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年末回顧>一事無成的2023以及拿皇

帝國人 | 2023-12-22 20:05:45 | 巴幣 6032 | 人氣 811

年末了,今年沒有什麼好說的,因為只發了少少的11篇文 (而且還是正文+廢文的量),明年發文的方向應該還是以歷史正文、廢文、跟老作品重新修正為主,產文的量應該比較大一點,假如帝國人沒有陷入跟自己錢包還有時間內戰的狀況的話,除此之外還要開幾個MRE軍糧,目前大概會想要買西班牙的跟立陶宛的 (難得台灣有進口東歐軍糧),大概就這樣。

圖為帝國人於2023的樣子(經過重新上色)

除了這些廢話,來講一點拿皇,看完2023垃圾版本的拿破崙以後我思索了一件事,是拿破崙的真正長處在哪裏 (不是反諷,真的),拿破崙被現代人描述為軍事天才,在當時的確很少人能夠與他匹敵,但拿破崙本身的戰術與軍制結構變化很大程度是沿襲法國大革命下的組織,甚至在某些層次上拿破崙是非常的復古的 (特別是胸甲騎兵胸甲的復興),而在與他最喜歡比較的軍事將領,比如凱撒與亞歷山大,拿破崙犯下程度不一的戰術錯誤真的要說其實很多,包括埃及的遠征最終失敗、耶拿-奧爾施塔德拿破崙跟自己的參謀部根本搞錯方向 (雖然還是打贏了,但貝爾納多特元帥被無端指責)、入侵西班牙並低估了當地人的抵抗意志、阿斯佩恩-埃斯林戰敗、以及臭名昭彰的1812 Overture跟滑鐵盧 (前有拿破崙對於俄羅斯軍隊慢吞吞的行軍與過度自信+代價高昂的正面強攻、後有拿破崙加上蘇爾特的亂七八糟後勤與指揮)。

就戰爭藝術的層次來說,凱撒本人的指揮與技巧要更加優雅,從高盧的征服到孟達會戰 (Battle of Munda),凱撒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對軍隊使用上的彈性跟利用敵人的弱點,舉例來說像他的處女秀赫爾維蒂人的戰役透過切斷交通路線加上當地高盧部落的邀請把對方趕了回去、以及在對抗龐培時運輸自己的部隊 (安東尼於有榮焉)、行軍上超車龐培、或臨時培養騎兵部隊,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能妥善運用自己軍隊的弱點,比如急著想衝出去砍人或缺薪餉兵變,凱撒都能夠化作自己的優勢,凱撒雖然也會做政治宣傳 (比如他在底拉希烏姆會戰 Battle of Dyrrhachium 的戰損),但大抵上凱撒很注重自己士兵的待遇與生命,即使在自己的軍團要脅軍變 (Ceasar legions mutiny of 47 B.C.) 後來反悔的情況下,即使自請處分、凱撒也不處罰他們。

相對的拿破崙經常被指責虛擲自己步兵的生命,當然與當時的戰鬥環境有關,法蘭西帝國之所以能掐著各歐陸君主國的脖子爆揍對方得益於當時龐大的人口以及革命熱情、以及拿破崙軍隊戰鬥時常採用了攻擊縱隊 (Columns) ,這樣的進攻在早期君主國尚未受到改革洗禮前的戰損經常伴隨著敵人士氣瓦解而不高,但當各國開始加強訓練與改革後,拿破崙的戰法經常吃到苦頭,比如華格姆 (1809)、斯摩林斯克與博羅金諾(1812)、萊比錫(1813),或著在西班牙對抗威靈頓的時候,法軍的突擊衝鋒作法經常遭受大量的人力耗損,早在18世紀結尾,大革命將軍吉貝爾 (General de Guibert) 就提到這種打法很容易出現指揮混亂或著是在攻擊失敗後潰散的情形,這種作戰方式一直到滑鐵盧都是僵硬沒有更新的狀態,相對的威靈頓的後坡作戰就更安全、也不會無故犧牲人命。(當然各個戰場因素都有異、但在1813蘇爾特元帥的部隊、以及滑鐵盧都有縱隊進攻失敗的問題)。

