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艾爾之光】你所在之處(NW x CBS)

| 2024-03-04 17:28:53 | 巴幣 2 | 人氣 75


  空氣中三不五時飄散著仍帶有火焰餘溫的灰燼,有數個披著黑色斗篷的神祕身影在群木間穿梭奔走。

  「拉諾斯附近的森林最近火災頻傳,而且忽明忽滅很不尋常。」前線的其中一名成員在環視過四周開口說道。

  夜晚的森林原本應該是動物們熱鬧的交響場所,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片片死氣沉沉的灰黑色枯木,夾雜著乾柴燃燒的嘶嘶聲響。

  「我們必須盡早調查出起火的原因。
  因為——
  守護森林的秩序是我們精靈特殊部隊——夜襲者代代相傳的使命。」

  似乎是部隊裡的女性指揮官語畢,全員一致點頭,更加下定決心執行任務。

  當空氣中開始降下微薄涼意的水滴,精靈們紛紛停下動作,腳下的土壤逐漸累積起一點一點加深的水痕。

  這場甘霖可以說來得正是時候,瀕臨槁木死灰的大地稍稍有了喘息的機會。

  那名精靈隊長仰望灰濛濛的天空,其眼眸似乎在追憶過往,卻略帶傷感。

  ——想起了那時候的離別,那個背對著自己的白色納斯德王女身影。

  他試圖上前追尋,但最終換來的只有無盡的雨水不斷落下的畫面。

  「蕾娜,快過來!」直到不遠處躲在山洞內避雨的同伴們開始呼喊他才回神過來。

  精靈們簡易地鋪了草蓆便在洞穴內席地而坐。蕾娜小心翼翼擦拭著艾蘭蒂,自頸間垂掛下來的銀色戒指閃爍著光芒。

  『伊芙,這枚戒指你就帶上吧,至少我可以知道你平安無事。如果有什麼萬一,無論身處多遠我都會找到你。』

  納斯德王女靜靜地聽完,淡淡的說聲『……那我走了。』便頭也不回的背對著我而去。

  那天也是不間斷下著雨……


  坐在蕾娜身旁的副隊長提亞開口了:「蕾娜,你在打量著它呢,是不是讓你想起什麼事情?」

  「這枚戒指是我和艾德菈希『約定』而賜予的信物。」蕾娜放下手邊的工作,端詳著同時說。

  「戒指的來歷有跟對方說嗎?」

  「沒有,我只是給了他作護身符。」

  「但我認為還是要說給對方聽比較好喔。」

  「只要知道他還在某個地方好好的我就很滿足了......」蕾娜勉強擠出笑容說。提亞知道蕾娜在心虛,但並不打算揭穿。

  就在蕾娜決定擦拭戒指的時候,發出碎裂聲響,蕾娜瞠目結舌看著戒指出現裂痕。

  「看樣子不太妙......」

  「蕾娜,把你未了的心願傳達出去吧!」

  「我的心願?但我還有任務在身──」

  「不用擔心我們,我會在蕾娜處理好前打理一切的,畢竟我是副隊長。」

  「謝謝提亞!謝謝你們!」



  但是要從哪裡找起呢?只知道伊芙在某處......

  『我現在好想見你。』

  蕾娜飛奔回拉諾斯村莊找村長艾黛兒說明他要暫停任務,並且搭上飛行船返回沙德村莊。


※※※

  白色的納斯德王女走進哈梅爾的古代水路設施,要對這裡的古代納斯德進行研究,然而他在途中遇上了麻煩,有個巨大的古代納斯德和其他黃色型號外觀不同,整體呈現藍色與黑色的紋路,用紅色的雷射光束不斷攻擊伊芙。

