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1-3.豹與蛇 Panther and Viper

K.I | 2024-02-28 11:00:04 | 巴幣 102 | 人氣 444


〈1-3.豹與蛇 Panther and Viper〉


  皇室城外,西卓魯軍設有多處駐紮營區,幾名將領圍坐軍桌,只有布萊克站著。

  「伏兵,我以為應該引敵軍走入狹道,使用大量伏兵攻之!無論是弓箭、火炮都好,於狹長之地,將於我軍有優勢。我等方能從高高在上的山谷,居高臨下的殺敗對方,以逸待勞。」

  「傕斯將軍說得好!」、「我也是這麼想的呀!」、「妙計,妙計!」

  「比起毫無目的的衝鋒,損失無謂的人馬,更重要的是用巧勁化解敵人大軍,才是上策之上,這便是我的用兵之道。」

  「沒錯呀!」、「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我也覺得光憑蠻力武勇沒有用呀!」

  唯有一人在角落默默低語:「若是在高處被包圍,斷絕糧水來源,豈不是成甕中鱉嗎?」但無人聽見。

  *

  約莫半小時過去,布萊克帶副將倆離開營地。埃德華氣憤地說:「那些阿諛奉承的白癡,到底把我們當作什麼?我們前日連破五關,大斬名將耶,今天居然讓我們當巡邏兵?」

  歐迪托里也搖頭嘆息:「作為外來人,即使立下戰功也不足。在這主公手下,官場關係更重要。」他摸著埃德華的頭頂安撫,一邊向布萊克問:「將軍,傕斯將軍適才提出的伏兵之略,我認為敵軍熟悉此地,根本不可能被引到那條遙遠又危險的狹道,且他帶走這麼多兵力為伏兵,萬一對方繞道突襲,我們可能會因人力不足失守。」

  布萊克緩下步伐,搖了頭:「無法改變。」

  歐狄托雷望向雪日,「確實,在這種紊亂的軍閥,尤其是戰亂的世界,能改變的事情實在少之又少呢。」

  埃德華突然好奇起來:「對了,將軍,前幾天軍師賜予你的美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呀?」布萊克未應,但舉起鎗劍指向前方,不知是何時出現了一匹武裝小隊,而從中央走來的人,正好是安娜薇。埃德華便呼:「這麼巧,這不就是那美女嗎?」但歐迪托里察覺不對,手按在劍柄,準備應戰。

  安娜薇身後的刀斧手也蠢蠢欲動,但她舉手示意無須激動,眼神輕挑地看著副將倆,「嗯,沒想到身邊的兩個小鬼也很可愛嘛,如何,也想要被姐姐我疼愛嗎?」

  布萊克向前一步,仍是死死地盯著她。

  「不要這般不識情趣,人家是女孩子嘛。」即使在風雪中,她的穿著仍然大膽暴露。「上回是我不好,把你當成壞人下手了。這回我可是做足調查,好好認識你才來的喲。」

  歐迪托里疑惑:「將軍,她對你行刺麼?」布萊克點頭。

  「放心,小美男,我不是來動手,是來動口的。姊姊我的唇舌功夫……很厲害的唷。」她魅惑的眼神,勾人的身姿,甚至舔起她豐厚的唇,副將倆也不禁面紅耳赤。「布萊克先生,有空陪我單獨散個步嗎?」


  埃德華與歐迪托里兩人與安娜薇的手下對峙,而布萊克則與她步入無人的風雪深林。由安娜薇走在前方,她刻意搖曳生姿的扭著屁股,但布萊克只盯著她的手是否有動靜。

  安娜薇見四下無人,轉身過來,滿面喜色地問道:「我問你呀,你是真心地服從西卓魯麼?」

  布萊克無應,鎗劍握手中。

  「我只是想,你是為外島部落的之人,作為部落民族,榮譽可是至高無上的,但受西卓魯那樣殘暴無道的豚豬豢養於骯髒豬圈下,你會真心滿足嗎?」

  安娜薇發覺布萊克在聽,她便笑了。

  「也讓你認識我,會比較安心吧?我的名字是安娜薇,我知道你記得。我的父親,查理二世,正統皇室的忠臣,西卓魯謀反篡位後,他便培養年幼的我與姊姊要做為將來潛入皇宮的間諜,有朝一日驅逐西卓魯。可就在我倆以侍女入宮的第一個月,李羅伊發現了父親的計畫,西卓魯便下令將他捉起,慘忍地處死,我和姊姊在奔逃出城後失散,過了這些年,我換了無數名字,犧牲了超乎你所能想像的一切,便是為了完成這美妙的復仇。」安娜薇敘述的語氣,即使故作輕挑,也聽出了一絲難受。「我想要殺死西卓魯與李羅伊,為父親報仇,也完成他的遺願,復興皇室。如若可以,或許找到我的姊姊。」

