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2018文戟再臨】《序幕:鬆口的銜尾蛇》

作者:芽豆靈媻極亞插畫小說│2018-08-24 14:34:45│巴幣:30│人氣:786



此為自由象限活動《文戟再臨.奇幻創作》投稿作品
依照評審流程而公開,沒有後續,大概也不會坑下去

攝影:Elijah Hiett,關於Unsplash

>>>完整稿件在這邊<<<






一、乾旱



  狐仙的古早文字中,乾旱與乾草看起來非常相似。
 
  而對全歐茲瑞克大陸的生靈來說,它們本來大有不同。乾草只是生機死絕的植物,但乾旱卻是現代中導致紛爭的主因之一。
 
  最知名的情況是維吉亞王國和獸人都想要雷因雨林,利沃亞聯邦佔據最大的平原地區卻仇視其他民族,吃著鍋裡看著別人碗裡的。
 
  還有精靈族,熟知大量理論與知識,實踐能力卻是零。
 
  而某些小狀況則比比皆是。
 
  各種族都有商業貿易,從人口上百萬的大首都到遊牧民族的帳群,但販售特色通常是精工的藝術品或雜物。你問糧食?
 
  噢,有的。那是沒什麼人輸出的輸入品。
 
  不過比起糧食,最讓所有人頭痛的就是混沌之影。
 
  這些不是它打爆你就是你打爆它的垃圾沒有任何用處,自從世紀初被卡歐利用魔法陣召喚出來,只能用來專門觸發各地高位者的幻覺性頭痛和選擇性遺忘。
 
  由於各地混沌之影的遊蕩,人人都忙著拿起兵器而不是鋤頭或弓箭,於是乾旱與乾草越來越沒有分別了。
 
 




 
二、旅行者


  大陸歷706年,歐茲瑞克大陸上出現唯一持續至今的「最後的聯軍」,名為「德沃爾聯軍」。某四個種族團結一致地,彷彿在吃書他們之間的戰爭歷史。
 
  聯軍起源於508年,對混沌之影進行肅清抗戰,經過一百九十三年,在701年告一段落。直到五年後,他們發現混沌之影再度出現,於是復而聯手。
 
  新聯軍駐守在德沃爾窪地,監視與地脈合而為一體的魔法陣,定時清理裡面滿出來的混沌之影,持續三百多年至今。
 
  「已經一千多年了啊。」旅行者忽然感嘆。
 
  他戴著桑漠底沙漠的防風頭巾,領口露出席萘森林的飾物,腰帶是來自雲霄國度的織品,套著利沃亞聯邦寬大的破舊黑袍,腳邊有個巨人拋棄的襁褓,被當作行李袋。
 
  德沃爾窪地邊緣像一幅被一刀兩斷的圖畫,一半腐化,一半翠綠。巨人山地包圍著黑色的泥濘凹地,像中央有著一團嚴重瑕疵的翡翠。
 
  旅行者一手就著炭筆,一手壓著墊在腿上的畫板,不時揮灑他的所見。
 
  「嘿!那邊的可疑者,報上名來。」一聲呼喊傳來。
 
  地面規律地震動,高大陰影從窪地邊緣的薄霧中接近。
 
  赤裸上身的巨人臂上綁著巡邏白巾,肩上扛著同樣有巡邏白巾的聯軍士兵,他們或坐或站,警戒地持著武器指向下方。
 
  「此地是德沃爾窪地,你已入侵警戒範圍,讓我們看見你的雙手!」
 
  旅行者將畫板面朝下靠在石座邊,站起來舉起雙手。
 
  窪地中的濕風吹動他的衣袍和腰巾,袖口滑到肘上的手拿著半截炭筆。
 
  「你們好!」他自來熟地說。
 
  巨人肩上跳下來四名士兵,分別是人類、沙狐、精靈、羽族,正是德沃爾聯軍中的四方種族——至於巨人?
 
  別提了,他們只是德沃爾窪地眾多鳥事的其中之一,只是暫時被解決。
 
  巨人作為本地的原始居民,在聯軍駐守窪地後,雙方被迫磨合。
 
  問題根源與聯軍無關,而是巨人。
 
  巨人眾所皆知地平和,且不好與人爭鬥……
 
  但那是對於沒被揍過的人而言。
 
  聯軍士兵會告訴你:「屁的平和!屁的不好與人爭鬥!」
 
  巨人的地盤意識高到一看到陌生人就呼喊同伴圍毆之,也不管別人根本認不出他們撒在領地邊緣的屎尿其實是標記,是一群只准自己誤闖,反不許別人踏足家園的矛盾者。
 
  除了一天到晚因為地盤而互毆,領袖也靠打出對方的鼻血的格鬥大賽來選舉,招牌上同時頂著「溫順」與「武力至上」,實在令人想尖叫快來個誰去打醒他們。
 
  由於要監視混沌之影,進駐德沃爾窪地的四族聯軍來了,他們在爆打混沌之影與被爆打之餘,還要一面爆打巨人以及被爆打。
 
  最後高傲的精靈一個暴怒——
 
  作為和平主義者,他們展現出媲美巨人的「愛好和平(或平和)」,並以之為目的,以參雜十種以上語言的髒話還有魔法咒語,將巨人們的身心由內至外徹底洗滌了一遍,教導了巨人們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和平(或平和)」。
 
  然後德沃爾窪地與巨人山地終於和平、平和,且真正溫順了。
 
  從巨人肩上下來的精靈是個旅法師,大概是最近來這裡打工順便增長見聞的,他首先看見的是旅行者頸間的席萘飾品,而不是手上沒有武器。
 
  他或許不是個合格的巡邏員,卻是個合格的精靈。
 
  「你很有眼光。」他先用通用語說,再補上一串精靈語的讚嘆,「人類的文化儘管多樣化,涵蓋各類藝術的優點,但將之統整後,你會發現還不如直接在席瓦利斯塔拉爾海姆的路邊攤買一個特諾奇楠首飾,那會比花時間統整優點來得快很多。」
 
