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81.突然的異變

佐渡遼歌 | 2024-05-19 20:00:05 | 巴幣 192 | 人氣 91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那兩名蛇人戰士同樣毫不猶豫地往前衝,彷彿早就知道這裡存在敵人,以視死如歸的氣勢高舉刨鱗刀。
 
  慕容羊在第一時間就往前俯衝,冷型長劍打偏刨鱗刀,順勢劈砍在蛇人戰士的腰際。這劍並未破開鎧甲,遑論傷及有著鱗片包覆的身體,不過慕容羊隨之施展剛勁,直接將那名蛇人戰士往旁邊震開數步。
 
  李少鋒原本也想上前協助,不過夏旖歌喊了聲「我來」就加速超過,補到慕容羊身旁,白銀長劍一推一挑,蕩開刨鱗刀,劍尖刁鑽且精準刺向鱗片較為薄弱的下顎要害。那名蛇人卻是刻意低頭張嘴,用牙齒硬扛住劍尖,即使濺出不少鮮血卻只是皮肉傷,再度揮落刨鱗刀。
 
  夏旖歌左掌往前空推,原本作為護體之用的金煌真氣隨之擴散,宛若雲霧似的飄浮在四周。其中一朵金煌雲霧正好位於刨鱗刀的劈砍路線,兩者相觸的瞬間,刨鱗刀彷彿砍到黏稠液體似的刀勢驟減。
 
  動用了蒼瓖派獨門的「黏勁」嗎?李少鋒看著那名蛇人戰士的動作一滯,尚未決定要繼續砍下去還是抽刀,夏旖歌就趁機用白銀長劍刺穿他的咽喉,隨即斜拉,在長頸砍出致命傷口。與之同時,慕容羊也已經處理掉她對上的那名蛇人戰士,游刃有餘得甩去劍身沾上的鮮血。
 
  夏羽迅速用鋼刀割開蛇人戰士的裝備,開口報告:「同樣沒有發現任何附法道具。」
 
  「你的護體真氣夠厚,然而突破力稍嫌不足。」夏旖歌偏頭說。
 
  「確實如此。」李少鋒沒有爭辯,內心的不祥預感不減反增,當下散出感知真氣,不妙喊說:「有十多個妖氣源都在迅速靠近這裡!最近的在百公尺內!」
 
  「所有人立刻撤退。」慕容羊朗聲吩咐。
 
  夏旖歌率先提氣飛掠,李少鋒等人也維持隊形前進,然而移動不到百公尺,又有四名蛇人戰士從長廊轉角現身,持著長矛攔住去路。
 
  夏旖歌無視於平舉起長矛迎胸刺來的兩名蛇人,繼續前衝,在即將被刺中的瞬間猛然止剎,揮劍蕩開一柄長矛,接著側身用左手握住第二柄長矛,繼續轉身猛然往後抽去,拉得那名蛇人戰士被迫往前跌。
 
