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貳 3-3 結交好友

黑天 | 2021-03-03 16:01:42

先前的混亂,讓銀兔等人拖到第二堂課才出現。

不過在湊帶領下,所幸還是逃離了第一天就遲到的命運。

教室的佈置就像半圓形的表演廳,學生們在觀眾席上各自分開坐著;而教室唯一的門口很不幸就在台上黑板的旁邊

這讓原本各方面就很顯眼的四人,一進到教室就再次獲得了許多關注,使得周圍開始吵雜了起來。

「各位同學,安靜!」

不過這些很快就被台上的男老師給制止住。

「你們是湊.埃德、魁絲.比爾博特、銀兔和克蕾兒吧;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你們趕緊找座位坐吧。

「「「「是」」」」

在老師的催促下,四人便趕緊找位子坐

喂,小魁……

「嗯?怎麼了嗎?」

在途中,銀兔好奇的跟魁絲起了耳朵

「為什麽小魁妳的姓氏跟理事長一樣啊?

「哦~因為戶籍在開學前就遷到那裡了;好像自從收到信件後,一直來這裡的途中,老大跟羅莎就一直在談這件事了……

「欸,為什麽?

「嘛~這就像貴族的政治聯誼一樣,拉攏別人進而提升自己的實力一樣不過很有可能是為了想少付一點學費或是羅莎太想我了才幹的。」

……

聽完魁絲的解釋,銀兔很想作出反駁,但兩人給人的印象感覺他們真的是為了這種事,也沒什麼特、別 ……

(想想布萊克之前的叮嚀也有可能跟那把劍有關…但魁絲自作主張所導致的也有可能……)

就在銀兔還在煩惱的時候,湊他們剛好找到了位子。

當四人各自坐到位子上時,後頭也陸陸續續有幾個學生跑到教室,台上的男導師則利用這段時間在黑板上寫字。

等男導師寫完時,學生也全數到齊。

「各位同學好,從十二歲就開始入學想必已經聽過我了,我叫帕尼尼.多姆,我除了歷史學教授外,這學期也擔任冒險科的導師;而這間教室也是冒險科的交誼場所。所以冒險科的同學有任何問題,可以來這間教室找同學或到辦公室找我。至於其餘的課程,就請各位按照課表前往各自的教室,各位有什麼問題嗎?」

亞麻色的捲髮中帶有一絲白髮,身為導師的多姆 ,頂著一張倦容;黑眼隔著眼鏡,環視在場的所有同學。

「那麼各位,在我們開始上課前,容我在說幾句話……」

當眾人都以為要開始上課,紛紛拿出課本準備時,沒想到多姆還有事情要宣布。

大家都認為是重要的事情,所以都停下動作,注視著他。

「雖然由身為歷史教授的我來講這件事有點突兀,但我還是想跟各位認清一些事……所謂的歷史,只是藉由神話、鄉間傳說、文物等等拼湊而成的;很多時候,都是勝者為了誇耀自己所撰寫的傳記,所以請各位不要太相信上面說的事情,請盡量去懷疑,但也不要把自己的認知當作絕對的。希望各位謹記於心,我們開始上課吧。」


過了二十五分鐘後,多姆終於宣布了課堂結束。

「多姆老師,可以請教你一些問題嗎?」

「嗯?」

正當多姆擦拭黑板,為下一堂課做準備時,銀兔上前搭話。

「銀兔同學嗎?真難得,印象中迦南族人除了祭司(Priest) 外,一般不太會對文科有興趣才對。」

「是、是這樣沒錯啦,誰叫布萊克人在醫務室,害我必須做這些事情……」

姆的疑問,銀兔慌張的趕緊搬出布萊克來擋。

「這樣啊…那還真是辛苦了,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不清楚銀兔目的的多姆一下子就接受了她的說詞,並耐心的回問
「我想問一下,請問老師知道哪個地方會直接『黑』這個詞來稱呼別人嗎?

「『黑』嗎?」

聽到這個問題,讓多姆那張滿是疲憊的臉,整個皺在了一起。

啊~我知道了,妳是想問跟庫洛.蓋爾有關的事情吧?剛剛上課的提到一點

是、是啊,誰叫老師講到一半的時候岔題了。

抱歉抱歉,這已經是我的老毛病了。但是大戰主要西方的人族與雷姆利亞魔人族兩族隔海在對打;而東方的獸人族,正位於部族互相開打的『戰國時代』;那是幾乎每天都在亂鬥的時代,所以文獻或資料很稀少——所以關於庫洛.蓋爾』這個人的事情,實際上不止我,就連學界了解也不算多……

「那也沒關係,請老師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就行了!