  旅行者沒接話,可能正被聽不懂的那個地名困擾。
 
  為了緩解場面,羽族紀錄員幫忙解釋道:「意思是銀蜥尾上之都——」
 
  說完,她很好奇地轉頭問道:「所以那裡真的有很大隻的白蜥蜴?」得到精靈旅法師一連串意思可能不是很好聽的精靈語咕噥。
 
  「別鬧惹。」黑毛的沙狐詠唱師把羽族推到一邊去,「旅行者,告訴窩們泥逗留此處的目的,藍後馬上離開這裡。」
 
  羽族氣呼呼地直搧只有三十公分的翅膀。
 
  「如你所見,我在這裡整理靈感。」旅行者指向畫板,還有揚起手中的炭筆,「就我所知,這裡應該只有禁止混沌之影出入。」
 
  「然後你就以為你可以大搖大擺地走進來了嗎?」人類插嘴道,他穿得就像一般常規士兵,持矛、佩刀、臂綁小盾,普通的制服毫無看點。
 
  「——喔?你也是人類?」他注意到旅行者的模樣和行李,「你從利沃亞聯邦還是維吉亞王國來的?或者你是莫洛人?」
 
  「你讓身為旅行者的我該回答什麼才好……我居無定所。」
 
  「好吧,就算如此,我們還是得紀錄你的姓名出身,來這裡的時間日期、理由等等……」羽族紀錄員拿出記事本,手上捏著一根可能是自己翅膀上拔下來的羽毛筆。
 
  「以及我什麼時候滾出去?」旅行者打趣地問。
 
  「沒錯,以及你什麼時候滾出去。」羽族從善如流。
 
  精靈旅法師用鼻孔哼道:「濫用語言!」再配上一句精靈語形容詞。
 
  驅趕並沒有引起旅行者的負面情緒,反而要求道:「我能向你們打聽一些外頭的事嗎?」
 
  歐茲瑞克大陸對旅行者是寬容的,只要沒有深仇大恨或特殊情況,在你問路時,大多數的人都會盡量告知附近的情況或重大事件,畢竟這些聽聞有時候可能是個救命稻草。
 
  「當然,無論是馬爾地高原以北,席瓦利斯森林以東,奈蓆森林米瑞爾森林以南,那些我所經之處,你會知道一個旅法師是如何安全地在各地旅居並增廣見聞……」
 
  儘管似乎很詳盡,但精靈旅法師說的每個地名都用了精靈語,反而沒有人知道他在說什麼。
 
  旅行者大概聽出了熟悉的發音,問道:「你說的米瑞爾森林,是不是就是從這裡往北的那座……」精靈旅法師臉色驟變。
 
  羽族紀錄員趕緊拉過旅行者,賊兮兮地提醒道:「不能說精靈,要說特諾奇楠喔,不然你會看見他開始把一切變『和平』。」
 
  於是旅行者重新問道:「你說的米瑞爾森林,是從這裡往北的那座特諾奇楠的森林領土嗎?」
 
  臉色緩和下來的精靈旅法師重新撿回他高貴的表情。
 
  「沒錯,注意不要誤入,即使你只打算交易或落腳,就連首都席瓦利斯塔拉爾海姆也不收留過客,我們的共主……」
 
  「喔,你們的鏟屎官。」人類面無表情地,稱呼那位專門幫精靈們善後事情(擦屁股)的首領,就像是故意要打斷精靈旅法師。
 
  「!@#$%︿&*!——」精靈敏捷的舌頭瞬間開始發飆。
 
  頂著髒話的背景聲音,人類友善地拍拍旅行者道:「不要隨便談及神、不要挖歷史傷口、不要和陌生人走……但想必這些你都知道了。你看起來是個經驗豐富的旅行者,你會沒事的。」
 
  沙狐有三條嬌俏的黑尾巴,熱帶地區演化出的大耳朵被她充當遮陽物垂在額前,身上穿著亞麻與絲綢。她一靠近,旅行者就聞到一股濃烈的狐騷味,彷彿是地底沙漠永遠稀釋不了的沉積物。
 
  「對惹!還油要屯糧,旅行可不代表隨時都有商隊在泥所及之處開業啊!窩最不喜翻餓肚子,幸好這裡給吃飽。」
 
  「這麼說來,只要加入德沃爾窪地的駐軍,就能夠遠離挨餓?」旅行者訝異地問。
 
  「是的,但我們必須面對混沌之影。」羽族說,頓了頓再聳肩補充道:「通常是每隔一段時間,下一次也許就在幾天後。」
 
  「用魔法?」雖然這樣問,但旅行者的眼睛看著那位,顯然不是神職人員也不是貴族的人類——通常這些身分以外的人類沒有資格學習魔法。
 
  「我跑得很快。」人類訕訕地說,「我還會生火。」
 
  被晾在旁邊的巨人伸出巨大的手指,對著人類笑了一聲。
 
  「笨……」因為比這些厲害的事情巨人也會做。
 
  精靈哈哈大笑,和他關係好的羽族也跟著笑,像一隻顫抖的肥鵝。
 
  旅行者含笑,作出一個似乎很古老的禮儀。
 
  「謝謝你們將情報分享給我,我也還之以禮吧。」
 
  窪地深處的風再度揚起他的衣袍。
 

 




三、消失的亞茲維爾城
 



  旅行者娓娓道來。
 
  但他說的不是各地情報,而是故事。
 
  「從前從前,有個叫做卡歐的魔族。」
 
  「呼喚混沌者!」精靈旅法師不忘加上母語翻譯。
 
  「沒錯!」旅行者投入地大步走動,彷彿四周已成了他的舞台。
 
  舉高雙手捧出一幅看不見的史詩。
 
  「來自魔族的卡歐、混沌呼喚者、凱奧剋的信徒首領,腐化者的忠臣,有一天,他說——」
 
 

  秩序神是假的!



  精靈旅法師深吸一口氣,就要開始復訟相關的知識來反駁……
 
  為了制止精靈旅法師的多嘴和賣弄,人類只好回頭朝他吐了句:「精——靈——」導致對方開始了一連串不帶換氣的髒話,用完一個語言再換一個。
 
  雖然言語神沃德可能要為此洗上三天三夜的手,但其他人終於能不受打擾地(畢竟習慣當成背景音)繼續聽旅行者的故事。
 
  旅行者高喊道:「秩序神是假的!」
 
 

  如果祂存在,而且盡職,我們就不會有如過街老鼠,連智慧的信徒對我們有偏見、言語的信徒則說出毀謗我們的話!

