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86.身為傭兵的驕傲

佐渡遼歌 | 2024-05-31 20:00:01 | 巴幣 106 | 人氣 78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等等,為什麼氣氛弄到快打起來了?李少鋒急忙緩頰說:「我知道旖歌小姐的人品,絕對不會背信忘義,在此保證不會發生妳擔心的那些事情。雖然在妳看來,我們兩人是一夥的,不過情況變得原本預期還要嚴峻,希望可以給予信任。」
 
  「……行吧,既然老闆都這樣講了。」雷歐娜低聲說。
 
  「這麼輕易相信鋒郎嗎?」夏旖歌問。
 
  「我自認還是有些看人的眼光,老闆很明顯是那種同情心氾濫的類型,想必會在參加克蘇魯遊戲時堅持去救遊戲住民,然後被夥伴痛罵吧。」雷歐娜聳肩說。
 
  確實是這樣沒錯,然而居然看得出來嗎?李少鋒苦笑幾聲,再度問:「願意回答旖歌小姐最初的問題嗎?為什麼要使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承接委託?」
 
  「沒有要刻意隱瞞,單純因為不是什麼愉快的話題。過去半年來,由於『隨行者』這項總榜獎勵,傭兵生意興盛不少。以往要作為參加遊戲時的護衛得費許多功夫,像是先讓傭兵與雇主共同生活數日、數周,一個不好還得花費數月,等待收到相同的邀請再參加……或者是依照慣例,由玩家告知聯繫,再由雙頭鷲本部確認是否有成員收到同場遊戲的委託,當場派遣。」雷歐娜說。
 
  「聽起來確實很繁瑣。」李少鋒聽過共同參加遊戲的困難度,現在才理解不同隊伍更是如此。
 
  克蘇魯遊戲有許多尚未解明的基礎機制,發送邀請也在其中。目前推論是依照玩家戒指的位置進行分類,離得越近、相伴越久的玩家有越高機會收到同一場遊戲的邀請,朝夕相處的隊伍夥伴自然是機會最高。
 
  「是呀,原本麻煩得要死,收到總部命令的話,不管當時在做什麼都要立刻參加遊戲,根本沒有私生活可言,幾乎沒有人想要接『護衛委託』,寧可代為破關再分配戰利品,現在只要玩家用『隨行者』的方式過來總部,想要委託哪位傭兵就委託哪位,任憑挑選。」雷歐娜說。
 
  「那樣更沒有理由使用這種方式參加。」夏旖歌淡然說。
 
  「表面上興盛,很快就出現鑽漏洞的混帳傢伙。在破關前故意甩掉、甚至殺害傭兵,不僅僅獨吞戰利品,不用支付尾款,甚至還向總部要求補償,褻瀆了那些人的名聲。」雷歐娜咬牙說。
 
  「有在相關論壇看過,不過都是謠言吧。」李少鋒怔然說。
 
  「當然會變成傳言!遊戲場所可是最適合殺人滅口的場所,只要沒有回來,要怎麼說都是玩家的單方面說詞。除非找到參加同一場遊戲的玩家作為證人,然而那種人又怎麼可能簡單就找得到!」雷歐娜咬牙切齒地罵。
 
  「冷靜點,我們不打算和妳爭辯。」夏旖歌說。
 
  「抱歉,我不應該憑著網路情報就斷言。」李少鋒歉然說,等著雷歐娜深呼吸數次稍微壓抑住怒意才繼續問:「妳有認識的朋友遇到那些事嗎?」
 
  「更慘,我就是當事人。」雷歐娜冷哼說:「幸好事前察覺到異狀,在那人動手之前搶先把他揍個半死,拽著踏入破關地點才達成條件,順利返回地球。」
 
  李少鋒一時之間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吶吶地陷入沉默。
 
  「那樣之後還是繼續當傭兵,真是令人佩服的心理素質。」夏旖歌說。
 
  「畢竟也沒有其他的維生手段,總還是要圖個溫飽。不曉得這樣是否有解釋到大小姐的疑惑?」雷歐娜攤手問。
 
  「知道妳並沒有其他盤算即可。我保證會遵照委託傭兵的規矩,不會做出任何違背信義的行為……不好意思,方才的措辭有些強烈。」夏旖歌頷首說。
 
  咦?居然這麼坦率地道歉嗎?李少鋒詫異望向夏旖歌,不禁想起最初見到她的時候,態度高傲、氣勢逼人,完全不可能向他人低頭道歉。
 
  「大小姐言重了。」雷歐娜同樣有些訝異地說。
 
  夏旖歌顯然看出他們兩人的這份遲疑,抿起嘴沒有多說,交代幾句就走到角落盤腿坐下,開始運氣調理。雷歐娜也拔出亞特坎彎刀放在腳邊,繼續運行魔力逼出肩膀毒素。
 
  李少鋒一時之間無事可做,再度確認過通往底層的暗門,依然夾著金屬法杖,留下一絲絲縫隙,然而沒有被突破的跡象,沉眠者也已經不知去向了,再度返回中央房間,看著各自佔據角落的夏旖歌、雷歐娜,走向後者低聲問:「傷勢沒問題嗎?」
 
  「不用擔心,只是情況變得比想像中還要棘手啊。」雷歐娜說。
 
  「是呀……所以要加錢嗎?」李少鋒問。
 
  「不用啦,這個算是護衛任務的範疇裡面,而且害得遊戲難度提升的傢伙又不是老闆。我剛剛也差點想要衝過去砍了那名商人。」雷歐娜聳肩說。
 
  「妳看起來似乎不太緊張。」李少鋒問。
 
  「傭兵原本就是賭命的行業,如果每次遇到生死關頭就嚇個半死,早就被淘汰了,而且現況糟糕歸糟糕,也還沒到必死無疑的程度,那位『無名少女』夏羽的實力比想像中更強,大小姐也尚未動真格吧。」雷歐娜偏頭說。
 