  夏羽立即上前,伏低身子欺入死角,旋身斬出鋼刀在那名蛇人戰士的頸側砍出致命傷,接著繼續使出快刀斬開後方兩名蛇人戰士接連刺出的長矛,讓長矛偏開撞到牆面。
 
  夏旖歌緩過一緩,白銀長劍纏刃劈砍,不過被蛇人戰士用長尾擋住。
 
  眨眼過後的戰鬥了結一名蛇人,卻是激起剩下三名的兇性,張嘴發出咆哮,更加猛烈地刺出長矛。
 
  在密閉空間的走廊面對不惜兩敗俱傷又持著長兵器的對手,夏旖歌也不敢繼續硬闖,咬牙轉為守勢。後方慕容羊等人也被迫停下。
 
  李少鋒見雷歐娜始終待在自己身旁,低聲說:「殲滅優先。」
 
  「這可不行,老闆,本次的任務是護衛。傭兵也有身為傭兵的堅持,還請見諒。」雷歐娜聳肩說。語氣隨意,不過雙眼也凝重警戒四周。
 
  這個時候,高立瀚與王仲偉聯手試圖搶攻,卻依然衝不過去。
 
  身處狹窄的室內長廊,三名蛇人戰士幾乎佔滿一端,而且對方不畏生死,寧可用長尾、身側阻擋,要闖過去勢必得做好受傷覺悟。
 
  李少鋒心念電轉,喊了聲「長矛」,夏羽立即心領神會地踩住落在地面的長矛,往後踢出。李少鋒順勢接過長矛,蓄滿真氣,站穩腳步之後喊出「往兩側退開」就用力擲出。
 
  長矛轟然飛過長廊,然而首當其衝的蛇人戰士沒有閃避,旋身試圖用披著鎧甲的尾巴正面劈落長矛。長矛頓時失去準頭,卻還是射到小腿處,貫穿而過。蛇人戰士並沒有退卻,無視痛楚地繼續揮刺長矛。
 
  夏旖歌和樋口悠真並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各自用白銀長劍與武士刀推開長矛,夏羽總算有辦法衝到蛇人戰士面前,再度施展落雨刀法,接連砍傷三名蛇人戰士。
 
  「不用殺死!衝回中層就行!後面的見前面的停滯就立刻補上!」慕容羊朗聲喊,反手將冷型長劍刺入蛇人戰士的小腿,廢掉行動力。
 
  沒有了長矛的長度優勢就換成慕容羊一方有人數優勢,各自提高護體真氣強行衝過去,繼續提氣飛掠。李少鋒卻是感到更加不妙,各處都傳來妖氣波動,極為混亂,即使不倚靠感知真氣也能夠知道無數的妖氣源持續朝向己方靠近。
 
  「從未聽過這種情況,為什麼蛇人會突然陷入狂暴狀態?」悠真說。
 
  「而且能夠清楚把握我們的所在位置。」雷歐娜說。
 
  「等到脫離險境再討論吧。」夏旖歌冷靜地說。
 
  這個時候,前方再度出現兩名蛇人戰士,攔住去路。夏羽凌空跳起,在蛇人戰士挺起長矛的同時就踩著矛桿,直接逼近到攻擊範圍,橫斬鋼刀,即使沒有砍出傷口也讓他們失去重心。
 
  高立瀚和樋口悠真隨即上前。前者反手刺出魚鱗劍,在蛇人戰士拔出刨鱗刀之前就砍傷手背;後者直搠出武士刀,刺穿蛇人戰士的胸膛,接著在擦身而過時順勢抽出。
 
  慕容羊等人加速飛掠,總算順利回到大廣場。
 
  只要通過密道,到時候刻意將機關轉到錯誤一邊就能夠鎖起暗門,不管有多少蛇人戰士追在後面都無所謂。李少鋒知道這點,然而看著聚集在大廣場的無數蛇人戰士,不禁感到卻步。
 
  「最少也有三十名。人數勉強不是問題,然而有戰士站在階梯那邊,坡度陡峭,我方由下往上很難闖。」夏羽平靜分析說。
 
  「這樣居然勉強不是問題嗎?」雷歐娜苦笑著問。
 
  「兩側牆面的陽台處也有蛇人戰士,手持弓箭。」悠真低聲說。
 
  「距離密道剩下最後一段路了。全員都要跟上!提氣!」慕容羊揮落冷型長劍,沉聲喊完就率先往前衝去。
 
  夏旖歌用肩膀輕碰了一下李少鋒,瞥了一眼,然而沒有說任何話,只是提起金煌真氣,移動到慕容羊身旁。李少鋒維持隊形,跟著踏入廣場。
 
  蛇人戰士們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不時用長矛敲擊地板,以命相搏地包圍住慕容羊等人。不幸中的大幸,蛇人戰士並沒有聯手作戰的意圖,而是每名都不惜一切地想要殺死慕容羊等人,從四面八方持續湧來。
 
