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純白的阿貝爾》第六章:護衛,辣麼多的護衛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08-13 01:35:46│贊助:6│人氣:95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任護衛臨時改動了。」帕諾隊長報告道:「醫護神官巴摩.渣渣被任命為您的護衛,頂替掉了一名法術師的位置。」

  我鬆了一口氣,幸好不是額外再加上他,不然就要變成十一人了。

  十名護衛,皇子差不多就這種陣仗。

  我再度困惑我當初為什麼會勝選團長,甚至是選擇聖騎士,我明明可以去當神官,甚至是神父或牧師,怎麼就選了武職還變成高官……

  喔對,我想起來了。

  我以為去騎士團可以有射不完的箭靶。

  多麼青春的錯誤。

  昨天吃飯時認識的醫護神官站出來,對我點額,臉頰邊有緊張的汗水,身上的穗帶已經換了,標誌成編內人員,還有直屬於團長的吊飾。

  一個邊緣新人被調進我的直屬騎士團兼護衛,他這個升遷不是一般的猛,但是除了不會受我容貌影響以外,巴摩其實不符合護衛條件。

  我總覺得我一定得問出來,但又擔心造成巴摩處境不堪。

  有部族血統在曉徽教廷已經夠糟的了。

  帕諾隊長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補充道:「由於法術師能力優秀,因此冕下認為挪一個位置給醫護神官比較好。這是冕下給您的。」

  他給我一封手信,看來原因應該不是我擔憂的那樣。

  帕諾隊長繼續介紹,兩名魔法師站出來。

  ……每次看到護衛時我心中唯一的安慰,就是孕育母神說祂肯定能征服各種審美觀的海口被打臉。

  「這位是魔法師席拉.古德維澤。」帕諾隊長介紹道。

  跟名字不同,席拉是男性,標準的北方人淺青瞳色與淡金頭髮,表情有新上任的興奮。

  他對我行了一個法師禮節。

  「魔法安全評定等級普通,主要工作是偵測與追蹤,他之前在狩獵協會工作,表現非常優秀。」

  等等,所以我開溜後他會來狩獵我?

  「這位是魔法師薇拉.丹尼絲。」介紹時,帕諾隊長也有一絲新奇,「她的魔法安全等級很高,專職技術性組合,魔法師公會給了她很高的能力評價。」

  薇拉的表情比席拉淡定多了,而且有很專業的注視方式:彷彿有看我又沒看。

  她沒有使用法師禮節,而是用一般的屈膝禮。

  我的神!竟然是女性!

  我真是迫不及待想把這件事告訴孕育母神了……

  不過護衛的數目怎麼不太對。

  「還有一名法術師呢?」

  最後一名護衛姍姍來遲。

  法術師異常高大,用訂製的半臉面具與兜帽遮臉,藏住了頭髮與耳朵。半臉面具沒有露出眼睛,可能是某種特殊的單向透明材質。

  他的聲音冷緩沉啞,像有氣無力的憂鬱者。

  自我介紹道:「我是雷洛斯.爾特諾,作為法術師來報到。」

  帕諾隊長的介紹只有猶豫很久的一句評價:「他……總之,他很厲害。」

  我看著雷洛斯那高我好幾個頭的身高,不禁懷疑是哪方面的厲害。

  新護衛立刻開工了。

  雷洛斯後退兩步,將劍鞘挪到所有人看得到的位置,「那麼請注意,我要開始設定法術公式了,我接下來會拔劍。」

  他將手放上去一會兒,等所有人有心理準備後才緩緩拔出來。

  以雷洛斯的身形來說,他使用的細劍有些過小。

  我接下來終於知道為什麼他沒用匹配自己體型的武器了。

  細劍彷彿指揮棒在空中柔軟彎曲揮舞,發出鞭風聲,法術公式被草寫而出,雷洛斯的另一手打開一個金色懷錶,精密的立體系統程式浮現,細劍從中挑出幾行,拖進正在編寫的程式中。

  雷洛斯就這樣把法術公式編程完畢,流暢又迅速。

  不得不說這堆程式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複雜的法術公式。

  我抬眼看向已經收劍的法術師。

  「很精妙的公式,剛才那些是做什麼用的?」我禮貌詢問。

  我總有權利知道那些東西在我身上是幹嘛的吧?

