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關於羅馬高盧

帝國人 | 2023-03-21 07:23:14 | 巴幣 21768 | 人氣 2122


(一、)高盧


野蠻,沒文化,被征服的失敗者,這些都是具有偏見甚至是文盲理盲的說法

偷偷更新,雖然不會回到之前那樣常更,不過最近有些手癢,讀了不少凱爾特的文章、不少內容都可以凸顯現代人對於凱爾特的想像其實都非常的匱乏,而且都受到了羅馬人偏見史料的影響,比如塔西佗(Tacitus) 對於不列顛凱爾特滿坑滿谷的數量對上羅馬人訓練有素且少量的軍隊時,前者往往顯得傻氣又野蠻,對於戰術毫不了解,另外一個例子則是高盧人,對於凱撒高盧戰記 (Commentarii de Bello Gallico) 不陌生的的讀者可能已經知道了,高盧人不但在對羅馬人的戰爭中常常只會狂暴衝鋒,無法在戰鬥中持久,生活嗜血野蠻迷信,甚至連武器都很粗製濫造,但根據考古地下資料以及凱撒本身經常為了政治理由說謊一樣,這實際上都不是真的,高盧人很早就誕生了精美的製造業跟大型城市文明,雖然在語言上凱爾特人是著名的多語民族,以至於凱撒在高盧時期都希望能避免情報被攔截,因為高盧人也經常使用希臘語/拉丁語/以及早期的伊特魯利亞語(Etruscan)。


高盧騎術名聞遐邇,即使是克拉蘇敗亡的卡雷之戰(Battle of Carrhae),也能見到高盧騎士在羅馬軍隊的服役

不過這篇的重點,是在羅馬統治底下高盧到底是甚麼角色,對於一些嗜血跟喜歡嘲笑的笨蛋而言(通常在國外論壇上)都習慣稱呼在羅馬統治下高盧人只是奴隸,高盧人被凱薩殺了100萬,還有100萬送去奴隸市場之類的話他們也相信,當然凱撒很大程度上是靠高盧戰爭發家致富的,最初他未經授權挑起戰爭,最終也使得他贏得了非常多財富(有供品、劫掠、奴隸,但這在古典時期本來就是常態),但要注意的是凱撒是最早的政治宣傳戰高手之一,意味著他的傷亡數目跟財富很多都被誇大來贏取羅馬市民的支持,除了財富,更重要的是好幾隻強勁的軍團,與高盧部落的盟友,高盧人在地中海時常以傭兵的形式出現,埃及與本都(Pontus)有加拉太人士兵,馬其頓軍隊也有一些凱爾特傭兵,對於凱撒而言,高盧騎手在日後的戰爭中都扮演了非常強大的角色,除了高盧騎術所帶來的騎兵外,凱撒也與眾多高盧部落的首領是友人關係,甚至日後高盧起義的維欽托力克斯(Vercingetorix),也曾經在凱撒底下服役,不過親密程度為何不得知。


高盧並沒有形成一個單一個政治實體,甚至連語言也經常使用外國人的,比如南方的希臘殖民地馬薩利亞,就記錄凱爾特商人也使用希臘文做生意,凱撒也在赫爾維蒂人的陣營中發現希臘文軍事文件(無論是真是假)

說到底,羅馬高盧的統治實際上雖然是以戰爭結束開始的,但是高盧部落從來都不是統一的政治實體,意味著凱撒可以跟A部落開戰,但跟B部落保持友好的盟友關係,如同維內蒂人 (Veneti) 跟埃杜伊人 (Aedui) 一樣(後者是凱撒長期盟友,也是最早進入羅馬元老院的高盧貴族),高盧人本身在進入羅馬統治後,很多人因為中國史的印象,認為羅馬統治是橫征暴斂的形象,實際上雖然在日後東羅馬帝國建立起一套嚴厲的稅吏制度,古典時期的羅馬幾乎都是依賴當地貴族進行統治的,因為羅馬人不像中國人很早就發明出一套較成熟的官僚體制,大多數時候,羅馬人只是簡單的吸收了當地的行政架構,然後委任當地貴族統治,然後派總督跟軍團駐紮在當地,這在高盧相當明顯因為東側就是萊茵河,除了能駐紮軍團防範日耳曼人外,也有維持高盧地區穩定的因素在