  李少鋒瞥了幾眼持續施展落雨刀法的夏羽,快步強行撞開一名蛇人戰士,騰挪閃開射來的箭矢,暗忖隊伍有在緩慢推進,然而廣場尚未穿過一半就有每個人都負上大小傷口,而且有數名蛇人戰士正好擋在密道前方,想必又會是一番苦戰。
 
  這個時候,李少鋒注意到右側有一隻蛇人戰士俯衝逼近。那名蛇人戰士雙手都持著刨鱗刀,戴著平貼額頭的奇特白色頭盔,全身裝備也較為華麗,妖氣高漲地旋身斬擊。
 
  李少鋒立即止步,雙手持著那徹亞斯,接連擋住斬擊。
 
  「那是特別強的!」王仲偉朗聲提醒。
 
  李少鋒在擋住斬擊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點,然而要做的事情與面對其他蛇人戰士沒有差別,覷準對方尚未站穩的空隙搶先出刀。白盔戰士卻是理所當然地用蛇尾穩住身子,左手刀蕩開那徹亞斯,右手刀直搠胸口。
 
  看來並非亞種,只是蛇人戰士當中的高手。李少鋒急忙側身避開,然而很快就意識到打不打得贏是一回事,只要被纏住就沒有辦法繼續推進了,準備拉開距離。白盔戰士再度以蛇尾抵住地板,緊追著李少鋒揮出雙刀。
 
  「這隻我來。」夏羽幾乎在第一時間移動到李少鋒身旁,覷準空檔介入,落雨刀法猛烈斬出。鏗鏗鏗鏗的緊湊聲響當中,每刀都從正面斬在雙刀刀刃,逼得白盔戰士無法繼續追擊。
 
  李少鋒騰挪補到夏羽原本的位置,撼出一大波真氣逼退一隻蛇人戰士,側身橫閃掉刺來的長矛。
 
  這個時候,慕容羊和樋口悠真猛然前衝,各自劈倒一名蛇人戰士,再度往前推進一段距離。高立瀚和王仲偉默契十足地上前,魚鱗劍接連揮砍,然而一名蛇人戰士突然衝出,毫不抵抗地任憑兩劍砍在頸側、肚腹要害,拚著臨死前的最後妖氣刺出長矛,逼得王仲偉不得不後退。
 
  隊伍也因此停滯。
 
  「──怎麼又停了?」夏羽閃到李少鋒身旁問。
 
  「蛇人戰士捨身要拖住速度,我方總不能打得兩敗俱傷。」李少鋒迅速轉頭瞥了一眼,然而沒有看見白盔戰士的身影,開口問:「那隻呢?」
 
  「在頸部砍了幾刀,沒死也追不過來了。」夏羽簡潔說完,斬出鋼刀砍掉一隻蛇人戰士的尾巴,繼續說:「不過有個壞消息,剛剛後方長廊又出現兩隻戴著同款白色頭盔的蛇人戰士。」
 
  「沒有攔在密道前面就不算壞消息。」雷歐娜接口說。
 
  「所有人注意!跟上!」慕容羊轉而移動到最前方,再度前衝,然而蛇人戰士們發揮人數與長矛的長度優勢,堵在密道前方,連階梯都衝不太上去。慕容羊等人只能退回廣場,強行逼退蛇人戰士,更換隊形後再度前衝。
 
  幾次衝鋒過後,眾人修為深淺的差異很快就顯露出來。
 
  王仲偉、樋口悠真即使靠著戰鬥經驗試圖彌補,依然難掩疲倦,光是別受到致命傷就費盡全力了;雷歐娜和高立瀚的情況較好一些,卻也偶爾會出現判斷錯誤與頓挫;夏羽、夏旖歌和慕容羊則是依然維持著最佳狀態,冷靜、確實且精準地處理每招每式,甚至有餘力提供協助,不知不覺間,她們三人移動到隊伍三個角,持續嘗試突破的同時也掩護著其他人。
 
