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自由象限】【短篇】所謂天地間的孤獨

白毫烏龍 | 2021-11-07 23:59:16 | 巴幣 2 | 人氣 116


《自由象限文繪創作文學館大型活動:時事改寫》

活動介紹

不曉得大家是否曾經想像過,自己足不出戶的鄰居其實是穿梭諸界的巫師、新聞上報導的案件其實是一連串神秘組織不可告人的陰謀、甚至路上發生的車禍其實都是融入現代社會的賽蓮無意中引發的呢?發散你腦中的幻想,和你的夥伴共同一起譜寫一段或驚悚、或奇幻的故事吧。

創作階段

創作者從三則題目中挑選其中一則新聞,用不同角度創作出兩篇短篇小說,合計不超過一萬字。若偏離新聞主題事件則判失格。

本篇創作題目



===================


《地上的孤獨》
 
#01
 
Kanzaki2222:喂 上線了沒啊
Kanzaki2222:不是說好九點打王嗎?
sai-kyouP:太準時啦www
Kanzaki2222:開玩笑的 現在還沒九點啦
Kanzaki2222:八點五十九分
sai-kyouP:QE還沒回家?
 
佐藤解鎖螢幕想看一下時間,就發現遊戲隊伍的群組訊息擠爆了手機通知。自從官方搞了個可以同步伺服器聊天的手機APP之後,就不用再另外開Discord或群組了。雖然方便,但總有種上班族下班還被老闆傳訊息的感覺。
 
本來覺得比起停下腳步回訊息,繼續衝回家才是更快的選擇,但他想起今天上班要遲到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結果挨了店長一頓「知道自己會遲到就要先跟對方講!」的大吼,於是改變了想法。
 
worldQED:快了快了
sai-kyouP:電車又誤點?
worldQED:差不多
Kanzaki2222:該不會騷擾JK被抓走了吧
Kanzaki2222:現在在警局?
worldQED:閉嘴
 
趕時間加上情緒急躁,佐藤不自覺揚起一把火。但仔細一想,自己遲到在先,好像也沒什麼發火的立場。不過,以Kanza的個性,那句「閉嘴」他大概也不會放在心上。他刪掉打到一半的「抱歉,口氣不太好」,繼續往家裡的方向狂奔。
 
 
#02
 
worldQED:抱歉 在開遊戲了
Kanzaki2222:沒關係 我們打完王了
Kanzaki2222:開玩笑的
sai-kyouP:我在合裝備 晦影城門口見
worldQED:好
Kanzaki2222:=D
 
佐藤隨手把晚餐丟進微波爐,便急急忙忙地把遊戲打開。所幸今天是星期四,所以沒有任何更新檔阻礙遊戲的執行程序。如果是星期一的話,以這裡的爛網路,大家可能就有得等了。
 
等等是要打哪個王來著?剛要開始思考,微波爐的提示聲便這麼響起,他一個箭步衝上前,趕在煩躁的聲響出現第三聲之前把微波爐門打開,拿出熱騰騰的食物。
 
今天的晚餐是超商的親子丼。今天是,昨天是,前天也是。雖然在超商打工總會有很多種報廢食品可以拿,但佐藤還是特愛選這一款親子丼。有肉有蛋的大份量飯食,對他這種窮打工族來說再適合不過,最重要的是很好吃。印象中好像是跟連鎖定食店推出的聯名商品,只是因為價格偏高,所以每次都會剩下。
 
一邊「呼、呼」的把勺上的雞肉吹涼,佐藤一邊登入自己在《蓋亞之都》的帳號。在那個虛擬世界中,Kanza和P正在等著自己;他也不再是現實中的佐藤浩司,而是公會首屈一指的龍騎士,worldQED。只有在每天的這個時刻,他才覺得自己真正活著。
 
佐藤並不是無藥可救、整天沉迷於虛擬世界的遊戲成癮者。相反地,正是因為他白天有在認真工作,才覺得放鬆的夜晚格外令人心安。在現實世界裡,他試圖扮演成世界喜歡的樣子,每天在超商掛著營業用的笑容應付客人。有些奧客打從心底瞧不起超商店員,他也只能把怨言往心裡吞,微笑以對。下班之後,佐藤也不想和只是工作關係的同事有更深的交流,飛也似的離開職場。
 