  ——所以,卡歐決定組織起龐大的信徒,向這個世界實現傳說,讓混沌之神凱奧剋再次降臨,使一切回歸混沌。



  「這個故事我們都聽過了。」人類雙手環胸,笑得有點不感興趣,「除了那個……秩序神是假的那部分。」
 
  混沌降臨之戰是眾所皆知的歷史,在一千多年前,卡歐開啟混沌降臨之戰,從那之後,混沌之影依舊源源不絕誕生。
 
  卡歐已在米瑞爾聯軍——最後的聯軍進攻下被打敗,黨羽所剩無幾,祭壇遭到破壞,召喚計畫也宣告失敗,只是沒有人找到卡歐的屍體。
 
  「別急、別急,我說的是你們不知道的,還記得嗎?我正在回饋你們。」
 
  旅行者像個多次演練過的熟練演員手舞足蹈,彷彿歷歷在目的過來人。
 
 

  那天呀,天氣晴朗。
  亞茲維爾城神聖不可侵犯。
  教會祭司與貴族將之守護得銅牆鐵壁,神聖魔法學院建立秩序、培養人才、研究兵器、懲罰犯者。

  那天呀,天氣晴朗。
  亞茲維爾城不復存在。
  上古人類都城曾經的位置留下一個空虛的墳坑,成為寸草不生的永墓,被稱為「亞茲維爾之災」。

  悲傷的卡歐鎮定下來,以說出陰謀的口,驅使人類相信這是來自精靈的毒手。人類王國怒火沖天,延燒成與精靈之間的「三十年戰爭」。



  這兩項重大歷史事件被視為使卡歐的邪惡計畫提早曝光的意外,只是旅行者所說的版本多了一個令羽族在意的部分。
 
  「悲傷的卡歐?魔族為何要為人類的都城悲傷?是他掀起『混沌降臨之戰』的啊。」
 
  「因為有人死在城裡了。」旅行者理所當然地說。

  精靈以外的士兵們楞楞接受,反正是故事嘛?
 


  「三十年戰爭」改變了卡歐。

  「看似緊固的和平,卻在我的隨意彈指間灰飛煙滅。混沌神凱奧剋呀,難道這是您給我的諭示嗎?」
  卡歐的計畫並沒有因為提早曝光而受到打擊,反倒優化了。

  但連凱奧剋與混沌信徒們也不知道的是:卡歐在混沌之影中藏了點東西

  「三十年戰爭」開始了。
  人類與痛恨精靈的魔族聯手,攻打受到羽族援手的精靈,可惜他們無法在森林中戰勝對方,接著獸人帶著巨人打破這場僵持。
  眼看連沙狐都加入了戰局,這場大亂鬥使卡歐極其愉快。各種族間互相消耗,既不會有人把目光放到他身上,混沌之影的吞噬對象也更多。

  卡歐知道時機來了,召喚凱奧剋的混沌之影需要地脈魔力與鮮血,還有什麼比打成一團的各族軍隊更好的對象?




  「快告訴窩們他在混沌之影中藏惹啥麼!」沙狐迫不及待地催促。
 
  「他藏了來自消失的亞茲維爾城的一件遺物。」旅行者彎下腰,用憐愛的口氣朝沙狐說道:「一份珍貴無比的寶藏!」
 
  沙狐急切地快速踏步,雙手交握在胸前,大耳朵往後垂。
 
  旅行者轉身取下腰帶,將它迎風展開,模仿當年曾飛揚過的軍隊旗幟。
 



  「絲瓦特沼澤血祭」發生了!

  卡歐朝打成一團的各族軍隊發動召喚儀式,重現曾在亞茲維爾做過的送葬。
  魔法陣吞噬所有軍隊,產生出混沌之影,倖存者們逃離戰場,卻也因為菁英死傷殆盡而一蹶不振。
  卡歐趁此利用混沌之影肅清過的地方設置血之印記,並將召喚凱奧剋的地點選在德沃爾窪地,接著,米瑞爾聯軍組成了。

  他們的最終決戰從二月一號開始,在德沃爾窪地展開!



四、三個交換


  「在我說到結局之前,你們得先知道一些關於卡歐的不為人知。」
 
  旅行者表演得興致盎然,解開領口的襟扣,一手搧著風。
 
  精靈旅法師的目光再次欣賞地落到旅行者的精靈飾品上,他甚至認為其餘的衣物都不需要入他的眼,那串承載特諾奇楠工藝的飾品已經足夠了。
 
  「這才是我們要的!」羽族歡呼一聲跳起來。
 
  誰在乎歷史呀?他們要聽有趣的!
 
  故事拐了個彎,再度開始。
 
  而且有點像笑話。
 
 

  卡歐是個忠誠的混沌信徒,但他的目光並不混沌。
  比起宣揚凱奧剋,卡歐更常說的話其實是填飽肚子。

  他對大部分種族(包括自家魔族)的抱怨是:「都吃不飽了,對參加戰爭卻熱衷無比,只會搶來搶去,也不節制生育,好像那麼多張嘴巴出現在世界上,只是要用來喊戰爭口號,而不是討論怎樣才能吃飽,減少爭端。」

  卡歐還是個精於計算的學者。

  「每個民族人口動輒幾十萬、上百萬,歐茲瑞克才多大,也許乾旱根本不是自然的錯,而是因為些吸取大地血液的蛀蟲太多。我甚至覺得大陸總有一天會被這些野兔窩壓沉。」




  士兵們哈哈大笑,難得有罵他們的話能逗樂他們。
 

 
  即使卡歐是個接受多元信仰的魔族,但他還是會忍不住嗆一下諸神與凡人。

  「難道信仰懷絲以後,反而會被拉低智商嗎?除了魔法、傳說、歷史、信仰這些高來高去不著邊際的東西,民生呢?畜牧農耕呢?誰都不想努力,只想在家裡夸夸其談、樂享其成,然後再抱怨所有的商隊都不賣糧食,都是誰誰誰搶我地盤的錯。」




  「卡歐倫壞,嘴巴也壞!」沙狐大力點頭。
 
  「你編得真好。」羽族稱讚道。
 
  旅行者脫下外袍,隨意地丟在一邊。
 
  他搖頭擺腦,把卡歐演成一個與傳說不一樣的丑角。



  卡歐還覺得盛產糧食的海豹人至今沒有被打爆(或被搶歪)真是奇蹟。
  打獵、採集、漁獲……歐茲瑞克的乾旱與他們有關係嗎?
  人家靠海吃海,其他吃山的種族負責掏錢包跟他們買。



  「糟糕我覺得好有道理……為什麼維吉亞王國卻和獸人在搶雷因雨林呢?」來自利沃亞聯邦的人類士兵摸著下巴思索起來。海豹人分明更好對付!

