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廢文>惡兆王蒙葛特

帝國人 | 2024-04-17 20:23:41 | 巴幣 3932 | 人氣 558


在我玩法環的 600 個小時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快慢刀大師惡兆妖鬼或他的真身王城的惡兆王蒙葛特 (Morgott),蒙葛特本人的名字有可能來自托爾金的作品中的 "Morgoth" 指黑暗中的敵人,或一些來源指出該名與痛苦有關,實際上也符合他的人設,特別是打倒他以後躺在地上的那段獨白彰顯了他的自恨態度,根據道具描述,包括他本人的大符文,他與另外兩個兄弟,黃金葛德溫 (Godwyn the Golden) 以及地下熊頭蒙格 (Mogh) 都是初代領主葛弗雷 (Godfrey,就是荷萊露) 跟女神瑪莉卡 (Marika) 的親生兒子,稍微有留心的人都知道惡兆本身並非詛咒,而是一種偉大意志扔下艾爾登野獸跟那該死的樹之前就已經存在的生命之源 - 熔爐對生命造成的影響,當你前往白金村除掉惡兆獵人後,你會拿到一個護符,指出身上長角長翅膀在黃金秩序出現以前是一種實在的祝福,根據奧達維斯大劍的描述,這種熔爐本身就具有生命的紅銅色彩,葛弗雷麾下的熔爐騎士也是根據此才擁有飛天跟尾巴橫掃的能力。


蒙葛特本人所帶有的預兆跟熔爐騎士 (或著比較晦澀一點的神皮貴族,你會發現它們也有尾巴) 其實沒有甚麼差別,根據你跟羅傑爾的對話,你會得知黃金秩序過往其實是足夠寬大,包括王城的龍信仰、雷亞盧卡利亞的魔法學院、可能在某些時候也包含著受熔爐影響的人都在其列,因為葛弗雷本人應該就屬於這種系統出身,只不過他很幸運維持著人類的典型外表,但是內心與血脈上完全是一隻狂暴的動物,需要透過嫁接野獸宰相來壓制殺戮慾望,同時我們知道瑪莉卡是所謂的稀人 (日文: 稀人 Marebito),顯然不是當地人,在英文中 Numan 也指神靈一般的異界種族。


在瑪莉卡決定使用葛弗雷的力量盪平交界地的反對力量時,葛弗雷與他的熔爐騎士大概率是這些戰爭的主要軍事力量 (可以看他們的分布地點),在王因各種原因被放逐之後,黃金秩序顯然越來越傾向於清除異教,原因有可能與偉大意志察覺到瑪莉卡的計畫,所以使用了拉達岡去壓制前者,當你在擊倒蒙葛特後並在女王寢室的火點休息時,梅琳娜會提到瑪莉卡將拉達岡當作黃金秩序忠誠的 "狗 (Hound)" ,推測也代表拉達岡願意無情的推動黃金秩序的獨一性。當玩家在遊戲中進入王城後,唯一留下的其他信仰就只剩下古龍教,不過古龍教根據龍石護符的描述,以及龍王的黃金火焰與艾爾登野獸的吐息幾乎如出一轍、龍王休息時跟兩指動作一致,兩者可能存在著先後繼承跟兼容的關係。


其中一位半神,拉卡德 (Rykard) 的稱號被蒙葛特所提及,是 "Praetor",在現實生活中,Praetor 這個古羅馬官職在時代有所變化,但確定的是大多數時候這個官職都有廣泛的民事跟警察權力,去火山莊園底部時各類刑具以及酷刑裝置遍布整個山莊,而他臭名昭彰的鐵處女在歷史上也是謠傳中的刑具,由於拉卡德是拉達岡與滿月女王的兒子,在拉達岡回去與瑪莉卡結婚 (或融合、或其他神秘方式) 後,也被提升到了黃金秩序官方的半神地位。


很有可能他也在此時被賦予了管理宗教與民事職責,從他的手下,比如火山莊園二樓入侵你的吉薩 (Geza) 就是一個異端裁判官,手中拿著打折版本的血源圓鋸,黃金秩序此時顯然對於以往的異教已經不再寬容,熔爐所影響的惡兆我猜測是在拉達岡繼任成為第二任領主後被清除出去,對於蒙葛特與蒙格來說,他們有可能,這個時間點才被丟到下水道,不然以葛弗雷以及他麾下的熔爐士兵來說,把他們因為一個普通的熔爐特徵就從嬰兒時期就關在下水道顯然可能性不大,由於葛弗雷已經被放逐,兩兄弟也沒有了保護者,以往光榮的熔爐騎士也被流放到大陸上的偏僻角落。