  雷洛斯緩緩回答道:「只是一些基本防護,我明天會放上完整的。」

  這還不算完整?

  帕諾隊長的表情突然充滿了希望。

  我心中則它吸血鬼的絕望。

  教皇也知道加長護衛尾巴不能阻止我開溜,所以新來的護衛全都不用跟著我,而是使用法術公式或魔法遠程監控。

  雷洛斯和薇拉的行動模式一樣,不會出現在明面上。席拉只放了一個錨點,因為他的主要工作是在我開溜後把我找回來,而不是保護我。

  我的屁股後面依舊是六個人,帕諾等人都是被調任進我騎士團,或者本來就在我騎士團的人,新護衛則是特別選拔的,除了巴摩,其他人都不是神職人員。

  護衛隊經常懷疑我使用法匣。

  那是內置法術公式或魔法給不會使用的人的裝置,通常是拋棄式,貴得發光,但很方便,安全性質卻要取決於製作者水平。

  一般選法術公式,魔法被公認高危品。

  所以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教皇要故意給我兩名法術師與兩名魔法師當新護衛了,他想徹底從各方面杜絕我再度甩開護衛,也不管有多花錢。

  想必我這方面的名聲要隨著新護衛的加入而飆升到另一個新高度。

  我打開教皇的手信。

  薄紙上只有幾段話,就像隨手扯來寫的。




  日安。阿貝爾。


  預祝你與新護衛們日後相處愉快。

  巴摩.渣渣神官到處宣揚關於你的好話,為了讓他更加認清這件事,我決定讓他跟隨你,以便幫助他注意到自己追隨神的腳步不再錯誤。

  我以後不想同時看你們兩個的被申訴案。


  願曉徽神護佑你的名聲如同你捍衛祂的權柄。

史賓賽爾.莫門尼瑟姆




  我把信慢慢折回去,放回信封。

  我看向巴摩,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

  我們一起沉默。

  他最先扯開笑容。

  「進入您的麾下是我的榮幸,聖長。神賜您榮光。」他對我點額,接著彎腰,用古披索語說:「『您是我的長者,我跟在您身後,步您的腳印。』」

  新護衛與舊護衛馬上用怪異的眼神看向他,但不發一語。

  巴摩從披索禮站回去,他不知道我其實聽得懂。

  「『替我背盾,你可以立於我身後;替我回頭,你可以步我的腳印。』」

  好久沒說古代話,有夠懷舊。

  巴摩的頭毛又再度炸開了,就像在餐廳的那一次。

  他趕緊重作那個披索禮。

  新護衛用看見傳聞成真的表情把我刷了一遍。

  我會很多外語的事很有名,有些人認為我在隨便賣弄,不過偶爾連翻譯部門都會向我求助,大家在打賭什麼時候能找到一門我不會的語言或文字。

  ……應該很難,祂們製作我的時候把能塞的都塞進來了。

  例行訓練結束了,所有人滿身大汗。

  我依舊衣冠楚楚,乾爽又乾燥。

  絕對不是因為我偷懶依靠團長身分逃避例行訓練,實在是今天護衛們對我盯太緊了,我找不到時間往頭髮與衣服上灑水。

  我裝作有要事與副團長討論的樣子,從頭到尾和湯瑪士騎在馬上,扯著無關緊要的話題,看著他的副官把所有聖騎士累成狗。

  例行訓練結束後,我的聖騎士們就要去執勤了,俗稱巡防。

  通常是站到指定的地點立正不動成為佈景,而那些地點遍布全城。

  所以……我在街上發生的事情很大機率都曾經進過團員們的眼裡。

  聖騎士要做的事情真的不多,真的閒到發疼,除了立正站好,被觀光客調戲時不要笑出來,聖騎士真的沒什麼需要做的。

