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84.險象環生

佐渡遼歌 | 2024-05-26 20:00:12 | 巴幣 218 | 人氣 81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真氣魔力是生物與生俱來的原初力量,只要擁有生命的物體都會擁有這份力量,然而在未經刻意修練的情況之下微乎其微,蟲蠅巨象、花草走獸與普通人的真氣都相差無幾。
 
  經過萬千年的文明累積,人類發展出兩套最有效率的修練方式,即是東方心法、西方魔法兩大體系,雖說有著像是日本陰陽術的咒力、非洲巫術的巫力等等旁支流派,主幹依然不離兩大體系。
 
  東方武術家鑽研體內變化,內功心法打從開始練氣的瞬間就貫穿全身四肢,隨著修練持續複雜化、精密化,日後修習的武術與兵器也會配合心法路子,務求發揮出最大威力。
 
  西方魔法師鑽研體外變化,魔法迴路是單一獨立的構造,隨著修練持續在體內各處放置新的魔法迴路,彼此銜接、結合運作,依然會使用兵器卻鮮少像武術家那樣特別鑽研與之配合的變化,而是利用憑空燃起火球、製造風刃、凝聚土塊、放出水流等等中遠距離的變化輔助戰鬥。
 
  正也因為如此,在真氣魔力會高速溢散的地球,魔法師的戰鬥能力遠遠不及武術家。李少鋒至今為止有過幾次和魔法師戰鬥的經驗,不過都是在地球,直到此時此刻才切身意識到魔法師的真正實力。
 
  即使蛇人戰士會使用魔法,卻偏向魔武雙修,在戰鬥時以武術為主。沉眠者才是最為正統的純粹魔法師,甚至幾乎沒有使用武術,完全仰賴魔法變化,鋪天蓋地轟炸過來,而且在難以閃避的室內更是令威力大幅提升。就算己方有人數優勢卻連闖出房間也極為困難。
 
  「果然在氣息充沛的場所和魔法師打起來很棘手。」夏旖歌吁出一口氣說。
 
  「是呀……」夏羽收回鋼刀,依然神情凝重。
 
  李少鋒暗忖夏羽剛剛都只有用鋼刀,沒有拔出主要武器的銀針,也沒有使用踏塵等高深變化,還是有所保留,然而不曉得她究竟要到多麼凶險的處境才會願意施展真正實力,而且那之後想必會陷入不同層面的尷尬處境,光是如何應付慕容羊、夏旖歌的追問就是一大問題。
 
  「這個就是被稱為沉眠者的古老蛇人嗎……」悠真收刀回鞘,凝重地說。
 
  「第一次見到沒有腳的。」雷歐娜說。
 
  「旖歌,這次真是幫大忙了。最後那招就是蒼瓖派獨門的碎勁吧?如同傳言,的確是威力磅礡。」慕容羊感嘆地說。
 
  「多虧大家的協助才好不容易找到破綻……」夏旖歌有些無法釋懷地凝視長劍劍刃,偏頭問:「夏羽小姐,方才妳在最後砍向蛇尾那刀,似乎不只是單純的剛勁?難道是什麼特殊勁道嗎?」
 
  「學長,你剛剛沒有受傷吧?有被妖氣侵體嗎?」夏羽卻假裝沒有聽到,閃到李少鋒身旁,誇張地進行檢查。
 
  「現在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該做吧……不要鬧!也不要脫我的衣服!有沒有傷口用看的就會知道了。」李少鋒沒好氣地紮好衣襬,暗忖夏羽要拿自己當擋箭牌的意思非常明顯。做到這種程度,夏旖歌也不好繼續追問。
 
  慕容羊等人開始檢視蛇人魔法師的屍體,低聲交換意見。
 
  李少鋒拉著夏羽走到暗門旁,確認門扉本身有經過設計,開啟使不會損傷到浮雕,甚至在開啟的狀態之下讓蛇人捧著的器具都正好是盛接上方光線的角度,確實是精巧絕倫。
 
  緊接著,李少鋒發現沒有看見王仲偉的身影,張望片刻才發現他已經待在內側房間,彎腰檢查擺放石棺的底座,似乎想要尋找是否有放置陪葬品的暗櫃。雖說戰利品先搶先贏,不過現在就那麼做還是不禁皺眉。
 