佐藤的同事大部分是在課餘時間來打工的大學生。首先,他們日常討論的話題,例如大學的某某教授發生什麼事、食堂的某某店鋪新出了什麼料理之類,佐藤根本就沒辦法加入,更別提有時他們會把自己的授課內容拿出來討論了。大學生打工或者出於打發時間,或者用來貼補自己日常的娛樂費,在他們眼中,自己不過是個高中學歷、只能在超商工作的飛特族。大有可為的他們和毫無未來可言的自己,本身就聚集不到一塊兒。
 
自己的打工族身分在社會中備受排斥。新聞總是用「現象」、「問題」來稱呼和自己一樣的這麼一群人,彷彿打工族就是不積極、沒有上進心、不知努力為何物的代名詞。
 
誰叫遊戲比現實簡單多了。佐藤內心嘀咕。
 
在遊戲裡,人們根本不在乎你在現實生活的樣貌,自己不必也不用受到各種歧視的眼光,更不用裝成自己不喜歡的樣子。除非主動分享,否則在哪裡工作、年紀多大、學歷如何的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就算真的與人交惡,也只要刪除好友或退出公會,斷絕關係就再也不用往來,不用怕哪天在朋友的婚禮或是奇怪的場合巧遇,也不用承擔那種人際關係的尷尬。
 
想到這裡,佐藤──或是說worldQED──的身影躍上螢幕。拋開煩人的想法,他的思緒就這麼潛進了晦影城。
 
 
#03
 
sai-kyouP:終於
Kanzaki2222:終於
sai-kyouP:打得不錯
worldQED:王也太硬了
sai-kyouP:官方瘋了吧
Kanzaki2222:但我們還是打贏了
Kanzaki2222:簡單啦
 
佐藤吐了一口長氣,整個人往後倒向電腦椅的靠背。戰鬥勝利的興奮感和疲憊感一擁而上,手指末梢都還在顫抖著。
 
看了看電腦,才意識到這場戰鬥打了足足兩小時。雖然體感很久,但這也實在太久了。上次改版的最終BOSS,也不過打了一小時十分鐘左右。在兩小時間,滑鼠跟鍵盤總共都不知道點了幾次。龍騎士的連鎖技過於繁雜,好幾次都不小心點錯技能,在應該用大絕抵銷BOSS必殺技的時候揮棒落空,差點釀成滅團危機。要不是Kanza幫坦跟P的適時補血,今天的打王計畫就打水漂了。
 
可能大家都累了吧,在這段期間內都沒有人再打字。於是佐藤率先發話。
 
worldQED:Kanza有夠坦耶
Kanzaki2222:是吧
Kanzaki2222:畢竟我一直在打強化素材
sai-kyouP:哪個的
Kanzaki2222:盾牌
sai-kyouP:等等 你盾牌+幾?
Kanzaki2222:18
 
18?佐藤懷疑自己打王打到眼花了。
 
worldQED:?
worldQED:那不是這禮拜剛開
Kanzaki2222:應該是吧
sai-kyouP:太快了草
Kanzaki2222:要幫打嗎
 
+18到底是什麼概念?這禮拜改版把裝備強化等級上限從+15更新到+20,就連自己這幾天拚了命刷素材,龍騎士的大劍也才+16而已,更別提隨著等級增高指數成長的素材需求。
 
仔細想想,總覺得Kanza一直以來成長的速度都意外的快。佐藤因為要打工的關係,每天平日的遊戲時間有限,只能靠假日把平日的進度補回來,但進度應該也不會落差這麼大才對。抱著疑問,佐藤在訊息欄輸入了文字。
 
worldQED:你怎麼打這麼快的
worldQED:課金?
Kanzaki2222:沒有 就只是一直打
sai-kyouP:是那個吧 伺服器加倍
sai-kyouP:平日早上10點到下午2點有掉落率加倍
 
原來如此,佐藤明白了。因為自己的打工時間是早上11點到晚上8點,所以那段時間基本上不會上線。P好像因為家庭的緣故,那段時間也不太會玩……也難怪Kanza打素材的速度比其他人都快。
 
Kanzaki2222:???
Kanzaki2222:真的喔 我不知道
worldQED:你一天打多久啊
Kanzaki2222:就一直打 除了吃飯睡覺
Kanzaki2222:現在疫情也沒在出門
sai-kyouP:真猛
 