  頂多就是被旅遊團申請領去當作講解示範物而已。

  聖騎士本身只要對神虔誠、虔誠、再虔誠,然後保證自己隨時可以上馬去把神的敵人打成馬賽克就行。

  曉光城中由巡守隊、警察、士兵、聖騎士分駐。

  小女孩丟貓、觀光客迷路,喊巡守。

  有人被暴龍吃掉、商店被竊賊光顧,報警處理。

  部族終於再度不忍了,揮兵打來,軍隊負責保證他們有來無回。

  某個外地人對著曉徽神像吐了口水……

  不用喊人,他會自動被四處衝出來的聖騎士圍毆。

  警察通常是刑騎士擔任,當中也有刑警的分支,巡守則是通過機關考試就可以,通常用來當作職業跳板或是累積工作資歷,我當年也做過。

  我實在不想公開上街,但在我想到該怎麼突破新護衛的防守前,我還是只能大搖大擺地上街去,然後想辦法解決西德妮昨天拜託我的美白問題。

  為了上街,我特地回到內城的住宅換上雪鹿雷克斯,不忘帶上那個面膜包裹。

  住宅外設著精美的古代雕刻大門,旁邊有一個現代門衛辦公室。我帶著護衛策鹿離開的時候,特地讓他們看見我放在鹿屁股上的面膜包裹。

  我在對街下鹿,將包裹放進捐贈箱。

  門衛們的心跳瞬間顯示他們處於失望情緒。

  冬天過了,白日開始變長,金色的陽光拖曳在地面上,拉長了景物的陰影,雪還沒融光,而且會持續到夏天。

  曉光外城是現代城鎮,內城是古都市,只是曉徽十字裝著現代避雷針,大部分區域不對外開放,建得高大華麗,每一個角落都是藝術品,彷彿當初的預算沒有上限。

  連我的住宅可能都比老。

  雷克斯接受我的時間比黑珍珠早。

  牠的熱情使牠換了一堆主人,最後被丟到我這邊。如果我還是不能駕馭牠,牠會被野放或賣給法師,連駝獸也當不成。

  ——雷克斯。

  鹿場的主人給牠取了一個暴龍的名字,昭告著牠的殘暴面。

  當然不是指個性,而是牠的好動。

  撇開牠們真的想甩下我,我又不得不配合物理的情況,我其實不難駕馭雷克斯,前提是牠不打算把我甩下來。

  牠發現我可以順利地騎著牠以後,就熱切地愛上了與我一同出門。

  這導致後來教皇殿給我指派護衛的時候,連護衛的鹿也一起指派了。

  護衛隊騎著特派的阿茲那大冰原鹿,跳躍力還有起步速度驚人,如果我與雷克斯開溜,護衛的鹿會在十五秒內擋在我前方。

  不過我從來不在騎乘的時候開溜,我怕撞到人,所以護衛目前對我還算放心,但我今天開始沉痛思考:如果要開溜,護衛隊鬆懈的這個時機也許是我唯一的機會了。

  但甩開舊護衛後,新護衛會做出什麼?

  ……先用別的時機來測試吧,這個漏洞不能浪費。

  最緊急的是我到底該用什麼理由在大庭廣眾下解決西德妮要的美白秘訣!

  有什麼美白產品是就算買了,別人也不會知道那是美白產品的?

  我和護衛們出了內城,往外城的商業集中區前進。

  看見我的行進方向,帕諾隊長很擔心地問道:「聖長,您要去購物嗎?」

  「波特仕女有委託我的品項需要購入。」我挺直腰,說服自己只是要去辦個公,還特地用上了宮廷措辭。

  我轉頭,看見護衛隊所有人的嘴角抖了好幾下,在我的注視中被壓下去。

  很好,不准笑出來!

  「您可以委託我們去置辦。」帕諾隊長說。

  以往我需要購物時確實都是那麼做的,但我這次其實也不知道要找什麼,只能選擇上街邊逛邊看。

  而且我在這裡住了有二十二年,從來沒有好好逛過街啊!

