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認識羅馬:帝國的範本與教訓

奇竅的七夜寫手 | 2021-07-30 23:38:32 | 巴幣 138 | 人氣 537



 制度演變
 
  當羅馬從王政時代對外擴張之際,隨著得到的土地與人口日漸增加;他們也根據首都與邊遠地區的需要調整自己的制度。國王同時身兼政治與軍事領袖,但是他沒辦法在兩個地方同時現身;於是羅馬人轉而設置兩名執政官(consul)作為行政首長,各自選舉出來任職一年。兵農合一的羅馬公民(soldier-citizen)選舉結果,就是行政首長的權力來源。羅馬人透過制度創新,創造了一個公民群體,其決議就是法律的源頭;藉此,羅馬人將主權從王室或宗教聖職者手中拿了過來,安置在自己的身上,也因此有別於他者。
 
  政務官由公民大會選舉出來,公民大會由軍事單位所組成,較為富有的納稅人則比別人更有選舉影響力。雖然說共和時代的羅馬並未打擊富有家族的勢力,仍透過制度化的措施來遏止、利用它們之間的競爭。
 
 
 
  「至高無上的」(imperial)這個詞的典故大有來頭。在羅馬,裁判權(imperium)一詞最早是指國王判處死刑或肉刑、徵召公民加入軍隊及指揮作戰的權力。在共和國體制下,這個權力移交到執政官手上,更凸顯了前面提到羅馬治下軍事與民事間緊密關聯。這時的裁判權指的是判處某人死刑或命其作戰的權力。受限於法律保障有限的個人權力,裁判權在羅馬並非絕對的權力,但是在羅馬城外,執政官作為軍隊最高統帥的權力得以存在。
 
  隨著時間流逝,一部分的羅馬公民獲得不上肉刑或是死刑的權利。由此看出,羅馬人不只是行使至高無上的權力;還會思考其意義,合理化的使用並改變其用途。
 
 
  西元前二四一年,當執政官率領羅馬軍隊揮師鄰國時,人們創造了裁判官(praetor)一職,用來將軍事與司法管轄延伸到新的地域,同時處理羅馬人與被征服民族之間的法律糾紛。後來隨著羅馬人把控制權擴大到義大利以外的地方,他們就派裁判官帶領軍隊,負責情勢不穩的地區。
 
  為了能更加有效統治都城以外的地方,羅馬人發展出一套策略,成為未來帝國建造者的慣用手法。擴大羅馬的公民權的適用範圍,就是其中之一。關係最緊密的義大利城鎮直接被併入;自由人男性成為羅馬公民,精英則成為羅馬顯貴。「將公民權擴大到羅馬以外的地方」是一項影響深遠的革新,後續還會提到它的作用力。不過就連在拉丁人的核心區域,各個城市分配到的權利也各自不同。某些情況裡,居民就像是羅馬公民一樣有從軍義務,卻不被允許參與政治。隨著羅馬人征服距離更遠的義大利非拉丁地區,他們才開始跟戰敗城鎮的領袖簽訂條約,給予若干內部自治權,換取財政與軍事上的順從。
 
  等到完成對義大利的征服,羅馬人也創造三種不同方式將土地、人民與其帝國僅僅連在一起:一、對於鄰近的拉丁人,先是併吞、給予有限的公民權,最終完全同化;二、給予非拉丁城市與部落有限的自治權;三、用拉丁人的屯墾地來改造邊境地區。
 
  後世帝國同樣會採用這些策略來擴張與治理,但單就羅馬未來影響而言,這些策略讓羅馬公民權成為非羅馬人的渴望,更甚於作為同盟城市或屯墾地的自治權。從西元前九一年到八八年,羅馬的義大利盟友因沒有完整的羅馬公民權而叛亂,並為了要讓羅馬滿足他們的渴望而掀起戰爭,以下會提及這場戰爭始末,也是見證共和政體的沒落與轉型為帝國。
 