  「明明剛才戰鬥時都待在後方採取守勢,現在倒是搶第一。」夏羽說。
 
  「這種話在心底想就行了。」李少鋒拍了拍夏羽的頭,偏頭說:「羊姊那邊似乎沒有收穫。」
 
  「剛剛才從石棺內甦醒,沒有攜帶太多物品也是理所當然──」夏羽尚未講完就突然繃起小臉,下意識地伸手按在腰際放著銀針的位置。
 
  下個瞬間,漆黑妖氣從出入口的地板滲入。
 
  最靠近門口的慕容羊立即轉身,迅捷俯衝,纏刃劈出冷型長劍,然而被肥大蛇尾甩中腰際,整個人打橫摔到地板。樋口悠真和夏旖歌急忙上前掩護,同樣難掩震驚神色。
 
  三名蛇人魔法師的沉眠者站在出入口處,同樣穿著奢華披肩,持著法杖,各自嘶啞喊著蛇人語。黑色妖氣從腹部持續滲出,幾乎徹底遮蔽住每一片地磚,有如浪潮似的捲起無數的漆黑漩渦。
 
  面對這個過於突然的發展,即使是實戰經驗豐富的慕容羊、夏旖歌也都不禁怔住,無法立即發出指示。
 
  ──蛇人魔法師的沉眠者居然不只一位嗎?李少鋒愕然望著三名蛇人魔法師,以及持續蕩出的濃稠妖氣,尚未意識到從內心深處湧現的絕望與戰慄就看見無數的漆黑火球撲天蓋地地炸過來。
 
  「全力進攻!闖出去!」夏羽往前衝到第一線,猛然止剎之後拔出鋼刀旋身橫斬,配合浪勁將第一波的火球都打消。
 
  由妖氣構成的火球不循著物理原理,帶著足以灼傷皮膚的熱度,爆炸時的溢散妖氣更是胡亂炸出。夏羽再度提高護體真氣的濃度以免被妖氣侵體,
 
  「保持警覺!彼此掩護!」慕容羊猛然回神地發出指示,掠至夏羽身旁,揮落冷型長劍破開一顆劃出奇特軌跡、射向她腰際的火球,高喊:「火球當中混有高密度的,注意別硬接!」
 
  高立瀚和王仲偉卻是來不及衝到眾人身旁就被火球阻斷,不得不退至牆邊,各自挺起魚鱗劍,將需要提防的範圍減少至一半,徹底採取守勢。
 
  「老闆!你是保護對象,不要衝那麼前面!」雷歐娜伸手拽住李少鋒,接著用力踩地製造出一整面的大型護壁,擋住溢散妖氣。
 
  李少鋒知道在面對敵人時最需要避免的起內鬨,被迫止步,偏頭見夏旖歌持劍守住退路,沒有上前跡象。
 
  樋口悠真同樣站在後方,凝重觀察現況幾秒後才從懷中取出五枚人形符紙,注入咒力之後往前拋出,同時持著武士刀俯身前衝。
 
  純白色的人形符紙以不同於暗器的不規則軌跡往前飄動,其中兩枚在途中就被溢散妖氣炸裂,三枚順利飄到蛇人魔法師身旁,貼在魔力屏障上面,發出輕微崩裂聲響就令魔力屏障出現裂痕,接著化為紙屑。
 
  樋口悠真趁著沉眠者的注意力被吸引瞬間,加速折衝,斬出武士刀。
 
  儘管如此,另外一隻沉眠者猛然發出嘶嘶聲,吐出分岔舌頭的同時催發妖氣,讓三道護壁從漩渦接連衝出,分別撞向樋口悠真的腦側、肚腹與小腿。樋口悠真閃衝避開兩道護壁,然而撞向腦側的護壁慢了一拍,不得不防,來不及斬落武士刀就後撤。
 
  居然會彼此合作嗎?李少鋒用力踏地,製造出一道護壁撞向沉眠者。
 
  「老闆竟然如同傳言真的是魔武雙修啊。」雷歐娜閃至李少鋒身旁,揮刀劈落數顆火球,補充說:「但是發動的時間太久,接下來請不要再用護壁。破綻太明顯了。」
 
  這是自己唯一的中距離攻擊手段啊,剛剛可沒辦法過去掩護樋口悠真。李少鋒沒有解釋,應了聲就繼續橫挪,配合著前衝的夏羽移動佔位,卻很快就被迫止步,提高護體真氣扛住火球爆散的妖氣。
 
  即使知道火球當中藏有高密度的殺招,在氣息激烈衝突的情況之下難以一眼就分辨出來,必須等到實際接觸到火球的瞬間才能夠判斷出妖氣量。雖說每顆都用更大量的真氣搶先撼破也是一個辦法,然而那樣就會導致氣息急遽消耗。李少鋒考慮到衝出去之後的事情也不敢那麼做。
 
