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80.獨眼商人

佐渡遼歌 | 2024-05-17 20:00:01 | 巴幣 106 | 人氣 70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止步。」慕容羊舉手示意眾人停下,保持著十多公尺的距離。
 
  年老蛇人注意到腳步聲,緩緩抬起頭。臉部與其他蛇人無異,然而又以一條鑲嵌著寶石的華麗布疋纏繞住左臉,張開嘴,伸出分岔長舌發出「嘶嘶、嘶嘶」的聲音,看起來並沒有敵意。
 
  「出乎意料的發展啊。」雷歐娜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
 
  「以前曾經聽過玩家在古王墓遇到蛇人的商人,毫無敵意,販售奇妙珍稀的商品。如果身上帶著地球的物品,有機會用以物易物的方式進行交易。」夏旖歌輕聲說。
 
  「我是首次聽聞。」悠真凝重地說。
 
  「普通認為這是近似於虛構的傳言,沒有聽過也在情理當中。」夏旖歌說。
 
  「我軍也有收集到這方面的情報,在美國、巴西、瑞典、澳洲各國都曾經有玩家表示在『蛇人的古王墓』遇到商人,可惜細節紊亂矛盾,沒有更進一步的情報。」慕容羊思索著說。
 
  「所以有可能是機率極低的變數,又或者隨機出現在不同房間,所以並非每次參加『蛇人的古王墓』時都會遇見。」悠真推論說。
 
  「以及某些玩家在不經意間達成了特定條件。」高立瀚補充說。
 
  如果燕子學姊在場,大概又會怪到自己「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頭上了。李少鋒不禁苦笑,開口問:「要去接觸吧?」
 
  「有人會說或寫蛇人語嗎?」慕容羊姑且偏頭詢問。
 
  對此,眾人各自搖頭攤手。雷歐娜攤手說:「沒有技能書輔助,即使是資深魔法師也最多勉強讀懂一、兩支外星種族的語言,而且僅僅只是讀懂,無法交流。如果有辦法用蛇人語進行溝通,光是這點就有辦法進入世界前排有數的大型隊伍了。」
 
  「看來是沒有了。」慕容羊苦笑著說。
 
  「魔法師能夠流暢使用好幾種地球的語言也很厲害。」李少鋒說。
 
  「那是因為有人教,或是直接把人扔到當地生活個幾周就能夠理解簡單詞彙,然而外星種族的語言可沒有老師或影音教材,費時費力,更別提以重金購入的翻譯詞彙抄本很有可能存在錯誤,除了少數教團,沒人能夠讀懂才是正常情況。」雷歐娜說。
 
  在慕容羊等人討論的這段時間,獨眼的年老蛇人並沒有動作,繼續坐在角落,一邊抽著菸斗一邊輕聲哼唱著若有似無的古老歌謠。
 
  「看起來似乎不強啊。」王仲偉瞇起眼說。
 
  「等等,從外表判斷很危險吧。」雷歐娜蹙眉說。
 
  「剛剛夏小姐也提過修為低落吧。」王仲偉說。
 
  「那樣並不表示我支持動手。」夏旖歌冷靜地說。
 
  「是嗎?沒有殺了再平分商品的選項?」高立瀚問。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陷入沉默。李少鋒不禁皺眉望去。高立瀚不悅回瞪,冷哼說:「看什麼看?這是最為穩妥的辦法吧。」
 
  「……既然刻意避免與玩家接觸,那名商人想必會準備受到襲擊時的對應手段,像是在死前將劇毒淋在商品上面,又或者將最值錢的商品砸毀,而且極有可能存在只有那名商人知道的機密情報,無關『蛇人的古王墓』也可能與其他場遊戲有關。」慕容羊說
 
  「不該貿然出手。」夏羽點頭說。
 
  「我同樣認為這邊沒必要徒生事端,無法交易就離開吧。」李少鋒說。
 
  「那樣比什麼都沒拿到更好嗎?」高立瀚問。
 
  「有道理,我支持動手。」雷歐娜說。
 
  「即使有著風險?」李少鋒皺眉問。
 
  「一邊是什麼都沒有,一邊至少是足以作為商品的東西,有總比沒有好吧?光是遮掩的那條布應該就可以賣到幾千萬,如果賣給崇拜蛇人的教團說不定會破億,而且商人的戰鬥能力肯定低於戰士,風險也低。」雷歐娜冷靜地說。
 