(二、)凱撒與高盧

由於高盧人在羅馬歷史上臭名昭彰,比如最有名的故事就是高盧酋長布倫努斯 (Brennus) 入侵並洗劫了羅馬,當羅馬代表團以黃金珠寶求和卻發現高盧人在磅秤上動手腳時,布倫努斯大手一擺,把配劍丟在了磅秤上,說「敗者(被征服者)活該倒楣! "Vae victis"」,先不說阿布會不會用拉丁文(有可能會一些近似的音,實際上高盧語-拉丁文在字根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這對於當時的羅馬人而言無疑是抹上了一層可怕的心理陰影,因為即使是漢尼拔都沒辦法洗劫羅馬,只有百年後的西哥德人重現了高盧人的光景,所以對於凱撒殺人殺很多的戰報,羅馬人是聽了就開心,因為這些人真的威脅太大,即使是習慣批評凱撒的西賽羅,也對這種戰爭暴行不表示甚麼。不過在凱撒進入高盧時,當地的高盧人就飽受日耳曼人入侵之苦,比如赫爾維蒂人(Helvetii,住在大約瑞士山區西部)把家當收一收西遷有學者就認為是受到日耳曼入侵所致,當凱撒進入高盧時,一個很重要的政治理由就是我是來保護高盧人免受日耳曼入侵的


布倫努斯於前390年入侵並洗劫羅馬

凱撒對於高盧人的行動是一個雙面鏡,第一凱撒對於當地願意合作的凱爾特高盧人都表示了極大的寬容跟友好,但鏡子的另一面是極度的殘暴,比如剛剛提到的赫爾維蒂人,向西遷遭受到了凱撒的迎頭痛擊損失慘重,凱撒對於和平的條件實際上是要他們返回原本的家去,然後命令鄰近的部落向他們提供糧食與建材重建,凱撒自命為高盧秩序的維護者實際上也影響到了日後帝國對於高盧內部是怎麼運作一個重要的借鏡,而對於入侵來的日耳曼人,凱撒也未曾手軟,在烏薩努敦姆圍城戰 (Siege of Uxellodunum) 中,凱撒對於違抗自己的高盧人與日耳曼人戰士都以砍斷雙手來做為嚴厲的懲罰,同時凱撒在高盧戰爭期間經常跨過萊茵河攻擊日耳曼部落,這種主動出擊的名聲可以有效地轉化為對高盧人的威望,證明羅馬人有能力保護這塊地


與凱撒談判的阿里奧維斯圖斯,他的至理名言,你能我也能

而另一個重點是,當地的高盧人並非完全的被動,實際上很多凱爾特部落都邀請羅馬人來抗擊萊茵河一邊來的威脅,比如賽侉尼人(Sequani),賽侉尼部落大概在現在的亞爾薩斯-洛林東部一帶,與日耳曼尼亞接壤,當時賽侉尼人經常使用日耳曼特別是蘇維比 (Suebi) 部落的部落兵來幫自己打仗,不過好景不常,阿里奧維斯圖斯(Ariovistus),蘇維比人的領袖不但強佔賽侉尼人的土地,還強迫他們交出人質,對於賽侉尼長老們來說向羅馬人求援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一方面是因為羅馬人軍力強大足以對付日耳曼人,另一方面則是向羅馬人求援的話不需要求援於彼此之間有競爭關係的高盧同胞部落,結合上面的許多因素,其實可以看出來羅馬人在當地的存在其實還是受到高盧貴族們的歡迎的,最積極的合作者的埃度伊人即使在前 52 年加入了維欽托利克斯的叛亂,但是凱撒對埃度伊人選擇了原諒


奧古斯都將高盧分割成了比爾蓋省Belgica, 盧格敦高盧Lugdunensis, 阿基坦Aquitania,這些行省各有其主導部落

即使是凱撒被暗殺,到安東尼、屋大維與雷必達之間的鬥爭,實際上都沒有影響到羅馬人對於高盧的統治,大規模的起義並不存在,除了在高盧戰爭的結尾讓諸反叛部落元氣大傷外,其實也與羅馬人對於當地部落的管轄規畫有關與統治手法有關,在屋大維時期,奧古斯都本人仍舊尊重高盧貴族,除了先前讓自己的愛將阿格里帕 (Agrippa) 擔任高盧總督外,他在前 27 年打算重組納博訥高盧 (Gallia Narbonensis,高盧最南方) 省時,一樣接見了各部落的貴族,確立了不同高盧地區的主導部落,包含東部的忠誠部落埃度伊人,西部的阿維爾尼人(這個部落其實就是維欽托力克斯的部落),以及東北的賽侉尼人,對於高盧普通人來說,即使在征服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高盧語仍然可以用於法庭作證,羅馬人也沒有強加拉丁化,更多是在獎勵上而非強迫,而是將現有的系統沿用並融合羅馬元素,一些高盧部落甚至可以繼續使用自己鑄造的硬幣,還受到了帝國政府的認可,由於政治結構、宗教和語言基本沒有變化,實際上統治高盧的,仍舊是高盧人。