  雖然真要分類起來,自己也算是最慘的那組,勉強靠著大量真氣才撐住。李少鋒已經沒有太多餘力,面對持續砍來的刨鱗刀與長矛都強行催發護體真氣擋住。即使知道這樣會讓真氣消耗更快,依然只能這麼做。
 
  刀光劍影當中夾雜著無法聽懂的蛇人語,真氣與妖氣持續衝突、爆散。慕容羊等人奇蹟似的沒有人受到重傷,然而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這個時候,夏旖歌主導的一次衝鋒再度被矛陣逼退,差了十多公尺無法衝入密道,不得不退回廣場。夏旖歌踉蹌閃到李少鋒旁邊,輕吁出一口氣說:「鋒郎,這個數量難以突破。」
 
  「繼續待在這裡也是死局,更多妖氣源依然從四面八方不斷靠近。密道是唯一的活路。」李少鋒大量散出真氣,製造出讓夏旖歌運氣喘息的時間,強行砍退兩名蛇人戰士。
 
  「在底層胡亂移動無異於找死。」雷歐娜同樣退回李少鋒身旁,急促呼吸,運轉魔力化解掉侵體妖氣,顧不得腰側持續滲血的刀傷。
 
  「悠真!往左閃!」慕容羊猛然喊。
 
  樋口悠真正用武士刀架住一名蛇人戰士的刨鱗刀,聽見呼喊急忙照做,卻也被從死角射來的箭矢刺中大腿。夏旖歌立即提劍去救,用剛勁逼退蛇人戰士,守住隊伍一角。
 
  「需要什麼協助?解毒劑?」李少鋒問。
 
  「目前沒事。」悠真用力折斷箭桿,只留下插在大腿的箭頭,從懷中取出一小瓶黏稠液體,咬開軟木塞後將之倒在傷口。
 
  「學長,後面那兩隻要趕過來了,我去處理一下。」夏羽輕聲說完就伏低身子,猛然後撤,迅速騰挪繞過幾名蛇人戰士,來到兩名白盔戰士面前,沒有止步,行雲流水地直接施展落雨刀法的殺招「雷光」,在瞬間就斬出兩刀。
 
  第一刀後發先至地趕過刨鱗刀,在白盔戰士的長頸斬出一道慘烈傷口,第二刀則是劃出圓弧,斬向第二名白盔戰士的手腕,連同鱗片與盔甲齊腕削斷,讓其戰力大幅降低。
 
  夏羽沒有理會發狂地昂首嘶吼的白盔戰士,靈巧地再度退回隊伍。
 
  由於在混戰當中,倒是沒有其他人注意到夏羽在眨眼間就解決掉了兩名白盔戰士。李少鋒知道面對這樣的人數差距,夏羽依然有辦法順利突圍出去,然而肯定會暴露真正實力,這點正是她一直以來都極力避免的。
 
  以往即使稍微動真格,像是徒手接住破魔子彈,或在過招時使用雷光,都是點到即止。現在這樣以單人之力扭轉戰局,枋寮會暫且不提,慕容羊和夏旖歌分別回報給各自的隊伍就會引起騷動。
 