 
  權利之爭
 
  在格古拉兄弟的年代之前,義大利同盟一直珍惜他們在羅馬的義大利聯盟內的自治權地位。他們在元老院投訴的只是一件事,那就是太多他們自己的公民移居羅馬,往往是為了逃避羅馬軍團的徵召。元老院和羅馬人民長久以來也關心移民潮會破壞他們的集體權利。羅馬與義大利各大城市的菁英份子往往彼此合作,逼迫移民回到自己的家園。
 
  但是義大利人無論貧富,從以前到現在都在投訴一件事:羅馬官員的濫權施虐。蓋烏斯.格古拉曾特別舉出一個案例:一群奴隸用轎子抬著一名羅馬官員,當地某個義大利農民「以開玩笑的語氣問,他們是不是扛著一具屍體」,被汙辱的羅馬官員下令將這個農民打死。另一個案例是,一名官員的妻子很生氣,因為公共浴池沒有為了供她個人使用而清理乾淨。為了懲罰負責人,「她叫人把一根木樁插在廣場上……這全城最顯赫的人被帶到木樁前。他們扒下他的衣服,用棒子處罰他。」長久以來,就算是最貧窮的羅馬公民也能受到保護,免於被逮捕、鞭打和處死的暴行,然而義大利人在法律上卻沒有受到同樣保護。所有階級的義大利人都深深覺得受到羅馬人輕視。
 
 
  在西元前一四六年之後,隨著對迦太基作戰順利、羅馬大肆對外擴張後,比起羅馬公民權的好處,獨立的義大利同盟好處開始相形失色。西元前一三0年代,當格古拉的土地改革委員會準備分配公有地時,義大利人再度抱怨他們的不平等身份。好幾個義大利城市必須依靠西庇阿.埃米利安努斯的慷慨資助,他們的土地才不會被土地委員會給奪走。西元前一二五年,弗維烏斯.弗拉庫斯提出一個大膽的解決之道:用公民權交換土地。許多義大利人準備接受這項交易,尤其是能充分利用公民權的利益的那些有錢地主。這些富有的義大利人很樂意放棄幾尤格的土地,交換進入羅馬政治與法律系統的門票。
 
 
  弗拉庫斯爭議性的法案無法通過,引發弗雷傑萊暴動之後,元老院利用機會提出一個務實的妥協方案「因官職而獲頒公民權」(civitas per magistratum)的政策。在這項新政策之下,擁有拉丁公民權的義大利人被選為當地政務官時,羅馬會分別授予他們公民權。菁英份子相當喜歡這項安排,這項議題順勢被擱置了一個世代。
 
 
  共和時代末期,將軍馬略又再次提出義大利公民權的問題。他自己就是出身義大利的地方城市。在戰役中,馬略定期利用他的執政官權力,以公民權獎賞模範的義大利士兵。這些被授予公民權的士兵來自各個階層,這些人退役後回到家鄉,就帶著這些額外的權利與特權回去,這些人和不享有這些權利的朋友家人重逢後,就在義大利種下不合的種子。
 
 
  當羅馬在西元前九七年進行人口普查的時候,剩下的這些義大利人不禁想著,他們或許即將獲得更大範圍的權利。隨著因因官職而獲頒公民權甚囂塵上,許多富裕的義大利人假裝自己是前任官員,登記為公民。馬略派的監察官刻意在查核身分時放水,當人口普查結束時,許多元老心生疑慮,想要再次展開檢查。
 
  西元前九五年,偉大的演說家克拉蘇當選執政官。上任時,他提議清點公民名單。這次,元老院打算確保只有真正的羅馬人,才會被統計為羅馬公民。
 
  這一切看在羅馬人眼中非常合理,但卻推動了同盟戰爭。在元老院肅清和驅逐中受到打擊的就是騎士階級,這些人在羅馬擁有金融手段與商業人脈,卻沒有晉升為公民的方法。心生不滿的騎士階級成為了義大利叛變的堅強後盾。他們回到自己生長的義大利城市,和北方戰爭後退役軍人聯手,開始謀劃叛亂。
 