(三、)羅馬統治下的高盧

在羅馬統治高盧時,要記住現實不是大家和和平平的過上幸福快樂的平等生活,或著是完完全全的徵稅暴政,對於高盧貴族而言,奧古斯都以來的部落劃分使得諸部落無法再爭奪對整個高盧的控制權,但羅馬向他們保證了他們在新秩序中的重要地位和統治地位,老高盧的舊的統治機構被稱為「Civitates」,原本的意思是一種集合的政治體結構,在高盧的自治結構也被稱為Civitates,其仍具有立法功能、議事、組織民兵、徵稅與宗教禮儀的功能,不過在高盧最有權是最富有的職位仍然是留給了有羅馬公民權的人,但這種加入羅馬統治階級的路並不是死的,要成為統治階級無疑是需要有公民權的,至少義大利半島在社會戰爭 (Social War) 之後,就確立了羅馬公民權與選舉權是可以給除了羅馬城內居民以外的人民的,意味著羅馬在征服初期習慣保留舊制度,並逐步以獎勵與加入軍隊的形式授予公民權,最終有行省的住民加入了羅馬統治階級


公民權的授予形式很多樣,有恩賜、有購買、有請願、有當兵,對於大多數高盧人來說,仍舊是以加入輔助軍團為主

對於高盧人,這種機會其實有跡可循,前 89 年,羅馬統治的山南高盧的居民獲得了類似於公民權但無法擔任政治職務的公民權利,半個世紀後,凱撒將確保他擔任總督的山南高盧 (Cisalpine Gaul) 的住民賦予了完全的羅馬公民身份,這些原本是眾多高盧部落的居住地,包括因蘇布雷人 (Insubres)、波伊人(Boii) 等等,這項舉動成為了日後高盧人大規模融入帝國的先驅,原先居住在山外高盧的高盧人在前220左右被羅馬人打敗後,在凱撒統治下,多數人都獲得了公民的地位,以至於當時的元老院原本就對凱撒接納山南高盧人的態度不滿,現在又來了更多高盧人,以至於嘲諷凱撒,他征服了高盧,但卻帶著高盧人凱旋於羅馬,但是元老院老頭們的鄙視跟排斥沒能阻止進一步的高盧融入帝國。除了貴族的晉升管道外,羅馬人的輔助軍團制也允諾了一般士兵服役20~25年來取得羅馬公民權的方法,富有的商人或達官貴人則可以透過總督的薦舉成為公民,總之方法很多,自己挑一個。


里昂碑文(Lyon Tablet),紀錄了克勞底烏斯皇帝支持高盧人加入元老院的演講內容

羅馬帝國的第四位皇帝克勞底烏斯(Claudius),由於他長期生活在高盧,對於高盧貴族可能有著同情與認可的心態,他在神經病卡里古拉死後被推舉為第一公民後,高盧人在西元48年,也就是征服不到100年就向皇帝提出了加入元老院與擔任更高職位的請願,克勞狄烏斯皇帝代表他們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並引用了羅馬賦予其征服的人民平等的悠久歷史,如同西塞羅等作家的鼓勵下,羅馬人認為征服前的高盧人是野蠻人,而這些態度需要時間來改變,最終才能一同加入帝國的統治階級,相關事蹟被記錄在特里爾碑文上,當然寡頭當道的元老院不會太開心高盧人能夠一起統治帝國,因此即使在48年後高盧人已經有途徑加入菁英階級,但實際上元老們時常排斥跟恥笑那些外省來的貴族,這一方面又激化了高盧貴族學習正統羅馬風俗的動力,另一方面在屋大維內戰後,諸多古老家族開始消亡的情形下,這種阻力只會越來越小。