  海豹人散落在盜匪氾濫的邊境沿海,形成少數聚落,或許在水面上的戰鬥力所向披靡,但到了乾旱的大陸上就像擱淺的鯊魚。

  海豹人的低調聞名歷史,但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很顯眼……相反的,太隱形了。

  其他種族為了幾塊土地和乾旱打成一團時,卻一致忽略了那群待在唾手可及之處的肥羊。

  旅行者的笑話還沒完呢。
 

 
  「放眼望去,有能力改變地貌的傢伙滿地走,可以造成大滅絕的多如狗——至於整地?」卡歐大笑一聲哈,「至今我連一個懂得種雜草的傢伙都沒看過!」



  被婊到的精靈深吸一口氣……
 
  人類同時也張開嘴預備好……
 
  精靈優雅地吐氣,興致缺缺地走開了。
 
  他坐到不遠處的草皮上,與巨人大眼瞪小眼。
 
  「別理他。」羽族紀錄員說,「你的故事很精采,我們就收下當情報交換啦!但你還是得完成規定手續,我們才能為你帶路,送你安全離開。」
 
  「先從最簡單的開始吧。」人類士兵說,「你何時到達這裡的?」
 
  「什麼時候來的?我不記得了,可能是在二月之前。」旅行者摸著下巴道。
 
  「泥在這裡待了十五天?」沙狐的尾巴毛炸開。
 
  難道他們的崗哨與巡邏已經漏洞百出,到今天才發現有個吟遊詩人?
 
  「可能更多一點,我說的是二月之前哪。」旅行者無奈地笑。
 
  「你為何來到這裡?」羽族紀錄員問,羽毛筆發出刷刷聲。
 
  「為了整理靈感。你們其實也幫了我不少忙。」旅行者再次揚起手中的炭筆。
 
  坐在不遠處的精靈旅法師改把視線放到那個畫板上。
 
  好奇的天性驅使他想去掀開那個畫板,但高傲的性格讓他放不下身段去詢問,所以他更不高興了,開始朝巨人講述精靈在繪畫方面的藝術史。
 
  巨人憨憨地聽著,也不知道在看哪裡。
 
  「看到你們,就好像看到當年的『最後的聯軍』。」旅行者感概地說道:「你們平時或許彼此討厭,可是一但團結起來,連混沌之影都無法掙脫。」
 
  士兵們聞言,露出沾沾自喜或不好意思來。
 
  「不過對卡歐來說,團結除了作為他的敵人優勢,也同時是他的優勢之一。」
 
  「怎麼可能!」精靈旅法師用強烈的精靈語否定,又道:「那不合邏輯!卡歐是個魔族,他們天生習慣獨來獨往,這點誰都知道。」
 
  旅行者從地上撿起外袍,拍了拍上頭的草屑。
 
  「可是他學習了團結這件事,聚集混沌信徒,建立組織,並且看透了各種族之間的虛假團結,反而將他們打垮數次。」
 
  「我們早就記取歷史教訓,不會再上相同的當。」人類士兵斬釘截鐵。
 
  「拭目以待囉。」風把旅行者吹得好像畫中之人,隨時要走進歷史去。
 
  「還油故事嗎?卡歐後來的其他事?」沙狐已經把旅行者當成了親切的對象,她嗅聞他、輕蹭他,像小動物一樣請求道:
 
  「一個故事換一個答案。窩們對泥的問題還剩下出身名字離開的時間。」
 
  「哦?再講三個故事,我就可以不用交出這些?」
 
  旅行者大感驚奇,表情像收到極其恩惠之物。
 
  「你們人真好。」他對所有人說。
 
  精靈旅法師立刻以果斷的精靈語喊停這個交易。
 
  「什麼我們?只有她而已。」他很憤怒,「是不是這裡只有我還記得所謂的職責?」
 
  「啊?」人類發出聲音,「不重要吧,只是一些資料紀錄。」
 
  「就是啊!」連與精靈關係好的羽族都站到對立面,「故事比較重要!」
 
  「你、你們……」如果這位精靈的魔法造詣夠高,也許眾人就能看到他真正氣到七竅生煙。
 
  「你怎麼想的呢?」旅行者問精靈。
 
  精靈旅法師怒罵一聲某種族的髒話,甩袖轉過去背對大家,眼不見為淨。
 
  沙狐滿意地搖晃尾巴,說:「泥可以開始了嗎?」
 
  「當然。」旅行者用指腹輕抹她的臉頰,「那麼我就繼續說了。」
 
 
 



第一個故事:雙頭銜尾蛇
 


  二月十五日,最後的聯軍與卡歐在德沃爾窪地展開決戰。
  卡歐不知所蹤後,聯軍將當日訂為「勝利紀念日」,一致通過為大陸歷元年。

  卡歐啊卡歐!
  你螫伏於何方?
  在巨人山丘窪地之中。

  卡歐啊卡歐!
  你螫伏於何方?
  在德沃爾的祭壇階前。

  混沌之影多如繁星,
  最後聯軍十不存一。
  卡歐啊卡歐!
  你螫伏於何方?

  他螫伏在二月十五日之中。
  他螫伏在混沌勝利日之中。
  他螫伏在大陸歷元年之中。

  諸族啊諸族!
  目光看向何方?