  以結果來看,兩年來的戰亂下來至少有三十萬人死於戰爭;義大利的生產力嚴重下降,甚至比漢尼拔入侵時的情況還遭。無論窮人還是富人的土地都被掠奪、荒廢或刻意破壞。元老們被迫斷絕與義大利莊園的關係,否則這些莊園將會被叛變的義大利人劫掠一空。到了西元前八八年春天,義大利每個角落都傳來穀物短缺的消息;一場同樣發生在羅馬平民間的饑荒「就像是一個永不知足的胃,消化了一切還是感到飢餓……羅馬比其他城市更加悲慘,每一樣東西都被動過,什麼都沒有剩下。」
 
 
  元老院做出重大決議,將公民權給予所有拉丁人(不過當年在投票順序上做了手腳)。來自羅馬之外的士兵只要服役滿二十五年,就能取得公民資格;凱旋而歸的軍事將領,也能將公民權賜給非羅馬出身的個人。
 
 
     轉型帝國
 
  羅馬人因應海外的發展,發明了另一種制度──由握有行政權力的軍事將領進行統治的行省(province)。西元前二二七年至一四六年間,裁判官被派到薩丁尼亞、西西里、西班牙、非洲以及馬其頓。長久以來,羅馬的行政體系被稱為「沒有官僚系統的政府」。不論到了哪裡,權力都握在一個發號施令的人(裁判官或執政官)手裡,身邊只有幾個助手,以朋友或家人等私人關係者為主,再加上幾個低階官吏和職業奴隸。
 
  從羅馬角度來看,治國幾乎等於收稅(錢或農產品)、動員軍隊以及維持道路與引水道等基礎建設,好讓帝國保持完整。在義大利外,行省總督並非調集身兼公民的軍隊,而是收稅以作為羅馬軍隊的糧餉。行省內的地方風俗幾乎紋風不動,至於當地菁英則能獲得人人稱羨的羅馬公民權。羅馬人藉由給予軍事將領特別的權限、更多的資源與更長的指揮任期,將共和國的統治延伸出去,但有時也為了讓這些將領不要回到首都來。
 
 
  人人都聽聞過朱利斯.凱撒之名,知道他是第一位宣布終身獨裁、從帝國的征服與對手戰鬥中獲勝時奠下基礎的人。然而事實上,屋大維才是那個積極成為第一個羅馬皇帝的人。凱撒死後,屋大維拋棄了原名「蓋烏斯.屋大維烏斯」,改為啟用「統帥」(Imperator)的軍銜,並用繼父的名字添枝加葉,創造出新的權威身份:「統帥.神之子凱撒」(Imperator Caesar Divi Filius)。西元前二十七年,元老院給了屋大維一連串新權力以及另一個稱號「奧古斯都」(Augustus);這個敬語過去是用在神身上,意指神明讓事物變得更美好、「提升」的能力。屋大維也被尊稱為元首(princps)或是第一公民(Frist Citizen);於是,羅馬人稱為「元首制」(principate)的新體制取代共和,大權只授予唯一的領袖。
 
  奧古斯都得到所有公共事務的最終裁決權;他能擱置針對任何一個羅馬公民進行的法律行動,也能提交法律讓人民投票表決。奧古斯都的繼承人提貝里烏斯奪取了公民大會的選舉權,將之交給元老院,進一步侵蝕了羅馬共和的主權。皇帝可以宣戰或媾和;此時的他不單是元老院與行政機關的首腦,同時還享有不受法律限制的個人豁免權。歷來經過一道又一道的法律程序,羅馬人才逐漸將至高權力交給至高無上的統治者。
 
 
  軍事領域
 
  奧古斯都保留了公民與軍隊的關聯,在大多數的情況裡,常備軍都是由公民所組成;但是他卻將軍隊跟他們的將軍都從義大利移到邊境上去,負責保衛皇帝的,則是由新的精銳部隊──禁衛軍(Praetorian guard)。奧古斯都還打造了常備海軍。為了強化個人控制,奧古斯都跳過元老職權與公民投票,從騎士階級裡找到還沒被選為政務官的人擔任軍隊與行省統帥。
 