Kanza大概是典型的遊戲宅或家裡蹲吧,佐藤心想。倒也沒有歧視的意思,畢竟一介飛特族去歧視家裡蹲也太可笑了。不考慮周遭因素的話,那樣的生活倒也挺愜意,可惜現實沒有讓佐藤當家裡蹲的本錢。
 
worldQED:真好 我那個時間都要打工
sai-kyouP:我記得QE是在超商打工吧?
worldQED:對 大學附近的超商
worldQED:今天還被店長罵 糟透了
Kanzaki2222:你搭電車去打工嗎
worldQED:
worldQED:自行車
Kanzaki2222:?
Kanzaki2222:騎自行車也會誤點喔
Kanzaki2222:我跟不上
sai-kyouP:wwwwww
sai-kyouP:自行車誤點wwwwwwww
 
佐藤一瞬間還不明白Kanza在說什麼,才意識到是指自己打遊戲遲到,然後P那句「電車又誤點?」的玩笑。佐藤不禁笑出聲來,在聊天室打了個「草」。
 
worldQED:草
worldQED:我都騎車去打工啦 打工地點沒有很遠
worldQED:以前跟P說過
worldQED:他問我是不是電車誤點是幹話
Kanzaki2222:噢
Kanzaki2222:懂了
sai-kyouP:不行wwww太好笑wwwww
worldQED:閉嘴
worldQED:為什麼變成我在解釋
Kanzaki2222:那你怎麼遲到的
worldQED:車子爆胎
worldQED:去上班的路上就爆了 結果遲到
worldQED:被店長罵也是這個原因
worldQED:臭老頭子
 
佐藤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移動。或許是剛才的苦戰打了太久,他們的角色停在BOSS戰的原地就聊了起來。佐藤覺得,偶而這樣純聊天也挺好的。
 
Kanzaki2222:不用管那種老頭啦
Kanzaki2222:他們就是不嘮叨心情不快活
Kanzaki2222:看多了
sai-kyouP:Kanza很懂喔
sai-kyouP:有經驗?
Kanzaki2222:差不多
 
P說話一直是這樣的調調。佐藤覺得,他的語氣有點輕浮卻又不會讓人討厭,聊起來很開心也很輕鬆。
        
和P在網路上認識大概是一年前。因為同個公會又差不多等級,所以兩人交流的機會也多了起來。在《蓋亞之都》裡,副本大多是以三個人為單位,因此就算是同公會,也常常只會跟特定的人組隊打副本而已。一旦跟隊伍培養起默契,這種小圈圈感就更強烈了。除了因為等級高被請去幫忙以外,佐藤大多時間都是和P一起組隊。
 
至於Kanza,則是某天隊伍裡常駐的第三人退坑之後,碰巧和P遇到的路人玩家。因為聊起天來很愉快,而且看起來也很熱中在遊戲裡,所以不知不覺就混在一塊了。後來才知道,Kanza入坑的時機比自己跟P都晚很多。但憑著驚人的上線時數,Kanza的戰力一直持續上升,甚至比其他兩人還強了。
 
sai-kyouP:是說Kanza是不用擔心工作的那種類型?
sai-kyouP:如果不想聊無視也沒關係
sai-kyouP:只是好奇
worldQED:Kanza的貓要被你殺死了
Kanzaki2222:對 沒在工作
Kanzaki2222:沒什麼不能聊的啦
Kanzaki2222:等等 我的貓被殺死是什麼意思
worldQED:沒事 當我沒說
 
佐藤尷尬地回應。看來自己的玩笑是多餘的。
 
其實佐藤很擔心深入這個話題。雖然他隱隱約約看出Kanza沒在工作,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樂意分享自己的現實生活。不過或許是P的語氣有種讓人願意分享的魔力吧。
 
當然也可能是Kanza本來就不在乎啦。
 
Kanzaki2222:家人會定期匯錢來
Kanzaki2222:而且有存款
sai-kyouP:懂
sai-kyouP:難怪上線時數這麼高耶
worldQED:真的
worldQED:有點羨慕w
Kanzaki2222:因為好玩啊
Kanzaki2222:不然實在很無聊
Kanzaki2222:要不要幫你們刷素材?
Kanzaki2222:我看QE平常蠻忙的
 
