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2-4意(料)想(之)不(中)到

黑天 | 2021-01-12 15:14:22 | 巴幣 6 | 人氣 65

「這啥?」
「那個…怎麼了嗎?」
手裡拿著菜單的布萊克,用彷彿想瞪出一個洞的氣勢看著上頭的內容。
注意到這件事的湊忍不住放下菜單開口詢問。
叩、 叩、 叩 ………
無數馬車在石頭路上穿梭而過。
在穿過了擁擠的人潮後,來到了位在街道深處;這條無車道的服飾店。
附近周遭也同樣有一大群人在走來走去。
為了避免與女性組的成員走散,於是作為男性組的兩人決定來到位於轉角處的飲料店殺時間。
然而布萊克卻在這裡受到了意想不到的背叛。
(啊啊啊啊啊!為什麼啊?!到底是為~ 什~ 麼~ 啊?! 上頭全是義大利麵跟海鮮焗烤之類的……海鮮濃湯也就算了……我的康司餅呢?我的脆果納呢?我的鮮魚墨湯呢?這是文化侵略啊?!?!?我要向魔女抗議才行!?!————)
「沒什麼啦~ 只是因為上頭賣的跟印象中不一樣,所以有點不知所措而已~
布萊克勉強壓抑住心中的怒吼,故意裝出一副苦惱又無知的樣子向湊解釋
這樣啊,畢竟菜單是最近這幾年才變的…話說上頭的東西您都有吃過嗎?」
而湊聽到答案之後,不知為何露出一副愧疚的樣子,還故意轉移話題,讓布萊克的眉頭跳了一下。
「 小子,是你幹的吧?」
「……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來是你這小鬼嗎?!…… )
「算了,反正我想吃的東西其他地方也有賣,這次就入境隨俗吧……」
無奈的接受之後,布萊克便隨手叫來了服務生。
見到布萊克熟練的跟店員點餐,讓湊稀奇的看著他,布萊克也理所當然察覺到這件事。
「怎樣?」
「不,只是一般人第一次來這裡點餐的時候,都會顯得猶豫不決的樣子;所以見到您熟練的樣子覺得很稀奇而已……」
「啊啊~ 我也只是挑有印象來吃而已,畢竟以前跟羅莎他們組隊的時候都吃這些東西。」
「咦?以前是指?」
「當然是大戰的時候,雖然相遇時是以敵人的身份,但後期因為一些原因就變成戰友了~ 怎麼魔女沒跟你說過嗎?」
湊遺憾地搖搖頭,看起來有些落寞。
「每次提到這件事的時候,羅莎阿姨都只說一半而已,所以大部份都是來的。」
「這樣啊~ 以魔女的性格來說這倒是不意外呢~畢竟戰爭是很殘酷的 ~尤其是『摯友們』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戰爭,對當事人而言,那比任何災難都還要殘酷……」
「嘛~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有太多黑歷史了,所以魔女不想說而已~ 」布萊克在後頭補上一句話的同時,店員剛好把兩人點的飲料和甜點給送上。