上述的說法可能也佐證了一些事情,假如是扔到下水道也沒有收到任何良好教育與訓練的人,居然有辦法不露臉的管理王城、維繫一個脆弱但仍在運作的文明、擊退兩次對首都的入侵、並組織黑夜騎兵追殺褪色者,蒙葛特本人會使用巨人粉碎者的幻象,上頭的描述也顯示了該武器能使用的人比日本壓縮機還要稀少,整場遊戲除了大角NPC會使用這種在巨人戰爭的武器外,只有蒙葛特本人頻繁且熟練地使用這把大槌,某種程度上暗示了他參與過巨人的滅族大戰。

另外一件事是蒙葛特對於創造幻象非常熟練,我們共計與他交戰三次,一次在史東薇爾、第二次前往龍裝大樹守衛的路上、第三次在大樹前,前兩次他都以幻象交戰,關於幻象的描述可以去史東薇爾城的寶箱中找到敘述,說明擬態本身是瑪莉卡本人常用的惡作劇與個人技能,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蒙葛特可能從他父母身上都學到了很多東西,以至於一個被刪減的NPC (肯尼斯海德的前身) 內容顯示,這名王城的貴族厭惡惡兆,但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效忠的國王蒙葛特就是一個惡兆,同時他滔滔不絕地稱讚蒙葛特對於王城的治理是井井有條的,在他的兄長葛德溫被殺後,他也組織了黑夜騎兵跟拿著火把的大樹守衛日夜監視可能的來襲者。



葛弗雷被刪減的對話:

接著,蒙葛特的目的是什麼,黑暗靈魂系列開始其實就告訴你停滯即使有悲壯正義的理由,但仍然屬於負面含意,變革雖然痛苦,但是是必須的概念,女武神瑪蓮妮亞 (Malenia) 的導師也告誡對抗腥紅腐敗要遵從流水不腐的道理,那蒙葛特特到底是不是一個頑固的保守派,認為沒有人可以改變現狀?,在前往打惡兆王之前你會發現葛弗雷的幻象會來攻擊你,至於這個幻象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你會發現王的斧頭是完整的,意味著假如是蒙葛特創造了這個幻象,很有可能是根據他父親在流放前的形象塑造的,因為斧頭斷裂是發生在他被流放後。

假如葛弗雷被刪減後的對話屬實,那麼很有可能葛弗雷跟瑪莉卡對於打破黃金秩序現狀是有預謀的,瑪莉卡第三教堂的對話似乎也印證了此事,那蒙葛特的地位在這邊塞進去的話,會不會是在等他爸回來之前先擊退可能的篡位者? 不過這也一樣證據薄弱,因為看他倒地的獨白顯示出,他可能也沒有期望葛弗雷會回來,其他人比如瑪蓮妮亞跟馬利喀斯陣亡時都會呼喊特定人物的名字 (米凱拉 Miquella/ 瑪莉卡),蒙葛特則從來都沒有提到老爸的名諱,而他身為惡兆也沒有機會成為領主 (即使他是想這麼做),說他知道父母之間的計畫是遷強的。


最後就是他跟蒙格還有瑪蓮妮亞的關係,雖然現在預告片出來了大家知道幹掉熊頭蒙格是進去DLC的關鍵,但背景中蒙葛特顯然對於自己的兄弟有好感,最後一戰在斥責王座上的叛徒時,他唯獨沒罵蒙格 (當然有可能是他根本沒王位,所以也沒甚麼好罵的,而另外一個可能性是本來沒有蒙格這個人物,挖掘檔案後發現他原本只是個小BOSS,英文檔案就是單純的 Great Demon,後來才被提升到主要人物),以及在下水道深處你可以察覺蒙格的幻象以及蒙葛特的封印阻擋了你去找癲火三指的路,說明兩人有著密切的合作,在城外的大劍碑上你會發覺第一次進攻王城的部隊被所謂 "血之陰謀 (血の陰謀、その痕跡あり) " 所瓦解,可能是雙胞胎合作的證據之一。


在斥責時,蒙葛特用了相當友好的語氣稱呼了米凱拉與瑪蓮妮雅兄妹,前往化聖雪原的路上,你會發現兩個黑夜騎兵護送一個裝有可能是瑪蓮妮雅師傅裝備的棺材,而這些騎兵顯然是蒙葛特的特種部隊,而沒有特殊的隱藏護符是進不去雪原的,在艾爾登法環粉碎的大戰中,瑪蓮妮雅似乎也能帶著軍隊從北方順利經過王城而不起衝突,很可能是兩個派系之間有著足夠友好的關係,至少米凱拉聖樹是歡迎被黃金秩序唾棄的人的。