  「商人的情報沒有廣為流傳,很有可能是試圖動手的玩家都被反殺了。」夏羽說。
 
  「但是商人的謠言有在地球流傳,看起來真的不太強。」王仲偉說。
 
  「面對蛇人確實得考慮到劇毒的可能性。」雷歐娜抿嘴說。
 
  「如果全速衝過去砍出致命傷就立刻後撤,應該沒有問題──」王仲偉不死心地多講了幾句,直到被高立瀚瞪了一眼才噤聲。
 
  這個時候,慕容羊猛然散出真氣,擺出拔劍氣勢凝重觀察獨眼商人。即使被殺氣鎖定,獨眼商人依舊自顧自地坐在角落,完全沒有理會慕容羊等人,片刻才將菸斗擱在尾巴末端,隨手整理商品。每次動作就會令寬大的袖襬拖在地面,發出窸窣聲響。
 
  「旖歌,妳怎麼看?」慕容羊問。
 
  「情報依然不足,我當隊長的話會先返回探索,等到確定破關時的祕密房間再返回底層,讓鋒郎嘗試能否發現商人行蹤,屆時即使有任何突發狀況也可以立即破關。」夏旖歌說。
 
  「嗯……那麼就先離開吧。這裡是底層,一旦發生戰鬥會讓情況急轉直下,目前也無法排除那名商人附近有著機關陷阱的可能性。」慕容羊決定說。
 
  「先觀察一陣子也無妨吧?如果拿不到商品,至少讓我記住那些複雜服飾和紋路。」雷歐娜提議說。
 
  「五分鐘。」慕容羊無奈地說,卻也繼續將目光放在獨眼商人身上。
 
  「那麼我跟學長去放哨喔。」夏羽挽住李少鋒的手臂,將他稍微拉到走廊後段,靠在耳邊束音成線地說:「學長,能不能想辦法弄出讓我單獨行動的局面?」
 
  「妳會說蛇人語?」李少鋒頓時會意,同樣束音問。
 
  「稍微知道幾個詞彙,勉強能夠溝通的程度。」夏羽說。
 
  「那樣剛才為什麼沒有坦白?」李少鋒問。
 
  「學長也聽到雷歐娜的話了,旖歌學姊更是在嚴重懷疑我,講出來不是平白引人疑竇嗎?」夏羽嘟起嘴說。
 
  現在已經很可疑了,倒也不差這些嫌疑吧。李少鋒暗忖阿妮絲也會講月獸語,說不定在銀鑰內部頗為尋常,或多或少都會讓成員去學某幾支的外星語言,藉此解讀、分析外星文獻。
 
  「所以我想要單獨和那名獨眼商人聊聊。」夏羽說。
 
  「羽兒,本次行動是殲滅軍、蒼瓖派的聯合行動,而且隊長是羊姊,妳卻要我公然違反規定?」李少鋒無奈地問。
 
  「有些事情不想讓她們知道嘛。不用現在,日後再繞回來也行。」夏羽說。
 
  「又出這種難題。」李少鋒無奈嘆息,光是瞞著其他人再度踏足底層就是難事,尤其自己和夏旖歌同組,更是難上加難,然而如果有辦法和自己和羽兒同組倒是有機會,隨口問:「那麼先坦白要聊什麼。」
 
  「姆姆……」夏羽咬住嘴唇沉默片刻,妥協說:「好啦好啦,我講就是了,不要那樣瞪著我啦。那名商人很有可能知道關於『受到啟發之人』的情報,我想要問問看蛇人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的。」
 
  「啥?知道我的事情?」李少鋒詫異地問。
 
  「不是啦,應該是聽過關於使徒的故事或古老傳言。」夏羽糾正說。
 
  「那麼知道那些又──」李少鋒尚未說完,隨即注意到身後突然爆出真氣。
 
  李少鋒和夏羽同時轉頭,正好看見高立瀚提氣急衝。
 
  「站住!」慕容羊厲聲喊。
 
  高立瀚沒有聽命,拔出魚鱗劍,旋身對準獨眼商人的頸子砍去。
 
  獨眼商人緩緩抬起頭,沒有被遮住的單眼凝視著高立瀚,明明看見長劍迎面砍來卻是完全沒有抵抗,甚至沒有散出妖氣,只是張嘴吐出一口煙霧。
 
  魚鱗長劍破開鱗片,直接在長頸砍出一道幾乎將頭部砍斷的慘烈傷口。
 
  獨眼商人張嘴發出一串低沉的嘶嘶聲,咧嘴露出怪異表情,接著就吐出好幾口鮮血,頹然癱倒在地。
 
  李少鋒來不及趕上,立刻低頭望向夏羽。夏羽沒有發出聲音,緩緩動嘴說出那句蛇人語的意思,讓李少鋒讀出唇語。
 
  ──「卑劣的、低賤的、理應被詛咒的盜墓者,墓守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高立瀚迅速與屍體拉開距離,甩去魚鱗劍沾上的鮮血,片刻才轉頭說:「根據說好的條件,戰利品先搶先贏。」
 
