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廢文>書呆子的理想主義幻滅

帝國人 | 2024-03-22 18:18:38 | 巴幣 11256 | 人氣 1033


雖然名字叫帝國人,但我一直不覺得古代過度的中央集權對於一個國家有任何的好處,即使有人問到我最喜歡的羅馬皇帝是誰,我也一時半刻找不出答案,但真的要說我會回答統治期間相當短暫的朱利安皇帝 (Julian),或叫大家熟知的 "叛教者朱利安",朱利安是君士坦丁 (就是那個基督教當國教的大帝) 兄弟的兒子,但在大帝死後,他兒子君士坦提烏斯二號在宮廷陰謀跟自己的緊張感中把自己的親屬給屠殺殆盡,朱利安是這一場屠殺下的少數倖存者,不過就跟早期的四帝共治一樣,君士坦提烏斯意識到自己只有一個人,在東方無暇顧及時常被入侵的西方省分比如高盧,最終他還是把朱利安從軟禁中釋放,讓他去西帝國省分高盧當凱撒 (副皇帝)。

朱利安在年輕的時候學習眾多古希臘與羅馬的邏輯理論、學識與歷史,這讓他在高盧的統治相當的受歡迎,包括降低當時已經過於繁重的帝國稅賦,羅馬廣大領土的問題出現在皇帝一個人的權威過大、元老院對於獨裁者的不信任、以及廣大地域難以防守,地方上的居民比如高盧人更傾向於保護高盧就好,其他我不是很想管,朱利安在史特拉斯堡會戰打爆日耳曼人並重建高盧之後,當君士坦提烏斯要求調派高盧軍隊給他時,不想離家的高盧與日耳曼人就推舉了朱利安為皇帝,對峙期間君士坦提烏斯就病死了,所以帝國權威其實是無痛轉移給了朱利安 (這在三世紀開始就很少見),朱利安也開始大刀闊斧他的政府改革。

統治帝國期間短短不到 18 個月的朱利安面對的問題有二,第一是從三世紀危機開始的,第一是帝國日益增加的沉重稅賦與要養越來越大的軍隊與政府隊伍,第二是在他眼裡看來無益的基督教信仰,對於稅賦時人阿米安努斯 (Ammianus Marcellinus) 曾這樣描述朱利安「他的慷慨有許多不容置疑的證據,其中包括他對貢品微不足道的徵收,他對長期欠債與稅賦的減免,他將皇帝個人權利與國庫的權利置於平等的基礎上,他將國家的收入和強制徵收的土地歸還給不同的城市,但合法出售的除外」朱利安效仿帝國早期將相關權利交回給城市自治,並減少了宮廷內侍臣與其他冗員的數量,在高盧這樣的改革讓他受到了極大的歡迎。

在盧泰西亞 (Lutetia,現在巴黎) 被擁立為皇帝的朱利安

對於基督教朱利安也沒有以強力壓制聞名,即使在君士坦丁一世改信了基督教,帝國的多神教人口仍然眾多,朱利安表面上採取的是宗教寬容,並沒有把任一宗教至於最崇高的地位,羅馬宗教本身由於多重融合跟形式化的儀式相比於強調救贖與高度組織性的基督教最終仍會屈居下風,即使如此朱利安也缺乏了他兄弟加盧斯 (大屠殺倖存下的另一個親屬,一樣受委託去統治敘利亞,最後還是被君士坦提烏斯砍了頭) 當東方總督時那種殘暴,或早些年皇帝迫害基督徒扔鬥技場餵獅子的情況,而是採取了扶植其他宗教與基督教抗衡,比如幫猶太人修建神廟等,阿米安努斯不吝嗇於稱讚朱利安,稱他為 「一位英雄人物,因其光輝的功績和與生俱來的威嚴而引人注目,正如智者所言,(朱利安) 有四種美德 — 節制、審慎、正義和堅韌」