  李少鋒轉念一想,只要不是由夏羽領先衝鋒,日後都可以找其他說法塘塞,當下伸手壓住腰際的閃光彈。
 
  夏羽順手斬退兩名蛇人戰士,正好望向李少鋒,顯然猜到他的用意,同樣比向腰際的閃光彈又搖頭,無聲動口說:「閃光不行,對我方的影響更大,需要煙霧一類的」。
 
  那麼只能炸出大量真氣同時混淆我方的感知了。李少鋒打了個手勢讓夏羽移動到側邊製造混亂,正想要覷準雷歐娜沒注意的空檔移動到隊伍前方,不料卻聽見身後傳來呼喊。
 
  「──請往這邊走!我們知道安全路線!」王仲偉喊完就衝向廣場一角。
 
  高立瀚似乎想要阻止,遲疑過後跟著折衝,聯手與王仲偉捨命開道。
 
  由於蛇人戰士們看出慕容羊等人的目標是密道,以人數優勢扇形守住,倒也被高王兩人鑽了空檔,從薄弱之處突圍出去。
 
  「搞什麼?」夏羽迅速撤回李少鋒身旁,蹙眉問。
 
  「他們說是知道安全的路線。」李少鋒說。
 
  「這裡是底層耶。」夏羽露出一個難辨真意的表情,偏頭等待慕容羊的判斷。
 
  「繼續待在這裡也……」慕容羊凝重環顧依然持續從各條走廊聚集到廣場的蛇人戰士,當機立斷地喊:「跟上!」
 
  雷歐娜、樋口悠真和夏旖歌立即遵守命令,迅速調整隊形。李少鋒握緊那徹亞斯,橫斬出去用剛勁打飛一名蛇人戰士,趁著蛇人戰士重新結出矛陣之前追著高王兩人而去。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額頭戴著一個貼平著額頭的白色奇特頭盔。
這段唸起來有點拗口,覺得改成「戴著貼平額頭的白色奇特頭盔」比較順。

少鋒目前攻擊手段的變化確實蠻少的,最常用就是轟出一波真氣,或是單純纏刃,至於旋勁還有點菜XD 以他的感知能力,如果走高靈敏高速度高感知的斥候或暗殺者那種感覺也不錯。

這章的突破過程到陷入苦戰,蛇人就像狂戰士化一樣,看得很有緊張感,超讚。
王仲偉說那條密道感覺應該跟派內機密有關,看來他還有點良心,不然只能靠夏羽了。
2024-05-19 21:34:55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額頭重覆與那個「著」應該都是錯漏字。
我這邊看看要如何修改比較好!!

畢竟也才剛習武練氣一年,勉強算是剛打好基礎
接下來要如何特化就看千帆和夏羽的判斷了XDD
兩位枋寮會的完架似乎也還有各種情報沒有吐露,還請期待下章更新!!
2024-05-19 22:09:17
子貓夜明
對耶,看到一樓的留言才想到似乎目前為止都沒看過有人除了一般武器以外再另外配備盾牌,是因為盾牌的功用被真氣技巧取代的關係嗎?
2024-05-19 22:14:36
佐渡遼歌

主要原因確實是這樣
東方的護體、西方的護壁都可以有「鎧甲」的效果,硬扛攻擊
雖然盾牌有武術方面的招式,不過無論東西方的流派大多都有「殺死外星生物」的實用性目標,排除完全不參加遊戲、只是單純練武的流派,要打擊系的武器也會練鉚錘、狼牙棒等等,盾牌就是小眾中的小眾
2024-05-19 22:21:40
佐渡遼歌
嗯......這樣應該不算破梗
其實下一集就會提到盾牌的話題,到時候這方面的說明應該也會更詳盡XDD
2024-05-19 22:22:32
泡菜牛肉鍋忠實粉絲
完蛋了搞不好獲勝條件已經悄悄改變了也感覺還會再出現更強種類的蛇人
2024-05-20 00:04:21
佐渡遼歌

在克蘇魯遊戲的場所,確實什麼突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而且前面的章節確實也有聊到其他種類的蛇人──
2024-05-20 00:08:05
weiting忠實粉絲
直接跟高先生說:現在知道為什麼不能殺蛇人商人了吧 嗆爆XD
2024-05-20 19:01:09
佐渡遼歌
逃命途中先不要開嗆啦XDD
2024-05-20 19:12:34
weiting忠實粉絲
該不會玩家戒指的稱號已經強制改成蛇人王墓的盜墓賊了吧?
2024-05-20 19:03:39
佐渡遼歌
商人的那句話確實值得深思,某種角度而言也是線索......
2024-05-20 19:13: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