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87.深邃漆黑

佐渡遼歌 | 2024-06-02 20:00:06 | 巴幣 210 | 人氣 79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深夜,幸好暗室與密道牆面都有照明水晶,足以視物。
 
  李少鋒凝視著地板紋路的陰影,總算有時間好好思索方才那些戰鬥的細節,即使不曉得自己的對應是否有需要修正,也反覆想著以便等到破關回去時可以向楊千帆詳細報告。
 
  時間緩緩流逝,夏旖歌突然吁出一口長氣,眼眸金煌異芒大熾,幾次強烈閃爍才逐漸平息,接著怔然望向李少鋒,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絕美微笑。
 
  突然之間笑什麼?難道調理出了什麼差錯,走火入魔了?李少鋒急忙運氣以備不時之需,不過就看見夏旖歌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笑了,很快就從懷中取出雜糧棒,小口咬著。
 
  夏旖歌自然有注意到視線,隨口反問:「怎麼了?」
 
  這個時候不管說「懷疑妳走火入魔」或「一瞬間看呆了」應該都是錯誤答案吧。李少鋒轉而說:「想起妳曾經提過在最深層會發現完好無缺的蛇人木乃伊,然而無法作為戰利品攜回地球,或許是因為那些沉眠者還活著吧。」
 
  「這麼說起來……確實有這個可能性。」夏旖歌微微頷首,思索著說:「所以不只是殺了商人,如果在最深層發現沉眠者的木乃伊並且試圖破壞,也有可能讓他們醒來,變成類似目前的處境,提升遊戲整體難度。」
 
  「這樣應該算是好消息吧。」李少鋒說。
 
  「為何?」夏旖歌蹙眉問。
 
  「如果有更多種的條件會導致出現目前情況,表示並非特例,也就是說依然有辦法破關。當然啦,這些只是我的主觀看法。」李少鋒補充說。
 
  「你的看法總是很有意思。」夏旖歌頓了頓,淡然問:「雷歐娜的情況如何?」
 
  「至少……沒有惡化。」李少鋒不太確定地說,望向坐在角落的雷歐娜。
 
  夏旖歌是真氣劇烈消耗,只要花費時間就會恢復;雷歐娜卻是中毒,而且還是複雜難解的蛇人劇毒。雷歐娜始終保持相同坐姿,除了偶爾會低聲悶哼以外幾乎沒有其他動作,吸呼緩慢且悠長,同時持續散出固定頻率的淺淺魔力。李少鋒不清楚魔法師的驅毒方式,方才放哨時也不敢貿然干涉。
 
  「沒變化就是好事。有吃過東西了?最好不要認為機關重啟前都是安全的,能夠補充體力的時候就補充。」夏旖歌說。
 
  「剛剛有吃過了,感謝關心。」李少鋒說。
 
  「嗯……那樣就好。」夏旖歌停頓片刻,又問:「如果遇到沉眠者,你會如何反應?」
 
  「當然是逃啊,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又不是殲滅,沒有必要和沉眠者打生打死的。」李少鋒理所當然地說。
 
  「那麼如果陷於不得不死戰的情況呢?」夏旖歌又問。
 
  「先想辦法拚死打出一條活路吧。」李少鋒說。
 
  「說得如此輕鬆,卻看不出來你已經具備視死如歸的覺悟。」夏旖歌說。
 
  「當然沒有那種覺悟,只是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李少鋒苦笑說。
 
  「身為玩家,你遲早會遇到需要做出那個決斷的時刻。」夏旖歌說。
 
  「那麼就等到那個時刻再當場做出決定吧,事前做出各種假設並沒有太大意義,畢竟倘若真預估到落至必須做出決斷的時刻,那樣先思考避免演變成那樣更加適切,不是嗎?」李少鋒聳肩反問。
 
  「總覺得被敷衍了……」夏旖歌難以接受地說。
 
  「應該是旖歌小姐的錯覺。」李少鋒笑著說。
 
  這個時候,雷歐娜忽然咳了幾聲,沒好氣地睜開眼說:「兩位,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打情罵俏,然而我可不想陪著殉情,請想辦法擬定出幾個讓我們都活著破關的策略吧。」
 
  「當然會破關。」夏旖歌立刻恢復一如往常的冷淡神情,平靜地說。
 
  「只是在擬定策略前先聊幾句啦。」李少鋒乾笑著說。
 
  「先請清楚,我在運行魔力解毒時依然能夠察覺周遭動靜,聽到你們的對話也是無可奈何,真講起來是你們沒有用那個……東方變化是怎麼講的?束音成線的錯,怪不得我。」雷歐娜攤手說。
 