真的要說的話,上述的想法都有盲點,比如他的追憶表明他未被愛過、他的刑具也表明了他從小被嚴加看管、拿槌子不等於參加過巨人戰爭 (不過好玩的地方是山上的巨人都是被刺穿的,DLC的新角色梅瑟莫顯然跟這個很有關係),或著是一些未解之謎,比如雙胞胎是何時分道揚鑣的,或蒙葛特死後化作金色賜福以及回復人類的外表是代表偉大意志認可他了? 還是只是將難過跟憤怒的葛弗雷導向我們來決定誰才是最有資格的強者 (過場可以發現葛弗雷雖然沒有甚麼感情波動,但野獸宰相的確在吼叫,考慮到他是用來壓抑葛弗雷的激情,可能也佐證了他對蒙葛特是有愛的)。


總的來說蒙葛特本人是個苦澀又高貴 (對於非預兆、非白金之子的居民來說) 的人,對他來說黃金血脈與他父母建立的黃金秩序要遠高過於一切,他悲苦的待遇也養成了跟自己兄弟蒙格不一樣的自我厭惡個性,即使他是惡兆他也從未節制對於同類的惡劣待遇,也沒有改變其他弱勢的悲慘遭遇,下水道的惡兆一樣呆在下面,惡兆獵人也仍在王城內行動,但他在破碎戰爭開始幾乎沒有失敗過,進攻王城的拉塔恩 (General Radahn) 跟接肢王葛瑞克 (Godrick) 都被惡兆王擊退,在遊戲開始的過場中,你會發現惡兆用木棍狠狠地插進將軍的胸膛 (不過至於這是不是將軍還是他的精銳下屬不得而知,但該盔甲確實只有拉塔恩使用),唯一一個對外戰爭的僵局是王城部隊對於格米爾火山的進攻,不透過蛇女途徑上山會發現兩軍交戰的慘烈,對於維護黃金秩序的蒙葛特來說,拉卡德試圖摧毀黃金樹的行為是永遠不可能被原諒的。

如同王城外劍碑的敘述,第二次王城防守戰中,惡兆妖鬼殺到基本把城外的屍體堆的天高,足以證明他是葛弗雷的兒子,而拉塔恩跟葛瑞克只是個狂熱迷弟(X。

創作回應

超級胖嘟嘟的歐鯰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倍率是王城倍率,他的動作模組真的很難纏也很可怕的
2024-04-18 01:06:58
帝國人
我是不太滿意法環boss 二階都只有半血,除了女武神挑戰性都很有限
2024-04-18 09:20:50
Shampoo
本來是為了玩Minecraft建築靈感來看的中世紀,結果法環也能中世紀😆
2024-04-18 01:37:22
帝國人
畢竟胖馬丁有寫背景人物😊
2024-04-18 09:21:23
駱駝商旅
法環最悲苦的BOSS沒有之一,紅獅子吹佔領各論壇的時候我還是比較喜歡惡兆王
不管是戰鬥設計還是故事人物設計惡兆都相當優秀,沒記錯的話他的戰鬥派生動作應該是最多的
咒劍、幻影劍、飛刀匕首、長茅、大槌,每樣武器都有派生動作,動作快且間隔時間短
如果把惡兆王的血量跟傷害調高的話根本妥妥的雪山區BOSS
最後一張圖我偏向圖畫中的是拉塔恩本人,他的服裝特色太過鮮明,除了領軍者外我也不認為其他人有資格穿
FS也表示過遊戲中的敵人設定上其實沒這麼大,不過為了增加戰鬥壓迫感,玩家都會矮一截
2024-04-18 08:38:12
帝國人
將軍說實在就是一個完美的軍閥而已,就正當理由而言他也不如天生詛咒但努力去尋求改變的女武神,也不如蒙葛特這個就目前來看自學成才的真王者。
2024-04-18 09:23:12
帝國人
不過我還是最喜歡荷萊露,STR 實在是太帥了哈哈
2024-04-18 09:23:48
NickXD1
200小時沒白金小廢物來了
關於法環迭代的有個假設還挺有趣的「嫁接」 ( Grafting ),各艾爾登法環更確切地說其體現黃金樹是透過不同秩序重新嫁接長出新黃金樹彰顯自己正統性。雖然我不太確定蒙葛特其到底甚麼時候出生...

