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3-2 繼位

黑天 | 2021-02-10 21:02:36

將布萊克抬到醫務室,給女醫生檢查一下後,發現血是魁絲在揍他時,他不小心把自己的舌頭咬穿了一個洞產生的。
「哇——老大!」
知道這件事後的魁絲,開始自責了起來;周圍也因為這樣,開始颳起暴風雪。
「呀呀呀呀!」
「小、小魁,冷靜下來啊!」
「雖然這樣說不好意思,但再這樣下去我們會先『冷靜』下來啊!」
「少爺,現在不是說冷笑話的時候啊……」
「痾喝喝……」
就在銀兔等人和女醫生對魁絲都束手無措時,躺在床上的布萊克開始面有難色,陣陣發抖。
「怎麼辦,布萊克那傢伙開始發抖了?」
「魔術也無法使用!」
「沒辦法了,只能將魁絲小姐打暈了!」
「太、太危險了,各位同學,你們還是先出去求救吧……」
在達成共識的情況下,不顧女醫生的反對,湊和銀兔開始在一旁伺機而動,尋找風暴的破綻。
「唔……」
「布萊克……」
看到布萊克一副痛苦的樣子,讓銀兔開始焦躁的衝進去。
「唔……」
「銀兔小姐,太危險了!」
銀兔小姐 ?!
刺骨的寒風狂烈的衝向銀兔,冰涼的感覺狡猾的鑽過衣服,侵襲著她身上的每一片肌膚。
痛苦伴隨著睡意,逐漸麻痺了銀兔的感官———
「冷死啦!好痛……」
冷到受不了的布萊克恰巧醒來,隨手一揮就將魁絲的暴風雪給消除。
「老大!你沒事吧…好痛!」
見到布萊克流著鼻水,嘴角流著鮮血醒過來,讓魁絲開心飛撲過去,但回應她只有拳頭而已。
「原本不會死的,都快被妳殺死了,給我反省!」
「對不起!」
在修理完魁絲後,布萊克巡視了周圍一圈。
完好無缺的房間、刺鼻的消毒水味、昏倒的女醫生、傻眼的三人組、紅眼中夾帶著擔心與放心……
「哈啾!」
「喂喂喂,才剛、開學而已、就感冒了、還像樣嗎
「那個…布萊克先生,您還是少講話會比較好了。」
即使布萊克忍住眼淚和舌頭的疼痛,但還是無法阻止從嘴巴流出。
為了不在讓人擔心無奈之下他只能另一種方式來表達。
「我說、,妳左、右左
替無心之人表達,替無罪之人辯護,替無口之人發聲;
傾聽我的心聲,為深愛的人解答吧
—安琪拉(Angela)」
布萊克展開類似書本的魔法陣,並忍著痛苦,快速的詠唱。
隨後魔法陣中的光,逐漸形成人的形狀。
「大家好!時隔五百年後的再次召喚,作為今年的第一人,請問陛下今天要我表達什麼呢?」
一名身穿無袖、輕便的白色禮服,留著相似男生的金色短髮,頭上戴著軍帽,看似只有十二、三歲的女孩子跑了出來,用充滿活力的聲音向在場所有人打招呼。
「安琪拉醬,好久不見!」
「魁絲大人,您也好久不見~」
見到魁絲與被稱呼安琪拉的女性,因為重逢而感動相擁時一旁的三位學生再次驚訝到啞口無言。
原因並不在於人形召喚術的事情。
畢竟在冒險者或學院的召喚術科中,都經常出現人形的精靈,所以早就見怪不怪了。
讓三人都如此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安琪拉有著一對純白無暇的翅膀,再加上她的穿著打扮,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存在於白教經文中的『天使』。
即使白教世界信仰人口最多的三大宗教之一;歷史上能召喚被歌頌為神之使者的人也寥寥無幾。
「嗯!嗯~嗯嗯嗯嗯。」
咦、啊,是?我知道了!」
無視因為驚訝而說不出話來的三人組;布萊克用手語將安琪拉叫到身邊。
跟她比手畫腳了一番後,安琪拉便飛到三人的面前。
安琪拉本人來到面前時,三人便隱隱約約感受從她身上散發出純潔、神聖等氣氛。
讓即使對於魔術知識只有一知半解的三人,也明白她是多麼高等的存在……
「那、那個…陛下跟我解釋過了,所以我在這裡先自清一下,我並不是西方人所信仰的『天使』;而是被稱為『鳩鴿族』、鳥類獸人的守護動物……」
欸?那是什麼?