  如果新護衛今天能讓我順利逛街,我就……

  我就暫時取消往教皇的廁所丟吸血鬼的打算。

  對了,我還得再買一件新斗篷。

  等紅綠燈的時候,觀光客們拿著留影相框對著我拍個沒完,導遊則大聲尖叫他們太幸運了,竟然遇上阿貝爾.薩普特的鹿隊,大家還不趕快拍,拍滿一套可以賣成一張頭等艙!——

  我保持著最重要的目不斜視,帕諾隊長與帕瓦副隊長已經策鹿超前,護在我的左右前方,魁梧雄偉的阿茲曼大冰原鹿能讓所有人打消站在牠前方的想法。

  有女孩們開始跟著鹿隊走,跑在人行道上,不斷朝我看來。

  帕諾隊長一甩騎鞭,提醒所有人醒神。

  「開車看鹿!騎鹿看鹿!走路看鹿!不要超速或緩速!」

  隊列行走的神父團看見我,整齊地朝我點額。

  我回以點額,彎出笑容。

  女孩們尖叫。

  這樣出行好丟臉,我只是要去逛個街,卻有記者開始在問護衛我是要出席什麼活動,交通亂七八糟,就算我不甩開護衛,上街照樣會落話柄。

  副隊長帕瓦在路邊征召了一隊巡守維持交通。

  「帕諾。」我壓低聲音,帕諾隊長拍鹿過來應答:「聽候差遣。」

  我轉頭看向他,用完美的公式笑容說出懊悔的語氣。

  「我是不是乘車來比較好?」

  「聖長……」

  帕諾用面無表情的嚴肅臉回以我沉痛的話語。

  「商店街禁行車輛。」

  「……。」

  有一朵鮮花在空中旋轉。

  它綁著浸過香水的緞帶,水珠揮灑、葉瓣紛飛,飄飄而落,即將沾到我之前,一道閃電劈過,刷亮所有人的臉,連我都嚇得剎住鹿。

  那朵鮮花啪嘰一聲焦成碎粉。

  順帶讓整條街都安靜了。

  如果我沒看錯,剛才把鮮花碎屍萬段的好像是雷洛斯的法術公式?

  這到底是防護還是殺人陷阱!

  幸好我的笑容沒有被嚇裂,也幸好……我今天決定不甩開護衛。

  這東西應該不會在我身上爆炸或什麼的吧?

  新護衛展現的防護力使我平安抵達曉光城最繁華的商店街。

  這裡不是那種專給觀光客逛的那種撈金點,而是平凡又親切的在地人聯合市場,人們用細心裝飾的攤販或推車組織成巷弄中的巷弄。

  早春季節才剛開始,女人們卻迫不及待穿出搭以絲質領巾的低胸束腰裙,布料繡著充滿童風的花草樹木,或是比較古早的民族織紋。

  我在入口下鹿,護衛們也下鹿。

  市場可以牽動物進去卻禁止騎乘,希望我今天不會落到又要從房頂與陽台逃跑的情況……如果我那麼做,新護衛會以為我要開溜而對我做出什麼可怕的事嗎?

  他們應該被教過如何分清楚撤退和逃離的不同吧?

  有個在市場角落站崗的聖騎士一看到我,眼睛立刻瞪得跟旁邊的死恐龍一樣大,被觀光客與雷打不動的標準表情瞬間崩毀,轉身邁步逃了。

  「……。」

  我注意不要讓雷克斯踩到小孩子拖拉的雪橇,開始逛攤販。

  市場中的巡守越來越多,還塞在女人胸上的絲質領巾越來越少,期間偶爾有雞蛋或鮮花丟到我身上過,無一例外被法術公式打成渣渣,讓我壟罩在焦香中。

  我在一個雜貨攤前聽店主大力推銷他販售的恐龍尾乾,翻閱二手雜書,一面與他簡單對話,包括閒話家常、包括生意情況。

  這樣的話題使我感到舒適,很少有信徒與聖職長說話時不會拿煩惱來諮詢。

  他笑得很熱情,因為他知道我摸過的東西等會兒就會被買光。

  我在翻的是一本女性作家書寫的小說,講述一個女子與心儀的男人分分合合的故事,由於他們彼此之間的性格隔閡導致爭吵一再發生。

  我直接把整本書翻完,快得不會讓人覺得我看過,就像在打量材質。記下內容以後,當中有一個段落引起我的興趣。

  「……大姊從廚房出來,將剛採的檸檬拍在她手中,『你得先救救你的眼睛。』大姊強勢地說,『你把春日的晨光哭成了倉庫中的核桃!』」

  書中的女人後來將檸檬切片,敷到眼睛上。

  她她她把檸檬敷到眼睛上了!

  我找到了,這不就是不會讓人以為是美白產品的東西嗎?