  看向銜尾蛇無尾的原野之上。
 

 
  沙狐蹲踞在地面上,嚮往地仰望他,雙手拍個沒完。
 
  「什麼是銜尾蛇?」她問。
 
  精靈旅法師的聲音傳來:「一個有頭有尾的圓,但是沒有前進也不後退,形成圓環,自我吞食,無限循環。」並逐一用精靈語統整銜尾蛇的代表意義。

  「不管卡歐螫伏於何方,現在我可以放過你的出身了。」羽族興奮地說,背後短小的翅膀高速地拍振,掀起一陣不至於讓她飛上天的大風。
 
  「故事尚未結束,銜尾蛇還有一顆頭。」旅行者溫柔地笑。
 
  接下來的故事不像杜撰之歌了。
 
  彷彿是圖書館塵埃角落的片字片語。
 

 
  莫洛帝國興盛三百六十六年!
  輝煌沉寂於基石的坍塌巨響!
  它倒下的帝國旗幟一分為二!
  賴克淼的沙黃!
  馬爾地的牧紅!

  十四齣四季轉眼去。
  混沌之影四處盤據。
  世界召開里加會議,
  無論你我皆是其一。
  絲瓦特的悲劇蔓延,
  聯軍中的猜忌蔓延。
  聖沼的血淚乾涸前。
  其中的你我已散員……

  又是二十八齣四季啊!

  耳尾與月子彼此相攜,抹去絲瓦特最後的血淚。
  北方的高者卻傳來噩耗,他們說:血淚根源在德沃爾。
  德沃爾!
  卡歐失敗之地,也是禁忌之地。
  月子拒絕前往,耳尾轉而離去……


 
  不行了,總覺得自己一直被婊的精靈旅法師受不了了。
 
  「停。」他說,「拜託停,不要了。
 
  旅行者停下故事。被同伴怒視的精靈抗議道:「第二顆銜尾蛇頭的事我們都知道了,我覺得你在訓斥我們……我們如今守在這裡了,外頭不再有混沌之影。」
 
  旅行者沒有反駁,而是繼續說故事。
 
  三名士兵朝精靈轉頭,食指豎在唇前——
 
  「噓!」



  耳尾、月子、南羽、原人。
  他們是第二次里加會議後,最後組成的「最後聯軍」——「德沃爾聯軍」。
  德沃爾聯軍與高者聯手,前進窪地。他們花了一個多世紀,在大陸歷701年,將混沌之影消滅殆盡……
  直到五年後,才驚覺德沃爾窪地再次凝聚混沌之影。
  祭壇遺留的魔法陣與地脈合而為一,聯軍束手無策。
  眾人只好建立警備基地,監視至今……
 
 

  「銜尾蛇雖然有兩顆頭,但它始終只有一個尾巴……」
 
  旅行者提問道。
 
  「那麼,咬著尾巴的,是哪顆頭?」
 
  眾人茫然地望著他。
 
  只有精靈嗤之以鼻。第二顆頭是史實,第一顆頭卻是杜撰的,想也知道是哪顆頭咬著尾巴,而另一顆頭直視前方。
 
 



 
第二個故事:血淚滴鑄的糧
 


  士兵們後來結論道:「是第二顆頭咬著尾!」
 
  「再一個故事,我就放過你的『名字』。」羽族得意地拍打翅膀。

  「這個故事很短,也很簡單。」旅行者說。
 
  他的外袍、腰帶已經落在地面上,沒有其他道具了。
 
  所以他跪到土地上,親手繪出一座遠城的雛型。
 

 
  從前從前——

  在比混沌之影出現的、更久的以前——


  有個人類魔法師,因為觸犯了利沃亞聯邦設立的三禁忌之一:「使用魔法創造生命」而遭到處決。
  附屬於教會的神聖魔法學院闖進研究室,將求饒的魔法師拖出去,燒死在火刑架上,以示嚴懲,燃料用的是旁邊剛培育成功的產物。
  一年四獲的糧、在旱地中產水的樹、在極地可活的莖、在隨地可吃的花、家畜可食的葉、還有解渴的根鬚……



  旅行者抹去繪畫,改以親手挖出一個坑。
 
 

  那天的亞茲維爾城有藍天、有白雲,還有裊裊黑煙。
  那天的天空,深深印進卡歐的內心深處。
  卡歐埋葬了那座城,就像把那片天空掩埋進凱奧剋也找不到之處。
  魔法師留下的配方並沒有消失,但培育方法失傳。



  旅行者骯髒的手從凹坑中捧起泥土,上頭立著一顆芽。
 
 

  這些作物雖然能抵抗極端的環境並盛產食物,但它們必須從最初原型被催熟,需要大量的生命、能量,為它們點燃源初火花。
  卡歐私下修改了各地的魔法陣。
  在收集地脈魔力並產生混沌之影的同時,他還把原初種子放進核心,再飾以從自己魔脈中提煉出的土和水,就像胎被收藏在子宮的羊水中。



  捧著土與芽,旅行者站起來,充滿希望地抬頭望向遠方大地。
 

 
  花粉需要蜜蜂,種子需要飛鳥。
  混沌之影分裂或遊蕩到各地,核心裡沉眠著等待落土的種子。
  它們不斷殺戮,但是還不夠、還不夠,還沒有遍及所有的角落。卡歐繼續等。再多些、再多些,讓地面染滿血。



  土與芽被拋散滿地,像春前農夫灑落的榖。
 
 

  混沌之神啊,腐化蛆蟲吧!
  卡歐對著天空吼叫。
  我將生靈獻給您,請收取他們!
  他喜極而泣,哀聲伏地。
  等到這個世界回歸混沌,您奪位成最高神,新芽從沃土生出……


  ——多麼美好的所在。
 


  聽完故事,羽族的翅膀與沙狐的尾一樣無精打采。
 
  「可憐的卡歐。」她說,「走錯信仰的道路,也用錯表達正義的手段。」
 
  「啥麼正義?混沌信徒都是瘋狂與混亂的。」沙狐說,「幸好死亡即是結束。」
 
  精靈旅法師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夾雜著冷漠與自信道:「沒錯,這個世界沒有生後世界,更沒有靈魂存在。那些相信的少數人只是太過思念亡者而已,至今還拿不出相關證據。」
 