咦?銀兔小姐不知道嗎?
提問之後才發現,周圍只有自己不知道;讓銀兔感到十分羞愧開始用眼神則怪自己躺在床上的導師。
「嗯嗯嗯、嗯嗯、嗯~」
「呃…陛下說如果我把一切都教妳了,那幹嘛還讓妳來上學啊~
布萊克在安琪拉代替自己說話時,故意裝出一副高傲的樣子來嘲諷銀兔。
銀兔眉毛忍不住動了一下。
「嗯嗯、嗯……」
咦?好,我知道了。陛下要我解釋下,所謂的守護動物』,一般是指藉由祭祀祖先以及東方一種叫做『風水』的特殊法陣,所誕生出來的精靈
「嗯、嗯~嗯嗯……
「那個…通常這種精靈的召喚術分成三種;
一是以血脈作為媒介傳承下去的,而在獸人族文化中也代表著當家的權利象徵
二是家徽當作媒介以及利用背後口述的故事來強化與自己的連結,進行召喚;
而我則是第三種…藉由當地族人和守護動物的同意然後在利用傳承的方式所召喚的分靈體……
不知為何,當安琪拉說到第三種方式的時侯,特別扭扭捏捏,害羞了一下。
見到反應,湊克蕾兒並不感到在意過見過好幾次類似情況的銀兔,露出了死魚眼。
等安琪拉解釋完後,布萊克便左手中指上戴著的戒指型道具袋中拿出一塊魔石和一個應該是魔道具的鋼鐵製圓桶
先是將圓桶的底部打開、從中放入魔石、在關起來、然後打開頂部……
這時眾人才發現布萊克手上拿的魔道具似乎是個水壺——
隨後布萊克又像是憑空變出了一個塞滿果實的茶包、將之丟進去、闔上後;連同藍色的圍巾一起請安琪拉給銀兔
「嗯!嗯嗯嗯~」
「陛下只要啟動底部的開關,這個水壺就會自動收集周圍的水氣,然後加熱;裡頭放的是由藥材和果實製成的茶包,甜甜的,而且喝了之後身子就會變暖了跟另外兩位一起喝吧!另外,如果還是覺得冷的話,就披上圍巾吧,上面縫有火龍的圖案,這樣就不會讓人感到奇怪了……
哦、哦~謝謝……
見到布萊克再次展現出與男子氣概不符的舉動,讓銀兔尷尬的收下。
「請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陛下的;有什麼要我傳達,就呼喚我的名字就行了……
咦?!啊,謝謝……
「哪裡,如果對象是我很樂意哦~
「誒!」
丟下這句意義不明的話後,安琪拉便回到了布萊克的身邊。
嗯!嗯、嗯、嗯
「時間差不多了,各位就快點去上課吧,現在差不多要上第二堂的課。另外,魁絲大人,陛下要妳戴上戒指,注意別在讓能力失控了,否則就讓妳一次接受魔女大人和斯綺麗大人,兩位的雙重處罰~
「咦—我知道了啦……」
安琪拉一邊將女醫生抱到床上,一邊傳達布萊克的話。
聽完之後,湊等人也覺得時間差不多,趕緊帶著抑鬱的絲離開
……
離開前銀兔還有些猶豫的看向布萊克後,便帶著懷裡的物品一起離開了。
「唉~」
等所有人都離開後,閒閒沒事的布萊克便再次躺回床上。
「那個…陛下,您是不是差不多該告訴我要怎麼只好您的舌頭呢?