  「原本就沒有在聊什麼不可告人的內容,沒必要刻意束音。」夏旖歌說。
 
  「毒解得如何了?」李少鋒轉而問。
 
  「剛剛最危險的時候沒死,現在也不會死。」雷歐娜低聲說。
 
  看起來不太樂觀啊。李少鋒注意到雷歐娜的指尖微微顫抖,說話途中也會猛然繃緊身子忍住疼痛。
 
  「真的拜託兩位了,我現在可沒有辦法出主意。」雷歐娜粗魯說完,再度閉眼運行魔力,繼續驅除毒素。
 
  密室的空間原本就不大,還有金屬桌椅和空木箱佔據大半。方才夏旖歌、雷歐娜都各自閉眼運氣尚且還好,現在夏旖歌倚牆而立,變成有種獨處的氣氛。李少鋒不禁感到有些尷尬,想要開口說話卻又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才好。
 
  夏旖歌雙手交環抱在胸前,同樣幾次欲言又止,接著瞥了一眼雷歐娜,端正神情悄步走向李少鋒。李少鋒下意識地後退,直到後背抵到牆面才意識到這裡根本無處可閃,想要往旁邊移動卻又被夏旖歌伸手撐住牆壁,頓時處於被壁咚的狀態。
 
  夏旖歌前傾身子到鼻尖幾乎相觸的距離,卻是不發一語。
 
  突然之間搞什麼?雷歐娜還在場耶!當然不是說雷歐娜不在場就沒關係,然而就算要講些不想讓她聽見的內容,束音成線也沒必要靠得這麼近啊。李少鋒動彈不得地看著夏旖歌的睫毛、鼻樑與嘴唇,隨即想起被強吻的事情,暗忖運氣強行撞開夏旖歌不是難事,然而那麼做之後肯定會更尷尬吧。
 
  夏旖歌似乎頗享受這段沉默,注視著李少鋒的反應,片刻才傾身靠在他的耳畔,柔聲詢問:「鋒郎,在討論策略前,有個私人疑惑想要問問。」
 
  「請問何事?」李少鋒苦笑著問。
 
  「時間不多,我就省去鋪陳與前言了……為何你的心法路子極端類似我派呢?」夏旖歌問。
 
  聽到這個質問的瞬間,李少鋒原本那些綺念煙消雲散,瞬間繃緊身子,暗自抱怨著夏羽明明提過別讓夏旖歌輸入氣息到體內就不會被察覺,卻也不曉得她是從哪裡看出來的,吶吶陷入沉默。
 
  夏旖歌將左掌抵在李少鋒的胸膛,再度詢問:「為什麼呢?」
 
  李少鋒隨即理解到夏旖歌如果真有證據,不會使用這樣的用詞遣字,現在也沒有輸入氣息到自己體內,單純作勢威脅,既然如此就好辦了,裝傻苦笑說:「妳應該有什麼誤會。」
 
  「……從這個反應就確定了。」夏旖歌眼中閃過詫異,嘆息著說。
 
  等等,只憑剛剛那句話無法判斷是否在說謊吧,然而這種時候反問究竟確定了什麼是不是挺蠢的?李少鋒努力保持沉默,畢竟跟夏旖歌這種聰明人鬥智肯定穩輸,多講多錯,當下繼續保持沉默。
 
  夏旖歌乾脆鬆手,沒有繼續追問,神色複雜地退回角落。
 
 
 
 
  古墓迎來天明。
 
  牆面石磚的各處縫隙透入光線,機關也即將重新啟動,能夠再次開啟暗門。
 
  李少鋒三人早已準備就緒,待在通往中層的暗門門後靜靜等待。
 
  夏旖歌已經將耗損的氣息補充大半,神態動作一如往常,以隊長身分冷靜吩咐注意事項;雷歐娜仍舊臉色蒼白,顯然難以在一晚將蛇人的毒徹底排出體外,她自行攜帶的解毒藥錠也都已經吃完。對此,夏旖歌淡然詢問是否需要其他協助,然而雷歐娜咬牙表示不會在戰鬥中扯後腿,強硬結束話題。
 
  昨晚那個關於蒼瓖派心法的話題也無疾而終。李少鋒提心吊膽地想了好幾個敷衍藉口,又思考究竟在哪裡引她疑心,然而夏旖歌卻不再提起,認真商量對策。
 
  「慕容中隊長她們沒有過來呢。」夏旖歌淡然說。
 
  「……是啊。」李少鋒原本認為夏羽會來找自己,最合適的匯合場所自然是中層密道出口,現在卻沒有在門外感知到她們任何一人的真氣源,即是因為某些「理由」無法前來。倘若受困某處還算好的,如果有人受到難以移動的重傷就──
 