  「呿,遲了一步。」雷歐娜不悅收回亞特坎彎刀。
 
  「我有『機關學』的技能,看得出來地面沒有機關陷阱,一劍刺出致命傷也無須在意蛇人會做什麼手腳。」高立瀚傲然說。
 
  「不好意思了。」王仲偉歉然觀望慕容羊等人的反應,卻也難掩興奮地快步走到獨眼商人的屍體旁邊,進行確認。
 
  原本放在地攤布疋的商品都是工藝品,獨眼商人的懷中則是還有幾件物品──好幾束用紅繩綁著的煙草、三本寫滿外星文字的薄書冊、一個以繩索編織的護身符、兩顆掌心尺寸的碩大鑽石。薄書冊並非技能書,寫著扭曲難解的蛇人語。
 
  以克蘇魯遊戲的標準而言沒有太多價值,不過那兩顆大鑽石能夠在黑市賣到普通人足以度過下半輩子的巨款。
 
  高立瀚審視著戰利品,似乎感到有些可惜。王仲偉則是立刻將兩顆大鑽石收到懷中布袋,毫不掩飾笑容。
 
  李少鋒卻湧現不祥預感,低頭望向已經失去心跳的商人屍體。
 
  慕容羊不悅蹙眉地說:「高立瀚,匯合時已經說過請依照我的命令行動。如果堅持希望取得戰利品,開口提一聲即可,在場玩家都是能夠溝通的類型,不會有人蠻橫去搶。」
 
  「保險起見……不過知道了。」高立瀚頷首說。
 
  「請給我們一些時間檢查屍體並且確認戰利品。」王仲偉說。
 
  「十分鐘,不會再多,接著就原路折返回中層。」慕容羊嚴肅地說。
 
  高立瀚和王仲偉立刻開始動作,夏旖歌、樋口悠真像是要觀察獨眼商人屍體似的待在旁邊。
 
  獨眼商人的屍體本身也可能帶著重要情報,不過李少鋒沒有辦法分心思在那上面,再度和夏羽稍微走遠,束音說:「看來妳的猜測是正確的,那名獨眼蛇人知道某些關鍵情報,商品只是次要,然而需要會講蛇人語才有辦法問出來。」
 
  「也不一定,或許每次物品都會有所變化。這次算是沒有中獎。」夏羽說。
 
  李少鋒轉頭望向滿意檢視戰利品的高立瀚。如果有其他考量就罷了,倘若只為了在夏旖歌面前出風頭,或者證明自己的看法正確就貿然殺死商人,實在太過魯莽。
 
  這個時候,王仲偉起身向著其他人頷首陪笑,瞄著滿臉嚴肅的夏旖歌、慕容羊,快步走到李少鋒身旁,歉然說:「不好意思,立瀚師兄原本並不是那麼衝動的。」
 
  這場遊戲才初次見面,怎麼知道原本個性是怎樣。李少鋒忍住反駁,苦笑著問:「你有辦法勸勸嗎?」
 
  「這個……可能有些困難。我是師弟,吵起來絕對會輸。」王仲偉說。
 
  武學世家的輩份關係在方面就很麻煩啊。李少鋒搖頭不再說下去,接著突然感受到氣息波動,不禁怔住了。
 
  「不太對勁,有兩個妖氣源筆直朝向我們的位置靠近,毫無遮掩意圖。」夏羽同樣注意到異狀,朗聲喊。
 
  「退回中層!需要避免在底層戰鬥!」慕容羊拔出冷型長劍,立刻吩咐。
 
  「那樣也要看對方是否願意讓路。」悠真低聲說。
 
  這個時候,兩名蛇人戰士從長廊一端現身,各自持著長矛,張嘴發出嘶嘶聲。即使聽不懂蛇人語,依然能夠感受到濃烈怒意。
 
  「右邊那隻。」樋口悠真喊完就往右折衝。李少鋒原本就位於後方,隨後跟上,提高護體真氣衝向左邊的蛇人戰士。
 
  「鋒郎!」夏旖歌忍不住喊。
 
  「學長的護體真氣夠厚,讓他負責開道。」夏羽攔阻說,卻也已經將右手搭在鋼刀刀柄,準備一有不對就立即出手掩護。
 
  李少鋒見兩名蛇人戰士都迅速扔掉難以流暢揮舞的長矛,轉而抽起腰際的刨鱗刀,趁著樋口悠真纏住右邊那名蛇人的空檔,全力猛攻,將左邊那名蛇人逼退數步。
 
  蛇人戰士招招硬擋,毫不吝惜妖氣。
 
  完全就是憤怒到不惜同歸於盡的氣勢啊,但是衝進來甚至沒有瞥向獨眼商人的屍體就動手了,難道有收到什麼其他訊號嗎?李少鋒閃過一絲疑惑,不過很快就意識到這是機會,刻意踉蹌賣了一個破綻。
 