  雖然伊芙的空中機能並未遭到制止,但是被盯得很緊實在沒什麼時間一直維持在空中的狀態。

  「嗶──嗶──入侵者偵測!轉換攻擊模式。」

  伊芙被加強版的光束打正著,左側大腿出現類似訊號消失的雜訊,他不可置信看著身體消失的部位,被轉化成和那個古代納斯德一樣的藍黑色調。

  此時,伊芙所待的空間開始出現扭曲,出現了發著藍紋路光芒的巨大蟲洞。伊芙被強大的吸收力捲入異次元空間。

  有著一頭白髮戴著黑色面具只露出眼睛的黑衣男子和伊芙打了聲招呼。「為何要單獨行動呢?樣子太難看了。」

  「這裡是哪裡?」伊芙用著虛弱的嗓音詢問。

  你在次元的裂縫內,傷口正慢慢地消耗你身上的艾爾能量,轉變成赫尼爾的能量場型態。

  「那我會死亡?」

  「80%正確。要我送你一程嗎?賭剩下20%,傳送到你最想安眠的場所。」

  「格萊夫你的意思是?」

  「看你是否不想死得太難看?也許你可以把能量場移轉到別人身上就一筆勾銷。」

  「那不就是讓我的同伴成為古代水路那個黑漆漆的不明物體的存在?」

  「正確答案,不愧是納斯德女王。」

  「我......做不到。」

  「但是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80%的機率會被同化喔。」格萊夫把玩著手上的兩顆骰子。

  「所謂的死亡,原來是成為赫尼爾的傀儡。」

  「正是,所以你決定要傳送嗎?」

  「我最想安眠的地方,是厄泰拉。」

  伊芙被格萊夫瞬移到厄泰拉的廢棄納斯德區域,身旁的魔比與拉比著急的四處逃竄,想請求救援,然而這裡十分荒涼,伊芙下定決心最後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會動用魔比&拉比的毀滅模式自我了結。

  寧願死去也不願意當傀儡,如同人類的喪屍般苟活著。

  當伊芙雙手交疊在胸前發現一股溫暖的艾爾力量來自手上的戒指,伊芙想起來那是蕾娜在他離開艾爾搜查隊那天所送的禮物。

  『你真的會來找我嗎?』

  伊芙發現支持自己的戒指力量亦正在被削弱中,與之對抗的赫尼爾的能量場太過強大,導致只能延後被同化的時間。

  『我該怎麼辦?蕾娜?』


※※※

  蕾娜看著掌心中的戒指,發現它碎裂的範圍又加大了,憂慮地將雙手合起,小心翼翼捧著戒指,眼角泛出淚光。

  「拜託一定要趕上......我想見他。」

  飛行船停靠在風跟沙塵飛揚的沙德村莊接受保養,蕾娜稍微在村裡打聽消息未果,待沙塵變小後啟程繼續前往哈梅爾。

  在經過哈梅爾途中蕾娜發現古代水路區域冒好大的黑煙,與澄知會後才曉得是古代納斯德被赫尼爾污染,產生異常的機體在破壞建築物。澄那宛如狗耳般可愛的兩束頭髮豎起,穿著藍色的西裝背心與白色的鎧甲搭配,上前線率領著哈梅爾的部隊與之戰鬥。

  蕾娜一聽到納斯德關鍵字反射性想起伊芙,但澄表示沒看到伊芙。隨著戒指的共鳴反應加大,蕾娜知道伊芙與自己的距離正縮短進行中,但伊芙目前的狀態並不是很好,能維持多久才是蕾娜真正擔心的。

  精靈啟程離開哈梅爾,除了誠心地祈禱之外,同時後悔著沒能好好傳達的話語。也許就這麼稍縱即逝,錯過機會,那麼一切都太遲了。他的左手緊握戒指,手心被指甲壓出痕跡來。

  在古代納斯德出現的地方遍尋不著伊芙的身影,蕾娜認為實在過於奇怪。努力揣摩伊芙可能會去的其他地點,那樣唯一可能性就是漂浮的厄泰拉島。

  蕾娜輕撫著手中的戒指,彷彿在對著某人訴說著:「一切會沒事的......會......沒...... 事的......」語氣逐漸哽咽。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

  此時伊芙的視線開始模糊,渾身充滿著反胃的噁心感。

  「我是納斯德的王女,會好好善盡最後屬於我的責任。」冰冷不帶情感的話語,讓人有那麼一絲心痛。

  他舉起手往天空伸展,纖細的五指卻畏縮不前,身上倍加的沉重感壓迫著伊芙。

  好難受......

  我就要在這裡......了......嗎?