瑪莉卡 (Marila )與拉達岡 (Radagon ) 不滿足於荷萊露的雜種(生命熔爐)、不知道是不是打不贏所以「外交」(神秘體位)蕾娜(Renna)誕生菈妮(Ranni),後來自交瑪蓮妮亞 (Malenia )跟米凱拉 ( Miquella ),體現了瑪莉卡女王與拉達岡越來越追求純血的意圖(個人覺得立場上來看應是無上意志的意圖);另一方面,對於宗教愈來愈嚴格地管制,言至於此會客觀地以為女王是什麼裂解無上意志的女野心家,但是她擊碎艾爾登法環的行為卻又像是不喜歡見自己小孩互相爭鬥的婦人之仁(補充客觀事實是黃金樹被剝除了生命熔爐「瘤」、命定之死)。瑪莉卡與拉達岡的關係,稀人同艾爾登野獸非交界地之物,從前述觀察或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瑪莉卡女王與無上意志似乎同為外物彼此利用(蕾娜時期拉達岡才出現至今瑪莉卡淪落為器皿),隨著黃金樹嫁接在熔爐無上意志的目的或許快要達到了,然後本王(淚滴放置架)就夥同菈妮與梅琳娜來當究極攪屎棍 扯遠了
基於前段假設,進一步推論DLC要再玩200小(誤)
2024-04-18 21:06:15
帝國人
我比較好奇梅琳娜484梅瑟莫的姊妹,瑪莉卡會被釘十字架很明顯是艾爾登野獸跟他的老闆很不滿這女神的作為,不過我比較好奇無上意志的想法是甚麼,金面具的任務顯然是將艾爾登法環裡的人的因素給去除掉,作為完美律法存在,不過何謂完美的黃金律法是不是只是黃金樹寄生在交界地,所有生物的循環一定要經過他 (地下墓穴可以看到樹根在吸收屍體) 只不過這次沒有形形色色的諸神而已
2024-04-19 23:21:13
NickXD1
可以進一步推論,蒙葛特是個浪漫的人或許也是唯一繼承瑪莉卡女王「婦人之仁」,他無心奪權(守著王座)、既使手足都是一些 ( ry ) 依然嘴上講講而非大義滅親。交界地幾經更迭,蒙葛特依然守著腐朽王座 — 無人在意的法統 — Last of all kings. 名副其實。真想知道那些守著血統的貴族,知道了守護自己尊嚴的王是有「瘤」的不乾淨惡兆是什麼想法😂
第一次出山打羅爾德保衛戰時,劍碑無惡兆之名;第二次羅爾德保衛戰,「惡兆妖鬼」名震四方。前述惡兆王是婦人之仁言過其實,惡兆王此前並沒有讓任何人攻入王城,他的手足之情並沒有改變羅爾德在交界地「王城」之名,被黃金樹刺拒絕的是他、保衛了王城也是他。
Last of all kings.
蒙葛特目的到底是什麼,或許很單純:「守家」。他在意名聲?是「惡兆妖鬼」讓眾英雄流血不是惡兆「王」。他在意權力?那黃金樹前不需要任何椅子。推翻無上意志階級專政(??)???他只是「待」在王城而已。正如追憶所寫他單純希望去愛。我不認為這麼一個棄子會有機會知道瑪莉卡跟拉達岡的糾葛,用現實的複雜角度看不懂他在想什麼,不過好在交界地是人為的故事,蒙葛特可以同時擁有統治羅爾德力量和自我感性,羅爾德只是蒙葛特的家所在城市,守著自己的家不被破壞,靜靜地等待家人回來時可以吃個家宴,如果瑪莉卡可以加冕下一任羅爾德的王,我認為蒙葛特會心甘情願地回到他的下水道,這樣至少他心中幻想的「家」還存在。謝謝英高,羅爾德早已沒有蒙葛特可以去愛的家人(說好只是人為的故事呢😂),瑪莉卡或許再也無法壓制無上意志取得主導權、黃金家族只剩一個會舔腳的拉基、弟弟一邊沉迷男色一邊妄想篡位、異父異母的境外敵對勢力整天找野蠻人想顛覆黃金樹(還有殺大太子嫌疑)、異父同母的兩個整天龜在邊邊不知道在想甚麼。 蒙葛特守著幻影樹,守著未被命定之死的「羅爾德」。
你好溫柔蒙葛特😭😭宮崎英高你壞事做盡😡😡
2024-04-18 21:08:01
帝國人
我會希望惡兆王是知道計畫,不然他是真的很悲催,蒙格雖然壞事做盡,不過對於這種惡劣的童年,剛好而已
2024-04-19 23:22: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