  我立刻掏錢買書,給店主一個道謝的笑容與點頭,把書塞進鹿袋,我離開的下一秒,幾個女人擠到攤販前搶著結帳。

  結果四周開始傳言薩普特聖長正在找書籍,後頭的店家紛紛推薦我讀物,我都翻了一下,並買下對我有幫助的貨物。

  我知道白看書是不對的,但我也知道我看過的書會被買走,所以我就心安理得了。

  下來的尋找中,我又得知了黃瓜、香蕉、櫻桃、蘋果等等也有一樣的用途。

  知道蔬果是個可行方式是好消息,現在我可以去市場邊緣的特賣商店看看,也可以回頭告訴西德妮有哪些蔬果能做到保養皮膚……

  但是我好想念蔬果,如果今天的特賣商店剛好進貨,而且還沒有售罄,也許我今晚可以不去餐廳再度看斯奈克的臭臉?

  以前教父常為了我用水果做料理,直到我離家以後,我才知道冰雪大陸買水果多不容易,更別說是青菜了……

  幸運的是,特賣商店剛好補貨,架上放著兩根黃瓜與三顆檸檬,躺在軟墊中享受法術公式提供的徐徐水霧與暖氣,標價中的零比它們的數量還多。

  冰雪大陸是個大進口區,海外的新鮮蔬果在送達後價格都會滾好幾圈,因為有很大一部分會在路上凍壞,剩下的品相可能也不夠好。

  「薩普特聖長,您今晚打算下廚嗎?」商店主人熱情地問我。

  「我正在考慮。」我到底是要全部拿走,還是各留一個在架上給別人……

  檸檬不能做菜,黃瓜好像可以,剛好我在市場記了一堆食譜,也許是時候試試看使用住宅的廚房了。但如果要做菜,分量好像就不夠給西德妮?

  書上說檸檬汁抗老,如果我每天都喝一杯,我有沒有可能熬過關於我容貌不變的可疑傳聞,把剩下的兩年任期撐到做完?

  一面思考到底要給西德妮寫著檸檬與黃瓜的紙,還是直接給她真正的檸檬與黃瓜,我問商店老闆道:「你願意收支票嗎?」

  「當然!」商店老闆回答完一愣,驚訝地問道:「難道您只要這些嗎?我們的肉品正好全部特價出清中,包括鮪魚肚、豬脊嫩肉、雪花牛肉、所有的肋排!」

  「謝謝,但我已經吃太多那些了。」我吐出一口氣聳肩,把全部的蔬果放入籃子,拿出支票本,抽出外套內側口袋的鋼筆。

  算了,都給西德妮吧,名譽仕女的收入可憐巴巴的。

  「所以您決定只用這些做晚餐?」商店主人不可置信地問道。

  「是的,我就拿這些……」我專心地在支票本上圈出正確的零的數量。

  商店主人忽然問醒我。

  「檸檬佐黃瓜還是黃瓜佐檸檬?」還用了一種高級菜式的問法。

  我停下筆,沉默地看著他。

  你為什麼不會認為是乾啃黃瓜配檸檬汁?

  商店主人發出令人尷尬的感嘆聲道:「哎、哎咿!不愧是薩普特聖長……」

  什麼不愧是我?對你來說我究竟代表了什麼形象?

  外面那幾個誰,不要亂記菜單!黃瓜配檸檬哪裡能吃?!


  名聲你好,名聲再見。






說冰雪大陸的蔬菜水果太少倒是誇張了
可是我又不想廢話寫有哪些近極帶的食用植物
所以北方看不到的蔬果讓它們直接貴上天
可是平常還是能看到常用佐料

雷洛斯的劇情線呈現方式我大致上有新想法
因為是世界線所以做的事沒差,有達成就行
但是密度跟深度……我不太確定我預計的方法適合這樣寫
我只希望他不要又突然搶戲,我都開《魔導士》了沒道理他還要到處宣洩啊(怪自己好嗎

護衛隊我其實直接開了表格給他們排班
不然每次在想今天誰執勤誰守夜我都快炸了
最後乾脆連騎士團的職務也全列出來了(幹
關於護衛的名字好像可以開彩蛋了可是我一直忘記
不過有在看美劇的人應該都知道名字哪來的了ㄏㄏㄏㄏㄏ哈哈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22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純白的阿貝爾|奇幻|小說|聖騎士|第三版|芽豆靈|星座紀元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第五章:...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第七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50149大家
繪圖創作更新囉~歡迎大家來看看~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