  眼皮沉重地想闔上,內心卻傳來一道聲音。
  「不可以!會睡著的!」

  伊芙奮力與疲勞及黑暗對抗,眼前有微弱的光線想與自身融為一體,此時想起來他並不是隻身一人,還有那枚戒指以及它的主人。

  『我想活下去,想見到你。』

  伸展開五指,眼前戴在無名指的銀色戒指閃閃發光。伊芙將那柔弱的光芒攬進心口的位置,傳遞的溫暖讓人懷念。

  「不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我都與你在一起。」

  「咳......」伊芙有些上氣不接下氣,赫尼爾的力量太過強大,導致自身的機能開始混亂。

  有兩股力量都想和伊芙融為一體,彼此正交戰著。

  「你很努力了,這樣就好。」
  「千萬不能睡著!」

  「很累了吧,好好休息。」
  「我會與你同在,不要害怕。」

  「睡著了就什麼事都沒有喔。」
  「有人在說謊。」

  究竟是誰在說謊?誰在騙人?伊芙已經分不清楚,他只能憑著感覺,選擇讓自己活下去的那方。

  此時伊芙手上的戒指被一雙溫暖的雙手包覆住。

  「蕾娜?」

  「我在這。」

  伊芙勉強睜開朦朧的雙眼,見到了心心念念的精靈,感動到說不出話,然而之後就是黑暗籠罩。

  「不要!難道就只差那麼一點......」蕾娜語帶哽咽大喊著。

  「伊芙!原諒我!」蕾娜將唇對上伊芙,深深地吻上,彷彿誓言了不願分開彼此。

  好懷念,是我以前沉睡在厄泰拉保存艙的時候。
  那時隻身一人,有點孤單,直到遇上了艾爾搜查隊......說要和我做朋友的紅髮少年、善於魔法的紫髮少女、半納斯德的黑髮青年,以及頭一個將我拉出保存艙的綠髮精靈。他面帶和善的微笑,橄欖綠色的雙眼溫和注視著我,之後我便不再單獨行動。

  我還有機會醒來嗎?

  「給我放手!不要打擾他睡眠!」
  「我不放!」

  「因為我說好了要與他同在。」

  伊芙聽到這句話,緩慢從深沉的意識中甦醒。

  「蕾娜......?」

  「伊芙你終於醒了!」蕾娜激動的將伊芙攬進懷裡。「還以為見不到你了!」可以聽見蕾娜的心跳聲......跳得好快。

  身體的不適感已經消失,原本被赫尼爾型態佔據的傷口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如沐春風的舒暢感。

  『蕾娜做錯了什麼事情嗎?為何要求我原諒呢?』

  然而上天並沒有給伊芙喘息的時間,蕾娜才剛說完話就昏倒在地。伊芙、魔比、拉比上前幫忙攙扶蕾娜。

  「我沒事......休息就會好了。」伊芙摸了蕾娜的額頭,異常的發燙。

  38.5度,蕾娜在發高燒。

  「我想回家裡一趟,伊芙也一起來吧。」

  「我可以去嗎?」伊芙顧慮到自己的納斯德身份說。

  「當然可以。」

  從厄泰拉島回到貝斯瑪村莊,再經過沛塔,阿雷格見到蕾娜便通知夜襲者第三小隊的隊長萊伊。

  「你好,我是萊伊。」短髮精靈上前與納斯德及同族的蕾娜攀談。他看了一眼伊芙,原本有所顧忌的眉間在聽完蕾娜的介紹便舒展開來。

  蕾娜的故鄉位在班德郊區附近,然而精靈族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居所不能被同族以外的人知道,於是伊芙得配合蒙上雙眼,由萊伊帶路。

  茂密的森林只是入口,實際的座標還得依靠精靈一族的通關密語才有辦法傳送到正確位置。


※※※

  「伯母,打擾了。」三人抵達蕾娜的宅邸。

  「這次燒得很嚴重啊。」瑞莉亞擔憂看著躺在床上的蕾娜。

  「我沒事啦,媽。」

  「長老大人晚點會來。我還有任務在身就先告辭了。」萊伊手揮了揮向蕾娜他們告別。

  「蕾娜就托你照顧了,我先去準備濕毛巾。」

  「好的,伯母。」

  過不久長老大人來了,博蘭威艾蘭黛,這是他的全名。兩位精靈比蕾娜年長許多但依然溫和的那抹青綠色,伊芙不自覺會把他們的身影與蕾娜重疊在一起。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在場眾人都吃驚看著長老大人,明明任何來龍去脈都還未交代,長老大人卻一副已掌握住來歷的神情。