  站在中央的那隻沉眠者持續散出漆黑妖氣,完全沒有移動,堅持守住出入口。左右兩隻沉眠者則是積極進攻,只要有人嘗試衝出房間就會立即轉攻為守,聯合阻攔。
 
  並沒有使用過於複雜的變化,然而蛇人的體格原本就較人類壯碩,沉眠者更是又高大些許,有著魔力屏障與魔力膜的雙重防禦手段,擋在出入口根本無從下手。
 
  「缺乏一個高攻擊力的突破手段啊。」李少鋒急促喘息,用眼角瞥向夏羽側臉,暗忖她大概不會動真格,而自己將真氣全部炸出去的那招威嚇大於實際威力,闖不出去,只能寄望他人。
 
  慕容羊、夏旖歌和雷歐娜想必都有各自的底牌殺招,然而如同楊千帆的殺招「殛勁」,一來必須免於受到波及,二來又必須待在身旁以免因為發招後的破綻被反攻,現在她們倆沒有相同隊伍的成員在場提供協助,難度就更高了。
 
  「打不過就逃。既然蛇人戰士離開了,那扇門就可以走。」雷歐娜轉頭向身後鎖上的那扇門。
 
  「開門會有幾秒空檔,肯定會被集火。」李少鋒說。
 
  「身上有煙霧彈或發煙筒嗎?」雷歐娜又問。
 
  「只有閃光彈。」李少鋒說。
 
  「強光的效果不大。蛇人有辦法靠體溫察覺敵我,最好是會燒起來的。」雷歐娜說完就再度踏足製造出兩道護壁,掩護慕容羊避開一大波火球。
 
  這個時候,高王兩人似乎也做出相同決定,退至牆邊操作著機關試圖開門。
 
  「慕容中隊長,我們會負責開道。請拖延至門扉開啟。」夏旖歌砍散數顆火球,閃至李少鋒的另一邊,接著猛然橫舉白銀長劍,強行擋住兩顆密度極高的火球。
 
  妖氣猛烈爆散。
 
  下個瞬間,右邊那隻沉眠者突然以奇特身姿流暢避開樋口悠真與慕容羊的夾擊,闖入人群當中。
 
  情況頓時變得更加複雜。
 
  原本就有些分散的隊形被徹底切成三組。高立瀚、王仲偉待在牆邊的機關處準備開門;李少鋒、夏旖歌、雷歐娜三人正準備後撤;慕容羊、夏羽、樋口悠真則是守在另外一扇門擋住沉眠者。
 
  由於沉眠者來到房間中央的緣故,夏羽三人陷入腹背受敵的局面,不得不放緩攻勢,同時警戒來自前後的攻擊。
 
  李少鋒立即要衝回去支援,卻被沉眠者搶了先機,漆黑護壁從身後接連竄起,並排形成一道弧形牆面,高度直達天花板。李少鋒判斷不可能無視沉眠者繞過去,只好催發真氣正面撼了一招。
 
  那徹亞斯砍在魔力屏障,勉強砍出裂痕就被彈開。李少鋒急忙往旁騰挪,避開迎胸刺來的法杖。
 
  「老闆!快點走了!」雷歐娜斜衝上前蕩開法杖,咬牙催促。
 
  李少鋒尚未回答就看見左邊那隻沉眠者從護壁牆面的側邊繞出來,分別以法杖與蛇尾襲向高王兩人,同時讓漆黑漩渦當中竄出無數護壁作為阻攔,立即理解到沉眠者改變策略,決定要分開擊破了。
 
  「快點撤了!」雷歐娜再度喊。
 
  「鋒郎,現在多對多的局勢已經被打破了,纏鬥下去會越來越不利!」夏旖歌散出有若雲霧的黏勁纏繞在身旁,白銀長劍正面扛住法杖,不惜一切也要避免被沉眠者搶到門邊,否則就會再度陷入難以突圍的局面。
 
  李少鋒散出感知真氣確認護壁牆面另一側的夏羽三人,知道他們同樣被原本守在中央的那隻沉眠者纏住,難以在短時間內匯合,當下纏刃於那徹亞斯,對準護壁牆面揮了數刀,強行破開。
 
  護壁化成四處溢散的妖氣,然而牆面原本就是由數十道護壁構成,少了幾道依然無損主要結構,勉強能夠從中窺探到對面的情況。
 
  「不要在這邊浪費真氣!」夏旖歌焦躁地喊。
 
  「羽兒!帶著羊姊衝過來!」李少鋒喊。
 
  夏羽施展落雨刀法持續破開火球,然而沉眠者覷準那組當中實力最低又有腿傷的樋口悠真猛攻,利用龐大身形的優勢將他困在牆角。慕容羊幾次出手都難以突破,冷型長劍砍在魔力屏障。慕容羊不走,夏羽自然也難以單獨後撤。
 
