現,讓湊驚訝的站了起來。

「不過姓氏的部份,我就沒有辦法了。」

「那也沒關係,但我處理完這件事後,就不會在幫阿姨了。」

「無所謂,反正這件事本來就是你提及的,也差不多該結束……」

羅莎林德答應他後,湊便趕緊起身,離開前仍不忘禮儀。


夜幕低垂,春風吹又吹。

星星在天上匯成河流,地上的燈火也點綴了都市。

由於學院都市位於森林的深處,燈火和人潮很容易吸引魔獸攻擊。

為了預防魔獸的襲擊,所以在都市城牆的外圍又特地建了一圈的牆來阻擋。

而牆與牆的中間,分別建立了軍營、深色場所和貧民窟。

平時這三種地方的人是彼此互不侵犯,和諧共處。

這既是現任領主的意思,也是因為羅沙林德想維持現有的關係。

如今,由警衛隊和軍隊所組成了反暴小組,大肆入侵以上場所,開始抓捕名單上的人員。

儘管還是有人誓死抵抗,但最終還是不敵人數眾多且訓練精良的士兵們。

「哈…哈…哈…」

在位於某處的地底通道內,一名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手上扛著行李箱,拚命奔跑著。

要不是早在兩、三天前,收賄的士兵就向自己警告,男子也會像地面的那些小嘍囉一樣,跟著被抓捕吧。

「哈…哈……」

昏暗的環境,蜿蜒崎嶇的通道。

石頭鋪成的地板,潮濕的空氣;男子一邊用手上的火把照亮前方。一邊注意不要踩到青苔避免滑倒。

跑了一段時間後,千辛萬苦來到了地道的盡頭。

「晚上好。」

「什麼?」

當他來到了盡頭深處的陰暗房間,迎接他的不是先前付錢的傭兵;而是一名戴著小禮帽、身材矮小的男子。

只見他若無其事的坐在椅子上,悠閒的向他打招呼。

「ㄋ…!」

正當他備感困惑,還來不及出聲——就被人用刀子架在脖子;手上的箱子也莫名其妙地被人給拿走。

大概有兩、三個人強迫他坐在男子的對面,行李箱則被小心的放在男子的身旁。

身旁的搖曳的火光才讓他看清楚,坐在對面的是一名年約十四、五歲的少年。

「東方有句諺語。『雞不寧,貓狗吵,兔躲三窟』;看到目標自己送上門來,總是讓人這麼開心。你說是吧,雷斯勒先生?」

少年默默舉起像樹枝一樣的棒子對著他。

雷斯勒便下意識認為那是揮棒型的魔杖,而不敢輕舉亂動。

「你想怎樣?」

從他們知道自己的名字和這裡……

在加上普通的少年不可能有這番膽識和眼光來看——

雷斯勒認為眼前的少年可能是位實力強大的魔術師;進而選擇謹言慎行。

「我想怎樣?我可以告訴你,不管結論如何,你都會像之前在這裡駐守的傭兵或冒險者一樣死在荒郊野外。」

「慢、慢著!你知道我是做什麼的;我、我可以幫你打通這裡的關係,而且完全不會被『魔女』發現……」

雷斯勒緊張發揮自己商人的本事,向對方推薦自己。

但將這些看在眼裡的少年,開心的笑了笑。

「我當然知道你是幹嘛的,雷斯勒先生。你為那些人口販和毒販保管『貨物』,並偷偷運送和進口。所以我才需要你打開手提箱,把裡頭的名冊和你們為了逃跑,而被迫讓他們自生自滅的牢房鑰匙交給我。」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地方?」
見到少年對自己的事的瞭若指掌。

雷斯勒壓不住自己的好奇,戰戰兢兢的詢問少年。

不過少年覺得有些好笑,打趣似開始跟他解釋。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住在這裡的大家都知道;自家底下有為了在魔獸襲擊時,所建的地底通道。只是你這個通道的目的是以前異教徒為了逃跑而建的。為了查出這裡,我還特地請人向你打小報告呢~」