  布萊克的目光撇開了。

  「說夠我了,我知道你和他的關係——他扣著你的族人,一面逼你賣命,一面不款待你,皇宮上下也是些急功近利,迂腐貪婪的小人。你前日逆轉戰局,今天不僅沒有獲得什麼賞賜,甚至被使喚巡邏。此境之中,做為你部落的酋長,還是一名頂天立地的將領,應該都你痛不欲生,是吧?」

  鎗劍稍微放下,不再直指。

  「那麼,何不讓我們互相利用?」安娜薇挑弄起眉眼,「你想要拯救部落,我想要復仇,共同點都是殺死西卓魯,扳倒他的軍閥。一隻豹與一條蛇,一同獵殺一頭豬,應是易如反掌,對吧?」

  布萊克沉默了許久。

  「不。」

  「說了這麼多,還是不能獲得你的信任嗎?」安娜薇搖頭,「也對,畢竟攸關你和許多性命呢。」

  「那是我的部落,我的家族。」布萊克靠前一步,安娜薇便不自覺退得靠上樹幹。「西卓魯如何,我不在乎,但他們遇害後,西卓魯讓我親手復仇,也讓我留下倖存的族人。」

  「那你是不相信我,亦或是不認同我呢?」安娜薇想挑逗布萊克,但布萊克又更向前,她便嚇得退到靠上樹幹。「冷靜些嘛,我只是問問。容我提醒你,你只是借西卓魯之手復仇,西卓魯也只是借你殲滅政敵,在那之後,你便是單方面被利用,連同你的族人也是。」

  「他們在被送來的路上,我們將會團聚。」

  「是麼?那麼,你要不要和我打個賭?」安娜薇恢復笑容,「西卓魯稱你的族人在幾天內能到皇室城?」布萊克比出二的手勢。「兩天嗎?好,我賭你兩天後也仍見不上族人。」聽見這話,布萊克立刻抄起鎗劍,安娜薇急忙伸手解釋:「別、別、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絕不會插手此事,我也沒有必要,我只是要跟你說明,西卓魯根本沒想讓你見到你的族人。倘若我站對邊了,你就好好考慮我所說的,如何?」

  布萊克僵持殺死安娜薇的動作,好一陣子才放下。

  「你並非他旗下那幫狡詐奸徒,何況還是疆外的部落酋長,他不會允許你有和族人團聚而後逃亡或謀反之機。」安娜薇退出了能被布萊克砍上的範圍,說道:「事不過三,下次見面時請給我明確的答覆囉。不要讓女孩子為你等待那麼久,壞男孩。」

  說完,她拋了媚眼,又隨著一陣霜雪之風消失而去。


  夜晚,布萊克帶副將倆回到城內,徹夜未眠,只有看著象徵部落的骨牙項鍊,沉思一晚。

  *

  天亮清晨,西卓魯軍已在宮廷內展開朝會,但西卓魯卻缺席,據宮僕所述,他似乎是在睡覺而不願出席。

  軍師李羅伊主持會議,傕斯將軍又說起了先回的計策:「今日,我打算改在北道口埋下伏兵。我有小道消息,今午前,聯合軍必由北道率大軍來襲,我欲擋之,並以落石和火攻殺他們措手不及。」

  「好啊!」、「果然是傕斯將軍,還能獲得我們沒能的小道消息!」、「火攻和落石都是要提前準備的,傕斯將軍這是未雨綢繆呀!」

  在布萊克身後的兩員副將又低下了頭,另外一邊則有文臣忍不住,大聲斥罵:「不對!昨夜探哨兵才報,敵軍將再次正面強攻,動用數萬人去埋伏而不正面抗擊,此誠本末倒置矣。」

  大堂之下,頓時鴉雀無聲。傕斯則紅了臉,大罵:「你、你在說什麼!我自有消息,設下伏兵難道不妙嗎?」

  那文臣答:「你究竟是對伏兵有什麼執著?成日伏兵又伏兵,我看你只是畏懼正面作戰,不敢與敵軍廝殺的空頭將軍!」

  將領中有幾人憋不住笑,傕斯惱羞成怒,而他一旁的親信同僚凱格司站出身來:「混帳東西,膽敢在殿堂上口出狂言,擾亂軍心,找死!」他挺戟戳死了出言反抗之臣,少數幾人震驚,但更多的是不意外的恥笑。

  傕斯稍微整理儀容,接著說:「總之,我與凱格司將軍將一同於北道埋伏,正面魔牢門的抵抗就交給……呃,誰上便上吧。」

  幾名和傕斯與凱格司長得頗像的將領,紛紛交頭接耳:「真是沒想到敵軍竟然重整旗鼓那麼快,上次為何不攻破軍糧庫呢?」、「是呀,這不是給對方喘息的機會麼?」、「我記得是那個部落酋長吧?蠻族人果然不可靠。」

  埃德華馬上氣得想反斥,但歐迪托里看著地上那人的死狀,還是摀住了他的嘴。至於布萊克本人,他答應:「我領鐵豹騎兵隊,正面出擊迎戰。」

  凱格司懷疑:「敵軍可是十萬大軍,你的鐵豹騎兵不過兩千人馬,確定夠嗎?」

  布萊克即答:「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