  李少鋒搖搖頭,不再細想下去,專注在現況。
 
  昨晚趁著兩人調理、解毒的空檔,分別核對彼此記憶,對於機關有了初步理解,大概有辦法打開,然而一旦有某步驟錯了就得再待在密室十二個小時,屆時又逢深夜,勢必得再關閉,等同於這次失敗就得等待二十四小時才能夠移動。壓力非同小可。
 
  「要從最深層返回中層很困難,這種密道可不是到處都有。」雷歐娜說。
 
  「她們那組應該沒問題……鋒郎,時間差不多了。」夏旖歌說。
 
  「瞭解。」李少鋒謹慎操作機關,接著在最後右轉,順利聽見細微聲響。
 
  暗門開啟的瞬間,金屬撞擊的清脆聲響從密道另一端傳來。
 
  目前已經知道兩扇暗門是連動的,一扇開,另一扇也會開,原本被夾在底層暗門的法杖因此落到地板。聲響在古墓當中可以傳得很遠,如果那隻沉眠者正好待在附近無疑會立即追來。李少鋒在夏旖歌、雷歐娜兩人閃出暗門時纏刃於那徹亞斯的刀柄,準備隨時強行關門。
 
  儘管如此,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任何動靜。
 
  「要保持開著的狀態嗎?」李少鋒問。
 
  「慕容中隊長她們也有可能位於底層,開著也是留一條後路,接下來要徹底甩掉沉眠者,各自斂氣移動。」夏旖歌流暢吩咐。
 
  其後,李少鋒三人開始朝向頂層飛掠移動。
 
  雷歐娜不再保留實力,擔任前鋒,一旦發現可能觸發陷阱的機關就直接沿著地面、牆面散出魔力,製造出護壁從側邊斜壓過去,搶先觸發。這麼做固然會消耗大量魔力,卻是目前能夠迅速移動的最佳手段。
 
  沉眠者當中肯定有能夠反向感知的強者。李少鋒不敢廣範圍散出感知真氣,卻也持續小幅度散出,期望著能夠捕捉到夏羽她們的真氣源。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這話的壁咚真猛,夏旖歌果然是霸總w 說起來她沒看出心法才奇怪,練了那麼多年的心法一定多少能察覺。而少鋒那句"妳應該有什麼誤會。"破綻太大了,這就是他平時有事不想告訴夏旖歌,打發、敷衍她時的說話方式w 是說夏旖歌的反應我以為會是暴怒,結果居然只是嘆息+神情複雜而已,而且她大可以用之前跟少鋒談的說實話額度,讓少鋒說實話,但也沒有。期待兩人後續的相處狀況~ 我猜夏旖歌應該是聯想到夏羽,想到之前DNA跟自己老爸的事,覺得是自己老爸透過什麼管道給夏羽心法,少鋒就是從夏羽那學的
2024-06-02 23:27:48
佐渡遼歌
怎麼說都是台灣年輕一輩的天才,心思縝密
雖然嚴格講起來樓月學姊也是這種類型,不過她對待自家學弟妹挺友善,夏旖歌則是多少會考量到自家門派的事情,基於立場需要考慮的事情更多也更複雜
少鋒相處久了則是自然而然難免不會那麼提防XDD

2024-06-03 05:51:53
波波忠實粉絲
這章壁咚那段彷彿:
夏旖歌:聽話,讓我看看。
李少鋒:旖歌不要!

突然想到剛好夏旖歌名字裡有ㄍㄜ的發音w
2024-06-03 10:01:04
佐渡遼歌
還是要先做點前置準備取得上風XDDD
2024-06-03 10:11:26
weiting
即使隱約察覺對方有偷學門派招式卻不忍心搓破 果然是真愛 (反正嫁過來也是要學的 先學晚學不都一樣嗎(X
2024-06-03 23:14:33
佐渡遼歌

有些事情保持在你知我知就好,真攤到檯面上就會很麻煩XD
偷學他派的內功心法被抓到可是直接被廢掉功夫也不能抱怨的,但是又不能廢掉,心裡萬般掙扎XDD
2024-06-03 23:20:50
望月澪奈(Yue真愛粉)
居然被反偵察了
2024-06-07 12:12:31
佐渡遼歌
諜對諜XDD
2024-06-07 14:24:34
望月澪奈(Yue真愛粉)
本來想說夏旖歌真是強勢阿... 突然想起來幾乎沒有不強勢的XD
2024-06-07 12:13:20
佐渡遼歌
畢竟是講求實力的世界,不強勢點就會被小看XD
2024-06-07 14:25: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