不願意讓線索就這麼斷掉,銀兔焦躁趕緊請求多姆,把自己知道的告訴自己。

「嗯…大致可以確定他是從西方來的;但因為在文獻中,他總是戴著西方的小禮帽,所以無法確定其種族,從髮色來推測,可能是獸人或與之相關的混血;但是會用顏色來取名字只有魔人族而已……」

「是、是這樣嗎?」

「是啊,不過要再繼續講下去,會拖到下一堂課;告訴布萊克同學,如果想要知道更多的話去圖書館就行了,有很多資料都可以在那裡査到。」

「好的,謝謝老師。」

與多姆告別後,銀兔就趕緊與魁絲她們會合,一起離開教室。


上完歷史課後,便到了午休時間。

湊一個人獨自走在路上,來到醫務室。

銀兔和魁絲原本想要跟來的,但從十二歲就來到這裡的湊和克蕾兒十分清楚,午時間的學生餐廳是多麼的可怕。

所以在兩人的百般勸說之下,銀兔她們才決定放棄,改由自己來接布萊克。

「打擾了。」

推開大門後,進去,弗蕾剛好準備要吃便當。

「啊啊,是你啊。」

見到只有來到這裡,弗蕾便放下餐盒,神情有些疲憊離開了座位。

「是,請問布萊克可以離開了嗎?」

「可以啊,幸好傷口不大,喝個藥就好了,不會有什麼大礙。」

「這樣……」

聽到不會有什麼後遺症,讓放心了不少。

!啊、啊、啊~

女性的呻吟聲、床因劇烈晃動而發出的嘰嘰聲布簾後面傳

原本還很擔心布萊克的,現在整個人因為巨大的心情落差而僵住,轉頭看向佛蕾

「那個……」
「你掀開來就知道了。

不,掀開來反而很不妙吧……看到佛蕾一臉無奈的說道,讓湊加猶豫了。

但仔細想想,佛蕾好歹也是學校老師,是不可能容許違反校規的事情發生的……

「啊、呀!陛下~

仔細聽後,聲音的主人好像就是之前布萊克召喚出來的安琪拉

應該不會有人會跟召喚物發生關係吧?話可以召喚物發生關係嗎?

「呀~啊、啊、啊

站在讓人想入非非的布簾前腦袋裡斥著各種思緒

布簾的後頭充滿了各種想像最後還是鼓起勇氣,將手放在了上頭。

在壓抑了各種情緒和某個部位後,吞下了口水,鼓起了勇氣用力將布簾掀開——

「呀~」

發現安琪拉,舒服的躺在床上,接受布萊克按摩。

「嗯?原來是小子啊~

「呀!」

「那個…你在幹什麼?

發現安琪拉是全裸後,湊趕緊撇過頭,害羞的詢問布萊克。

你是指為何要幫安琪拉按摩嗎?

宣告按摩已經結束後,布萊克走了出來的同時,拉上布簾朝旁邊的床走了過去。

「不然你認為還有什麼嗎?」

此時的湊既失望又覺得鬆了一口氣

雖然覺得會有人對召喚物產生什麼非分之想的……吧?

怎麼啦~小子,你跟克蕾兒還沒進展到那一步嗎?

布萊克露出壞心眼的笑容這麼詢問湊後,開始穿上放在床上的斗蓬。

請不要轉移話題,還有我並不支持未婚生子……

「這樣所以除此之外,你們倆都做了是吧?

「不!並沒有……回事…………

急急忙忙的澄清讓坐在床上的布萊克,有些羨慕的盯著他看。

不過在湊怒瞪自己之前,布萊克馬上又露出嬉皮笑臉的模樣。

並偷偷將一個箱子變不見時,還是不幸的被湊給看到了。

估計是被收進道具袋裡……

正當他好奇的想開口詢問時,布萊克已經搶先開口了。

哎呀,我幫安琪拉按摩,一方面是為了利用時間,另一方面是因為這是召喚她的代價

「代價?」

聽到布萊克的回答皺起來了眉頭。

這並非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有聽過要召喚某些高等且強大的某些東西時,就需要支付額外的東西來讓祂們滿意。

但湊回想起安琪拉的能力;那並非什麼強大或稀有的能力……

應該說作為人形精靈,卻只有那樣子的能力,反而讓他感到驚訝。

所以瞇起了看向他的眼睛

一方面那是譴責布萊克為了隱瞞某些事對他說謊,再來就是把他當成一無所知的笨蛋

察覺到湊的眼神後,布萊克便笑著整理起散落在地上的紙。

我說的那並不是謊言所有我能召喚的精靈、神獸、惡魔…只要是具有個體意識,都是人形,而且我她們訂下需要支付代價的契約。

咦?

布萊克的回答,讓湊自己不曉得該怎麼反應

人形精靈之所以罕見,除了因為他們力量強大、能力稀有外

更多的,是因為他們所需的魔實在太多所以必須唸完完整的呪文支付代價才能召喚。

因為上述的這些原因,有些人形精靈才會被術士當作被是殺手鐧。
更遑論就算是神獸級,也不見得全都能化為人形……

「……」

過於龐大的資訊,讓湊整個人因為理不清頭緒,而呆愣在原地

如果布萊克說的是真的,那他的實力就逐以與世界最強—大聖級的魔術師並肩了……

明白了

「哦~」

「雖然你說的誇張像是謊言,讓人無法相信;但有句話說『現實往往比小說還離奇搞不好正因為像是謊言所以才很有可能的是真的,但我也不會停止懷疑你……

這是在經過一番仔細的思考後,湊所得出來的答案。

而見到湊展現出了不同於常人的反應,讓布萊克看似有些困惑的看著他。

(嘛~畢竟連作為死人的我都能站在這裡了…況且他說的全部,也不確定是多少,考量到他是『仙人』的身份,有兩位數應該就是極限了吧……)

至於湊則因為發現自己一下子就對方唬住對此感到有些羞愧

然而就在他努力思考下次該如何不要再犯時,布萊克滿臉困惑的開了口。

嗯~那是誰說的?