  說完,他不忘再次使用那「高貴又受到恩賜的語言」,補上幾句像祈禱似地低聲念誦相關經典。
 
  「不過反過來看,也同樣沒有證據證明生後世界與靈魂不存在啊。」人類士兵說。
 
  「你在質疑我?」精靈旅法師轉過來問人類。
 
  「我只是提出反說而已啊?」人類士兵覺得被兇得莫名其妙。
 
  「嗯,你不好。」羽族站回了精靈那邊,把人類氣得不行。
 
  沙狐蹲在地上給尾巴梳毛,對周遭的事充耳不聞。

  旅行者嘆道:「所有人其實都是凱奧剋的信徒只是不自知……
 
  「第三個故事開始了嗎?」沙狐立刻翹起耳朵。
 
  「快點,我放過你的『名字』了,剩下『離開的時間』!」羽族催促道。
 
  彷彿戲魂上身,旅行者渾身泥土,眼神卻清澈虔誠。

  「團結——魔族雖然不愛幹這種事,但並不是智障。不愛做的事就不能學起來嗎?看看卡歐當年的豐功偉績,你們上了多少當,直到今天也還是學不乖。」
 
  旅行者的敬業讓人類啼笑皆非,拍上這位同胞的肩,「是很精彩啦!雖然我們都身為人類,不過你的故事太誇張了,連我都不會相信啊。」
 
  欸?旅行者歪頭,天真地反問道:我說過我是人類嗎?
 
 




 
第三個故事:沃土
 


  又是一陣風吹過旅行者,掀起他手中的黑袍。
 
  精靈這次終於不再把目光戳在飾品上了。
 
  黑袍反面有細密的刺繡亮光,露出彷彿保護咒的家族圖騰,金銀交錯,華美無匹。
 
  「魔族!」精靈猛地站起來,神色厭惡。
 
  ——一種半人半動物的族群,不喜歡自己原本的醜陋模樣,偏好化身為人型,外表與人類非常相似,而貴族的衣物上會織以金與銀的圖騰。

  「土地是寶藏,你們的眼裡卻只看得見權力鬥爭。旅行者搖搖頭,抖開外袍,伸手進去將袖口拉出來,一點一點地把外袍翻成反面。
 
  他穿上外袍後,看起來高貴多了,柔順平滑的布料像絲緞,金線與銀線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旅行者朝腳邊的沙狐低下身,手再度撫上她茫然的臉頰。
 
  要不要接著說第三個故事?神色還是那麼友善。
 
  「第二個?」

  「沒錯,故事還沒說完呢,要聽嗎?
 
  「窩會知道混沌之影的寶藏怎麼落土嗎?」

  「當然啊,你會知道結局的。」
 
  旅行者低頭在她額上輕輕一吻。
 
  結合故事與旅行者的魔族身分,精靈旅法師得出一個可怕的推測來。
 
  「難道你是個混沌信徒?」他不太敢相信,「你……你被腐化了嗎?」
 
  混沌神作為被各種族排擠的信仰,信徒大多集中在魔族中,因為魔族接受多元信仰,於是大多數的混沌信徒都是魔族,而一個普通魔族通常也帶有混沌信仰意識。
 
  被腐化?我?旅行者好笑地搖頭,別鬧了,是腐化者的信徒才對啦!友善風趣地擺手,像剛說了一個幽默的玩笑。

  「混沌信徒支持腐化,但不會被腐化,因為我們已經『在其中』了。」
 
  精靈旅法師感覺自己已經猜到了旅行者的來意。
 
  「難道你來到這裡……是想要放出所有的混沌之影?」

  「聽過血之獄嗎?吸血鬼的大技倆。旅行者的聲音還是不疾不徐,平和得像對信徒耳語的神父,首先把一個地方圈起來,接著再這樣——(他做了一個爆炸的手勢)把它變得乾乾淨淨。我啊,也只是在做差不多的事情而已。
 
  「你這個——」精靈旅法師身周的魔力波動暴漲,「魔族果真是低劣的半畜,就連信仰與願望也骯髒不堪,做著沒有意義的惡事!」
 
  人類士兵低吼道:「醒醒吧,最後連你都會死的!」

  「不哪。旅行者低聲且虔誠,「我為能回歸混沌而感到欣喜。
 
  他輕柔蒼白的手撫過沙狐汗濕的臉頰,指腹沿著她的下顎骨滑,在下巴尖戀戀不捨地離開……沙狐正想鬆一口氣,喉嚨被突如其來的蠻橫力道掐住。
 
  旅行者握著沙狐纖細的脖子,將她從地上提起。
 
  他向沙狐道:來說第三個故事吧!
 
  掙扎的沙狐無聲哭泣,每一口微薄的空氣都不足以支撐她發出半個「不」字。
 
  人類抓起羽族,把她丟上天空,「快去報信!」
 
  「在神聖不可侵犯的亞茲維爾裡,我那可憐的摯友,一日復一日單獨詠唱著,在白日、在夜晚,在大地乾旱時、在戰爭打響時……

  旅行者視線落在腳邊的泥土上,露出哀悽的笑容。
 
  「從地脈汲取那微薄的魔力,只為了有一天,當你們所有人氾濫地抽取這塊大地的生命時,同時也能被它豢養出的生命給餵飽。

  精靈旅法師的法袍被風灌滿,空氣像透明的窗簾在他手中飛動,咒語呢喃從口中傳出,空氣開始升溫,天空也暗了下來。
 
  「知道沃土怎麼來的嗎?那是灰燼、腐物、乾淨的水滋養過的泥土,可是它還沒孕育出果實,就被你們汲取、化作手上的火球丟出去,變成爭奪沃土的戰爭。」

  精靈旅法師的魔法總是聲勢浩大。

  旅行者抬頭欣賞天色,好像在懷念類似的過往。
 
  「人類研究魔法只追求研究兵器,但糧食是士兵最強大的資源,卻被餓昏了頭的腦袋指控為觸犯禁忌。諷刺、諷刺哪!哈、哈哈哈……

  他縱聲狂笑,金銀相間的黑袍在風中獵獵飛舞。
 
  「是時候換你們回饋了,也是時候讓大陸以混沌神凱奧剋為名,而不是太陽神歐茲瑞克。

  發出柔聲勸慰低垂下來的臉,正掛著一副期盼的冷笑。
 
  「成為新世界的沃土吧!