  博蘭威輕撫蕾娜的髮絲說道:「蕾娜你長大了。」

  「這孩子他......」

  「沒事的,只不過這次,需要花點時間。」長老大人收起笑容,面色轉為凝重。

  伊芙與瑞莉亞走到客廳等待蕾娜與長老大人的消息。

  「你就是伊芙吧,曾聽蕾娜提起你。」

  「我是。」

  「蕾娜受你很多照顧了。」

  「哪裡,蕾娜也很照顧我。」

  「這孩子就是這樣,時常做出一些魯莽的事情。希望你別介意。」

  「不會的,伯母。」

  結束了簡短的對話,蕾娜的母親說出了蕾娜小時候也有類似的遭遇,那時也是長老大人來處理好的。

  「已經沒事了,你們可以進去探望他。」

  「謝謝長老大人。」

  「你們慢慢聊吧。」與長老大人道別後,瑞莉亞知道蕾娜沒事後便下樓去忙家務事了,只留下伊芙與蕾娜在房內。

  「為什麼蕾娜要道歉呢?」

  「道歉?」

  「那時說了要我原諒蕾娜,是什麼原因?」

  「伊芙不會討厭或生氣嗎?我擅自奪走了伊芙的 First Kiss。」

  「不會。因為蕾娜救了我。」

  「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我很抱歉。」

  又是這種不明所以的道歉,伊芙有點不耐煩。

  「蕾娜你這個大笨蛋,為什麼都要這樣默默承受一切不說?」

  蕾娜有點吃驚地看向頭一次這麼憤怒的伊芙。

  「剛才又被長老大人訓話了兩個小時呢。」蕾娜調皮地吐了吐舌頭。

  「不是在治療嗎?」

  「治療也有但訓話還是佔多數。」

   「小時候我曾使用精靈之力為了救一朵小花,也是搞得自己很狼狽。」
  「但我不後悔做這樣的決定。」
  「今天依然如此,只不過用壽命去換的確大條了點......」伊芙仔細地聆聽蕾娜的話語,聽到這裡,伊芙瞬間消氣轉為同情。

   「當他問我是不是有喜歡的人,我說有,但沒說是誰。然而長老大人那彷彿能夠透視一切的眼神,即使不說也略知一二。」

  「對我來說也是 First Kiss,我是很認真想對待這份感情的,只不過......用說的很難理解呢。」

  自從伊芙變成熾天使後,便把會與代碼衝突的情感迴路給關閉,戀愛對他來說已是身外之物。然而這也是蕾娜心中小小的遺憾,喜歡上無法回應感情的對象究竟該何去何從。

  「精靈的 First Kiss 都這麼沉重嗎?」

  「當然不是。請當作是我一廂情願的任性吧。」蕾娜溫暖的笑了。

  「才不是什麼一廂情願!我有什麼資格承受這份生命的重量?」

  「當然有,因為我喜歡你。」蕾娜從床上起身,呈現半坐著的狀態。

  時間彷彿在兩人之間戛然而止,只剩下蕾娜略顯急促的呼吸聲。

  「用多久的壽命?」

  「長老大約估算是十年左右吧。」

  「這種事還能這麼淡然,大概也只有蕾娜做得出來。」

  「如果十年能換來伊芙的生還我願意。」

  「下次不可以再這麼莽撞了,因為......因為我不想看到蕾娜傷害自己。」伊芙低下頭,他不清楚對蕾娜的感情是什麼,只知道越來越在意這個傻瓜精靈。

  伊芙捧起蕾娜的臉跨坐在他身上,蕾娜紅著臉別過頭說:「伊芙你這樣子我會按耐不住想越界的。」

  「越界又如何?要越也早就越了。」

  「你的意思是?」蕾娜環住伊芙纖細的腰。

  「單方面的愛好沈重,我不想這樣。」

  四目相對的兩人緩緩湊近彼此的唇,就在差點觸碰到的咫尺之間,伊芙反應迅速與蕾娜拉開距離說道:「如果蕾娜壽命又減少的話......」

  「不會的喔,當時是因為戒指的力量,現在想親吻多久任~君~決~定。」

  「蕾娜好狡猾!」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況且伊芙這麼主動,真有出乎我意料之外。」