  確實方才共同戰鬥時,夏旖歌都有分神協助其他人,不過動真格能否戰勝複數的沉眠者也是未知數。李少鋒同樣望向正在閉眼調理的夏旖歌,轉而問:「妳也有藏著的底牌吧。」
 
  「這點任憑想像。第一班的哨班麻煩老闆了。」雷歐娜結束話題,閉眼休息。
 
  「沒問題。」李少鋒倚牆而立,警戒兩個出入口的同時也持續運氣,盡可能補充方才消耗的真氣,不時用眼角瞥向盤腿調理的夏旖歌。
 
  時間緩慢流逝。
 
  手電筒的光線照在天花板,混著照明水晶的微弱光線。
 
  莫約過了兩個小時,夏旖歌再度睜眼,起身環顧前後出入口,稍微鬆了一口氣地說:「多少恢復了,至少又有一戰之力。沒有蛇人追進來是好事。」
 
  「那麼大小姐有什麼辦法?如果古墓到處都有沉眠者等級的高手在爬動,探索最終房間的難度會大幅提升。」雷歐娜接話說。
 
  「古墓的路線錯縱複雜,像是剛剛那樣被針對性地圍追堵截是例外情況,只要不會被事前知道所在位置就有辦法應付。」夏旖歌冷靜地說。
 
  「蛇人有辦法用體溫辨別敵我,那是不同於感知的種族特性。」雷歐娜說。
 
  「知道位置也不一定有辦法靠近,有時候只是隔著一面牆,卻得繞上許久的路,而且要降低體溫也不是難事。」夏旖歌說。
 
  這種時候要承認自己還沒有學過相關變化嗎?李少鋒遲疑片刻,不過很快就想到楊千帆從未提過專門控制體溫的變化,假設真有也是偏門邪道,徹底斂氣並且放緩呼吸心跳就自然能夠讓體溫降低。
 
  「鋒郎,在失散的情況之下,你覺得夏羽會如何行動?」夏旖歌偏頭問。
 
  「那組的隊長會是羊姊,為什麼會問羽兒的想法?」李少鋒說。
 
  「因為慕容中隊長不曉得我會如何行動,理當會鄭重參考夏羽的意見。你們是相同隊伍的成員,更加熟悉彼此,實際上根據這幾天的相處,夏羽應該會以你的性命為最優先。」夏旖歌說。
 
  「是呀,我原本也覺得她會捨棄慕容隊長和悠真來追老闆。她身上有一種很類似資深傭兵的特質,極為擅長戰鬥,而且在關鍵時刻會毫不猶豫做出取捨。為什麼她在那個時候會選擇跟著慕容隊長?」雷歐娜問。
 
  「這個……」李少鋒其實也覺得夏羽很有可能捨棄慕容羊,才會厲聲吩咐「絕對不許分開」,然而沒想到她真會那麼做,支吾片刻才隨便找個理由說:「本次是三支隊伍的聯合攻略行動,羽兒知道輕重緩急,當然會待在羊姊身旁。」
 
  「那麼你覺得她會怎麼做?」夏旖歌再度問。
 
  「如果羊姊願意讓羽兒主導行動,她會來找我。」李少鋒肯定地說。
 
  「她們繼續尋找秘密房間,等待我們主動前往匯合的可能性妮?」雷歐娜問。
 
  「如果沒有沉眠者四處走動有可能那麼做,現況卻是越早匯合越好。」李少鋒說。
 
  「所以夏羽在瞭望塔工房的成員當中專門負責保護你的安全吧。當初聯合攻略行動的預計人數是三人,你們只有兩人收到邀請就聯繫我派準備參加,正是因為夏羽有要參加。」夏旖歌篤定地說。
 
  「事到如今有必要再度確認這些細節嗎?」李少鋒苦笑反問。
 
  「只是解了一個疑惑,然而她重視你的程度顯然不僅僅是隊伍任務……」夏旖歌停頓片刻,揮手表示沒有要追究這點,繼續問:「你們有工房內部的匯合手法或暗號嗎?」
 
  「並沒有現況派得上用場的。」李少鋒搖頭說。
 
  夏旖歌微微頷首,吩咐完「天亮前好好想想夏羽會怎麼找你」就席地坐下,閉眼休息。雷歐娜也同樣繼續運起魔力逼出體內毒素。
 
  李少鋒持著那徹亞斯在房間來回走了幾圈,有些心神不寧,再度前往底層暗門待了許久,強化聽覺卻完全沒有聽見任何聲響,確定蛇人戰士與沉眠者都已經離開,心底湧現的安心感很快就被各種尚未解決的困境與問題蓋過,接著又想起夏羽在分別前的掙扎神情,即使知道她肯定沒有問題還是不免感到擔憂。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雷歐娜:我自認還是有些看人的眼光,老闆很明顯是那種會不經意攻略女性的類型,想必常常陷入修羅場吧。

……

噩盡島宣布動畫化,真的太讓我驚訝了,看到消息時還看一下日期確認是不是愚人節企劃XD
希望克蘇魯的黎明未來也有機會能動畫化~
2024-05-31 21:02:36
佐渡遼歌

少鋒本人應該也沒打算藏啦XD
很容易被看穿XDD

真的呢,希望近期就會迎來台灣小說動畫化的元年
克蘇魯的目標暫且先放在把這作品好好寫完!!
2024-05-31 21:20: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