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鬼抓人

暴風雨 | 2021-03-01 19:33:26

這是一場夢,不是真的。
我真心這麼認為,隨意地起了床。
或許大家多多少少都做過這樣的夢,在夢境裡特別的清醒,甚至可以記得剛剛是幾點睡的,過了多久才睡著。
我現在也是一樣的狀況,在剛剛我盥洗完後躺到床上,過沒多久便被睡意吞噬。
起來時我情不自禁的想,阿,這是夢。
不知為何我就是有這種確信感。
最近總會做這種夢,一個,我變成鬼的夢。
......
在夢中,我跟往常一樣被復仇的怨念給覆蓋,無論任何人見到我都會被殺死。
看來在這夢中,我似乎是個被冤枉死的厲鬼,怨念很重,大家都知道吧,見者即死的那種厲鬼,毫無任何反抗能力的輕易被殺死那種不合理的厲鬼。
我現在就是這樣,即便腦袋清醒著,但我知道接下來我會採取什麼行動,當鬼的經驗我還很清楚地記得。
還記得孩童時期大家猜拳,猜輸的當鬼的那種時期,我那時常常被捉弄,三四個人猜拳,卻只有我一個人跟大家出不一樣的石頭。
隨後大家歡笑著散開,只有我一個人哀怨地當鬼。
就跟現在一樣。
但也因此,我似乎對找人有種特別的天賦,大家都很喜歡躲在教室的講台下呢,真簡單,輕而易舉地就找到了。
躲在書桌下的人似乎沒想過自己第一個被找到,露出滿臉驚恐的表情看著我。
何必這樣呢,只不過被抓了而已,很快就沒事的,待會趕快回家別待在這裡吧。
我這樣想完伸出烏漆麻黑的手抓向他,只見他很快地就像是被吸乾的枯木一樣倒在地上。
第一個解決,按往常的慣例來看,似乎還有三個。
我按照以往巡邏的路線找了廁所,一個又一個的門一一被我打開。
最後在最後一間找到不斷顫抖的女性,她看到我大聲地尖叫,唉...都晚上了可不可以別這麼吵鬧,我耳朵都疼了,連厲鬼的耳朵似乎都耳鳴了,可以想見這女性是用多麼驚悚的叫聲叫著。
我無奈地把手貫穿她的嘴巴,滿嘴的鮮血順著我的手臂流下,真噁心,但厲鬼的做法似乎就是這麼恐怖。
沒辦法這樣也算找到人了吧。
剩下兩個。
一個無趣的在草叢找到了,過程就不細說了,反正就是死了。
最後一個似乎比較聰明,他不斷用迂迴的路線繞著校園似乎是打算撐到最後,稱到這遊戲結束的瞬間。
然而我可沒那個打算陪他玩鬧,厲鬼的技能很厲害,穿牆自是不必多說,甚至還可以瞬移,就差沒透視了。
可那人卻知道我的行動一般,不斷躲在我(厲鬼)的死角,我漸漸開始不耐煩了。
厲鬼的身軀似乎就像在回應我的憤怒一般,不斷露出低吼聲,那是個讓人聽了就會發抖的聲音,讓人耳膜似乎要被撕裂的聲音。
而我也不斷用指甲刮著牆壁,儘管被磨掉一層皮也毫不在意。
最後似乎被我這個行動嚇到了一般,那人露出破綻了,他喘氣的聲音,他顫抖的身軀所發出的動靜,他的恐懼。
我通通都感受的到。
好了辛苦你了,我用雙手穿過牆壁抓住他的嘴巴,但不知為何這觸感卻莫名的熟悉。
好奇之下我把頭也穿過牆壁注視著他的臉。
那是我的臉。
充滿恐懼,雙瞳張大,嘴巴的部分已經是半碎裂的狀況,可以清晰地看見牙齦跟骨頭。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在大腦停擺的時候,我的意識又陷入黑暗。
......
我起了床,抹掉臉上一把冷汗,最近我總是在做一個被鬼抓的夢。
我不怕鬼,真的,我並不怕那種東西,因為從小我就對鬼抓人很有自信。
從孩童時期開始,我就一直跟朋友捉弄一個人,那個人老是當鬼,但也因此他抓人的技巧很厲害,可是我也不遜色,我觀察其他人被抓時的狀況不斷更換藏身地點。
從來沒有一次,有鬼可以抓到我。
所以,鬼並不可怕。
然而夢裡的鬼可以洞悉我的想法,知道我藏身的地點,不論我躲到哪,他緊隨著身後,喉嚨裡發出的聲音,指甲刮著牆壁的聲音,以及那一步又一步逼近的感覺。
我知道這是什麼感覺,那是恐懼。
但並不是害怕鬼,而是我感覺,那個鬼,是我。
我害怕的並不是鬼,而是我害怕這一次被抓了,下一次,當鬼的會不會是我。
所以為了生存,我不斷的躲著,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躲著。
為了活著。
73 巴幣: 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