  「伊芙現在可以只屬於我一個人嗎?」

  「嗯。」

  說完兩人的唇辦再度相貼,緊密地繫在一塊,互相分享著屬於對方的溫度。


  自樓梯間傳來的聲響驚動了房內的兩人,伊芙坐回位子上,蕾娜則維持著半坐在床上。

  「蕾娜你醒來的話要不要先去洗澡?」

  「伊芙也順便吧,我換床舖順便撲新的。」

  「好。」兩人異口同聲。

※※※

  蕾娜帶著伊芙來到了森林中央的一處湖泊,脫下了身上衣物。蕾娜先入池,並揮手示意伊芙下水。

  水溫剛剛好,此處是渾然天成的溫泉。

  「好懷念,這裡總是能使人放鬆身心。」蕾娜找了塊岩石身體傾斜靠著。

  蕾娜不小心撞見伊芙下水到一半,連忙轉過頭往反方向看去。

  看見心儀對象的裸體,對蕾娜來說還是頭一遭,他舀了瓢水淋在自己身上試圖冷靜。伊芙不尷尬倒是蕾娜先尷尬。

  伊芙來到了蕾娜身邊,詢問頭髮一身濕的蕾娜:「沒事吧?」

  「我沒事。」然而蕾娜卻把頭埋入水中心裡想著同性身體沒啥好看,他有的我也有。

  伊芙看了一下蕾娜的胸前再對照自己的,手與胸間隔的距離就是彼此罩杯的差距。

  「......」伊芙似乎受到了什麼打擊。

  經過一段時間,伊芙率先上岸,蕾娜則是跟在伊芙身後。兩人換上浴袍回到蕾娜家中。

  臥室裡多了一個地鋪,蕾娜開口表示自己睡地鋪就好,伊芙睡床上,但伊芙卻沒有附和。

  「伊芙不習慣睡床上嗎?」

  「兩人勉強擠一下應該沒關係。」

  蕾娜很是好奇伊芙為何堅持要兩人睡同張床。還沒等開口,伊芙便一個箭步往蕾娜的臉頰親一口。

  「笨蛋......」

  蕾娜輕輕撫摸著方才被親吻的地方,還殘留點熱度,這提示實在太明顯。「真是的......」原來雙箭頭的戀愛是如此幸福。

------
H橋段刪除
------

  直到最強烈的快感將這場演奏邁向最高潮,彼此呼喚著對方的名字。

  「哈啊......」兩人都脹紅了臉喘著氣。

  蕾娜讓伊芙重新穿上浴袍並整理了一下床鋪,十指與伊芙的相抵著。

  「還好嗎?」

  「沒事。還有......很舒服//////」

  「那就好。」蕾娜將伊芙攬進懷裡輕撫著對方的銀白色髮絲。

  「伊芙,我明天想帶你去看一個地方。」

  「好。」

  「一言為定。」蕾娜伸出小指與伊芙打勾勾。

  到了隔天早晨,窗外是個藍天白雲的好天氣,伊芙整裝換好便跟著蕾娜出門。

  兩人走入滿是樹木的森林,直到盡頭有一棵足足需要十個人環繞才能構成一圈的巨大樹木。

  「這棵樹名叫艾德菈希,是精靈代代相傳的偉大神木;精靈從出生到死亡都與祂息息相關。」

  「我發誓願意用一生守護你,在艾德菈希的見證下。」

  自樹木中心浮現一個精美的墨綠色盒子,蕾娜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放著兩枚鑲嵌著綠色寶石,製作精美的戒指。

  蕾娜將其中一枚戒指遞給伊芙,戴上右手無名指,將手搭在伊芙肩上,在傾洩而下的陽光中落下一記輕吻。

─FI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