  蛇人戰士毫不猶豫地搶攻,對準頸子斜斜劈落刨鱗刀。
 
  李少鋒踩穩腳步,後發先至地反劈出那徹亞斯,蕩開刨鱗刀,催發真氣纏於刀刃,順勢砍入頸子。蛇人戰士卻彷彿無懼於疼痛與死亡,再度揮落刨鱗刀。
 
  「學長!低頭!」夏羽朗聲喊。
 
  李少鋒已經從感知真氣知道夏羽在覷著出手時機,當下應聲照做,眼角看見銀光一閃,迅捷斬出的鋼刀倏然砍掉蛇頭。
 
  李少鋒拔出那徹亞斯的同時推開屍體,喘息後立即側身,正好看見樋口悠真同樣解決了蛇人戰士,俐落甩去武士刀沾到的血液。
 
  「為什麼會突然精準掌握我們的位置?」王仲偉忍不住問。
 
  「蛇人能夠藉由體溫辨別物體,這個算是他們的種族特性,然而仍有極限,通常還是靠著視覺、妖氣辨識。」夏旖歌說。
 
  「沒有見到類似效果的附法道具。」悠真用著刀尖割開蛇人戰士的衣物,翻出懷中物品。
 
  「不管為什麼會被盯上,先逃再討論吧。」雷歐娜催促說。
 
  「繼續待在這裡難保會遇見更多蛇人……總之先盡快遠離底層。」慕容羊說。
 
  話音方落,又有兩名蛇人戰士再度從長廊轉角處現身,各自持著刨鱗刀,無視於倒在地板的獨眼商人屍體,張嘴吐出末端分岔的舌頭,威嚇性十足的發出「嘶嘶」咆哮。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一邊至少是足以作為商品的東西,有種比沒有好吧?
有「總」比沒有好

高先生,你往後的餘生就在蛇人這邊渡過吧。遊戲裡這麼危險又充滿未知的地方,在這種墳墓底下有個實力弱小的商人,怎麼想都很奇怪,去踩雷的人只能說被利益沖昏頭,還有對自己太有自信而輕忽大意。從前幾章就能感受到他破關過多次太有自信,喪失了應該有的危機感。就跟會游泳的人反而容易溺水出事一樣。別說夏旖歌,其他人對你的評價都要下滑了。
還有雷歐娜也是,要懂得有命才有錢花啊~
2024-05-17 20:27:49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高先生惡評如潮XDD
雖然是結果論,不過高立瀚就是單純賭錯了
如果賭對了,殺死商人之後沒有任何事情,不僅僅可以先挑戰利品,接下來的探索也免於再回來找商人(省去夏旖歌提議那樣將後續行動的關鍵也繫在少鋒的感知變化上面),只是,很不巧賭錯了......
夏羽兩次「不要出手」、「可能會被反殺」的警告也都沒有聽進去──
2024-05-17 20:33:39
波波忠實粉絲
這高先生完全被嫉妒和利益沖昏頭。他的判斷變成基於自身利益的判斷。
可能也跟我們站在上帝視角去看小說也有關,我們才會這麼覺得XD
站在高先生立場,這遊戲自己破關過多次,對方也很弱,出手的方式也能一擊必殺,完全沒問題。但我還是覺得這算一種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而且現在隊長是羊姊,前面都講好別動手了,再怎麼樣也應該先商量。
2024-05-17 20:57:46
佐渡遼歌

是的呢
雖然他可能有自己的判斷和理由,不過那麼做會產生的結果與風險也是要考慮進去的
順利破關過許多次的思考僵化也很危險
這個也是和不熟悉的玩家組隊破關的風險,這麼看來少鋒等人至今為止的運氣都算是不錯的(望
2024-05-17 21:04:35
小蛇hebi(詩音)
想當初第一場遊戲就是因為摔壞東西才導致變數產生,走入隱藏路線,這邊殺了隱藏角色(?)會不會又惹出什麼事端呢www
2024-05-17 21:33:00
佐渡遼歌
是的呢,已經開始偏離原本安全(x)的探索了
2024-05-17 21:45:32
子貓夜明
就算是想要在情敵面前吸引自己喜歡的人的目光,高先生的所作所為卻像個不成熟的中二少年一樣只想著出風頭,難怪人家看不上你...
2024-05-17 22:53:19
佐渡遼歌

搶婚約者(x
畢竟是破關過許多次的熟悉遊戲,想要出風頭在所難免,只是尺度拿捏啊!!
2024-05-17 23:24:24
望月澪奈(Yue真愛粉)
不過就是要這樣才有趣啊...
2024-05-18 15:35:20
佐渡遼歌
接下來就是要如何收拾殘局了XD
2024-05-18 16:04: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