同一時間,待在服飾店裡的女性組們,在女店員的陪伴下,細心的挑選衣服。
「銀兔小姐,接下來是這件?!」
「小銀小銀,換完之後是這件!」
「三位小姐,我把夏季的衣服都拿來了……」
「拜託!饒了我吧!」
在試完學院的制服之後,魁絲便突然將一件無袖的純白洋裝交給銀兔,並要求她試穿。
而銀兔也乖乖的順著她的意,換上那件洋裝後;殊不知這卻開啟地獄大門的關鍵。
「呀!銀兔小姐也很適合穿魔法師的衣服呢……」
「那接下來換這件之前被老大阻擋的,有露肚子的戰鬥服吧!」
「這是最新的魔導士服,不管是術士或劍士斗都很適合哦。」
在那之後,銀兔就一直被兩人當作換衣娃娃。
兩人瘋狂的舉動吸引了店員的注意,原本店員好像是想勸阻的樣子;但一看到魁絲抱著一堆衣服說要買下來後,就跟著加入兩人的行列了。
「那、那個魁絲,買這麼多衣服沒問題嗎?」
在試衣間換衣服的時候,銀兔抱著想讓魁絲知難而退的打算提問。
「放心吧,就算把整間店買下來都問題哦。」
但魁絲的回答不只將銀兔的算盤給打碎;還讓聽到的店員以為自己接到了貴族,一下子就昏倒了。
「魁絲小姐,只有這件事萬萬不可啊?!」
「誒~ 」
眾人的反應讓魁絲只好收起興致。
唰————
換上不曉得第幾件衣服後,銀兔快速的拉開布簾。
「嗚……這套的防禦是不是有點低啊?」
銀兔穿上了魁絲剛剛遞給她的,由一件貼身的上衣和類似百褶裙的褲子所組成的黑色皮革製戰鬥服。
肚子空出來是一開始就知道的;但就連上衣也只靠著背部兩顆扣子在支撐,導致整個背部也跟著露了出來。
裸露的部份多到讓她全身感到不自在。
就連克蕾兒看著看著也跟著害臊了起來。
「欸!那個魁絲小姐,這也太……」
「哦~ 比想像中好呢,以後就穿這件去狩獵吧,小銀。」
「不可能?!」
一想到平常的時候要穿著這套走在路上,就讓銀兔面紅耳赤得大聲抗議。
「那就當備用先買下來吧,搞不好以後會用到。」
「不需要?!」
但魁絲沒有理會銀兔的抗議,趕緊塞了下一件衣服給她。
「那個…魁絲小姐,我之前一直很好奇,能否冒昧問一下,您的錢究竟是從哪來的呢?」
在換衣服的同時,克蕾兒剛好問起了連銀兔也很好奇的問題,於是也跟著豎起耳朵傾聽。
「以前工作時存下來的哦,不過有一半以上都從老大那裡拿的就是了……」
「誒?!從布萊克先生那裡嗎?難不成布萊克先是貴族?話說魁絲跟布萊克 到底是甚麼關係啊?」
「要從那裡開始講啊……」
面對克蕾兒的疑問,魁絲一邊痛苦的思考,一邊折起衣服。
「我們是夫妻哦……」
「這樣啊…誒誒誒誒誒夫妻 ?!」
魁絲平靜的訴說出的事實,讓克蕾兒發出不曉得第幾次的驚訝。
吶,小黑,如果沒人娶我的話,你願意娶我嗎?
啥?唉那也要沒人娶才行啊;如果真那個時候在一起去旅行吧,不說謊的公主殿下
嘿~ 這是你承諾的,可不能食言哦,守約的國王大人?