人太好了吧?佐藤不禁這麼想著。
 
worldQED:真假 幫大忙了
sai-kyouP:戰力UPUP囉
worldQED:喔對了 要跟你們說
worldQED:我下禮拜可能幾天不能上線
sai-kyouP:?
sai-kyouP:交女朋友了?
worldQED:交個鬼
worldQED:我要回老家一趟
Kanzaki2222:具體來說是什麼時候?
worldQED:還沒決定 我看看
 
佐藤打開瀏覽器,查詢大眾運輸的班次。因為疫情的緣故,許多大眾運輸不是減班就是減少座位,讓他很是困擾。
 
sai-kyouP:怎麼突然要回老家?
worldQED:就定期回去看看家人
worldQED:主要是我爸啦
sai-kyouP:噢
worldQED:雖然他一直叫我不要回去
worldQED:說疫情很危險
Kanzaki2222:是真的蠻危險的
Kanzaki2222:我現在也都沒出門了 以前偶而還會
sai-kyouP:咦 Kanza原來是會出門的那種類型?
sai-kyouP:還以為是足不出戶那種
sai-kyouP:開玩笑的
Kanzaki2222:=D
Kanzaki2222:疫情之後跟足不出戶差不多啦
 
趁著P和Kanza聊了起來,佐藤順帶確認了傳給父親的訊息,雖然是三天前傳的,但還是沒有已讀。
 
佐藤有點擔心自己的父親。他沒和P與Kanza說的是,自己的父親已經將近八十歲高齡,而且在老家獨居。雖然父親總是跟自己說一個人住沒問題,而且社福機構會定期上門關心,但自從疫情爆發之後,社福機構拜訪的次數也減少了許多。
 
再加上,佐藤已經很久沒有回去了。疫情之前,他和大自己六歲的哥哥會定期輪流回家住個幾天;但從去年開始,父親就時常說「疫情很可怕,不用回來!」,「你如果在路上被傳染,我也會被你傳染!」之類的話,導致自己和父親已經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面了。佐藤心想,這大概是父親表達的一種強硬的溫柔吧。
 
雖然,父親仍然會用通訊軟體傳訊息分享近況,但佐藤還是很想和父親見見面。一是因為父親年紀實在太大,二是因為佐藤在這裡的生活令他有些孤單。老家和虛擬世界,大概是唯二能讓他卸下武裝,嶄露真實的地方。
 
worldQED:不過我還是想回去一趟
worldQED:有點久沒見了
Kanzaki2222:說不定你爸其實不想被打擾
sai-kyouP:草
Kanzaki2222:抱歉 當我沒說吧
Kanzaki2222:這個玩笑不太適當
worldQED:沒事啦
worldQED:那你要幫我打素材=D
Kanzaki2222:=D
sai-kyouP:那我呢
worldQED:自己打
sai-kyouP:喂
sai-kyouP:把那個溫柔的QE還來啊
worldQED:噁心死了草
 
佐藤一邊吐槽,一邊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04
 
大阪站。
 
佐藤下了車,擁擠的人潮讓他湧出無力感。
 
人潮並未因為疫情而變得冷清,反倒是因為大眾運輸減班,本就難以負荷的承載量全部擠在了一起。
 
他提著行李,望向前方無數等待的乘客。大概還要等個至少三班吧,他心想。
 
在百無聊賴的等待時刻中拿起手機,父親的訊息還是沒讀,電話也沒有回覆。到底是怎麼回事?佐藤心中的不安,正悄悄地蔓延開來。為了轉移肉眼不可見的焦急,他瀏覽起了網路新聞。
 
股價大跌、餐廳食記、疫苗爭議、Youtuber炎上……盡是些千篇一律又沒營養的新聞。佐藤嘀咕。
 
這時,一篇名為「80歲老翁孤獨死」的新聞映入了他的眼簾。
 
佐藤感覺到自己的手指正在顫抖著。
 
這可能嗎?
 
怎麼會?
 