「什麼?」

「那句『現實往往比小說還離奇』啊是誰

「啊

看到布萊克的反應……發現他是真的沒聽過這句話。

因為他的反應,讓開始慌張了起來。

但他還是盡量不讓內心情緒浮現在臉上並同時努力思考辦法

欸?怎麼辦?要怎麼掰才好………

「那、那個,我也忘了是在哪聽到或看到的有可能是阿姨,者是自己臨時想出來的吧,抱歉……

~我年輕的時侯,也會因為面子問題,將自己臨時想到的話包裝起來,然後塞到某位偉人的嘴巴裡~

「欸~真的假的,原來布萊克先生也會這樣啊,你能理解真是太感謝了。

「哪裡哪裡~男人嘛~總會有一、兩件羞恥的事情,不必太在意。

哈哈哈……兩個外表相似的男生把手放在彼此的肩上,互相開懷大笑。

好不容易穿好衣服,整理好儀容的安琪拉,見到這一幕後選擇默默的待在旁邊觀看兩人

之後布萊克發現安琪拉出來後,便將她拉到一旁

並用旁人的聽不到的聲音跟她討論一下,並將幾張紙交給了她。
隨後安琪拉便變身成鳥後飛走了。

在目送安琪拉離開後兩人也跟著與佛蕾告別後,便開始前往學生餐廳。

「啊,對了,這玩兒要交給小子你~」

在路上,布萊克將之前散落在周遭的紙交給了湊。

「咦,這是什麼?」

粗略看過,發現這是針對某種東西的改良式後,湊忍不住好奇詢問布萊克。

啊~那是什麼『擦拭石』的修改式因為實在太無聊了,那位叫蕾的老師又肯放我走,所以就只好找東西麻煩囉~

原來如此,讓被吸出的墨水的能夠在放回筆中嗎?邊則是石頭與筆結合嗎?

先說一下,我數學不好,所以術式要仔細驗證哦~

「這樣,不過我大致上看過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不過還是要給阿姨確認過才行……

「哦~所以那東西真的是你發明的啊,湊小弟?

咦?

發現自己真的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後,這次真的慌亂了起來。

不過所幸布萊克對自己表示,會幫自己保守秘密後,才讓湊冷靜下來。

真是抱歉,造成您的困擾……

「還好啦,不過你還是注意一下會比較好哦,在這樣下去,很快就會有愈多人知道你的才能哦~不過我是覺得這樣也壞就是了……

面對布萊克的提議,讓湊難為情的搔了搔臉頰。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低調一點,畢竟我太習慣一直被眾人注視。

「這樣啊也好,畢竟最後要嘛是一直成功,要嘛就是因為失敗而被人唾棄…但不管是哪個,最後你都注定被世人所壓榨……

「布萊克

「啊啊,抱歉,稍微回憶牽走了……

在湊的呼喚下,布萊克才趕緊回神過來。

之後為了轉換話題,兩人開始聊起了最愛的作家和作品。
47 巴幣: 14

創作回應

魚子壽司
我還以為老師會用「梅茲」這個名字介紹銀兔呢
2021-03-03 18:20:52
黑天
沒辦法,老師如果不尊重族規,會被投訴,然後考績就沒辦法過==
2021-03-03 19:39:38
小魚達
現實往往比小說還離奇,這句話我正在親身體會,最近三觀一直毀又好玩又悲傷,
比看任何小說動畫都奇幻。有興趣的話,可以到You Tube看「凤凰九天」
聽到克蘇魯居然真的存在,我掉下巴了。
比我去找美軍在日本抓藝人時看到廣末涼子更吃驚!有興趣可以找
https://blog.goo.ne.jp/kimito39/e/4a53b38bef7f2e1aaf6b84903787de71
我不能保證是真的,但這是我自已查證的,很多事正在發生是肯定的。
很多兒童被作成藥,311地震是人為的,日本和中共勾結所以被美軍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RxswPEks-g
一個5年前的預言,現在正發生,美聯儲當機、美軍抓人都實現了。
未來非常美好,超乎想像,川普發錢、6000項高科技、乾淨的無限能源~~耶~~
2021-03-14 14:07:36
黑天
我會抱著懷疑的態度觀看的
2021-03-14 14:58:16
小魚達
哈~~那正是Q的精神,不要相信媒體,自已查證。我對一切也都是懷疑的,但拜登直播那晚都無法懷疑,因為我親身體會啊-__-那是我查真相的開始,打開真實與虛假的大門。真神奇啊!感謝神!
2021-03-14 15:06: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