「是啊,以前花了點功夫才讓他跟我結婚……」
「我怎麼有點同情布萊克大人了。」
看著望著回憶,感覺十分開心的魁絲,看著笑的異常燦爛的她,不知為何讓克萊兒畏縮了起來。
「所以錢到底是怎麼來的?」
換回原本服裝的銀兔,滿臉無奈的拉開不曉得第幾次的布簾,要求魁絲繼續解釋。
「錢的話沒什麼哦,只是將以前戰爭俸祿裡的金幣銀幣拿去換,沒想到就換到很大一筆錢了……」
「對齁,我現在才想起來,魁絲小姐是羅莎大人的朋友;那兩位是在戰爭中認識的嗎?」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克蕾兒隨即喚醒女店員,並幫她一起整理環境時問道。
「是哦,不過第一次見面是以敵人的身份就是了……」
「「誒?」」
「我記得是東方剛結束內戰的時候吧;西方的教國為了能有和隔壁大陸上的魔人族開戰的資源,就和其餘的三個盟友國趁機打了過來……」
「然後您就被迫被上前參戰了是嗎?」
一邊吃著店員送來的蛋糕和紅茶,布萊克毫無精神的一 邊講述以前的經歷給湊聽。
「是啊,畢竟那個時候內亂才結束,所以身為軍師的我們就必須隨獸王參戰,結果好死不死,也在那時遇到了魔女,差點弄得前線失守……」
「原來是這樣啊……所以羅莎阿姨從那個時候就很有名了嗎?」
對於能聽到那時候的人的口述歷史,讓湊興奮的專心聆聽。
「是啊,自從她在戰場中心放了能毀天滅地的《B2轟炸機》 後;搞得敵我雙方被迫撤軍之後,她就被冠上『魔女』之名了……」
B、B2? 我記得那是八階的複合屬性魔術吧,還是範圍極大的那種…羅莎阿姨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第一次聽到親人過去的做法,讓湊有些難以置信地反問。
「誰知道,組隊的時候有問過她,她的回答是『反正再打下去也是輸,不如就賭一把,看能不能把王給將死( checkmate )』;雖然我也有做過偷襲等手段,但魔女的做法更在那之上呢……」
「………」
「唉……」看著湊面目凝重地盯著杯子,讓原本就不喜歡說這些事情的布萊克,感到更加厭煩。
「小子……」
碰!—————
「剛剛那是?」
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從布萊克的後方傳來。
發現是一隻四腳的魔偶倒在『無車道』的入口,一動也不動。
而聚集在周圍的人,夾著擔心、好奇等心態在旁邊來回。
「啊啊,看來是有人操作失誤呢……」
當布萊克認為已經沒事了,準備將頭轉回來時—
「布萊克先生!」
「!」
數名帶著斗篷,身形粗曠的壯漢們突然從天而降,打算抓住布萊克和湊兩人。
「什麼?」
「誒?」
但當兩名巨漢即將碰到布萊克時,他卻像煙霧一樣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團長方形的紙從天空落下,湊靠著體術躲開另外三名巨漢的同時,隨手抓了幾張來看。
「這是…符?!」
見到紙上都畫滿了類似於陰陽師的圖案,讓湊一眼就認出是什麼,趕緊鬆手。
「《神罰啊,從天空落下吧》!」
伴隨著布萊克的聲音,一道道雷電也跟著墜落,擊中了周遭的地板和桌子。
「嗚…可惡……」
有些成功擋下第一擊的壯漢,在想趁機試著逃跑時,被接下來的第二、三擊給制伏了。
「唉…如果可以的話,下次換成女人我會很開心的~
雷電放完,符紙全都燒完後,布萊克若無其事的出現在湊身邊。
「布萊克先生,原來您會瞬間移動嗎?」
「啊~ 你說這個啊 只是魔術師的戲法而已,我並不是真的能瞬間移動哦
「這、這樣啊……」
(剛剛消失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發動術式的魔力……難不成是用了類似光學迷彩幻術嗎?)
聽到布萊克的解釋,讓湊好奇的在腦中推想;而布萊克則是趁機將五名壯漢給綁好。
「好啦,剩下的就等警衛隊來就好了~
「不過他們究竟為什麼要襲擊我們啊?」
「我想是為這個哦~
語畢,布萊克便從口袋裡掏出一顆不起眼的小石頭。
「這是…魔術裝置嗎?」
感覺到石頭散發出不尋常的魔力,讓湊瞇起眼睛詢問。
「哦~ 小子你很清楚嘛 這是能將位置和話語一起發送的裝置 我想他們是趁著人潮擁擠的時候,偷偷放入口袋裡,好篩選目標的
湊見狀也跟翻了翻自己的口袋,發現自己也被塞了同樣的石頭。
「克蕾兒!」
「誒?!小子……」
不理會布萊克的呼喊,湊便立馬往服飾店的方向狂奔出去。
「唉~ 我以前也是這樣嗎?