除了軍事保護與征服外,高盧還與羅馬有著緊密的貿易關係

最終成為公民最適宜的一個權利實際上是羅馬法的保護,羅馬法作為文法可以更好的保護個人權利與自由,同時成為公民也可以與其他公民通婚,繼承財產,藉此在社會上往上攀爬。另一個高盧人最終與羅馬人融到分不開的原因是經濟,大約 1 世紀中葉,作家西庫魯斯 (Diodorus Siculus) 寫到羅馬葡萄酒向高盧人出售是非常有利可圖的,在西元前2世紀左右,高盧就對羅馬經濟輸入大量的農作物、陶器、酒品,高盧人對羅馬人葡萄酒需求量尤其大,每年從羅馬進口到高盧的葡萄酒多達 227 萬加侖,高盧人也使用羅馬人的陶器與青銅器家具,當羅馬軍隊在西元前 50 年代抵達高盧時,高盧人至少在過去一百五十年裡一直在用羅馬杯子喝羅馬葡萄酒,這意味著一但高盧人反抗羅馬,很多商品其實都流不通,這樣的經濟因素也使得出口維生的凱爾特部落受不了,從而選擇支持羅馬的也不在少數


羅馬人確保了高盧的安全,但也意味著假如繳稅帝國軍團沒做成事,當地人就會找可以保護自己的人了

帝國行省之間的流通管道暢通意味著高盧人可以將高盧豐富的物產盡可能的出口,因為道路安全使得諸多產業在高盧興起,學者比如戴維斯 (William Davis) 提到,許多高盧的產業實際上不是帝國的統治的話是不會存在的,俗話說需求創造供給,高盧人在羅馬統治期間大規模出口羊毛、薩米亞紅陶器 (Samian ware)、以及效仿羅馬人在高盧地區種植葡萄釀酒 (這也是後來法國人紅酒盛行的原因之一),羅馬大道系統僅僅在高盧就有超過 13,000 英里 (約莫20,000公里) 的建設完善的平坦公路,將該地區與帝國其他遙遠的行省連接起來,帝國軍團可以每天沿道路移動 30 公里,羅馬軍隊的這種快速機動的移動能力帶來了地區的安全,保護商品物質的輸出、農作物與牲畜的保護,免遭盜竊或破壞,從而使高盧的經濟受益,據統計高盧在西部諸省,不包含非洲的部分,是最富有的一塊。

(四、)總結

其實對於羅馬人來說,羅馬人對高盧人的偏見肯定存在。 但正如高盧人開始尊重並效仿羅馬文化一樣,羅馬反過來也發現了高盧人值得欽佩的地方,一些學者如迪威特 (N. J. Dewitt) 明確指出,在征服時期,在拉丁語的常規用法中沒有貶義詞來形容高盧,這種對於高盧侮辱的缺席與拉丁語中普遍存在的針對希臘人的誹謗形成鮮明對比,高盧無論是在戰爭上的兇猛或著是對於凱撒的一種紀念,遠非一些網路磚家所言,一塊被征服的可悲土地,不過話說回來,假如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出身於高盧的皇帝遠遠低於其他行省(至少高過不列顛- -),這是因為高盧本身除非在帝國末期,其實都很少出現戰爭,大多數時候帝國都忙於內戰與東側多瑙河的兇猛蠻族入侵,高盧實際上在3世紀之前都很少出現過軍事政變,除了巴達維亞叛亂這個特例外,即使是高盧帝國,他們也僅僅是為了保護萊茵河邊境,確保高盧的繁榮,也就是說當帝國收了稅卻不能保護的了人民時,當地人就會開始推舉自己的皇帝,甚至是找外族來守,比如日後的法蘭克人,不過這是下次的內容了。





















創作回應

魚雷醬٩(๑>₃ <)۶
很開心看到帝國人開始更新了!
2023-03-21 17:57:21
坎德
一直對征服者和原本住民怎麼融合很有興趣,感謝
2023-03-22 09:45:58
坪圳氏共和國人
還以為帝大不寫文了,恭喜~~
2023-03-23 15:03:02
坪圳氏共和國人
資料來源感覺也多到自由敘述呢~~~不管要多長要甚麼方式
2023-03-23 15:48:19
帝國人
什麼?
2023-03-23 15:50:29
坪圳氏共和國人
喔沒事 只是羨慕帝國人寫文不需要像我一樣過度依賴參考某本書而已.....
2023-03-23 15:59: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