※不知道甚麼是縱隊的話,就是頭窄側邊寬的長方陣型,前頭人數少代表能射擊的火力低於正常隊列、厚度大代表被火炮射穿時傷亡也會更大,但其機動性更好、也有利於像槌子一樣砸穿敵人的隊列。

那我覺得拿破崙的要比凱撒與亞歷山大要來的高的地方在於,拿破崙對於政治與行政資源的運用是無人能及的,除了每個人都知道的拿破崙法典外,還有兩個重要改革、一是法蘭西的官僚、二是法蘭西銀行,後者可以去華倫斯坦他小屋問,我想講的是前者,拿破崙大致上保留了法國大革命期間所設定的行政結構,但地方官員全由中央任命、法蘭西帝國的100多個省中的法國省長及大區區長只向中央與特別是拿破崙負責,而非過往的地方數百個不同的貴族與封建實體,大革命也幫助了破壞這些會阻礙稅收與徵兵的政治結構,使法國政治體制高度集權 (到現在依然如此),官員必須服從中央政府的命令和政策,國立大學與新的教育系統也確保培育高素質的公職人員,能夠確保拿破崙幒是能從人口眾多的法國獲得足夠的資源,比如在1812年的災難性撤退中,回到巴黎的拿破崙仍能徵到20萬的新兵投入戰鬥。


最後是拿破崙對於政治的敏感度,即使在大革命時期,拿破崙對於要交哪個朋友都很有概念、最先有羅伯斯庇爾兄弟們的支持、後有巴拉斯的支持、葡萄彈掃射保皇黨也進一步鞏固了他的忠誠形象,跟他相比恐怖統治有關係的知名將領幾乎都被一一清算,比如莫羅、杜穆里埃、麥克唐納、或政治關係很糟的馬賽納與聖西爾也很少獲得更高的職位。當了第一執政與皇帝之後,拿破崙也很擅長使用音樂、藝術贊助以及教育宣傳來鞏固自己的合法性,更重要的是在戰鬥中勝利。對政治的敏感性讓他在1808入侵西葡、以及1812撤退時,他經常因巴黎的不穩飛速趕往首都平息可以能的叛亂跟政變 (這在1814證實完全有理由這樣想),在西班牙戰場讓元帥互相競爭,導致半島戰爭拖的曠日廢時,對於有能力的元帥拿破崙也保持的不信任感,比如達武就是很好的例子。


不過在當了皇帝之後,原本就很迷信的拿破崙經常過於相信自己的實力與軍隊的威力,從塔列朗反對嚴懲普魯士開始,拿破崙就幾乎把外交拋諸腦後,畢竟我能用打的幹嘛用談的,即使到1813奧地利試圖調解法俄普之間的對立,拿破崙也只是輕蔑的摔帽子,說這輩子不可能談,反映了這個問題,有些人將他稱之為前法西斯主義者 (Proto-Fascist),也是其來有自,不過至於我說的對不對、我不知道,至少從青少年成長到現在為止,我對拿破崙的看法也越來越Mix,但現在假如路易十八又要從巴黎出逃,我大概會跟著他前往根特吧。

除此之外,祝大家2024愉快,明年再見。







創作回應

神秘怪客
他是當時的頂尖,並且在失勢之前取得了可以被歷史銘記的成就,這就是【長處】了
不過還有一點,拿破崙的時代更近代,史料相對齊全。這一點也很重要,至少有更多東西可以挖掘

別介意發文量,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 (茶)
2023-12-22 23:04:2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慢慢發就好諾,明年請多指教ヾ(*´∀`*)ノ
2023-12-23 01:00:22
夫風若雪
這一二年爆忙,我不要說巴哈了,連自己的fb都極少貼文
2023-12-23 08:43: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