望著湊的身影,讓布萊克有些無奈的搔了搔頭,獨自向空氣提問。
「差不多哦,不過你做法保險多了……」
耳邊傳來熟悉的女性嗓音,不過布萊克只是呆呆站在原地什麼也沒做。
「小心點,魔女的眼睛好像變的很麻煩
「放心,『我們』是裝作警衛隊過來的,況且有同樣擁有魔眼的人在幫忙確認;在任何人眼中,你都只是在回答警衛隊的問題而已。
「了解了~ 接下來就請妳們見機行事囉
「知道了,你就去吧,我們也差不多好了……
「謝啦~ 之後會補償妳們的
彼此互相道別後,布萊克便跟著湊的腳步來到了服飾店。
雖然如同預料般的,只靠銀兔和魁絲兩人就簡單撂倒相同的硬漢。
但唯獨讓布萊克沒想到的是堆積如山的衣服和意想不到的花費
在要求女性組解釋才發現是魁絲在縱容。
布萊克一氣之下就拿走她的公會卡
看到一下子就花了將近六位數的價格後差點讓布萊克當場昏倒。
「老大!我可是幫銀兔挑了很多不錯的衣服哦樣?我幹得很不錯哦~朝思暮想的心上人細心打扮的樣子,您難道不想看看嗎?
「妳、妳說誰對誰朝思暮想啊啊啊啊?我可,也不會………
當他想要破口大罵時,又偷偷被魁的花言巧語給說服。
完全不清楚事情經過的銀兔就一臉疑惑的跟著回家了。
帶著大量衣服回到家;潔米莉更是罕見驚慌失措了起來;之後事情脈絡說給斯綺麗聽後,她直接面不改色的這麽回答
這樣啊,看來有必要將妳這個毛病給改一改呢……
說完之後,便決定魁斯每天都要跟著銀兔接受訓練。
而布萊克也跟著要連帶處罰,每天早上都要跟著出來。
斯綺麗之後還寫信到埃德,並連帶附上緣由和帳單一起寄過去。
意外得到許多衣服的銀兔;明明還沒開學,就開始苦惱起回去時該怎麼跟母親交待的煩惱入夢。
隔天,銀兔早上醒來時,意外收到一組昨天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的基本鍊金術組,和一封來自於學院長羅莎林德的道歉信。
感覺今後會非常辛苦;這麼想的銀兔開始了暖身……

創作回應

黑天
學園篇終於可以開始了
2021-01-12 15:14:56
魚子壽司
聽說布料越少防禦力越高(誤
2021-01-12 17:39:32
黑天
銀兔 危
2021-01-12 20:04:38
小魚達
>鮮魚墨湯
黑色的魚湯,好像魔女料理XD
>魁絲(妻子+1) 不說謊的公主殿下因指魁絲吧(回憶之類)
壯漢為何襲擊二男?而不襲擊美女們呢-__-嗯~~忌妒嗎XD
2021-01-15 01:10:11
黑天
也有襲擊啊,只是都被銀兔和魁絲打趴了
2021-01-15 16:05:05
黑天
不說謊的公主殿下那段確實是回憶
2021-01-15 16:06:04
小魚達
回憶最好提示一下,不然腦子轉不過來@@不然用***分隔一下也好。
最近發現一個很不錯的手機app「Cupace」
一個可以把圖片剪下來,再組合換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q9hsVCrEk
它好用的地方是,可以自由把圖放大縮小旋轉、改變色差,而且能加文字
2021-01-18 19:02:12
黑天
謝謝分享,我會試試
2021-01-20 00:25:56
小魚達
之前忘了說,這個軟體的圖片都放在一個叫「picmax」的資料夾中
妳可以上網找「去背png」的圖庫,再把圖放入
picmax裡的cupace裡的cutface中(也就是放去背景圖片的地方)
就可以不用辛苦去背景了。
2021-01-20 10:47:53
黑天
謝謝,幫我解決了問題
2021-01-23 01:36: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