與其他賽維魯皇帝、伊利里亞皇帝或其他君士坦丁王朝的成員,朱利安是羅馬古典美德的一個迴光返照,在對抗日耳曼人或波斯人時朱利安經常像是羅馬共和時代的將軍跟他的士兵們出身入死,親自集結潰散的士兵,在政治上他經常將自己比做第一公民,是首席元老,在行政上減輕帝國公民的重擔,加上他的斯多葛 (Stoic) 派頭,會讓我想到奧理略皇帝那樣的人物,但要在帝國這種廣土眾民的情況下這樣做,無疑是作法自斃,假如像吉朋 (Edward Gibbon) 說的那樣,他實際上是大屠殺底下的受害者,深深鄙視著以君士坦丁為代表的基督徒,他的好奇心與童年時的心理創傷某種程度是讓他埋首在書中世界,並認識到所謂羅馬古代的美好時光 (Good old time)。

朱利安皇帝當時為了去支援前線部隊,忘記穿著護甲便策馬狂奔,但腹部被標槍刺傷

這位某種程度上是書呆子皇帝的朱利安直到他當凱撒那年,他才算是真正的獲得人身自由 (但仍然被他表哥的官員監視跟扯後腿),某種程度上他非常需要認可,阿米安努斯說道 (朱利安) 非常喜歡百姓的掌聲,即使在最微不足道的小事上也極力追求讚美,出於想要受歡迎的願望,他經常沉迷於與無價值的人交談,自卑與害怕的心理有時候會延伸出自大或著是擁有高人一等思想的趨勢,朱利安有可能在父親被殺死與軟禁期間培養出了這種心態與文化觀念,最終導致他後續復興古典羅馬的美德行為,即使在與君士坦提烏斯對峙期間,阿米安努斯也提到朱利安多多少少還是害怕自己的表哥,當朱利安在波斯戰役中被標槍殺死時,他仍然不改他古典時代斯多葛的本質,臨死前與自己的隨從與官員說道:

要始終牢記,皇帝的目標是其臣民的利益和安全,正如你所知,我一直傾向於和平,根除一切放蕩行為,包括對事物和禮儀的嚴重腐敗 ...... 我很高興地感覺到,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共和國就像一位專橫的母親,故意讓我面臨危險,我都堅定地站著,習慣於勇敢地面對所有令人不安的偶然事件。

朱利安是最後一位有著古典行為與心態的皇帝,即使他的政策大多是曇花一現,18 個月的短暫統治幾乎沒有留下太多痕跡,他的波斯戰役是一個燃燒的垃圾桶,被困在沙漠的羅馬人只能吞下議和的恥辱,阿勒曼尼人在 366 年又開始入侵高盧,摧毀了朱利安辛辛苦苦保護的一切,朱利安的古典理想隨著他的死畫上了休止符。吉朋認為帝國西部淪亡後後續的東羅馬或拜占庭不能算是取得多少成功,東帝國自從阿斯帕 (Flavius Ardabur Aspar) 專權後或到了中世紀,所謂的「羅馬」皇帝的神聖性基本上是 0 ,他們幾乎在政治上都展現了超人的心狠手辣與缺乏人性的程度,或有著極其無能的後代,要馬靠著重稅壓迫本國公民 (不知道的自己去讀查士丁尼法典裡的悲慘農民),要馬就像普羅科皮烏斯 (Procopius) 的密史 (Secret History) 說的那樣充滿了醜惡的政治鬥爭,早先共和時代充滿通才與英雄氣概的羅馬風範鮮有留存,倒是宮廷鬥爭很有一手,可憐的朱利安靠著內心世界的想法試圖去重塑帝國,精神可嘉,實際上毫無用處,他心中的黃金時代的老羅馬只活在書中。

基督教認為判教者的下場是上帝賜予的懲罰,小鼻子小眼睛的寫法不出意外與希臘古典史家很有關係

創作回應

沒帶帽子
李維羅馬史也有提到羅馬道德的敗壞與衰退,馬基維利就有給前十卷比較高的評價。
2024-03-22 19:27:1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賢君的獨裁人人稱羨,百尺的獨裁人人作嘔,但還是喜歡民主自由( ´・ω・`)
2024-03-22 19:56:22
毛瑟基
某種程度叛教的朱利安和王莽一樣是個理想家啊
2024-03-22 20:31:48
卡曼泰樂
大體制下本身就會有腐敗的特性,帝國那麼大、裡面有多少為權力所展開的鬥爭就不難想像(望向隔壁非常不友善的國家),親力親為的理想主義者、最終只會溺死於現實的殘酷下
2024-03-22 22:15:02
Reineke
@ 諸神之死:背教者尤利安
2024-03-23 08:31: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