  旅行者扼在沙狐喉上的手發出紅光,她發出絕望尖叫,身體扭斷般狂舞起來,渾身流出的鮮血奪走了受害者最後的聲音。
 
  黑暗沖天而起,淹沒沙狐。
 
  旅行者放手,憐愛地看著新生的混沌之影。
 
  它全體漆黑,有一圈迴繞在四周的黑暗狐火,約三公尺高,中心的位置隱約嵌著沙狐的容貌,無珠的眼睛茫然圓睜,掛著兩行淚痕。
 
  精靈旅法師的電閃雷鳴完成。
 
  第一聲巨響本來該如同要劈裂大地——旅行者只是豎起食指,對著精靈小心翼翼地噓了一聲,破解了對方的魔法。
 
  混沌之影發出沙狐的哭嘯,往精靈旅法師撲去。
 
  少了準備魔法的時間,精靈再強大的手段也使不出來,當他還在努力地掏著腦海的每一分資源想辦法時,已經來不及了。
 
  再多的知識、再多的高傲、再多的積累,都沒有用了。
 
  一切都結束了。
 
  「你還在等什麼,我們被殺了兩個人了!」人類的慌亂罵聲傳來。
 
  巨人一步一步地在後退,人類根本阻止不了他,更令他絕望的是巨人連呼喊同伴的習慣也放棄了,再笨的巨人也知道不能送死。
 
  混沌之影變得更巨大,由於能量充足,它開始分裂。
 
  人類看見精靈旅法師漆黑的臉龐在黑暗中浮動時,他崩潰了。
 
  「快帶我走!讓我離開這裡!」他撲到巨人的小腿上。
 
  巨人低頭,表情如同一顆被打凹的橘子。
 
  人類這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
 
  「等、等等,我不是故意的……」
 
  巨人手中的棍棒揮舞下來,打飛了這個膽敢侵犯他肩膀以外身體部位的傢伙,當初可是說好了只碰肩膀的,不可饒恕!
 
  混沌之影變成三個之前,旅行者也追上了天空中的羽族。
 
  在天空中像個潔白的蜂鳥,翼展只有六十公分的翅膀如蒼蠅高速拍打,但是她飛得再快,卻還是贏不過掠食者。
 
  羽族看見自己投射在地面上的陰影後方有巨鳥陰影滑近。
 
  身後突來的衝擊將她擊墜至地面。
 
  她嚥氣時的口型是:「門羅」。
 
 



 
五、卡歐
 


  銜尾蛇並不是一開始就在。
 
  卡歐逐步在各地刻下混沌印記、完成「亞爾維茲之災」、歷經「三十年戰爭」、製造「絲瓦特沼澤血祭」、被「米瑞爾的最後聯軍」擊敗……
 
  不,那不是擊敗。
 
  二月十五日那天,卡歐領悟到混沌神的指引!——自亞茲維爾之災後的新諭示。
 
  銜尾蛇這才咬住尾,同時長出第二顆頭。
 
  戰敗前,卡歐躲到祭壇下的魔法陣之下,埋身蛇口。
 
  聯軍破壞了祭壇,卻沒有發現魔法陣,當他們慶祝著「勝利紀念日」與「大陸歷元年」時,卡歐已經看見了諸族的目光又將往何方望。
 
  諸族退去,回到歷史舞台上,沿著第二顆銜尾蛇頭的方向,繼續重演戲劇。
 
  而卡歐在蛇口與尾的空隙間,日復一日,卻沒有年。
 
  過了七百多個二月十五日,德沃爾窪地再次出現「最後的聯軍」。
 
  不過是「德沃爾」,而不是「米瑞爾」。
 
  有了他們幫助,隨著靈感整理,卡歐的所見即將完成。
 
  又過了三百多個二月十五日。

  卡歐證明了:所有種族之間不可能真正團結。
 

  原來這才是混沌神真正想傳達給自己的序幕——
 
 


  於是,銜尾蛇鬆開咬尾的口了。
 
 




六、所見
 



  旅行者拿起擱置的畫板,欣賞自己未完的傑作。
 
  他找了一塊沒有血跡的乾淨地面,好好坐下來,從骯髒的襁褓中拿出顏料,以小指沾取,繼續揮灑所見。
 
  五個混沌之影排在旅行者身前,靜默地被畫著。
 
  畫布從黑白變得翠綠,本該是臨摹的德沃爾窪地位置一片生意盎然,沒有惡泥與髒水、沒有混沌之影,而是搖曳著遍野的肥穗。
 
  樹上有低垂的露珠,葉與根被獸群咀嚼,花朵顏色和天空一樣溫暖。
 
  收筆,他仰臉享受微風。
 
  一頭蒼鷹飛過上方,陰影輕柔撫過呼喚混沌者的臉頰,沒擦去濺血。
 
  陽光灑在卡歐的笑牙上。
 
 
 