就在他鼓起勇氣按下新聞頁面時,手機開始震動。
 
通訊軟體頁面上,「父親」打電話過來了。
 
他驚魂未定,愣了兩秒才接起。然而在電話那頭的,傳來的並不是父親的聲音。
 
「請問是佐藤浩司先生嗎?」那是一個冷靜的男性聲音。
 
「是……我是……」佐藤回應。
 
「不好意思用您父親的帳號打電話給您……」
 
話還沒說完,男性的聲音就消失了。電話似乎轉移到另一個人手上,而對面傳來了熟悉的一聲「喂!」。
 
「喂!浩司!抱歉啦,我的手機突然壞了!你是不是今天要回家啊?」
 
父親的聲音從手機傳出,佐藤從驚訝轉為喜悅,眼角不禁滑落出淚水。他藏起將近哽咽的聲音,和電話另一頭的父親對話著。他第一次感受到,所謂「活著」,竟然是如此美好的事情。
 

#05

佐藤回到東京的住處之後,才發現當時的他其實只是在瞎操心。如果他點開了新聞,就會發現死者不是他父親,因為內文中提到的死者姓氏,根本不是佐藤,而是佐佐木。在日本,孤獨死的新聞屢見不鮮,獨居老人也不只自己父親一個。每個月都有許多老人因為孤獨死而躍上新聞版面,而且在疫情之下,這樣的狀況又更加嚴重。
 
也因為這樣的狀況實在太多,所以這類新聞大概跟死亡車禍的新聞差不多。死者剛好是自己身邊的人的機率,不能說沒有,但是真的很低。只是各種巧合混在一起,讓自己失去了判斷能力。佐藤心想。
 
佐藤打開電腦,才發現那個總是在線的Kanzaki2222,上線的綠燈並沒有亮起。
 
他不知道的是,兩個月後,會有一篇「80歲老翁孤獨死」再度登上網路新聞。就某種角度而言他大可放心,因為這次的死者姓氏仍然不是佐藤。
 
而是神崎。

===================

《天上的孤獨》
 
哈,你是最近剛來的人嗎?
 
沒錯!我也是啦!

你幾歲啊?48歲?那還真是英年早逝!我嗎?我80歲了啦!是個臭老頭子!
 
你問我是怎麼死的?說來丟臉……你知道《蓋亞之都》嗎?沒聽過?呿!那邊那個年輕人,你知道嗎?對啦對啦,就是那個《蓋亞之都》啦!老頭我為了玩那個遊戲連續三天沒睡覺,結果不小心要去廁所的時候就滑倒了!哈哈哈!真夠蠢的!
 
你說我為什麼笑得出來?反正都死了,有什麼笑不出來的?
 
《蓋亞之都》真的超好玩的……我一開始玩就停不下來啦!要說是托了疫情的福嗎?要不是因為疫情,我也不會知道這個遊戲,每天頂多就是散散步什麼的……比起玩遊戲無聊多啦!
 
嗨,你問我以前住在哪裡?我住大阪……沒錯,我80歲了!等等,你說你在新聞上看到我?什麼新聞?「80歲老翁孤獨死」……?放屁!老頭我一點也不孤獨好嗎!要說的話,以前只能散步找鄰居聊天的生活才孤獨!我那兩個兒子雖然會固定回家,但都只是做做樣子給附近的鄰居看,只是想證明「我不是把老爸放著不管的王八蛋」而已!雖然每個月會匯錢,每次回老家都不跟我說話,默默做著自己的事,簡直快把我氣死!真是......還不如我在遊戲裡認識的那兩個年輕人!喂,你以前是報社主管吧?快託夢叫你的下屬不要隨便亂下標題!莫名其妙!
 
欸,你也有玩《蓋亞之都》?你練的是什麼職業?龍騎士?等等,你該不會……噢,沒事,我還以為遇到我認識的人了呢!啊你以前有打過4月更新後的那隻BOSS嗎?對,那隻拿著大斧頭的巨人!我以前可是跟我的隊友一起打贏過哦!跟一個叫P的補師,跟一個叫QE的龍騎士!啊對了,我幫他打的強化素材還沒有給他......嘖,等他掛了再跟他道歉好了!
 
不過,那小子應該不會那麼早死吧?嗯,雖然不太希望他也掛點,但是這樣也挺孤單的呢……
 
對了,帶頭的,這裡有沒有什麼線上遊戲可以玩啊?我已經開始覺得無聊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