聽著少年興奮的向自己解釋查出這裡的方法。

因為他的話,察覺到自己的行為至始至終都被人給操控著的。

讓雷斯勒內心裡開始對少年產生恐懼。

「你到底想怎樣?」

「據說『項圈』最早的起源來自於東方,有隸屬的意思;對獸人來說,那是讓他們又愛又恨的存在。
當他們結婚時,會送給對方細小且充滿愛意的項圈,好讓外界證明自己對彼此的愛。
另一方面是用來處罰犯下傷天害理的罪人的;無法掌握自己生死得罪人,終其一生必須為國家、為受害者工作……」

咕噜——

聽到這裡才明白自己下場會如何的雷斯勒 ,故作鎮定的將恐懼和焦躁吞下肚。

「求求你……」

心中所剩無幾的希望,讓雷斯勒放下了尊嚴,懇求對方對自己慈悲一點。

不過這似乎對少年來說,只是反效果而已。
只見他拱起身子,將魔杖抵在他的臉上。

「你要嘛就戴上項圈,一輩子為我工作;要嘛就孤身一人,想辦法穿過森林離開。我聽說夜晚時的圖瑪茲(影狼)特別凶猛,而且通往大城市路都有牠們蹤跡……」

「你不知道你在對付什麼人,他們會來找你的……」

臨死之前的奮力一搏……

倍感焦慮的雷斯勒卻不知道自己擲出了最壞的方法。

「你和你的同夥企圖傷害我心愛的人、試圖剝奪她們的自由、想從我身邊奪走;然而很不幸這當中又剛好波及到埃德家的大少爺,你認為我會在乎嗎?不只是領主對你們發佈通緝,連魔女都對你們發出『終生懸賞令』了。接下來你的組織就只剩下自我毀滅的結果而已了。」

到了最後,雷斯勒才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窮途末路。

他盯著眼前的少年,他這才知曉了對方眼中流露出的憤怒有多麼強烈,多麼的兇猛。

最後,只見他依舊面帶微笑的,將行李箱放在腿上。

周圍再次騷動了起來。

只見有兩個男人突然從背後架住自己。

在一陣驚慌失措下,又有一個男人從少年背後走了出來。
雷斯勒一看到他手上拿著鐵製項圈;恐懼便促使他開始反抗。

想當然,反抗最後還是失敗了。

不過少年還是一下錯了一步。

坐在椅子上,等著項圈被掛在脖子上的雷斯勒心裡想著。

只要不在合約上簽名,鐵製項圈就不可能被闔上,也因此不會產生效力。

接下來只要想辦法拖延時間;那群傭兵的同伙就會來找自己。

雷斯勒內心是如此打算。

噹——

然而脖子上的鐵製項圈卻意外的闔上了。

闔上了就表示項圈開始發揮它的功能。

計畫被打亂,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而滿臉困惑的雷斯勒,呆愣的看著少年。

「開心嗎?」

只見少年拿出一份自己不知道何時簽上的賣身契約,冷酷的笑著。

「你用花言巧語誘惑,亦或是偽造文件的名稱,欺騙對方成為你們的商品。被用同樣的手法對付,想必是人生中最大的諷刺吧?」

目瞪口呆的雷斯勒,此時心中頓時毫無希望……


「……哈………」
他穿過枝葉、鑽過草叢、躲在樹木後;為了生存而漫無目的地往前跑。

一直奔跑,讓他腳上的鞋子開始損壞。

脖子上的項圈還偶爾會影響到他的平衡。
跑啊跑。

現在的他只能努力的奔跑;像個孩子一樣,試圖甩開背後的月亮。

被奪走人的身份,心中只能懷著後悔、恐懼、悲傷和自怨自哀的憤怒。

就在他想停下來時,少年離別前的話語;被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中。

很久很久以前,在當地流傳這麽一則關於圖瑪茲(影狼)的故事。

傳說在月龍的光芒照耀下,有許多魔獸從中誕生出來,其中之一就是圖瑪茲(影狼)。

在黑暗中奔跑時,便會叫醒牠們。

蠢蠢欲動的血盆大口會在黑暗中出現,啃食獵物的影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被影子吃掉的生物,則會化成黑暗,成為離森林的一部份……
 

創作回應

小魚達
哈~~壞人抓抓,現實和幻想都在發生著,好想知道台灣會抓多少人。原來湊在幫克蕾兒贖身啊。
2021-04-03 14:51: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