  「——多麼晴朗的一天哪。










早先貼的時候因為是從回稿上直接複製的
所以貼出去以後它反而格式亂掉
已經處理好了

我先切腹自裁一下
編排的時候沒改好,數字標錯了

  「要不要接著說第三個故事?」神色還是那麼友善。
  「第二個?」
  「沒錯,故事還沒說完呢,要聽嗎?」

  ——是「第三個」才對。




大家好我是臨時肝文的大腸。
為了可能會想多看幾次體會隱藏線索的讀者,我把備註隱藏了。
想看的下面自己反白。
 
備註:
  《鬆口的銜尾蛇》的「鬆口」意思是:卡歐要離開所待之處了,繼續前進——然後另一個頭會被拖著前進,與他一起歡樂奔向新世界
  卡歐的混沌降臨之戰從沒結束,而且要繼續下去了,這次勝率還壓倒性的高。  
  銜尾蛇是歷史或時間的隱喻,卡歐的私人故事是第一個蛇頭,並咬住尾(因為他蟄伏在二月十五中循環,不是重複),士兵們以為咬住尾的是第二顆頭(他們所知的歷史或時間),其實它才是「望向無尾的原野」的頭(諸族的目光),沒咬住尾,視野中當然不會有尾。
  卡歐說的話「拭目以待囉」:士兵間有他們的種族紛爭,與狗改不了吃屎的天性的縮影,以為一切沒問題時,卻又馬上被挑撥而打臉。
  多年來卡歐實驗許多次,終於不再有後顧之憂。
  就算這些種族與多年前一樣聯合反抗他,他也會能用相同的方法再次挑撥他們,因為各族的尿性就是這樣:團結沒真心過,愛聯手不聯手,說分就分,翻臉跟翻書一樣快,自己高興最重要。
  這篇作為一個史詩序章而寫,也可做獨立單篇。
  官方世界觀本身足夠大,我決定把後續想像空間(就是大家知道卡歐要再次開戰了,他會去冒險、繼續挑事、發滿全世界的便當)與讀者對未來的無法預測感(你總覺得自己想出的結局好像還是會被卡歐推翻)處理得更明顯,而不是作一個完全的結束。
  因為感覺「世界觀好像不可見地大」是看史詩奇幻的主要爽感
  ——講得很好聽可是根本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啦((抓抓屁股
  卡歐可能為魔族貴族之一(不然怎麼狂成那樣,自保實力應該很夠,魔脈也應該不止土水屬性),我選了帥帥感覺很有遠見的蒼鷹,這個起源動物的代表家族是門羅。
  你們會發現卡歐身上的物品都來自駐軍的四族(再外加巨人),所以本文中的慘劇並不是第一次發生,而袍內的圖騰可能是卡歐自己後來手縫的。
  卡歐沒有長生不死(或發生某種靈異現象),他只是與那個和地脈合而為一的魔法陣一起同化了(因為是魔法陣,所以很「科學」)。
  每年二月十五對他來說都是「一天」,所以從大陸歷元年開始到現代1066年,他只是經歷了1066天。
  官方設定中的十年戰爭跟三十年戰爭,我稍微有點看不懂那個十年有沒有被三十年包含在其中,如果沒有,那卡歐從開戰到大陸元年就有至少四十多年,而魔族壽命約五十……他總不可能十歲就開戰吧?
  假設當年事件緊湊,沒有餘年,卡歐作為青春洋溢的15歲熊孩子(不過這可能會是魔族的成年年齡?或更低?)開始搞事,那麼期間應該會落在三十年以上但又沒幾年,再加上1066天(2.9年),故事場景中他也許即將五十歲(或五十幾歲)。
  不管是哪個,反正他終於要在死前拯救世界了(?)
  至於卡歐故事中感覺起來不是個老人,當然是因為他既然可以化作人形,應該也會把自己整得好看些,吧。
  ……我相信魔族的愛美之心爐火純青!!!
  然後沙狐的口音就是那樣,她的通用語沒練好,不是我打錯字我怎麼可能打錯字!
  亞茲維爾的魔法師是在卡歐開戰後死的,於是導致卡歐計畫有變,也更改了他的手段(改成挑撥各族而不是一鍋端),並使之決心解除乾旱,還把這件事跟召喚混沌神的正事一起執行。
  魔法要抽取地脈魔力,各族的魔法使用者又多到爆炸,翻設定的時候我不停看到各種破壞性超高的大絕招,而且一般使用者也強盛得很普及,而名人大多辦得到「炸毀山脈」、「改變地貌」、「搞出巨坑」、「寸草不生」……
  再加上全世界的乾旱……
  他媽的。歐茲瑞克追不到老婆就算了還得被輪到精盡人亡。(抱歉這是幹話)
  卡歐覺得與其等大陸掛掉,還不如重灌,再換成他個人推薦的作業系統,抽取地脈魔力使用魔法的情況太泛濫,各族在卡歐眼中是電腦病毒,混沌之影是殺毒軟體。
  為了被病毒殺死的畢業論文(亞茲維爾魔法師),卡歐起肖了。
  貿易狀況幾乎沒有糧食,技術也沒有相關方面,讓我覺得這世界活像非洲,只是人超多,還詭異地沒有大饑荒。(大概是因為野外的動物繁殖超快支撐得起食物鏈跟人口?所以乾旱只是氣候問題,而不是會餓死的問題?可是如果餓不死人,乾旱到底算個毛的全世界問題?應該是道風景啊(???))
  不過我也不知道歐茲瑞克大陸多大(官方地圖沒標)……只是照各族行動的靈活度來看,我感覺歐茲瑞克大陸應該不可能廣到哪裡去?
  畢竟它的歷史戰爭幾乎都是在搶地盤啊!

  耳尾:沙狐,因為狐仙人態有獸耳與獸尾
  月子:精靈們自稱月神的子女
  南羽:當時參加聯軍的羽族是南方羽族
  原人:住在平原上的人類,指利沃亞聯邦人
  高者:很高的巨人

  最後,如文所說,羽族的翼展就是兩尺(66.66cm,等於一邊33.33公分),別懷疑。(因為我已經懷疑過了)

  沃槽好想看人形蒼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56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文戟|自由象限|投稿|獎金獵人|2018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空
中間看就覺得 你是卡歐吧
你是卡歐對吧
你過然就是卡歐吧

啊你真的是卡歐啊W

一個旅行者知道那麼多太莫名了
只有本人或是混沌神兩個可能

幫沙狐RIP
其它便當領好(喂!)

所以在卡歐的時間表內只會有2/15
一年內其它364天都被跳過?

08-24 19:16

芽豆靈媻極亞插畫小說
卡歐根本懶得裝wwwwwwwwwwww
他玩得超開心wwwwwww

唯一能看出他的精靈一直被惡搞

這個R.I.P有濃濃的偏好暴露阿...

卡歐只有2/15會出來
(因為這是銜尾蛇口與尾之間的間隙,2/15是銜尾蛇咬尾的那一天)
其他時間會待在與他同化的魔法陣中
(也就是呈圓環的銜尾蛇)
意識上他還是有過其他364天,但是時間沒有反應在他的身體上
(因為他在魔法陣裡"沒有動")
08-24 20: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第九章:... 後一篇:《鬆口的銜尾蛇》簡單後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