  李少鋒迅速環視現況,高王兩人依然被沉眠者釘住,而守在門口的夏旖歌則是同樣受到沉眠者強攻,令雷歐娜不得不趕往支援。
 
  李少鋒理解到隊形已經徹底崩潰,矗立中央的護壁牆面更是讓眾人難以聯手,繼續拖下去確實只會讓情況越來越糟,倘若有人受傷更會讓局面急轉直下,趁著現在各自撤離才是上策,接著見夏羽稍微遠離慕容羊,似乎想要獨自過來,放聲喊:「羽兒!羊姊是妳的隨行者,妳跟著她!絕對不許分開!」
 
  夏羽猛然止步喊:「所有人注意!」
 
  下一秒,閃光彈劃出弧形被擲向纏住高王兩人的沉眠者。那名沉眠者揮落法杖,製造出魔力屏障在半空中截住閃光彈,接著就炸出癱瘓視覺的強烈白光。
 
  李少鋒隨之散出感知真氣,掌握敵我位置,然而沉眠者們即使被暫時剝奪視覺,攻勢依然絲毫不減。夏羽退回慕容羊身旁幾次強攻,依然無法帶著樋口悠真、慕容羊衝過來。
 
  「門開了!」王仲偉利用這個空檔推開門扉,喊完就離開房間。高立瀚壓根沒在意他組情況,不發一語地立即跟著離開。那名纏著他們的沉眠者也爬行著追過去。
 
  李少鋒再度催發真氣,試圖在護壁牆面砍出一個可供通行的缺口,卻看見地面漩渦再度衝出新的護壁,不僅僅擋住缺口也讓他被迫後退。
 
  「闖不過去的!鋒郎!」夏旖歌再度氣急敗壞地喊。
 
  「羽兒,妳絕對要跟好羊姊!」李少鋒朗聲吩咐完就轉身閃衝,繞了一個半弧砍散十多顆火球,對準沉眠者的後背砍去。那徹亞斯被魔力屏障彈開,卻也因此製造出一個破綻,讓夏旖歌順利逼退沉眠者。
 
  「老闆,枋寮會那兩人引走一隻,然而難保會回頭堵住那扇門。那樣就肯定走不掉了。」雷歐娜趁機移動到李少鋒身旁,大汗淋漓地說:「依照契約內容,護衛對象以你為優先,接下來會一直待在你身邊。」
 
  「……瞭解。」李少鋒說。
 
  「大小姐記得通往大廣場的路線嗎?」雷歐娜問。
 
  「當然。」夏旖歌揮劍讓兩團黏勁正面撞向沉眠者,令動作一滯。
 
  李少鋒用力咬牙,打橫那徹亞斯蕩開從地面死角衝來的蛇尾,和雷歐娜掩護真氣大量消耗的夏旖歌離開房間,在光線微弱的走廊持續飛掠。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精彩,一場又一場的刺激戰鬥
2024-05-26 22:47:23
佐渡遼歌
最近幾章都是武打戲,希望可以看得盡興!!
2024-05-26 23:11:41
泡菜牛肉鍋忠實粉絲
被打散了呢!接下來變成困難生存模式了這樣一來除了戰力外就連糧食軍備物資都被迫分散啦[e28]
2024-05-27 01:12:39
佐渡遼歌

是的呢,敵人也很清楚多數人的團隊就先打散再收拾才是最正確的對策
而且還尚未脫離危機──
2024-05-27 02:01:07
毒奶大師
沒見過世面的傢伙,這就像是那薩利克大墳墓一樣,你跟我說骷髏大法師只有一隻我是不會信的,沒準遊戲結束前還會來個比沉眠者更厲害的傢伙( ´▽`)
2024-05-27 09:09:21
佐渡遼歌
是的呢,在前面幾章也有簡單提過沉眠者的事情,那是普通蛇人很難獲得的榮耀
不過蛇人的文明與總人數也遠遠超乎地球水準,雖然整體比例佔極少數,依舊是很可觀的人數──
2024-05-27 11:30:32
weiting忠實粉絲
雖然高王兩人的行為在遊戲裡是正常玩家常有的表現 不過還是讓人覺得憤怒
2024-05-29 23:33:13
佐渡遼歌
自己的命自己顧XD
2024-05-30 10:39: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