「嗯?(妳在說什麼?)」
「不,就算您在怎麼裝傻也沒有用哦,畢竟我以前也幫您收集過很多資料,所以我知道您一定有方法的……
切!
見到安琪拉自信滿滿的反駁自己,讓布萊克開始耍起了無賴。
「陛下,剛剛那位迦南族的孩子‥‥她很期待與您一起上學哦。」
「嗯哼哼(能混則混嘛~反正開學第一天那麼無聊~
「唉……」
發現自己無法說服布萊克後,安琪拉開始從藥櫃上翻東翻西。
「這一罐嗎?還是這一罐呢?」
「啊啊,如果要治好舌頭的穿破傷,除了能製成回復藥綠草外;最好還加拿右上的罐子裡的紅草,能防止感染;如果在加放在第二層的羅盤草汁的話,就能減低藥的苦味了。」
「知道了,謝謝…誒?」
發現有個聲音理所當然的對自己做出指示,安琪拉慢了一拍才發現這個事實,趕緊回過頭來。
轉過頭才發現,對自己做出指示的是原本應該睡在床上的女醫生。
「唉呀,如果沒聽過說明的話,還真讓人誤以為是『天使』;但遇到身為少數民族的『鳩鴿族』的守護動物,還是很讓人驚訝呢。
不理會安琪拉敵意的警戒,女醫生則默默走過她身邊,拿出調和器材。
「不過身為教育者,我對於告訴無知的人們錯誤知識的這一行為,表達抗議才行。」
「嗯 嗯,嗯
「陛下表示,身為一個教育者 ,放任別人給予錯誤知識時,卻沒有做出反駁和更正,才是更惡毒的……」
「確實如此,看來我們都不是稱職的教育者呢。」
聽完布萊克挖苦的回應,女醫生露出苦笑地推了推臉上的眼鏡後,從辦公桌的抽屜中拿出一張空白的羊皮紙。
羊皮紙交給執意擋在布萊克面前的安琪拉後,開始用放在桌上的素材進行調和。
「嗯嗯。(給我吧。)」
「是……」
在布萊克的堅持下,安琪拉只好將紙張交給他。
接下紙後,布萊克便好奇的在上面翻找著;隨後在陽光下才發現上頭有像針穿過一樣的細孔。
布萊克便從道具袋裡拿出針和線,開始做起了針線活。
「嗯?嗯哼嗯哼。」
「陛下想問,妳入職幾年了?」
「三年多,今年差不多第四年了,平常我就是哪間學校缺醫生,我就去當,這是我的工作。」
一邊談話的同時,女醫生開始將手上已經磨成粉的素材調和後,開始烘煮。
「嗯嗯嗯?」
「那,妳有家人嗎?」
「有,我的父母死於搶匪手上,家裡只剩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幸好擔任公會的醫療人員,在哪個國家都有補助,我才能把我妹送上大學。」
當女醫生說完時,布萊克也剛好用針線,在羊皮紙上頭縫出一朵玫瑰的圖案。
「妳的名字是?」
布萊克故意讓自己親口說出問題,然後用帶血的舌頭舔了一下玫瑰。
吸取血液的玫瑰將整張紙都染成了鮮紅後,紙張也自動折成玫瑰後,變成了一本小筆記本。
「弗蕾,西方的古德爾人,那裡的平民沒有姓氏。」
在回答的同時,弗蕾也將調好的要交給了他。
「妳好嗎,弗蕾,我是布萊克˙路西斯,從現在開始這裡由我來管……」
37 巴幣: 14

創作回應

黑天
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故事似乎也終於要開始了呢
2021-02-10 21:06:30
小魚達
原來流血是故意的,我就想怎麼這麼容易流血。安琪拉大概又是他老婆之一吧XD
2021-02-12 00:45:57
黑天
不,那真的是不小心
2021-02-12 19:14: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