  這些改變帶來極為深遠、好壞參半的影響。將羅馬軍團派駐到邊疆的作法,不僅讓羅馬文化廣傳於整個帝國,也一度減少了國都內的暴力。禁衛軍在爭奪皇帝地位的權力鬥爭之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動用騎士階級的人越級拔擢,讓新人也有了加入帝國上層的機會。原則上,皇帝是終身獨攬大權、控制一切的人,但是脆弱無法度的繼承問題、元老院以及禁衛軍的鬥爭(他們都謀殺了好幾個皇帝),只有軍事成就才能將「誰來當皇帝」的鬥爭一錘定音。


     
 
  帝國經濟
 
  真正吸引並引發臣民效忠的,是產量豐富的多樣經濟,是人力與物力的龐大網絡,以及卓有成效的意識形態延伸。
 
  羅馬的經濟並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系統,而是一堆慣例的大雜燴。體系的富庶來自於農業、貴金屬與其他自然資源,以及處理、運送與交易這些貨物的能力──這和機器生產出現前的其他定居社會沒有兩樣。無論是大莊園還是小農場,都得憑藉人對土地、奴隸、自由工與家庭的家長式權威來管理。在這一套估算、收稅、強征與分配的機制裡,每當獲得新的領土,就有新的資源可以抽稅、分配。對被征服者來說,敗給羅馬人就等於淪落為奴;對於勝利者來說,奴隸越多,其經營、管理莊園的能力就會變大
 
  餵飽羅馬城跟軍隊可是要大費周章的。西元二世紀時,軍隊人數已經增加到四十萬人。有份來自埃及的文獻記載,一個士兵單日的口糧就要兩磅麵包、一磅半的肉、一夸脫的酒和半杯的油。不只如此,還有整個羅馬的負擔;餵飽一座羅馬城,一年就需要二十萬噸小麥。這座城市在奧古斯都的時代就有了一百萬人口,超越當時漢帝國的首都長安,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
 
  羅馬城的居民約四分之一是公民,其餘的則是家屬、奴隸與外邦人。從政治上來說,羅馬帝國是個因和平、安定、政治統一而繁榮巨大的經濟空間。帝國的完整對於地方福祉來說十分重要。非洲、西西里、薩丁尼亞和埃及為羅馬提供穀物;高盧、多瑙河與巴爾幹地區則養活了軍隊;義大利、西班牙、高盧南部與安納托利亞──這些商業發達之地──則拿錢來支付它們的稅,用來支付士兵與政府官員。
 
 
  當帝國老早就停止擴張,沒有新土地資源、新奴隸帶來的經濟成長,分配新資源的能力也逐漸乾枯。另外,羅馬維持超過兩百年的單一秩序等種種非凡成就,反倒讓帝國成為邊境上各部落,以及從歐亞草原移居東南歐的民族進犯的目標。許多入侵者都由驍勇善戰的人帶領,想要在帝國內安頓身家,分享帝國慷慨打賞。與此同時,軍隊在距離羅馬遙遠的地方駐防,替內部追求權力甚至皇位的將領帶來助益。皇帝出於必要,只好回鍋擔任軍事指揮官,試圖在遠離羅馬城的邊境城市統治國家。
 
  但是對羅馬來說,控制陸路與海路交通才是關鍵;已經專業化的農業與商業生產都得依賴有效與安全的運輸。這個帝國建立在軍事力量與正統權力間的緊密聯繫,長久以來,帝國也慢慢因為同樣原理分崩離析。




資料來源:《帝國何以成為帝國》珍.波本克、弗雷德里克.庫伯
                   《在風暴來臨之前:羅馬共和國殞落的開始》麥克.鄧肯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一劍封邪兵燹
頭香 原來是這樣的歷史阿!
2021-07-31 10:57:47
奇竅的七夜寫手
我也是看書才知道,跟以前聽說、網路上看得都不太一樣w
2021-07-31 11:13: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